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52章 你赌钱,我赌命

第52章 你赌钱,我赌命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清炒蒜苗的身边,不知不觉多了个「影子」。

    不少病人都注意到了。

    “您这是收学徒了?”

    谁家家里不养着好几个孩子,见到跟着的小尾巴,不少人就心动了。

    这年头,运气好毜悖孩子能被城中心的工匠们挑中,当个学徒。但石匠哪儿有炼金术师好啊?

    “不是学徒。”清炒蒜苗笑了笑,推拒道。

    他没有注意到身后沉默的小孩,在这毸布浔两袅松硖濉

    清炒蒜苗:“是唯毜牡茏印!

    他的发音着重在“唯殹闭飧龃噬希本意就是想打消众人的心思。

    对方眸光毶粒打着哈哈,显然没有死心。

    清炒蒜苗看完了病人,毣赝罚看到浑身紧绷面色通红的小徒弟,讶然道:“你这是怎么了?”

    是徒弟,唯毜摹

    不是学徒。

    小孩眼神复杂地看着他。

    学徒虽然也带了个「徒」字。但归根结底,其实只是个打杂的,以劳力换取教导。

    而且,师傅和学徒之间的契约关系也是单向的,毟鍪Ω悼梢杂泻芏嗟难徒,他对学徒们没有太多的责任。

    但师徒,就很不同了。

    师父对徒弟,是要认真教导的。而且徒弟犯了错,师父也会受到牵连。

    小孩胸口不断地起伏着,很想问毼省—你知道你这句话代表着什么吗?

    清炒蒜苗看他不吭声,纳闷地走过去,伸手,在他的额头上量了量:“没发烧啊。”

    小孩抓住了清炒蒜苗的手腕。

    清炒蒜苗低头,对上了小孩的眼神。

    片刻后,他突然直起了身,挑了挑眉,道:“你想说什么?”

    之前的那种关切没有了,转而是带着冷意的打量和好奇。

    小孩早就发现了,这人在治病和不治病的时候,是完全的两个状态。

    反正他有心事已经被人看出来,他也不再隐瞒,说出了心里的想法。

    清炒蒜苗听完,看着确实有点意外。

    小孩心里沉了沉——果然,对方根本不明白师徒的意义。

    “这我确实没想到。”清炒蒜苗说着,口风氉,轻飘飘道,“不过说都说出去了,那牵连就牵连呗。”

    小孩愣住了。

    清炒蒜苗挂上了温和的笑意,摸了摸他的脑袋:“既然如此,你可要好好努力啊。你可是我唯毜耐降堋!

    不管游戏内外,他可从来没收过学生啊。

    小孩抬着头望着他,半晌,重重点头:“嗯!”

    ……

    既然收了学生,那就要好好教。

    清炒蒜苗毷卑牖岫还不敢把现代医学知识教给他,只打算暂时让他接触毿┍臼贝的医疗技术和野生的药物。

    有了师徒的名分,小孩也彻底搬了过来,和他住在了毱稹

    清炒蒜苗的住处干净又简单,作为医学生,他日常生活里是有毜憬囫钡摹

    小孩提着破破烂烂的被褥,局促地站在屋子里,感觉自己和这个整洁的屋子格格不入。

    “这里的东西你随便用,只要记得用完把它们放回去。”清炒蒜苗看出他的不安,温和安抚道。

    谁知说完,小孩更加局促了:“可、可以吗?”

    清炒蒜苗:“可以啊。”

    反正重要的东西都放在他的玩家背包里,能摆在外面的,都是被人看到也无所谓的。

    小孩趁着他转身,珍惜地摸了摸那些火罐。

    今天病人比较少,督促大家做好日常的防护后,清炒蒜苗就准备带着小孩,去城门口采毜悴菀。

    王城进出都管得很严,但是毲泄苤圃诮鹛趺媲岸枷缘萌绱怂啥。

    更何况,清炒蒜苗只在城门口附近走走,也不会离开守卫们的视线。

    他给自己和小孩都缝制了毧樯床迹戴在脸上起口罩的作用。

    “师父……”

    清炒蒜苗打断道:“要不然你还是叫我老师吧?”

    师父什么的,再结合他俩身后背着的小箩筐,清炒蒜苗都感觉自己不是在魔法世界,而是穿去了什么古代游戏了。

    “老师。”小孩改口道,“这个东西不能碰的,碰了人会中毒,会长红疹子。”

    清炒蒜苗眼前的是氈晷『旃,他正想用刀子割下来,小孩看见急了,特意出声提醒。

    “没事。”清炒蒜苗声音轻松,动作却极为小心,全程没有让自己的双手沾到。

    “有时候,毒和药不是毘刹槐涞模关键在于计量……”他开始给小孩科普。

    但说着说着,就有另毜郎音,渐渐盖过了他的讲课。

    “哈,我没听错吧,你说你是魔法大陆最聪明的人?”

    是毟龅醵郎当的声音,听着有些耳熟。

    清炒蒜苗皱着眉,开始翻自己的记忆库。

    那声音还在继续:“既然如此,你敢不敢和我赌毎眩俊

    清炒蒜苗回头,发现是有毟隽骼苏撸和毤苈沓灯鹆顺逋唬外面围着毴嚎慈饶值娜巳骸

    被人群遮挡,他们看不到里面人的长相,但清炒蒜苗还是轻而易举就猜出了双方的身份——

    王城附近能用马车的都是伯爵以上的贵族,所以毞娇隙ㄊ俏还笞濉

    至于另毞剑毝ㄊ峭婕摇

    倒不是他认出了熟人,而是因为贵族那边问了毦洹澳阆胱鍪裁矗俊

    而那道声音在说:“玩骰子嘛。”

    清炒蒜苗:……

    魔法大陆根本没有骰子这个东西,用脚指头想也知道这是玩家搞出来的。

    他对身后的小徒弟使了个眼色,两个人悄悄地混入人群,看到了城门口的对峙。

    那位贵族正扶着仆人们的手,沉着脸从马车上下来。那是毼涣成先舛妓煽辶说闹心昴腥耍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川字纹和法令纹。

    这两个地方都是皱眉或者发脾气时容易出现的,能有这么深的纹路,说明这人脾气很暴躁。

    清炒蒜苗漫无目的地走了个神。

    再看另毐撸不认识。

    不过他能确定这是个玩家,那张脸或多或少有点眼熟,大概率在亚特兰斯见过几次,只是没留下太多印象。

    清炒蒜苗向周围的人打听道:“这发生了什么事?”

    看好戏的路人:“你别说,这个流浪汉还真有点本事。他毧始冲撞了贵族家老爷,差点就要被拖出去打死了。

    结果你瞧,他怀里稀奇古怪的东西还真多,能让老爷另眼相看,这毭也算是保住了。”

    清炒蒜苗默默地转头。

    如此能闯祸,果然是玩家。

    显然,闯祸的人就是被赶出来的四季奶青。

    也怪不得路人说他是流浪汉,他又不像清炒蒜苗,是跟着商队过来的。

    他为了不露富,衣服打满了补丁,身上还挂着好几个奇奇怪怪的布兜,然后毬贩绯酒推停脸上灰扑扑,头发也乱七八糟的,怎么看都像是讨饭过来的。

    贵族男人似乎对「骰子」有点兴趣,脸色不好看,但还是问道:“骰子是什么?”

    “就是这个。”四季奶青吊儿郎当地从怀里掏出六个骰子,“六个面,每个面分别是1点到六点。”

    贵族男人的眼里显然起了些兴趣。

    四季奶青趁势而上,又拿出了黑色的木罐子:“玩法也很简单。我们毴巳颗骰子,摇晃后停下,以最上面的为准,谁三颗加起来的点数大,谁就赢。”

    贵族男人兴致彻底被激发了。

    四季奶青看到时机差不多,反而退了毑剑道:“别急啊,我们还有赌注没说定呢。”

    趁着这两人交流的时候,清炒蒜苗给酸菜鱼发了封邮件,问询这个玩家。

    酸菜鱼的回复也来得很快:“ID四季奶青三分糖,是被希尔领主赶过来的。”

    清炒蒜苗奇道:“这人什么能耐?领主这么扒皮的性格,居然愿意放人。”

    在他眼里,希尔脾气是挺好的,但就是对于「人口」这件事看得尤为重要,亚特兰斯的人才有毟鏊恪毟觯这位领主都恨不得系在裤腰带上,非必要绝不放走。

    居然能主动把这人放出来?

    酸菜鱼的下毞庥始来的慢了许多,似乎也觉得氀阅丫

    正好,这会儿,两方已经聊定了赌约。

    四季奶青:“我赢毚危10块金条;我输毚危命给你。”

    拿命换钱?

    清炒蒜苗忍不住皱眉——这人要么是对自己的赌技很自信,要么就是个疯子。

    但其实清炒蒜苗还想岔了。

    在围观者的眼里,区区毟隽骼撕旱男悦,还不值10根金条。

    不过,对于这位贵族来说,比起这点钱,他更想寻乐子。

    而且带上鲜血的赌注,总是让人热血沸腾。

    赌注已定,四季奶青随便将骰子分成了两堆,绅士地毺手:“为了保证公平,您先选。”

    贵族男人打量着他的脸色,想看出他的想法。可惜,不管他选哪个,四季奶青都是毩趁嫣钡谋砬椤

    “随便哪个都氀,这个东西,堵的就是运气。”四季奶青诚恳道。

    贵族男人选了右边的那个罐子。

    “我对于规则还不了解,需要先试毰獭!惫笞迥腥司惕道。

    四季奶青欣然点头:“可以,那这毰叹筒幌露淖⒘恕!

    四季奶青盘腿而坐,他只敷衍地摇了两下罐子,然后就将它随意地放在地上。

    贵族男人有样学样,也跟着扣在地上。

    “然后就是开盅……”四季奶青顿了顿,遗憾地啧了毶,“可惜啊,234,我只有9点。”

    “该你了。”四季奶青催道。

    男人掀开盖子——235,10点。

    男人面上顿时扬起了笑容。

    “是的,你赢了。”四季奶青很是惆怅,皱着眉似乎开始有些害怕了,“没想到你的运气这么好,我今天的运气这么差,失策,失策。”

    清炒蒜苗:……

    同为玩家,他当然能看得出,这位四季奶青是故意先输了毰蹋想钓鱼。

    果然,酸菜鱼的邮件终于回了过来。

    清炒蒜苗毮渴行地看完,顿时在心里为贵族男人点了根蜡。

    这年头干什么不好,非要想不开,和毟龆某±习宥远模

    可惜的是,这样直白的钓鱼,除了清炒蒜苗,在场的人没有毟隹闯隼础—

    当然了,这个时候,四季奶青那眼里流露的担忧,那欲说还休的后悔表情,还有不安分的颤抖的霜都,都表现出了他的心虚和懊悔。

    精湛的演技确实骗了大部分的人,连贵族老爷都觉得,此人并没有那么自信。

    四季奶青踯躅道:“能否再试毎眩俊

    因着上把赢了的好心情,贵族老爷包容地同意了。

    这毎眩四季奶青:146。

    贵族男人:226。

    四季奶青胜。

    “可惜,就差毜恪!惫笞迥腥税没诘馈

    虽然输了,但是微小的差距反而更加激发了他的斗志。

    清炒蒜苗都快不忍心看了。

    这心态,简直就是在往对方的圈套里钻。

    毠擦桨眩毎咽洹毜悖毎延毜悖可见此人无论是赌技还是对人心理的把握,都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聪明,擅长洞察人心,偏偏行事锋芒尽露,肆无忌惮。

    ……怪不得会沦落到被赶出来的程度。

    只是,清炒蒜苗心里还有点疑惑——绕这么大的圈子,难道只是为了让贵族男人入坑吗?

    如果只是为了钓住贵族男人,他大可以第毎丫椭挥毜悖效果是氀的。

    四季奶青这人的心思,他有点猜不太透。这样的人来了王城,应该、大概、不至于影响到自己的事业吧?

    清炒蒜苗内心隐约泛起了些许不安。

    而这时,四季奶青恰到好处地扬起了下巴,表情无比嘚瑟:“看见没有?这才是我真正的实力。你如果不想赔掉30根金条,现在还能后悔。”

    贵族老爷冷笑了毶:“不必。”

    这人要是不说这句话还好毜悖毕竟每次都差毜悖贵族男人心里也有些疑虑,怀疑这人是动了什么手脚。

    但是他毸党稣饣埃男人反而安心了,不过是个按不住性子的毛头小子罢了。

    贵族男人:“开始吧。”

    四季奶青:“等毜龋我还要办件事。”

    贵族男人眉心氈澹有些不耐烦:“你还要做什么?”

    四季奶青站起身,从怀里毺停“哗啦。”毾抡箍了毚笳挪肌

    布上面画着两个圈,毟龊焐毟隼渡,他指着那两个圈,高声道:“走过路过的不要错过啦,都来看毧脆叮≌狻毘《木郑到底是贵族老爷的胜利,还是平民的逆袭呢?”

    “人人都可参与下注,赌贵族老爷胜利的,就在红圈里下注;赌我胜利的,就在蓝圈里下注!哪毞较伦⑾露粤耍就能拿走对方的钱。”四季奶青顿了顿,笑嘻嘻道,“不过我强烈建议下我这边,不会赔本。”

    赚30根金条算什么,他是来王城开赌场的,这么好的机会,赶紧打广告。

    作者有话要说:现在,清炒蒜苗:隐隐不安。

    后来,清炒蒜苗:我的直觉是真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