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65章 国王得病了?

第65章 国王得病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王城……

    马达加斯加赌场。

    今天的曼哈丽公主没有上赌桌,满面愁容,像是遇到了什么烦心事。

    有一个服务生路过的时候,盘子不小心剐蹭到了她肩膀处的衣料,被曼哈丽公主痛骂了一顿。

    服务生多日和权贵相处,对于各种突发事件早有了处理的经验。

    他从善如流地道了歉,还赔上了一杯漂亮的血色葡萄酒。

    一般来说,鉴于赌场的特殊性,到这种程度顾客们也就不会再多追究,但是今天曼哈丽显然很暴躁,大有抓着不放的意思。

    “下去吧。”

    一只白皙的手接过了服务生手上的葡萄酒。

    四季奶青今天穿着黑色的燕尾服,眼尾处化了妖冶的浓妆,贴着闪闪的亮片。

    纵然曼哈丽心情不爽,看到他的之后都失语了片刻。

    “我美丽的公主殿下,为何您在叹气?”

    四季奶青笑吟吟地递上水晶酒杯,白皙的手指在暗红色光芒下,显得分外精致又脆弱,“如果是因为我们赌场,我愿意为那位莽撞的冒失者道歉。”

    四季奶青行了个歉礼,乌黑的发丝在昏暗的烛光下泛着亮光。

    “算了,我原谅你们。”曼哈丽的心情诡异地好转了许多,好奇道,“你打扮成这样,是要去参加化妆舞会吗?”

    四季奶青手里拿出了一副完整的纸质扑克牌,双手稍稍用力,扑克牌在掌间翻动起来,宛若翩翩起飞的蝴蝶。

    而原本按次序排列的扑克牌也被彻底打乱。

    “今晚,我是荷官。”四季奶青解释道。

    曼哈丽一愣,颇为惋惜地叹了口气:“真可惜,如果不是我心情不好,你的场子,我一定要来参与。”

    “哦?”四季奶青眉梢微扬,“美丽的女士,您究竟在苦恼什么?”

    曼哈丽有些犹豫。

    这些事涉及到王室秘辛,按理说,她不应该对一个平民说起。

    可是,看着对方好看的脸庞,她的理智就崩开了一个口子,让她情不自禁地有了倾诉欲:“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不许外传。”

    这话简直就差直说「我要开始说秘密了」。

    如果说之前四季奶青开口是为了安抚顾客,那么现在,他是实打实地来了兴致。

    他将曼哈丽迎到了最私密的办公室,又给对方换上了一杯热茶。

    比起酒水的冰凉,温热的手感会让曼哈丽更加放松。果然,她很快开口,倾诉道:“您不知道,我的父亲,他得了「神罚」。”

    四季奶青愣了愣。

    一开始,他甚至没反应过来「神罚」是什么。但很快,他就想起,城里就是这么解释黑死病的。

    然后,他飞速运转的大脑就反应过来,曼哈丽是一位纯正的公主,那她的父亲……那不就是国王??

    斯诺城做好了迎接精灵的准备,但希尔没想到,比精灵们更快到来的,是一群特殊的客人。

    他们是一群其他地方过来的流民。

    这群人浑身脏兮兮的,蓬头垢脑刚出现的时候,还差点被亚当绑起来当劫匪处理。

    可凑近了看才发现,这群人和劫匪完全不一样。

    劫匪们的脸上永远带着一股凶悍气,可是这群人,却是一脸的麻木。

    黑乎乎的脸庞里,那双眼睛木得像是一对死板的黑球,看不出任何的光彩。

    而且无论大人还是小孩,男人还是女人,都是衣不蔽体,很多的隐私部位就这么明晃晃地露在了外面。

    亚当不敢随意处理,将他们安置在城外的地方,紧急请来了希尔。

    希尔皱着眉,打量了他们一圈。

    一张张呆滞麻木的脸庞,死气沉沉地对着希尔,让他心里都忍不住有些发毛。

    “你们有没有领头人?让领头人出来跟我说话。”希尔沉声道。

    人群里慢吞吞地走出了一个精瘦的男人。

    他算是里面最干净的了,至少脸上没有那么多的脏污,勉强还能辨认清楚他的长相。

    “我是。”男人毫无底气地回应道。

    希尔:“你们是流民?”

    男人微不可查地点了点头。

    “从哪儿过来的?”

    “从各地。”男人木木地回答着,“最开始的一批人是从王城里来的,然后一路过来,魔法大陆到处都缺粮食,到处都是人。没有城可以接纳我们,只有越来越多的人,加入了我们。”

    希尔在听到「王城」的那一刻,面色一变。

    因为清炒蒜苗的玩家日记,他知道王城里现在正是黑色病肆虐的时候。

    他不确定,这群人是在病毒蔓延前离开的,还是这之后离开的。

    “你们路上过来,有没有人半路突然肿大死亡的?”希尔声音不自觉变厉,带出了质问的口吻。

    那男人吓得一哆嗦,但长期对于贵族的畏惧感让他不敢撒谎,磕磕绊绊道:“有、有的。”

    希尔心里想骂人了。

    “暂时封城,出来过的人暂时都不许回城。亚当,你去喊话,不要接近人,至少隔着三米喊。”希尔沉声道,“让骑士团找医馆的人,告诉他们城外可能有人得黑死病。”

    “会有人知道要怎么办。”

    希尔嘱咐完,控制着自己这边的人不要靠这些流民太近。

    而那些流民看得出他们的防备和警戒,虽然不明所以,但也不敢凑过来,只敢在不远处的小树林里,彼此依靠着。

    医馆的人很多是清炒蒜苗的学徒,还有些是本身接受过现代医疗知识教育的玩家。

    学徒们这会儿是派不上用场的,但是玩家知道「黑死病」,也知道基本的防疫知识。

    斯诺城城门暂且封闭,希尔他们紧急地搭建了一个棚子,算是在外面的一个临时庇护所。

    小半天之后,城门开了一条缝,终于有玩家们出来了。

    他们走到,先把口罩分发给希尔等人。

    希尔一伸手,就知道这个口罩是紧急赶制的。用的是两层纱布叠加,防护效果还真不好说。

    而且耳朵带子缝的也很简陋,得需要自己调整一下才能挂在耳朵上。

    有了口罩,虽然效果另说,但心里至少是安心了很多。

    “先给他们检查。”希尔嘱咐道,“一切小心。”

    玩家们点点头,井然有序地开始分发医学用品。

    玻璃制造出来后,已经有人研发出了温度计,这会儿,两个玩家给众人分发温度计,几个玩家在现场教学如何使用,剩下的则拿着酒精消毒液,在现场喷洒消毒。

    “这个温度计要夹在胳肢窝下面,像我这样,用力夹住,一直到我说松开前,不要松开。”

    “大家不要害怕,我们斯诺城愿意接受健康的流民,如果检查后你们没有问题,我们会接你们入城。”

    陌生的环境让很多流民感到不安。但是,能入城的承诺太诱人了。

    流民们瞬间一阵喧哗,看着玩家们的眼神像是饿狼看到了肉食。

    玩家们趁机维持秩序:“必须要听话,听话的人才能进城!”

    身旁有拿着刀的骑士团,这些流民更加不敢造次,缩着脖子一个个地开始量体温、用消毒水洗手。

    “嗬——嗬——”

    喧闹的科普声中,突然,有一个人开始发出了痛苦的哼声。没一会儿,那人就在地上,喘着粗气抽搐。

    玩家们看得顿时头皮发麻。

    这架势,分明就是得病了!

    希尔瞬间从地上站起来,紧张道:“是黑死病吗?”

    “不一定。”慌乱中,倒是有个玩家极其镇定,道,“野外本来就容易感染其他的病菌,未必就是鼠疫。”

    他做好了全身的防护后,靠近那位病人,带着手套的右手翻了翻那位病人的领口。

    领口附近有一些发红的红斑,看起来和黑死病有些类似。

    但那位玩家却是松了一口气,笃定道:“不是黑死病,就是普通的蚊虫叮咬造成的感染。”

    希尔:“确定吗?”

    玩家抬头看了他一眼,点头:“确定。”

    这么一抬头,希尔才发现,这位玩家捏的眉眼还挺像清炒蒜苗的。

    玩家似乎知道他在纳闷什么,笑了一下,自我介绍道:“我是蒜苗的师兄,以前同一老师带出来的。”

    嚯……

    大神啊……

    身旁的玩家肃然起敬。

    希尔也是顿时放下了心。

    幸运的是,一圈检查下来,这些人并没有严重的传染病,倒是有一些蚊虫叮咬、过敏等发烧性症状,不过按照清炒蒜苗的师兄说,都是轻症,不致命。

    希尔心神跟着松了下来。

    理智回笼,他这才意识到,其实以斯诺城的偏僻位置,能坚持走到这里的人根本不可能重症在身。

    但凡中间有一点小病小痛,都大概率会死在半路上。

    从比例来看,剩下的人大部分也都是青壮年纪的男人,女人和小孩占据了小小的一部分,但老人却一共也只有两个。

    只是……

    希尔同时也意识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问那些流民:“你们知道王城里的神罚吗?”

    那个领头的男人道:“知道,我们是「神罚」刚开始的时候逃走的。”

    希尔心渐渐沉了下来:“那你们路上还有没有见到同样发病的人?”

    那男人无知无觉地丢出了一个重磅消息——

    “各大城池,已经都有了啊。”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