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34章 万恶的阶级

第34章 万恶的阶级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亚特兰斯的城防在希尔这些天的改进下,变得比以前严谨很多。

    城门口有一栋水泥造起来的高楼,此时正值晚饭后的故事时刻,城里大部分的人都在「小教室」里上课,只有轮值的亚当带着新入职的番茄炒蛋,在高楼上登高望远,随时注意着周围的环境。

    奴隶贩子们在城门口迟疑——这个地方他们不常来,对于现任领主也没有打过交道,所以心里有些不确定。

    却不知,他们的动作早就被亚当和番茄炒蛋看见了。

    番茄炒蛋:“鬼鬼祟祟,一看就不是好人。亚当你留着,我下去偷偷埋伏他们。”

    亚当:“等……”

    等字刚出口,番茄炒蛋就已经蹭蹭蹭下楼,只能看得到一个灵活的背影。

    亚当:……

    不过他也清楚,番茄炒蛋估计是憋惨了。

    番茄炒蛋这位玩家早在数日前就开启了觉醒魔法系统,而且感知到的是最有攻击性的「火」元素。

    这和他骨子里热爱冒险的天性脱不了干系,在外冒险时,火元素经常是团队里的主力攻击手,承担了远程爆炸输出的功能。

    番茄炒蛋兴致勃勃地下了高楼,然后从侧门偷偷地溜出去,轻悄悄埋伏在旁,没有惊动贩子们。

    他自从觉醒了元素后,本来想马上去打怪的,结果谁知魔兽潮居然一波没,现在城内外都太平得不行。不能打怪也行,至少能进个骑士团出去冒冒险吧?

    结果,骑士团居然要考核,不仅丢给他几大本厚厚的《骑士守则》, 还让亚当给他开了好几门基础的魔法知识课。

    他折腾了这么久,通过了骑士团的层层考核,才终于在今天,正式入职了,也有了在城内正当使用攻击魔法的权利。

    城门口的那群人,领头那俩一高一矮,长得都贼眉鼠脸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番茄炒蛋心里嘿嘿一笑,心道,正好就拿你们开刀。

    他摊开手掌,掌心凝聚成了一团火焰,等到那团火变成拳头大小,他抬手往人群中一丢,好巧不巧,就落到了高个子的奴隶贩子身上。

    高个子顿时身上起了火,番茄炒蛋都惊呆了——他能说,他这个火球本来只是想丢到他的脚边吓吓对方吗?

    结果果然还是不够熟练,抛物线稍微歪了那么一丢丢。

    番茄炒蛋也顾不得藏匿身形了,赶紧跳出去。

    幸好,身旁的矮个子反应很快,听到同伴的惨叫后,一脚把人踹到在地,兜头先泼了一脸的雪,然后又踹着对方在雪地上滚了两圈,才把火灭了。

    矮个子松了口气:“怎么样?”

    高个子灰头土脸地躺在地上,脸上手上都烧伤了一块,身上的衣服都焦了,啐了一声,痛苦地坐起身:“万幸只是些外伤。”

    这也得亏是番茄炒蛋这个魔力低微的半吊子,要是魔龙那种真正的火元素,泼雪都扑不灭。

    两人彼此对视了一眼,这才转过身,警惕地看向番茄炒蛋。

    番茄炒蛋有些心虚,但想到对方之前那么猥琐,顿时又来了底气,摆出了一幅阔气的表情:“你们是谁?来亚特兰斯想干什么?”

    矮个子皱眉:“你又是谁?”

    “你管我?”番茄炒蛋手心里燃起了火苗,霸道开口,“你们说不说,不说我动手了。”

    “番茄,别闹了。”亚当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的,特意到这个时候才出现。

    和番茄炒蛋不同,亚当身上穿的是骑士服,很容易猜出他的身份:“亚当,亚特兰斯的骑士。”

    矮个子显然松了一口气,报上了自己的身份:“我是威尔,是个奴隶贩子。”

    他让开了一个身位,露出身后的奴隶们,又解释道:“这些是我的货物,我来亚特兰斯做生意。”

    奴隶?

    亚当情不自禁地皱起了眉。

    他骨子里本来就厌恶这些毫无道理的「阶级论」,更何况现在城内已经彻底废除了奴隶制,乍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这个词语,他不由泛起了一些反感和厌恶。

    于是他冷着脸拒绝道:“我们城里不需要。”

    显然是要赶客的意思了。

    矮个子陪着笑,不死心道:“城里不想做这生意,我们这里有几个人牲,他说自己的朋友在这里,麻烦这位骑士老爷就放我们进去,让这位贱奴找找他朋友。”

    他推着身后的一个瘦弱的人出来,但亚当和冬泉城主只有过一面之缘。

    而且冬泉城主披头散发无比狼狈,脸上还挂着鞭子抽打的伤痕,亚当确实是没认出来。

    把人放进去不是什么大问题,但是亚当知道,在亚特兰斯以外,「奴隶买卖」是一件特别常见的事情。

    如果被人知道亚特兰斯的「平等」,传出去了,不知道得有多招人眼。

    亚当是铁了心要赶人。

    矮个子好说歹说都不行,眼看这生意要凉,气得一把抓过了冬泉城主的头发,怒斥:“你不说你有朋友能赎你?你他妈的坑老子呢?”

    冬泉城主头发偏长,这么一露,脸上狼狈可怖的伤痕彻底露了出来。

    亚当瞥见那红肿的伤痕,心里一沉。他早就听说奴隶贩子对不值钱的奴隶都是非打即骂,根本不把他们当人。

    可是真正看到现场,成倍的怒气从心里浮起来,险些让人控制不住。

    也是因为这股怒气,亚当多看了这位奴隶几眼。

    越看,就越觉得眼熟。

    ——不仅如此,那位奴隶嚅嗫着嘴唇,眼神充满了绝望的哀求,似乎在求自己什么。

    眼看着奴隶贩子要把人带走,亚当赶紧出声:“先等等。”

    “这位奴隶,让我仔细看看。”

    他和番茄炒蛋一块儿走过去,认认真真地扒开了冬泉城主散落的头发,又用手帕擦去了对方脸上的血迹。

    一直到对方的五官干干净净露出来,亚当才终于想起,这人他确实见过!就在冬泉城里。

    离得近了,他们俩也才听到,原来这些人都在哀求他们买下自己,只是因为他们又被挨打,又挨饿的,都没力气了,所以声音都很小,离得稍远一些就听不清了。

    亚当按捺住满心的震惊,抓住了冬泉城主抬起的无助的右手,问道:“这都是冬泉城的人?”

    冬泉城主一脸苦涩,声音很小,断断续续的:“有些……是……有些……是矮人……”

    亚当瞳孔下意识一缩。

    他的目光看过一张张伤痕累累的脸,还有缩在人族身后,甚至不敢和他对视的矮人们,心里泛起了一股沉重的钝痛。

    不管是冬泉城还是矮人族,都有同族在亚特兰斯城内。亚特兰斯城里人不多,他们彼此间都相处得跟亲人似的,亚当设身处地,如果是自己的兄弟们被人欺负成这样,得有多心痛啊?

    番茄炒蛋面露不忍,凑到亚当耳边,轻声商量道:“要不然,咱把他们都买下来吧?我在食堂有分红,钱应该够的。”

    亚当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这些勇士们的慷慨和善良他已经见怪不怪了,但是买奴隶,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最终肯定是需要希尔领主拍板的。

    亚当按住了自己的怒气,努力冷静地对贩子们道:“这些奴隶,我们领主或许愿意买,你们先入城,等我与领主商量后,会予以你们答复。”

    贩子们对他客客气气地行了一礼。

    亚当忍着一肚子气,多了个心眼,特意绕路,不让贩子们看到城里的那几栋水泥房,然后把人都安排在了最偏远的原始的石头房子里。

    贩子们看到那塌了一半的充满穷酸气的石头房子,嘴角抽了抽,但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

    亚当让番茄炒蛋去找清炒蒜苗,特意嘱咐道:“别太声张,悄悄过来,贩子们问起你就说怕奴隶们死了才找的医师。蒜苗的那些奇怪的东西也都不要用,就带一些外伤膏过来,悄悄用。”

    番茄炒蛋叹气:“明白。”

    亚当安置好了人,又叫过来两个骑士盯着他们,最后才找上了希尔。

    另一边,斯诺城。

    奴隶贩子们的到来和离去似乎对这座城市并没有造成什么影响,非要说的话,也只有被留在这里的白发精灵,托兰了。

    自从托兰被关进大腹贵族家里后,就一直窝在笼子里,闭着眼睛,似乎对这个世界已经彻底失去了信心,宛若一具死尸。

    但就算如此,大腹贵族也没有解下他的魔法锁。

    托兰自嘲一笑,并不意外——就算是单体精灵,在没有魔法锁的情况下,武力值也比人族高得多。

    他们这一族能混到这种程度,很大问题在于精灵与生育来的纯真易碎的天性。

    大腹贵族显然是喜欢胖一点的美人,托兰这一路奔波,饿瘦了不少,脸上的线条都干瘪了下去。

    所以这几天,那位贵族也没对他做什么,最多就是有事没事来蹭蹭豆腐,然后还让人,给他做了丰盛的三餐。

    精灵族的食物很不一样,他们更喜欢纯粹的天然的东西,比如刚从果树上摘下来的水果,比如野外刚长成的植蔬,还有带着露水的花蕊等。

    但托兰自从沦为宠物,已经很久没有吃到过纯粹的东西,现在有人送到口边,他也没拒绝,反正喂多少吃多少,让自己的脸重新圆润了起来。

    终于,在买回他的第五个晚上,那位贵族忍不住了。

    托兰被人押着关到了房间里,除了魔法锁,他的体内还被注/射一种特殊的魔力药剂,让他在未来的几个小时内都会绵软无力。

    不过,没有关系。

    托兰看着天花板,眼角忍不住滴落几滴泪。

    过了今晚,他应该就能解脱了吧?

    他乖乖听话这么些天,就是为了麻痹对方,降低对方的警惕心,而显然,今天打完魔法药剂,他们对他的关注就少了很多,而他也终于能够趁机找到了一把剪刀。

    他已经不想活了。

    可是死前,他希望能找到一个机会,和那位贵族同归于尽!

    “托兰。”

    终于,那位贵族醉醺醺地进了房间。

    看到美人的那一刹那,贵族的脸上露出了不忍直视的猥琐笑容,他激动地搓了搓肥厚的双手,美滋滋地叫着:“托兰,我来了托兰。”

    托兰忍受着内心的呕吐欲,缓缓地抬眼。

    精灵的美貌就是最好的催化剂,尤其是他们那种天然的纯真眼神,和天生的浓墨重彩的五官,托兰他甚至无需故意表现,就可以把「又纯又欲」这四个字表达得淋漓尽致。

    对方果然被冲昏了头,脸上闪过惊艳的神色,几乎是迫不及待地扑向了他。

    就是现在!

    托兰软绵绵地抱住了对方的脖子,然后另一只手,用尽了全身力气,扎向了对方的心脏。

    那位贵族甚至没有来得及发出惨呼,“嗬嗬。”地倒抽了几口凉气,双目不敢置信地瞪着前方。

    托兰却还不放心,红着眼眶,狠狠将剪刀在对方的心脏上搅弄了好几圈,要将他的心脏全部搅碎,也似乎是要将这些天的苦闷和怒意彻底发泄。

    “你……”

    最后,贵族只发出了一个音节,终于慢慢地垂下了头。

    托兰等着身上的人慢慢凉透,他的的身上脸上,全都是血,手指还死死地捏着剪刀的把手,紧到关节都发白了也没松开。

    缓了半天,他的大脑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对方真的死了。

    托兰呆愣愣地盯着天花板,意识到这一点后,眼泪终于再也憋不住,争先恐后地从眼眶里涌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