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79章 策反

第79章 策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爵夫人要举办下午茶宴会。

    这种消息对于贵族们来说,是习以为常的事,并不足以大惊小怪。可特殊的是,这个宴会的主人是「玫瑰夫人」。

    「玫瑰夫人」是汉密尔顿小公爵的夫人,也是王城最近炙手可热的新宠儿。

    她的美貌和性格,在男女堆中都很吃得开——正因为她美丽妖冶性格又带刺,众人才赋予她「玫瑰夫人」的美称。

    茶话会在明天,这位玫瑰夫人为了采办,就和自己的闺蜜团去最新的商业街上,逛了逛。

    几个美人联合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惹得路人频频回头,商业街口都差点拥堵成患了。

    正好,汉密尔顿家旁支的一个私生女,萝丝也在逛街。

    她对这位玫瑰夫人表嫂早就有所耳闻。不过,和其他人不同,她对于那些吹捧玫瑰夫人的言论,基本上都是嗤之以鼻。

    男人嘛,只要有点姿色就能被他们吹上天。

    真正让她生气的是,她的小姐妹团里也有几个叛变的,走近了玫瑰夫人的身边。

    “我逛得有些累了,去前面歇一歇吧。”

    玫瑰夫人的声音由远及近。

    萝丝下意识地躲在了一个货架后面。

    等到对方走过去,她才后知后觉地反思道——不对啊,她有什么好心虚的?

    玫瑰夫人就在她的前方,被七八个美丽的少女热情地围在中间,一看就是团队中心。

    可即使身边有这么多好看的少女,玫瑰夫人的容颜依旧是出挑得很。

    玫瑰夫人今天穿的是一条黑绸缎的裙子,大大的裙摆上面绣着一片一片的带刺红玫瑰。

    她的手上拿着一把黑色的带羽毛扇子,脸上带着黑纱面罩,五官因此看不真切,却带着一股朦胧的美感。

    巧笑倩兮时,那偌大的裙摆还会跟着她动作微微摇晃,荡出层层波浪。

    像是无形的勾人。

    萝丝越看越气,在心里骂了她一句妖艳贱货。看到对方在一家精致的甜品店前落座,萝丝气冲冲地走过去,近距离地观察着那个小团体。

    “美丽的夫人,您的运气真好。今天,我们店里刚到的新鲜奶油,不知道这个蛋糕有没有荣幸,可以得到这位夫人的品尝?”

    玫瑰夫人带着她的姐妹团,刚刚在这家店坐下,就有一个穿着白袍的男人,向她献上了玫瑰形状的蛋糕。

    偷窥的萝丝注意到,这个男人正是经常是新晋的一个子爵,好像是叫什么,阿尔卑斯?

    拥有无数代号的清炒蒜苗鼻子痒,默默扭过头,打了个小喷嚏。

    玫瑰夫人的目光停留在蛋糕上片刻,随即满意又矜持地点头道:“这个蛋糕的样子我喜欢,多少钱?我买了。”

    清炒蒜苗风度翩翩地将刀叉一一擦拭干净,递给对方:“不用,我免费请这位夫人吃。”

    “哇。”

    小姐妹团忍不住发出了羡慕的喟叹。

    对于一个公爵夫人而言,在外收到其他男人的示好,并不是什么丢人的事。

    恰恰相反,这正能说明公爵夫人的魅力所在,是一件很为公爵挣颜面的事情。

    玫瑰夫人礼貌地道了谢。

    有个小姐妹眼红,出声道:“你们这里还有别的蛋糕吗?我们也要。”

    这所谓的奶油蛋糕,实在是太好看了!

    艳红的外皮,纯白的奶油,搭配蓬松柔软的蛋糕胚子,看上去就很诱惑。

    就算没人送,她们自己买还不行吗?

    清炒蒜苗拍了拍手,让人送上了几个天鹅形状的蛋糕。

    虽然天鹅也很好看,可是和玫瑰夫人眼前的红玫瑰相比,显得是那么的寡淡又无趣。那女人不满地撅了噘嘴:“我也想吃玫瑰蛋糕。”

    清炒蒜苗笑容温和,但是言辞却很坚决:“不行。”

    “这玫瑰蛋糕只为玫瑰夫人特供……”清炒蒜苗深情款款地看向她,温柔道,“这是我专门为她做的蛋糕,全世界仅此一份。”

    这种独一份的温柔顿时又把其他人羡慕得不行。

    清炒蒜苗放电放够了,才施施然离开。而就在他踏入后院的那一刻,他的玩家页面弹出了一条消息,提醒他收到了一笔来自「黑森林蛋糕」的巨款。

    一二三四五……

    清炒蒜苗数了数跟在一后面的零的个数,十分满足。

    “你的玫瑰花准备好了吗?”清炒蒜苗提醒自家的小徒儿,“等会儿玫瑰夫人出门了,你就在街上,假装不小心撞到她,然后被她的美色所诱惑,献上你手里的玫瑰花束。”

    玫瑰花也是从亚特兰斯的暖棚里培育出来,连夜送过来的。

    因为用了保护魔法,今天拿到手,花瓣上面都还留着新鲜的露水。

    四季奶青看得忍不住摇头笑:“你要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干这个,是不是不太好?”

    清炒蒜苗:“有什么不好的?我不过是送了个蛋糕,黑森林就给了我一万枚铜币呢。”

    原本还显得迟疑的小学徒,当即眼神一亮,坚定地握住了手里的花束:“先生,你不用担心我,我可以的。”

    清炒蒜苗:咳。

    ……

    萝丝观察了一阵,觉得这个玫瑰夫人就是个绿茶无疑。

    她就是在用身边姐妹团的平凡气质,来烘托自己的美貌!

    等明天在茶话会上遇到了,她一定要戳穿对方的伪善面具!

    可是,就在她下定决心的时候,玫瑰夫人揭开了面纱。

    一张盛世美颜猝不及防地展现在萝丝眼前,她的心跳都情不自禁地漏跳了一拍。

    玫瑰夫人朱唇微启,将切开的蛋糕放入口中。

    萝丝突然领悟到,为什么自己的闺蜜都被表嫂蛊惑到了。

    也明白,为什么那些男人趋之若鹜地喊她「玫瑰夫人」了。

    对方的这种美,和她们这些养在家里的娇花不一样。

    这份美丽,就像是悬崖上的突兀长出的一枝玫瑰,是遭受过风雨的成熟的女人美。

    别说男人了,就是她这样的小姑娘,都快要被此人的美色所吸引了。

    而且,玫瑰夫人的一举一动都是如此优雅,如此的有美感。

    萝丝听闻,这个玫瑰夫人是偏远的小贵族出身,可是她的动作却比王宫里的公主还要来得优雅。

    走神的这么一会儿,玫瑰夫人已经吃完了蛋糕,用餐巾擦了擦嘴角,然后就带着姐妹团,去其他的店铺买东西了。

    萝丝情不自禁地跟着她。

    她的想法已经从一开始的「戳穿玫瑰夫人的假面」,变成了「情不自禁地跟随」。

    而这一路上,她看到,连一个十几岁的小孩,还有那个著名的赌场老板,都没能抵挡住玫瑰夫人的魅力。

    小孩子给玫瑰夫人献了花。

    赌场老板在看到玫瑰夫人的那一刻,失态地晃了晃身体,还为她献上了赌场最稀有的vip通行证。

    越看到这些,萝丝就越发得相信,玫瑰夫人的魅力无人能敌。

    终于,玫瑰夫人和姐妹团散了,她似乎是打算乘车回家。

    萝丝浑浑噩噩地跟着她,走过了一个街角。

    拐了弯,猝不及防的,她撞上了玫瑰夫人的眼神。

    玫瑰夫人似乎是特意等着她的,面朝着接口,手里的扇子合拢,轻轻敲击在另一只手的掌心位置。

    萝丝莫名有些惊慌。

    “你就是萝丝汉密尔顿吧?”玫瑰夫人看她的眼神,似乎有些慈祥。

    萝丝震惊地脱口而出:“你认识我?”

    玫瑰夫人:“听我丈夫,哦也就是你的表哥提起过。”

    萝丝算是明白了,为什么贵族圈里有和玫瑰夫人聊天是享受的传言。

    对方说话的时候,会特别专注地看着你,神色又很温柔,任谁都抵挡不住这份柔情。

    所以,她也是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不对,我表哥才不会提起我。”

    玫瑰夫人似乎是愣了一下,然后笑了。

    一笑生花。

    萝丝羡慕又欣赏地看着她,语气里终究是带了些沮丧:“我表哥不可能提到我的,他对于我们这些表兄弟姐妹,一直都很看不上。”

    玫瑰夫人的眼神柔和了下来:“那是他的错。”

    “也不是。”萝丝就算对表哥有怨气,也不好意思当着这么温柔的表嫂面前抱怨,低声捏着手指道,“表哥是长子,本来就要继承汉密尔顿的爵位。更何况,他还得到了国王的赏识,在父亲还在世的时候,就拿到了公爵的爵位,和我们不一样的。”

    贵族的爵位承袭是上一任死了下一人才能继承,可唯独汉密尔顿家,有一个老公爵一个小公爵。

    虽然老公爵的继承位名额已经被用掉了,但这种提早继位,绝对是独一份的殊荣。

    也因此,汉密尔顿家的名声现在仅次于亚历山大之下,被称为顶层的新贵。

    黑森林蛋糕就是调查到了这些,才选择了汉密尔顿家。亚历山大历史悠久,氛围过于传统,哪有汉密尔顿家方便搞事?

    她轻笑了一声,手里的扇子轻佻地搭在萝丝的肩膀上,语气里带着一些不易察觉的蛊惑:“谁说的?我早就听过你的名字,你并不亚于你的表哥。”

    萝丝都惊呆了,磕磕巴巴道:“你、你知道我?不不不,这不可能。”

    黑森林蛋糕安抚地用扇柄敲了敲她的肩头:“你很漂亮,也很优秀,听说你表哥还光着屁股到处闯祸的时候,你就已经知道要帮家里做事了。这样的眼界和格局,称赞你一句,不算过分吧?”

    黑森林蛋糕夸起人来,那基本是无人生还。

    三言两语,就把萝丝心中的欣喜和委屈都勾了起来——是啊,未成年的时候,其实她才是家族里最优秀的人,得到的夸奖也比表哥多多了。

    可是这都没有用,因为她是旁支的女儿,因为表哥是主支的长子。所以成年后,两人就彻底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到现在,还有谁知道,她这个也曾经绽放过的私生女呢;

    “如果是我,我就不会这么简单认命。是女人又怎么了,是私生子又怎么了,难道因为出身,就要被人一辈子看低吗?”

    黑森林蛋糕随口说着,仿佛完全没有意识到,她的话有多么的惊世骇俗。

    萝丝吓得脸色都白了,想要反驳,内心又不舍得反驳。想要认同,却又不敢出声。

    幸好,玫瑰夫人像是随口一提,很快转移了话题。

    “别的先不说了,你身上的衣服看起来有些旧了,多久没换了?”

    玫瑰夫人眉心微蹙,带着一丝嫌弃,“算了,我先带你去买衣服吧。”

    萝丝低下头,有些惭愧地扯了扯衣角。

    成年后,她在家里的作用就只剩下了嫁人,所以家里也自然不会给她太多的零花钱。

    其实她的衣服并不算太旧,许多家里不受重视的子女,穿的甚至比她还差呢。

    只是,看到玫瑰夫人身上丝滑的布料,和对方精致到了头发丝的打扮,萝丝就不由自主有些自惭形秽。

    同样是女人,她活得确实太粗糙了。

    可是,这是她能决定的吗?

    明明表哥每天喝酒花掉的钱,比她一季的衣服都要贵,可是家里就是没有人骂表哥。而她只要买一件新品,立刻就会有人说她花的太多。

    莫名的,一股从未有过的对于不公平待遇的强烈怨愤,难以克制地涌上了萝丝的心头。

    作者有话要说:黑森林蛋糕,走在策反的第一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