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78章 “她把自己嫁了”

第78章 “她把自己嫁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到王城交差的时候,和四季奶青熟识的一位女仆就凑到了他的耳边,小声提醒道:“汉德萨姆先生,您务必小心,国王最近的脾气都不是很好。”

    四季奶青双眼含着笑:“哦?为什么?”

    女仆被他的笑容蛊得失了神,待了几秒,才羞红了脸道:“似乎是因为去各地的税收队都遭遇了劫匪,钱没收回来,国王陛下都快要气炸了。”

    四季奶青对此事的罪魁祸首心知肚明,但是脸上的惊讶却仍表演得十分真实:“真的吗?这太可怕了!”

    清炒蒜苗:……

    论演技,他这辈子都赶不上四季奶青。

    两人刚走到国王的会客厅,还没来得及让人通报,就听到里面传来了愤怒的吼声。

    “你还有脸跟我算账?你儿子负责得可是最大的一块区域,一分钱都没收回来,你现在还有脸跟我计较你儿子被人打了?!”

    国王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歇斯底里了。

    但另一个声音也丝毫不怂,针锋相对道:“莫哈里维,你可不要忘了,当初是谁齐心协力把你捧上这个王座的!”

    国王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

    “你现在坐在这个位置上,就以为自己就有多了不起了?没有贵族的财力支持,你今天能被人捧上去,明天就能被人拉下来。”

    那个嚣张的声音越说越起劲,越说越讽刺,“我还听说,你每年都大花价钱讨好教皇,哈,国王做得跟个教会的哈巴狗似的,还不如你那个哥哥呢。”

    「哥哥」两个字像是刺痛了国王的某根神经,原本已经沉默的他忍不住愤怒打断道:“帕拓尔亚历山大,你不要太过分!”

    亚历山大,似乎是王城里最大的贵族家姓?

    四季奶青若有所思。

    他没想到听个墙角还能听出这么大的八卦,原本想让人敲门汇报的动作也停住了。

    他对着周围守卫的人比了个「嘘」的姿势,苦笑着小声道:“这个时间……算了,我还是在外面等一会儿吧。”

    那俩骑士深以为然地转开了警惕的视线。

    ——他们也觉得,这时候进门汇报,就仿佛在找死。

    四季奶青给自己找了个无懈可击的好借口,看似和清炒蒜苗无所事事地站在墙边,似乎对一切都不太关心的样子。

    实际上,他的心思已经完全落到了里面的对话中,懒散的外表下,一颗想要搞事的心蠢蠢欲动。

    里面的对话,和之前那俩废二代骑士说的情况倒是对上了。

    看起来,这王城里有三股势力交错纵横,教会、贵族、王室呈现出三足鼎立的局势。但实际上,现在的这个国王存在着「道德上的瑕疵」。

    他的继位和教会、贵族的大力支持有关,也因此,王室这一支的势力,如今略显得有些落寞。

    就算新国王已经继位一年多,他依然摆脱不了两边的力量制约。

    而且看起来,国王现在和教会的关系更好,贵族那边对此已经有所不满了。

    四季奶青脑子几个念头闪过,直到一声开门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那位「亚历山大」贵族脸色阴沉地从房里走出来,擦肩而过的时候,四季奶青还瞥了一眼——想看看传说中魔法大陆的第一贵族掌权人的样子。

    事实证明,权势和人的相貌没有任何关系。

    这个男人穿着锦衣华服,手指上带着粗粗的金戒指,但是他的脸和气质,是如此的普通。是把他丢进人群里,就再也找不到的平凡。

    四季奶青略感失望。

    倒是他们两个,因为颜值过于出色,亚历山大错开的时候,还情不自禁地多看了几眼。

    四季奶青他俩是带着十几个箱子进门的。

    彼时,国王还颓唐地坐在软垫上,单手落寞地撑着额头,脸上是止不住的疲倦。

    “汉德萨姆,你回来了。”他疲惫道。

    四季奶青和清炒蒜苗行了礼,侧身让开,打开了身后的大箱子。

    伴随着他俩的动作,国王虚无的目光才渐渐聚焦回来,后知后觉地注意到了这些箱子。

    “这是……玻璃?”

    国王的双眼重新亮了起来,不敢置信地盯着玻璃。

    四季奶青风度翩翩地俯身,右手搭在胸前行了个半礼:“幸不辱命,这是亚特兰斯雪原的税收。”

    国王愣了愣,片刻后,略显失态地站起了身:“这么多?”

    四季奶青他俩也跟着愣了愣。

    ——这还多吗?他们还生怕给少了呢。

    不过,意识到国王的惊喜之情,四季奶青迅速反应过来,解释道:“亚特兰斯雪原上的人民并不富裕,一开始只交上了几箱不值钱的银器。不过,我们以王城威胁,进入他们的库房搜寻了一番,才发现几位城主都很会敛财。”

    那边的城主都是边缘化的小贵族,没什么能量,国王对他俩的狐假虎威毫不在意,甚至还夸奖了一句:“干得好。”

    “对了,其他的骑士和神使呢?”

    四季奶青早就想好了说辞:“神使大人也不知怎么的,半路突然想不开要去做流浪诗人。神使的地位摆在那里,我们也不好拦,那两位骑士自愿跟随保护他,暂时也要离开一阵。”

    他奉上了两位骑士和神使的书信,不过意料之内,国王并没有翻开来看。

    反正有书信在,教会和骑士的家人闹不起来就行。至于那几人是要去流浪诗人还是要去讨饭,他都不关心。

    “你们俩果真是我最得意的忠仆……”国王走下台阶,很欣慰地看着他俩,“我派出去的队伍,十之六七都被人抢了,颗粒无收啊。”

    四季奶青觉得不太对。

    黑糖牛乳的军队说白了也就那么点人,活动范围也很受限,能占个十分之一就不错了,哪能有那么多队伍被抢?

    是其他地方的领主,也涌现出了希尔领主同样的想法?

    还是这些队伍回城知道此事后,故意克扣了税收没交上来?

    四季奶青觉得,这个王城现在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

    十几分钟后,四季奶青和国王相谈甚欢。

    友好的氛围下,国王甚至开始和两人抱怨起了心里话。

    国王陛下最近的烦恼,其实就是来自于地位和钱。

    王室和大部分的贵族一样,开销大,收入少,为了充面子很多地方又不能节俭,所以缺钱可以说是常态。

    本来么,三年一次的税收,不仅养活了富丽堂皇的王宫,也养活了许许多多的贵族,可这次倒好,税收不够,这点蛋糕根本就不够众人分的。

    “教会那边还好说,他们自有信徒会去供奉。税收队里的神使,也就是个权力代表,是那位教皇,不愿意放过任何一个权力罢了。”

    国王内心对于教会的怨愤也没比贵族少多少,语气里轻而易举带出了怨怼。

    “但剩下那些贵族就……唉。亚历山大的小儿子出去征税,被盗贼团打了,他就来找王室算账,还嚷嚷着非要王室派军队出去剿匪。”

    四季奶青不解道:“父亲生气儿子受伤,想要报仇也可以理解。”

    果然,国王看着他,一脸的「你怎么那么天真」的表情。

    四季奶青垂下眼,掩去眼眸里的笑意。

    他就是故意的。

    这会儿国王显然是说嗨了,把他俩当成了树洞,该说什么说什么。

    但等到时候对方回过神,就指不定要多想了。而他这样的「笨拙」,就可以让国王大幅降低戒心。

    至于清炒蒜苗,就不用演戏了。对方是实打实的一脸神游,没在状态。

    “你以为他今天真的是来跟我算账的?”

    国王嗤笑道,表情鄙夷又厌恶,“他是想要以这个由头,从这一笔税收款中分走大头。呸,无耻!”

    四季奶青真诚地建议道:“其实,满足他们也不是不可以。”

    国王瞬间变脸,警惕地看向他。

    四季奶青附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了些什么。

    国王脸色渐渐由阴转晴,最后,拍掌大笑:“如此甚好,甚好。”

    于是,三天后,在王城最核心的地带,一条商业街横空出世。

    这条商业街一侧是卖商品,一侧卖美食。据说,这条商业街的主人正是赌场的老板。

    他从王室手里,拿到了唯一的「玻璃贩卖权」和唯一的开美食街的权力。

    开业当天,无数为了四季奶青来捧场的贵族,在看到那些玻璃制品的一瞬间,就被这种珍贵的艺术品所震撼。

    所有的玻璃存货,在短短半天时间被贵族们搬空。

    还有很多因为到得晚,而没有抢到玻璃的贵族们,都堵在接口,捶胸顿足懊悔不已。

    不过幸好,隔壁还有「辣椒酱」在卖。只是唯一让他们不满的,是辣椒酱的售价过于低廉,十枚金币就能买到一罐,富有的商人咬咬牙也能买得起——这根本无法体现他们贵族的特殊性。

    话虽如此,但到了下午,辣椒酱的货物架上依然是十架九空。

    美食街的后院里,清炒蒜苗在帮着同伴清点收入,数到最后,嘴巴都合不上了:“这、这么赚钱啊?”

    他在城里收养的那个小徒儿,更加夸张,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的金币,数了一堆又一堆后,小徒儿竟然……晕钱了。

    他得了一看到金子就眩晕的毛病。

    清炒蒜苗啧啧感慨:“作为医生,我还是头一次遇到这么凡尔赛的毛病。”

    四季奶青躺在摇椅上,闻言,轻笑了一声:“赚了这么点钱算什么,搅弄风云的真正的大杀器,已经入场了。”

    清炒蒜苗:“哦?黑森林蛋糕过来了?”

    四季奶青:“何止,她入城的第一天,直接打入了主流的上层圈子。”

    清炒蒜苗大为惊异:“怎么做到的?连你都花了好久,靠着赌场和王室的线才慢慢开拓的人脉,她一个人,啥也没带,第一天居然直接打入了敌人核心?”

    四季奶青:“说简单也简单。”

    四季奶青:“她把自己嫁了。”

    四季奶青:“嫁了个公爵,现在已经是地位超然的公爵夫人了。”

    “噗——”

    清炒蒜苗把茶喷了出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