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48章 被忽悠的部落

第48章 被忽悠的部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希尔还不知道,有一大群精灵,正打算把自己送上门来打工。

    他现在关注的是黑森林蛋糕那边。

    黑森林蛋糕的旅途异常顺利。

    希尔知道这位富婆不是俗人,但他没想到,这人竟恐怖如斯。

    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黑森林蛋糕几乎是摧枯拉朽地征服了她到过的所有部落。

    而且,似乎是为了低调发育,明明很多部落已经被她拿下,但却没有在书面上和亚特兰斯形成同盟。

    所以在系统的算法里,「黑森林蛋糕」队伍的贡献值却基本没有怎么上涨。

    可以说除了希尔和她自己的队伍,其他玩家都不知道,她已经攒下了一大波的贡献值,就等着兑换了。

    番茄炒蛋最近也很日了狗。

    他跟着富婆出门的时候,也只是想赚那丰厚的打工钱,顺便满足自己去外面闯荡的欲望。

    结果,跟在黑森林蛋糕身后,他亲眼见证了,对方是如何巧舌如簧地把那些部族给忽悠残了,还让对面感恩戴德欢送他们离开的。

    黑森林蛋糕仿佛是一位天然的政治家和商人,又奸又精。关键是,这人居然长了一张好脸,对于「如何利用自己的美色」这一点,黑森林蛋糕更是把握得淋漓尽致。

    据番茄炒蛋的不完全统计,他们接触了七八个部落,其中六个部落的族长对她表过白。

    “我觉得,这样不太好。”

    终于,番茄炒蛋委婉地表达了自己的意见。

    黑森林蛋糕冷漠地瞥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好的?”

    看到这个眼神, 番茄炒蛋内心就是一个爆哭。

    这女人真的是太势利了!

    她在各位族长们面前,扮得要么是柔情似水,要么是美艳风/骚,可一旦走出族长们的视线,她对于他们这些小伙伴都是要多冷漠就有多冷漠。

    他们平时压力也很重的好嘛?

    对此,黑森林蛋糕的解释甚至还很有道理:“演累了,得歇歇。”

    番茄炒蛋试图和富婆讲讲道理:“虽然他们是NPC,但我还是觉得,这样欺骗他们的感情不太好。而且,万一你海王的事情露馅了怎么办?”

    “欺骗感情?”黑森林蛋糕仿佛听到了什么笑话,“我说喜欢了吗?我接受他们了吗?他们自己对我产生了误解,我有什么办法?”

    番茄炒蛋腹诽:那还不是因为你暗示了么……

    黑森林蛋糕瞥着他,眼神似笑非笑:“想不想要翅膀?”

    番茄炒蛋双眼一亮,赶紧点头:“要要要!”

    黑森林蛋糕:“这次的翅膀,我不要。得了第一,奖励归你。”

    番茄炒蛋满脸震惊:“你不要翅膀,你这么拼要争第一干嘛?”

    黑森林蛋糕:“和奖励无关,这是尊严问题。”

    番茄炒蛋:好吧,富婆的世界他不懂。

    黑森林蛋糕:“不过前提是,你现在得替我办件事。”

    “什么?”

    “这里的族长,你替我搞定。”

    番茄炒蛋也是奇了怪了:“居然还有你搞不定的人?”

    除了美色,这位富婆对于男性的劣根性都把握得极其到位,就算对方不为美色所惑,也会折服于对方的性格。不爱,至少也充满了欣赏才对。

    黑森林蛋糕看起来比他更遗憾:“没办法,这里的族长是个女的。”

    “哦,怪不得。”番茄炒蛋应了一声,顿了顿,猛地抽了一口凉气。

    他反应过来,裹了裹自己的外衣,惊恐地瞪大了眼,说话都忍不住磕巴了:“那你你你、你不会会会是想要我我我献身吧?”

    黑森林蛋糕叹气,道:“没办法,越是小部落,对于外来者的排斥就越严重。相比之下,人在求偶的时候戒心最低。”

    她求见了几次,那位族长都以各种各样的理由拒绝了。

    但昨晚,黑森林蛋糕分明看到,有人往族长的帐子里送了食物。

    显然只是出于对外来者的不信任,不想见她罢了。

    番茄炒蛋怒:“所以就要出卖我?你也太无耻了!”

    黑森林蛋糕提醒道:“翅膀。”

    番茄炒蛋的气势顿时萎靡了下来。

    ……

    当天晚上。

    黑森林蛋糕在房间里无所事事,就在地上画了格子,自己和自己下围棋。

    然而,等入夜后,向来安静的部落居然闹出了一阵喧嚣。

    她疑惑地出门,向人问了才知道,原来今晚有人居然爬了族长的床!

    结果被族长愤怒地从房里赶了出来。

    黑森林蛋糕心里隐隐有了种预感。

    这,该不会是某位傻子吧?

    黑森林蛋糕在城里找了大半夜,才终于,在某个长草的角落里找到了自闭的番茄炒蛋。

    她实在有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晌,拍了拍他肩,总结道:“你是个狠人。”

    番茄炒蛋涨红了脸,委屈:“不是你让我这么做的吗?”

    黑森林蛋糕哭笑不得。她顺势坐到番茄炒蛋旁边,一张口,就是一阵暴击:“兄弟,没谈过恋爱吧?”

    番茄炒蛋像跟被踩了尾巴似的,一下子从地上蹿了起来:“你侮辱谁呢?!”

    黑森林蛋糕宽容地看着他。

    番茄炒蛋这才回过神,自己这反应才是彻底暴露了。

    黑森林蛋糕摊手:“你这一看就不会追妹子。其实,我让你找族长,只是想着让你稍微勾搭一下,让她不要那么防备就好了。谁知道你能这么实在,居然直接把自己洗白白送上去了?”

    番茄炒蛋:……

    黑森林蛋糕:“也怪我,没想到你长着这么一张脸,还有讨喜的性格,居然还是母胎单身。”

    番茄炒蛋:……

    心被扎得稀碎。

    搞了这么一出闹剧,其实黑森林蛋糕心里都放弃了,觉得他们应该是把对方得罪狠了。

    本来,她不想浪费时间,想直接去下一个目标地的,但谁能想到,第二日,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族长就自己找上了门。

    族长进门的时候,猝不及防地看到了番茄炒蛋。

    然后清冷的脸上浮起了一点粉色。

    黑森林蛋糕挑了挑眉,在心里「哟」了一声。

    ……

    托兰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胖了起来。

    这种圆润感抵冲了他身上的仙气,而他的五官,也在横向发展的趋势下,变得不再那么的惊艳。

    作为颜狗,玩家们的反应也很诚实——他们减少了对托兰的投喂。

    托兰的胃口已经被养大了,骤然减小,难受得紧,只能去食堂打秋风。

    可是食堂只在推广新品和试菜的时候需要他,所以综合下来,托兰挨饿的日子越来越多。

    希尔知道,他的机会来了。

    这一天,希尔让骑士团出去,抓了两只咕叽兽回来。

    环境趋冷,活着的动物已经越来越少了,一想到这两只咕叽兽马上也要牺牲了,希尔就一阵心疼——他的鸡苗苗啊!

    但为了蛊惑某位吃货,他还是狠了狠心,让人把这两只咕叽兽宰了。

    魔兽的血十分腥臭,不像鸡血也能吃,内脏也是充满了腐蚀的魔力,只能痛心地丢掉。

    好在这两只咕叽兽都挺精壮,肉炒成糖醋鸡块,四只腿则特意留出来,用小麦粉裹了一层,放油锅里炸得又酥又脆。

    炸鸡腿出锅,希尔甚至不用让人去叫,托兰就已经拿着碗走了进来。

    托兰双眼亮晶晶,垂涎欲滴地看着麻辣香锅:“又有新品了吗?”

    麻辣香锅默默推出一盆鸡肉,和两只鸡腿——他和希尔领主一人偷偷藏了一只。

    托兰眨了眨眼,在吃这件事情上,他是天生的,无师自通地先咬了一口酥脆的外皮,然后「嗷呜」一口,咬进鲜嫩多汁的鸡腿肉。

    紧实的口感在他的味蕾上炸裂,托兰甚至抛弃形象了,吃的满嘴流油。

    “这真是太太太好吃了!我宣布,这超越了火锅和烤串,成为了我最喜欢的食物!”托兰拿着只剩下骨头的炸鸡腿,大声宣布道。

    希尔的唇角弯了一下。

    但很快,他就叹了口气,面色忧愁道:“可惜,你以后都吃不到了。”

    托兰果然上钩,震惊:“为什么?!”

    希尔:“因为咕叽兽不好抓,这次骑士团花了很多功夫,才抓到,以后说不定就抓不到了。”

    托兰着急了:“我可以抓!我是精灵,能比他们更快地找到咕叽兽的!”

    希尔眉心微蹙,看着更愁了:“不止是不好抓的问题,因为环境太冷,咕叽兽已经快要灭绝了。”

    “那怎么办?!”托兰慌得不行,原地绕了好几圈,“我们怎么才能把它保护起来呢?”

    成了……

    希尔和麻辣香锅对视了一眼,开始一唱一和——

    “我之前听说,咕叽兽似乎也可以养殖。”

    “不行不行,我试过,这太难了,根本养不活。”

    “唉,好可惜啊,要是能人为养他们,我们就有数不尽的炸鸡腿吃了。”

    托兰听到最后,眼睛咕噜噜地转了两下。

    “你们等着!我一定有办法!”

    最后,他兴致勃勃地丢下这么句话,就捋着袖子往外冲了。

    麻辣香锅看着他离开,良心隐痛:“我居然骗这么个美人去养鸡。”

    和他相比,希尔毫不动摇:“你看着他的体型,再不动起来,非得胖成球不可。”

    虽然但是。

    那也不至于哄他养鸡啊。

    麻辣香锅摇了摇头,惆怅地为他哀叹一声。不过他的内心,却是已经开始计算起,他到时候要以多少价格收购托兰的咕叽兽,以及炸鸡腿这项新品能为他带来多少钱了。

    ……

    继麻辣香锅在排行榜上一鸣惊人之后,大赛的榜单就停滞了许久。

    除了中下位置的排行每天变动比较大,前排的排名几乎没什么变化——

    第一是领先的麻辣香锅,第二是正在疯狂造水泥路的酸菜鱼,第三是远在王城的清炒蒜苗。

    为了积分,酸菜鱼最近可谓是不疯魔不成活。

    他提出了「蜘蛛网」交通网络布局的概念后,建筑队就以极快地速度,在推进方圆十几公里的道路修建。

    最开始在建筑队里的矮人是希尔山洞找到的那一支。现在,他们手下已经培养出了足够多的技术熟手,所以它们的任务重点,已经从造路转换成了挖矿——石灰石、黏土矿等各种原料的采掘和运输。

    而后面加进来的矮人,来自于大陆各地。

    不过,酸菜鱼对这些矮人头疼得很。这些矮人每次出来干活,都带着一种逼良为娼的痛苦感,看得他也无比揪心。

    而且它们干完活,也坚决不要工钱——仿佛收了工钱,就会被人拖出去宰了一样。

    酸菜鱼又不是万恶的资本家。久而久之,自然就不好意思再用它们了。

    他只好把人安置在空房子里,偶尔让其他的矮人给这些人送点吃的。

    这些矮人大部分时候,都是畏畏缩缩地蹲在角落。一开始,就算遇到同类,也没有让他们心里好受多少——他们甚至做好了被同族排挤的准备。

    在其他的城市,奴隶们能得到的粮食是很有限的,他们的到来,经常会挤压同族的生存空间。

    所以大部分时候,同族之间并不会团结友爱,而是会分先来后到,后来的人就是会被先来的人欺负。

    他们都做好了被同族排挤的准备,但出乎意料的,这些同族居然并没有欺负他们。

    反而在很多矮人没有勇气出去干活而挨饿的时候,为他们送来了一些柔软的面包。

    在同族的感化下,矮人们终于有所松动。

    他们从躲在角落里一声不吭,变得渐渐愿意和同族交流。

    但是,除非必须,否则他们依然不敢出门,也打死不和人类说话,宁可靠着那么一点点面包挨饿度日。

    不管小水他们如何向矮人们解释,这里的领主是多么善心,这里的人有多么和善,这里的制度又是多么的平等……

    他们从始至终都依然觉得,一旦出门,就可能会被打死。

    但到了半个月后,终于有第一个走出门的矮人——就是艾布纳。

    艾布纳非常特殊,他是一位残疾的矮人。

    他的右腿,是在路上被奴隶贩子打断的。他没有得到过救治,能跟在同胞们身后,也是奴隶贩子懒得丢他,顺手把他运到了亚特兰斯而已。

    等他遇到清炒蒜苗的时候,已经太晚了,腿彻底救不回来了。

    他的右脚就这么残了下来。

    清炒蒜苗用合金,为他做了一个简单的脚关节辅助器,使他能够走路。

    但就算用了这个,艾布纳走路也会一瘸一拐的,右脚掌几乎不能支撑重量,所以也自然不能干力气活。

    残废的奴隶,是没有用的废品,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被主人率先放弃。

    艾布纳入城后,几乎每日都活在恐慌之中,觉得自己随时会被主人家丢到外面去。

    也因此,当惶惶不安地过了半个月后,他实在忍不住,出门了。

    当天,酸菜鱼就被一个面色惴惴的矮人拉了衣袖。

    艾布纳强忍着自己的恐惧,艰难地表达着自己的意思:“我,想干活。”

    酸菜鱼愣了愣,认出这是位陌生的矮人。

    他不认识的矮人只有后面被卖过来的,每次看到他都怕得浑身发抖。

    陡然被它主动勾搭,酸菜鱼还莫名有了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可以啊,你擅长做什么?”

    艾布纳声音微微颤抖,一字一顿道:“我会冶炼,会辨别金属。”

    酸菜鱼点点头,没怎么当回事:“正好我想分出一个打铁队,那你就跟着五子棋他们吧。”

    五子棋是三测的玩家。

    一测玩家的ID多为菜肴名称,二测玩家为奶茶类饮品,三测则多以游戏名称命名。

    五子棋本人也是个基建重度爱好者,化学系专业研究生,最近他和酸菜鱼联手,正在研究金属冶炼的项目。

    酸菜鱼随手将艾布纳塞了过去。

    那时候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这随手一塞,就开启了亚特兰斯的蒸汽时代。

    作者有话要说:被哄着养鸡的托兰:你们!没有心!!

    对蒸汽时代一无所知的希尔:我发展了养殖业,我太棒了!

    同样一无所知的酸菜鱼:正在思考如何应用传统的木质滑轮改善建筑队效率……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