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9章 只能挂水了

第9章 只能挂水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不好了,又烧起来了!”

    “赶紧去叫人!”

    清炒蒜苗在一片嘈杂声中,迷迷糊糊地被人推醒。

    “医生,莱特的哥哥刚刚呕吐了,整个人看上去很不好。”亚当脸色沉重。

    清炒蒜苗一下子醒了过来,赶紧起身。匆匆一看,果然人是不好了,物理降温的效果不大,高温烧得莱茵已经开始口吐白沫。

    而且他拆开布条一看,果然,只有简易消毒法的情况下,缝合的伤口还是没有能遏制二次感染。

    完了……

    清炒蒜苗心中一片凉意,但悲凉之中,又有一股无名火从心头火起。

    “把之前碾碎的植物熬汤,给他灌下。还有,亚特兰斯有任何有消炎镇定作用的草药全部拿来给我看,我就是硬灌也得给他灌下去。”清炒蒜苗发狠道。

    如果是在现实世界,他可能这会儿就真的就救不回来了,但他是在游戏里。

    清炒蒜苗安慰自己,既然游戏开发在这里安排了个限时任务,那这病一定不会是无解的。

    对,不能就这么放弃!

    清炒蒜苗重新提起信心。

    ……

    另一边,希尔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态了。

    他和魔龙在一间地下室里,周围全是乱七八糟形状的培养皿。

    他让人搜集了大量的青霉菌。青霉菌种其实还算好找,鞋子、衣服、吃食、铜币,一切会发霉的东西上都可以搜集到霉菌,而尤其在这个时代,因为保鲜手段的匮乏,发霉的东西简直不能更多。

    但不得不说,不止是魔龙,希尔看到那一大堆的霉菌时,脸都是青的。

    #确实恶心#

    没有口罩,幸亏魔龙大人看不下去,给两人套了个隔绝的魔法罩,闻不到那股潮湿的腐朽味道,希尔才感觉好了一点。

    之后,就是配置不同的营养液,然后将青霉菌涂抹上去。

    土法制青霉素很多用的是玉米浆培养基,但亚特兰斯没有玉米,只有很多种不知名的植物。没办法,他们只能将靠着量大,挨个试验过去。

    “第108号罐子的青霉菌是最合格的。”希尔对照着,感觉到了意外之喜。

    这个植物的特性是耐寒,长得多,亚特兰斯周围几乎都有这种植物。

    所以日后如果大批量培养青霉素,就不用担心原料问题了。

    魔龙半坐在一旁,手掌一下一下地摸着小系统的脑袋,眼里充满了父爱的光辉。

    不过看向希尔的时候,他就没有这么和蔼了,翻了个白眼嫌弃:“能长得不好么?我这辈子就没这么透支过魔力。”

    青霉素的催发需要用到他的自然之力,然后培养的环境又不能过冷,要保持25摄氏度的恒温,所以又要用他的火之力……

    身为魔神,他的魔法只是比一般人都更深厚,但也不是取之不尽的!

    希尔眼看氛围不对,赶紧顺毛:“这次又多亏了魔龙大人了。”

    魔龙感觉自己都快被掏空了,翻了个白眼:“我实在是搞不懂,你大半夜的不好好睡觉,把我和儿子叫起来,就为了催发这脏兮兮的玩意儿?”

    要不是儿子心软求着自己帮希尔,眼前这人早就被他掐死了。

    希尔:“这菌种看着脏,但其实可有用了,如果能够成批的培制,以后居民就再也不会因为熬不过感冒、受伤而死亡。”

    魔龙显然不信:“就凭满大街都有的这玩意儿?”

    希尔:“魔龙大人如果不信,不如和我打个赌。”

    魔龙:“赌什么?”

    希尔赶紧道:“如果我赢了,魔龙大人就把时限再宽限一个月怎么样?”

    魔龙:……

    “哼。不怎么样。”

    魔龙语气凉凉,吓得他手心的小系统下意识地一哆嗦。

    他赶紧收起了凶狠的表情,放缓了声音道:“你可别蹬鼻子上脸,别忘了,你还欠着我一条命。”

    希尔讪讪笑一下,正好这时候骑士团来报了次信,说莱茵的状况变得十分紧急。

    顿时,希尔也顾不得其他,赶紧把培养液提取出来,用菜籽油搅拌分离,提纯检验后,急匆匆地送去给清炒蒜苗。

    清炒蒜苗接到的时候,还惊了一下。

    “青霉素?!”

    听说这是青霉素,他惊得语调都变了。

    “领主说,这个做的比较粗糙,可能效果要大打折扣。”亚当小心翼翼地捧着那个器皿,他不知道里面究竟是什么东西,只听到领主说这东西可以救命,所以一路都双手小心地捧着过来的。

    领主在玩家们眼里那就是最大的NPC头头,既然对方都这么说了,清炒蒜苗没有任何的怀疑。只是,他们刚才给病人灌下去的药,对方全部吐了出来。

    清炒蒜苗迟疑道:“只能输液了。”

    只是,商队终于忍不住怒了。

    “老巫医,你又要搞什么鬼?”

    “之前你把我们前领队当成衣服补,我们听了,结果莱茵当晚病情就加重了;刚才你说要灌药,我们也听了,结果眼看着莱茵都都开始口吐白沫了!再被你这么搞下去,咱前领队还能活吗?!”

    “莱特,我早就觉得这人不靠谱,我们还是赶紧去别的地方吧。”

    清炒蒜苗根本没时间和他们解释,吼了一句:“我能不能医回来不好说,但是我敢保证,你们要是把他从这个房子里挪出去,他就必死无疑!”

    这特么就跟现实里的有些家属一样一样的。

    医院正在想尽办法和阎王爷,好不容易能有个五成把握,结果有些脑瘫家属非要在关键时刻把人转院,劝都劝不住。

    莱特都快被自家哥哥反复的病情给折腾疯了,但紧急时刻,他还是得出面稳住局面。

    “不管了,就让这位医生继续治吧。要么不信,要么就一信到底,为人做事,最忌讳中途改道,犹豫不决。”

    莱特猩红的双目盯着他们,硬生生压下了所有反对的声音。

    清炒蒜苗看了他一眼,叹了口气。

    他之前就让酸菜鱼准备好了合金,这种合金沸点低,材质硬,把它高温加热融化后,清炒蒜苗硬是凭借着自己的微操技术,把它做成了空心的针头。

    ……虽然针孔略大就是了。

    然后他用洗干净的羊肠作为软管,一头和针头连接,另一端绑上灌满了生理盐水的羊皮囊。

    商队:奇奇怪怪的,果然是个黑魔法!

    清炒蒜苗提取少量的青霉素注射入羊皮囊,把袋子高高挂起固定在一侧,又熟练地把这头戳进病人的静脉血管。

    这个过程中,还略微出了一点点小状况。

    莱特眼睁睁看着清炒蒜苗把针戳进去,又沉默着飞快地扒出来,表情如此微妙,顿时紧张道:“您脸色不太好,这是有什么说法吗?”

    清炒蒜苗尴尴尬尬:“没有,我就是扎错位置了。”

    毕竟他又不是护士,好久没给人挂水了。

    还好还好,第二次总算是顺利的戳了进去。

    眼看着羊肠管里鲜血倒流,清炒蒜苗总算是松了口气。

    尽人事,知天命。

    接下来,就真的只能看天了。

    清炒蒜苗坐在一旁,等着青霉素见效。

    现场的氛围有些凝重,没人敢说话,只有莱特独自蜷缩在角落里,一只手拉着哥哥的滚烫的手掌,一只手抱着自己的双膝,垂着头,偶尔会传出几声抑制不住的抽噎声。

    清炒蒜苗忍不住看了他一眼。

    他在医院实习的时候,总有前辈医师告诉他,入了这行,见惯了生生死死,人的心会慢慢变得越来越硬。

    可是他从规培开始,看了十多年的生死离合,却还是不能接受这样的场景。

    也所以,当初所有人都不敢接的那台手术,他才会忍不住接下来吧。

    火花噼啪地跳跃着,清炒蒜苗就盯着那极其缓慢减少的液面,愣愣地走了神。

    他在现实世界里,做的最后一台手术,十分的特殊。

    那是个绝症病人。

    本来他们医院是不想接的。

    他所在的医院不是什么三甲大医院,只是个当地的医院,医疗设备也不是很好,治疗这种病人,根本就是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运气好治好了,也就那么回事,最多赢得几声感谢;

    治死了,可能性很大,口碑受挫,很可能还要落得一个埋怨。

    所以在医院的极力劝导下,家属们终于同意,把病人转移到大城市里的大医院去。

    可是偏偏,那天晚上,他听到病人家属在哭。

    病人家里很穷,根本无力负担高额的手术费用。别说是手术费了,去大城市的路费、家属的住宿费、病人的住院费、医药费,都是压死这个家庭的一根根稻草。

    转移去大医院,根本就是一个说辞而已。

    ——因为这里的医生不肯接受,所以家属们,打算放弃病人。

    清炒蒜苗一夜没睡好,脑子里反反复复回荡着那种悲哀的、令人绝望的哭声。

    后来,他一时冲动,就接了手术。

    再后来,他拼尽了全力,病人却依然死了。

    而那些绝望的家属,却如同换了一个芯子,从让人同情的弱者变成了豺狼,每天堵在医院的门口,睁着猩红双眼,要狠狠从他身上咬下血肉。

    赔了钱,离了职,多年积蓄清空,口碑坏尽,算是为他的一时不忍买了单。

    在家的那些日子,他总是忍不住回想——

    他这到底是算是做对了,还是做错了?

    西药的见效总归是比较快的。清炒蒜苗等了十多分钟,再去仔细查看莱茵的生理特征时,发现对方已经开始有所好转。

    “应该没事了。”清炒蒜苗松了一大口气,这会儿才后知后觉地感受到,他的背后已经紧张得出了一层密密麻麻的汗。

    “真的?!”莱特惊喜地抬头,顾不得擦掉眼角的泪,伸手摸到哥哥的额头。

    退烧了!

    真的退烧了!

    其实莱茵现在还在发烧,但是和之前那种烧得灼热、看起来似乎分分钟要一命呜呼的样子,已经是好转了太多。

    莱特终于再也按捺不住。

    一直故作成熟的小少年,终于忍不住趴在哥哥背上痛哭起来。

    远处,一直通过系统观察这里的希尔也跟着松了口气,跟着露出笑容:“这群玩家,真是好样的。”

    “我用夹子夹住管子,控制了流速,虽然这样注射慢了一点,但总比他吃不消好。”

    清炒蒜苗含着笑,嘱咐众人,“中途不要碰这个夹子,也不要胡乱调整针和羊皮囊的位置。”

    “还有,派个人守夜。要随时关注里面还剩下多少液/体,等这里面的水快没了,你们就叫我。”

    “知、知道了。”商队们不敢看他,一个个垂着头,语气里虚得不行。

    “谢、谢谢。”

    沉默片刻,有一个很小的声音,讷讷说着。

    清炒蒜苗笑了笑。这声音太小太羞愧,他甚至分不清到底是谁说的,可是,也不重要了。

    他仰着头,看向窗口外,渐渐亮起的天空,心中一片澄澈。

    原本放不下的、纠结的那些问题,仿佛突然得到了回答。

    那件手术做的是对是错,其实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明白了,哪怕时光倒流再来一次,他依然会竭尽全力,不放弃每一个病人。

    无关伟大,说到底他也不过是茫茫人海中的普通一员,没有济世救人的崇高想法,只是在做一份工作而已。

    只是在入医学院和同学们嘻嘻哈哈念誓词的时候,只是在穿上那件白色衣袍被前辈们调侃的时候,只是在直面家属和病人的那些痛苦面前,那一点一滴每一幕,最终都凝聚成的一个简单的信念——

    既已在那个岗位上,便认真对待每一个病人,如此而已。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