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49章 扑克牌

第49章 扑克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艾布纳,你今天又要去上工了吗?”矮人山姆看到即将出门的艾布纳,弱弱地问道。

    “是。”艾布纳的脚步顿了顿。

    山姆眼里不无欣羡:“上工……其他人不会欺负你吗?”

    艾布纳看了他一眼,认真道:“不会欺负我。山姆,你要跟我一起去吗?”

    艾布纳连每次出去,回来的时候都会拿着一大笔铜币。他会将大部分的钱藏在自己贴身的口袋里,但是小部分,他会换成食堂里的小零食,偶尔也会给矮人们分一点。

    对此,只能吃面包的山姆是很羡慕的。但是真当好友喊他一起, 山姆就怂了,连连摆手:“不去不去。”

    艾布纳也没有多意外,点点头,出门了。

    打铁队是不包早饭的,艾布纳先去了趟食堂,买了两个煎饼,叼在嘴里。到了冶炼室的时候,里面只有一个「五子棋」。

    也是他的上司。

    五子棋听到动静,抬头看见他,打了个招呼:“早。”

    艾布纳沉默地点点头。

    他和人类上司的交流一直不太舒畅,打过招呼,他就一声不吭地蹲到了自己的冶炼炉面前,拿起了面前的金属块。

    “啊啊啊到底怎么样才能把它们分离出来……”

    五子棋痛苦地挠着自己乱糟糟的头发。

    艾布纳的沉默并不影响这位人类先生的自言自语。对方的话里面,经常会有很多他听不懂的词语,什么分离,什么反应,但艾布纳不关心,也不好奇。

    他只想埋头干好自己的活。

    五子棋还在碎碎念:“还是缺高温炉啊,徒有一整张元素周期表,搞不清成分有什么用……”

    在嘈杂的碎碎念背景下,艾布纳拿起眼前的金属块,眯着眼细细地打量。

    这种金属块是一种多元素的合金,最常用的地方是在魔法杖上面——他甚至怀疑,这块金属就是从魔法杖上面敲下来的。

    凭借艾布纳的天赋经验,他很轻易就能分辨出,这个金属球实际是由五种不同的矿质构成。

    这五种矿质融合得甚至不算好,他皱了皱眉,几乎是强迫症一般地把东西丢进了炉子里,进行了重新融化。

    他将里面最核心的两种金属特意提纯出来——这一份是铁水,一份是铜水,在他的常识里,这两样东西是很贵的。

    但剩下的几样金属矿质,就不是太值钱了。

    于是,等到五子棋自我抱怨了一通,叹着气站起来打算开始今天的工作,一转头,就发现,他心心念念的那个难题,似乎已经解决了。

    五子棋指着半凝固的铁水和铜水,抖着声音道:“这这这这是你干的?”

    艾布纳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做错了什么事,黑黢黢的脸上顿时爬上了恐慌的表情,把原本就有些丑陋的五官扭曲得更加不协调。

    但五子棋已经顾不得这些了,他几乎是扑了上去,死死抓着艾布纳的手臂,亢奋道:“说啊,这是你做的?”

    完了……

    他一定是把人类先生给惹怒了!

    一想到以前犯错的矮人奴隶,都会落得一个血肉模糊的下场,艾布纳双腿一软,差点就要跪到地上。

    可是,胳膊上的那只手抓得极为用力,手指甚至像是嵌入了他的肉里,阻拦了他下滑的动作。

    “对、对不起……”艾布纳嚅嗫着嘴唇,眼里泛起了泪花,“我不是故意的。”

    五子棋一愣,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好像是自己的反应太大,把胆小的矮人给吓哭了。

    他赶紧松开手,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道歉道:“对不起啊,我刚才太激动了,没把你抓疼吧?”

    艾布纳泪眼婆娑,呆滞地看着他。

    无人知晓,他的内心此刻像是掀起了一阵汹涌的波涛——他居然听到人类先生像他道歉了?!

    “这个是你分离出来的吗?你知道怎么提纯?”

    五子棋难忍兴奋,又不好意思再上手,只能略显局促地搓了搓手,期待地看着他。

    艾布纳懵懵点头。

    他不太明白对方个别词的意思,但是结合现在的情景,他大致猜到了对方在说什么。

    “这个是铁,这个是铜。”艾布纳磕磕绊绊地解释道,“我们有时候会用它给贵族老爷做东西。”

    五子棋更加惊喜了,他没想到,原来魔法大陆对于这俩元素的叫法都是和他们一样的。他的眼睛转了转,心里渐渐有了一个不太成熟的想法。

    ……

    艾布纳根本不知道自己无意间做了什么大事,他只知道,人类先生似乎对他很满意。

    这天下工,除了正常的工资以外,人类先生还给了他一幅木牌。

    那些木牌一共有54张,大小约莫有他手掌那么大。厚薄是薄薄的一片,牌子的表面仔细地抛光过,就算拿在手里也不会觉得粗粝。

    木牌的右上角刻着指甲盖大小的一个花纹,艾布纳认得出,这大概是一种玩具。

    他十分珍惜地摸着木牌的表面,可惜的是,这些木牌显然是一套,但他却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也不知道这应该怎么玩。

    好奇心折磨了他三天,终于,艾布纳忍不住了,大着胆子向人类先生求助道。

    “这叫扑克。”五子棋很耐心地教他,“这个右上角画的是扑克牌的花色,一共有四种,分别是草花、黑桃、红桃和红心。

    然后旁边的就是代表大小的阿拉伯数字,你上了城里的数学课没有?没上的话赶紧去上课,这个课上都有教的。”

    上课?

    就是每天晚上,城里的人都会去的那个房子吗?

    艾布纳看着这个「扑克牌」,忍不住舔了舔嘴角。

    五子棋一直仔细地观察着他,看到对方明显心动的样子,笑了。

    事实上,这也是希尔和五子棋商议后的办法。

    这些矮人放着不管也不是个事,总得找个机会吸引他们走出门来。

    现在就算是胆子最大的艾布纳,也只敢在住所和办公所两点一线地来回,去食堂吃个饭,还会特意避开人潮的高峰期,而且还全程低着头尽量避免和人说话。

    ——就算是工作时,艾布纳除了和五子棋,也从不和其他同事交流。

    都是一个人默默地坐在最角落的地方,存在感低得令人发指。

    五子棋觉得这样不行,他需要艾布纳分享冶炼的知识和经验,而艾布纳自己也需要学习现代的化学知识。

    当然了,逼迫这些胆小的矮人是不行的,所以他只能求助希尔领主。而希尔,就给他出了这么个主意。

    当天晚上,艾布纳第一次没有在下工后就直接回家,而是站在距离小教室很远的地方,默默地看着。

    但就算隔着这么远,他都依稀能听到,教室里传来的阵阵欢笑声。

    艾布纳情不自禁地往前走了一步。

    可是很快,他又回过神来,面上浮起一些惊慌的神色。

    最后,艾布纳可以说是落荒而逃的——他怕自己再待下去,就要忍不住走进那个教室了。

    可是身体的冲动还能勉强克制住,那颗心,却是怎么也控制不住了。

    夜幕降临,艾布纳翻来覆去地在床上翻滚了好久,依然睡不着。

    一闭眼,他的眼前就是木牌上那些奇怪的花纹。

    第二天上班,艾布纳难得有些萎靡。

    他提炼金属块的时候,甚至还走了会儿神,一个不注意,手上就烫起了一个血泡。

    他有些无力地叹了口气,想了想,第一次在午休时间走出了炼金坊,出门散心。

    可是,亚特兰斯的人们,居然都在玩那个木牌子。

    他们玩的是比大小。

    课程正好刚教完0到10的数字,只要再搞清楚J、K、L这几张牌,居民们就能顺利地比大小。

    反正扑克牌都做了,做一份两份也是做,做十份百份也是做,希尔一挥手,索性将扑克牌科普了,寓教于乐。

    艾布纳:……

    出来散了个步,心里更痒痒了。

    在潜移默化的影响下,艾布纳终于忍不住,第一次踏进了教学的小教室。

    然后,希尔也没客气,当天就让他感受到了,什么叫做「知识的洗礼」。

    艾布纳一开始坐在教室的时候,还很是社恐。

    就算坐在最后一排最角落的地方,他都觉得如芒在背,没坐多久就紧张得出了一身的汗。

    可当被兜头砸了那一大堆的知识点以后,他就开始没有精力考虑其他了。

    什么「青海力皮蓬,谈单养父奶」,简直比吟游诗人的诗还要拗口搞脑子!

    #头晕眼花#

    这还不够,希尔看着底下的人,十分无情地宣布了一个惨烈的消息:“从下个月开始,城里每个月都会进行一次月考。”

    好奇宝宝魔龙率先歪头问道:“什么是月考?”

    希尔:“就是我出题给大家做,题目都是这一个月学过的东西。”

    当然了,这个还不是重点。

    重点是——

    “考试不可以看摘记,不可以互相讨论。做完的题目我会收回去批改,试卷满分100分,错了就扣分,改完后,城门口会公示所有人的分数和排名。”希尔微笑道。

    居民们:!!

    他们虽然还没有经历过考试,但脑子里已经开始脑补,如果自己排在了后面,被邻居家那个讨人厌的看到了,然后被无情嘲笑的样子……

    这是什么社死现场!

    在居民们完全不知道「社死」的时候,他们的内心已经深深地体会到了这个词的可怕。

    习惯了每天抽查背书的居民们都大为震惊,更别提,从未接受过考试洗礼的艾布纳了。

    原来,人类社会的学习竟是如此残酷血腥!

    他在心里默默地庆幸,幸亏自己不是人啊。

    然而,希尔像是知道他在想什么,等待了一会儿,慢吞吞补充道:“月考的对象是城里所有种族,包括人族、矮人族和精灵,也包括没来听课或者没能听课的人。”

    “所以,友情提示,如果你书没背出,导致哪天课听漏了的话,最好赶紧向其他人求助补回来。否则考不出,我可是不负责的。”

    希尔笑眯眯的,看起来很是和善,但是在场所有人的眼里,他已经彻底化身成了魔鬼。

    艾布纳:人族竟恐怖如斯!

    他得赶紧回去,把这个噩耗告诉他的同伴们。

    ……

    和居民们相比,玩家们自然是看不上比大小这种幼稚的游戏的。

    他们这几天的注意力,更多的放在了扑克牌的研制上——

    没办法,一开始的扑克牌,是木头削出来的。这种扑克牌虽然质感好,却不方便洗牌。

    导致他们的扎金花斗地主德州扑克,居然都没有施展的余地!

    所以很快,就有人尝试用其他的材质,比如用竹片,比如用宽叶子,韧性就好多了。

    但最骚气的,还是要属麻辣香锅——他用多余的小麦秆,熬出纸浆,搞出了纸张。

    酸菜鱼:……

    谢谢,有被冒犯到。

    被誉为基建大佬,却被一个厨子给抢了先。他也只能安慰自己,毕竟城里的麦秆大部分都在麻辣香锅手里,他占据了主要的材料优势。

    麻辣香锅的自制纸张做的很是敷衍,不仅粗糙,还混满了杂质,但胜在便宜。

    毕竟这个时代,纸张大部分还是用在贵族家里的书籍收藏上。

    但凡牵扯到贵族,这个东西无论价值几何,都离不开一个一个字——贵。

    也只有他这样自制纸张的低廉成本,才能供应得起城里的扑克牌了。

    至此,扑克牌的材质已经十分接近于现代纸牌,玩家们终于开了一个巨大的赌盘——

    “德州扑克!每次下注只需一枚币!”

    作者有话要说:矮人族:人类好可怕啊呜呜呜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