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66章 国王和领主是什么关系?

第66章 国王和领主是什么关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虽然流民中暂时看不出有人发黑死病,但保险起见,希尔还是决定在城外暂时隔离几天。

    煮晚饭的时候,流民们的眼睛盯着那香喷喷的美食,疯狂咽口水,但人却完全不敢过来,萎缩地蜷曲在一旁。

    玩家们敲了敲铁锅,招呼道:“晚上是皮蛋粥,每人搭配三个包子和一小蝶咸菜炒肉,见者有份,大家排好队来领一下啊!”

    因为在城外吃饭,很多东西不方便搬出来,食堂特意做了包子这种方便分发的食物。

    骑士团很快就分到了自己的那一份,愉快地吃了起来。但是剩下的人就很麻烦了,玩家敲了半天的铁锅,依然不见那些流民过来吃。

    希尔想了想,特意派了个最面善的骑士过去聊天。

    “你们怎么不去领食物啊?”骑士把包子分给年纪最小的一个男孩子。

    那男孩的爸妈呆呆地愣了好久,然后才懵逼开口:“那是贵人们的食物,我们……也有啊?”

    骑士:“什么贵族不贵族的,你没听发粥的人说的吗?见者有份。”

    虽然话是这么说了,但流民们还是你看着我,我看着你,根本不敢凑过去。

    这骑士都快把嘴皮子磨破了,到最后,也就那个男孩子大着胆子,从他手里接过了包子。

    不过,这个包子还没有来得及吃,就被男孩的爸爸紧急拦了下来:“跟你说过多少次?不能随便吃别人的东西,小心把你迷晕了抓走煮了吃。”

    说完,他爸似乎才意识到,正主就站在他的身后。

    老实的中年男人讪讪地回头,手足无措地看着那位年轻骑士,羞愧地解释:“我不是那个意思……就是、就是……”

    就是了半天也没就出来。

    但骑士的心思已经跟着跑到了上一句话,沉了脸色。

    什么「迷晕了抓走煮了吃」,背后的含义太过耸人听闻。

    他借着这个话头,和中年男人聊了起来。

    这不聊不知道,原来,现在魔法大陆上的饥荒已经到了很严重的程度。

    之前的气候变化,就让很多人开始吃不饱饭,而逐渐蔓延的黑死病,更是溺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黑死病让很多家里的青壮力都变成了一具死尸,而劳动力的损失,又导致很多土地的荒废。

    粮食减产,贵族们家里开始疯狂屯粮,奸商趁此机会大肆哄抬粮价……

    田地里长不出粮食,可同时,粮价已经贵到了一袋铜币换一袋米粮的程度,许多家庭吃不起饭,只能开始卖儿卖女。

    一开始,情况还好一些,那些卖出去的大多是去了贵族家里当仆人。

    但后来,人们发现,一个奴隶的价钱竟比一袋米粮还要便宜——自此,贵族吃人的潘多拉魔盒就此打开。

    “有些是家里卖出去的,有些是路上抢的,还有些就是坑蒙拐骗。小孩子肉最嫩,所以反而最受欢迎。”

    那个中年男人麻木地描述着他一路上的见闻,“那些人也不叫人,奴隶贩子把他们叫为「人牲」。”

    他和老婆就是自己饿死,也绝不会卖掉家里的小儿子。可是,他们这么想,不代表就路上没有人动心思。

    有的父母一个没看住,孩子就被抢走了。还有一些,就是他说的那样,用好吃的骗走孩子,转而卖给了贵族。

    幸亏他和婆娘一路上看得紧,加上他们这一群流民人数多,一般人不敢太冒犯,才有惊无险地走到了这里。

    骑士:“这个现象哪儿都有吗?”

    中年男人呆滞地想了一会儿,摇头:“也不是。是中南部那一带比较多,至少我听说王城是没有的。”

    骑士很想对这家人安抚地笑一下,但沉重的心理却实在让他笑不出来。

    王城是魔法大陆的心脏所在,除非情况恶劣到极点,否则不至于让一个心脏之城也坠落深渊。

    骑士将所听到的消息一一告知领主。

    本来骑士心里还有些郁气,可是他一看到领主的反应,这股郁气就不由自主地消散了大半——

    实在是因为领主太生气了!

    希尔的脸完全沉了下来,眼眸里翻滚着翻涌的情绪,就连他抓着木碗的手,都是青筋暴露,还带着微微的颤动。

    可是说,骑士团从未在领主身上,如此鲜明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波动。

    “人牲。”希尔讽刺地牵动嘴角,“既然王城不缺粮,下面的这些贵族又能饿到哪里去?”

    养人牲,到底是因为饥饿,还是为了取乐?

    希尔冷着脸,喝下了最后一口冷粥。

    ……

    王宫里,曼哈丽正隔着一层纱帘,温声细语地安抚着国王父亲。

    “父亲,我为您请来了一位特别的医生。”

    纱帘后面伴随着一阵金器砸地板的声音,还有一声粗粝的:“不见!”

    曼哈丽不敢太靠近纱帘,只隔着很远的安全距离,真心实意地劝道:“父亲您还是看看吧,我听说那位医生特别擅长治疗「神罚」。”

    过了一会儿,才有一个嘶哑的声音,略带着惊慌地响起:“不、不可。”

    曼哈丽似乎明白他在担忧什么,优雅又不失尊敬道:“您放心,我是偷偷将人带进来的,没有人知道。”

    纱帘后面突然陷入了沉默。

    曼哈丽不再多说,行了个淑女礼,就退了下去。

    纱帘后面,满脸红疮的国王喘着粗气,半死不活地躺在真皮椅上。

    病痛和发热消耗了这位年轻国王的大半精力,仅仅是一个简单的赶人的动作,就让他累得喘不上气。

    什么神罚。

    这是王室和教会共同编造的谎言。

    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这是一种会传染的病。这种病莫名其妙地出现了,然后莫名其妙地席卷了整个王城,为了不让平民暴动,教会才想出这个说法,将罪责都推到了那些得病的人身上。

    可是,现在「神罚」的说法已经传遍了整个王城,甚至有几家贵族得了病,也被他以这个名义处置了,尸体都在城外腐烂了。

    ——谁得病,谁就是被神明抛弃的人。

    大家都这么相信着。

    教会势大,而他不过刚刚登基一年,尚且需要神明的祝祷。

    如果得了病,那岂不是说明他已经被神明抛弃了,根本不配坐这个位置?

    国王他根本不敢走漏风声,只敢躲在纱帘后面,偷偷让人找了些炼金术师和神使进来。

    但来往的次数多了,总有人会发现,比如他的女儿曼哈丽,就从蛛丝马迹中寻找到了真相。

    不过好在,曼哈丽和自己是一个战线的。

    曼哈丽虽然没有什么真诚的孝心,但至少,只有自己这个国王的身份在,她才能肆无忌惮地享受着公主的待遇。所以,国王至少对她还能放心。

    就在他这么胡思乱想的时候,纱帘后面又传来了一个全新的脚步声。

    隔着一层纱,他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男人的轮廓。不过,这位医生的声音却是比那些炼金术师都好听多了,让他不由自主地多了一些期盼。

    “参见国王陛下。”

    对方的礼节并不是特别到位,但国王此时已经无心考虑这些,色厉内荏地恐吓道:“我听说,你能治我的病?”

    他故意说得含糊其辞,但对方显然已经知道了他的内情,十分笃定地开口道:“是的,国王陛下。”

    国王沉声道:“但愿如此。如果你治好了,我保证你金银珠宝享之不尽;但如果你治不好,我会让人砍了你的脑袋。”

    一帘之隔,清炒蒜苗扬了扬眉。

    本来四季奶青找上他的时候,他还觉得曼哈丽是不是有些夸大其词,但现在看来,国王的病情怕是已经很严重了。

    他根本就是拖不住了,所以才用底气不足的威胁来恐吓自己。

    “你怎么不说话?”国王愤怒道。

    “向您承诺,我有信心治好您的病。”清炒蒜苗好险才忍住了自己幸灾乐祸的笑声,努力展示出自己对于国王该有的谦卑。

    国王犹豫了一会儿,才道:“你进来吧。”

    清炒蒜苗应了一声,掀开帘子。

    看清对方的脸的那一刻,他懵逼了。

    国王的眼眸里隐隐含着怒气:“怎么了,是我脸上的红疮吓到你了?”

    对方要是敢说是,国王保证,这人的脑袋坚持不过今天。

    清炒蒜苗低下头,很快调整了心态,嘴上解释道:“只是有些意外。不过尚且在我的处理范围内,国王殿下您大可放心。”

    国王不耐烦地又勉励了几句。

    因为他低着头,国王没有看见清炒蒜苗的表情。但事实上,也没什么表情,非要说的话,是一种茫然无措的空白。

    和国王的病情无关,清炒蒜苗惊讶地是国王的脸——那五官,和希尔领主太相似了。

    趁着国王看不到,清炒蒜苗肆无忌惮地走了神,大脑开始疯狂运转。

    虽然他不是检验科基因诊疗室的,但是这样相似的程度,清炒蒜苗基本可以确定,希尔领主和这位国王,最次也是堂亲兄弟的关系。

    亚特兰斯的领主,和国王?

    不是说,亚特兰斯是被「魔法大陆抛弃的风雪之城」吗?

    如果希尔领主和国王有亲缘关系,怎么会被放逐到那么偏远的地方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