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80章 你就没想过自己做公爵?

第80章 你就没想过自己做公爵?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萝丝最后回家的时候,身后的女仆提着大包小包。

    ——这些,都是玫瑰夫人付的钱。

    其实萝丝也是跟着表嫂才知道,原来这条商业街有一家私服定制的店,裁缝的手艺特别好,表嫂的很多衣服都是找这里的裁缝专门做的。

    王城其他地方都是成衣店,款式和花样也没有定制店来得多。

    不过,今天时间仓促,表嫂还是先给她买了成衣,然后让她留下了尺寸,等几天后,定制店会将新衣服送上来。

    表嫂真是太好了!

    萝丝心里暖洋洋的。

    一直到进门前,她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可是这份幸福,在看清客厅里的两个人时,顿时消失得无影无踪。

    她的母亲看到她,高兴地招了招手:“萝丝,快过来,你父亲和表哥来了。”

    “父亲,表哥。”

    萝丝想当没看见都不行,不得不走过来行礼。

    她示意女仆抱着东西先回自己的房间,但女仆刚刚转身,她的那位好父亲就皱着眉出声:“这些都是你买的?”

    话里责问的意味有些过于明显了。

    萝丝愣了一下,率先反应过来的母亲就抢在她跟前说话了:“她平时买的也不太多……”

    父亲不高兴地打断道:“你要教好她,不要乱花钱。”

    萝丝看着自己的母亲唯唯诺诺地道歉,心里腻味得不行。

    她的父亲,有自己的夫人。她和她的母亲,不过是父亲的一段露水情缘。

    也因此,母亲永远在父亲面前做小伏低,甚至有时候父亲来看她一眼,母亲都要感激涕零的。

    可明明这份错误,就是两个人一起犯的。

    萝丝原本觉得父亲是位贵族,而母亲只是个平民,她虽然看不顺眼,却也没觉得有什么。

    可今天她刚和玫瑰夫人聊了天,对方的那种肆意张扬,或多或少地影响了她的想法。

    玫瑰夫人的地位也比公爵表哥低得多,可是她活得一点都不委屈。

    她还是最王城最受欢迎的女人。

    “发什么呆呢?”父亲又在不高兴了。

    鬼使神差的,萝丝脱口而出:“这些不是我买的,是我街上遇到了玫瑰夫人,表嫂送我的。”

    萝丝说完,就一直观察着客厅里这两个男人的神情。

    她的父亲听到「玫瑰夫人」的那一刻,下意识地看了公爵表哥一眼,原本要斥责的话似乎也咽了下去。

    而公爵表哥的眉心蹙了一秒,又很快舒展了开来。

    “既然是她送的,你就好好收着吧。”

    萝丝发誓,她这辈子,没听到过表哥用这么友善的语气跟她说话。

    “是是是,能得到玫瑰夫人的青睐,也算是你的福分了。”

    父亲连连附和道,看向公爵表哥的神色带了些谄媚,“就是让玫瑰夫人破费了,怪不好意思的。”

    公爵表哥大方地摆手,表示不用在意。

    萝丝看着这两人,觉得反胃。

    她当然不会天真地以为她的父亲是真的在吹捧玫瑰夫人。他说这么多,不就是想要讨好有公爵地位的表哥吗?

    说到底,在母亲面前耀武扬威的男人,也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公爵面前的哈巴狗而已。

    ……

    翌日下午,汉密尔顿家的后花园里热闹非凡。

    男人们凑在一旁互相吹牛,女人们则三三两两地找到了熟识的同伴,聊着今天的流行色是什么。

    人群中,萝丝和她的小伙伴也在。

    小伙伴扯着她的衣袖,有些犯怂:“萝丝,我们在这里真的好吗?”

    现场的好多人都是公爵、伯爵,还有他们的夫人和儿子,可以说是整个王城里地位最高的贵族们齐聚一堂。像她们这样的私生女,在这个氛围里也太格格不入了。

    “没关系的。”萝丝安慰小伙伴,同时也是给自己打气,“这本来就是玫瑰夫人的宴会,我们是玫瑰夫人请来的。”

    话虽如此,其他人时不时投过来的视线,还是让人很不安。

    几个小姑娘瑟瑟地抱团躲在了角落。

    二楼……

    黑森林蛋糕将这几个人的不安神情收入眼底。

    “你把人请过来,就这么放着不管了?”

    黑森林蛋糕闻言转身,就看到清炒蒜苗和四季奶青一人一身黑色礼服,正并肩从楼梯间上来。

    她对自己人没啥兴趣,无聊地转开了眼。

    清炒蒜苗:“你真的不去照顾一下?”

    清炒蒜苗好歹也算个男爵,来这种宴会虽然是有点抬身价,但受主人家邀请,明面上也说不出错。

    而四季奶青名义上最多是个骑士,不过因为他的赌场和商业街过于出名,整体上还是很受贵族们的欢迎。

    但就算这样,他俩进门的时候,也依然遭受了很多不解和嫌弃的眼神。

    更不用提那几个小姑娘现场受到的恶意了。

    黑森林蛋糕头都没回:“不亲自经历过绝望,怎么知道自强的重要性?”

    啧……

    政治家的冷酷。

    清炒蒜苗在内心鄙夷她。

    这会儿的花园里,萝丝也遇到了难题。

    那些大人或许懒得为难她们,但同龄的一些少年就不好说了。

    “私生女怎么配出现在这里?”几个少年扎堆,嬉笑打趣着。

    “可能是因为有些人以为,自己姓了个汉密尔顿就够了吧。”

    “你跟她们几个说什么呀?婊子的女儿,哪里懂什么羞耻?”

    这几人就故意在她们眼前,也不走,但也不直接和她们对话。

    搞得萝丝她们除了自己气死,总也不能冲上去和人家吵架吧?

    “啧。”黑森林蛋糕居高临下地俯视着,手里摇着的扇子「唰」的一下合上,“骂人就骂人,还非要带性别骂。知道骂女人,怎么不知道骂两句渣男呢?”

    这个时代和现代的小三根本不一样。很多私生子女是平民家的女人,被贵族家的男人坑蒙拐骗、巧取豪夺之后被迫生下的孩子,错误基本上都在男方。

    黑森林蛋糕气势汹汹地转过身。

    四季奶青和清炒蒜苗下意识身体一绷,某个部位莫名一凉。

    不过,黑森林蛋糕也就是这么轻飘飘地一瞥,「笃笃笃」地下楼了。

    四季奶青摇头:“这女人真可怕。”

    清炒蒜苗也跟着松了口气,深以为然。

    黑森林蛋糕心中有没有郁气不好说,但反正等站到众人面前的时候,她已经是笑容满面,让人如沐春风。

    从那几个小年轻的表情来看,玫瑰夫人并没有直接怼他们,只是三言两语,就把这些人蛊得晕头转向,气血上头。

    玫瑰夫人用扇子遮住了自己的唇角,做出一副在笑的假象:“你们对于我们汉密尔顿家的女儿,有什么不满么?”

    “没有没有。”少年人赶紧摇头。

    玫瑰夫人轻轻叹气:“既然如此,小绅士们,你们愿意对她们道歉吗?”

    少年人当然不愿意,可是莫名的,被玫瑰夫人的双眼那么看着,他们就控制不住地想要讨好对方。

    所以最后,那几个人还是老老实实地照做了。

    玫瑰夫人似笑非笑:“真乖。”

    少年人默默脸红。

    等其他人走远了,萝丝身后的小姑娘才敢探出头,感激地看着玫瑰夫人:“夫人,你真厉害。”

    那几个少年在家里都是刺头,居然能被玫瑰夫人三言两语地劝服了。

    玫瑰夫人轻笑了一声,瞥了一眼垂着头的萝丝。

    她看到,袖口下,萝丝的双手已经紧紧地握成了拳。

    看来这把火,已经烧得足够到位了。

    玫瑰夫人在她的肩上搭了一下,在她耳边,轻飘飘地开口:“身为女人,有弱势也有优势。与其不忿自己的不公平,不如想想,怎么好好利用性别的优势。”

    萝丝瞳孔猛地一缩。

    “与诸位共勉。”玫瑰夫人扬起了嘴角,施施然地走入了社交场。

    几个小姑娘看着她在所有公爵和公爵夫人之间如鱼得水的样子,忍不住感慨:“真羡慕啊。”

    萝丝没有吭声,她原地沉默了一会儿,然后,摊开了手。

    “这是什么?”小伙伴惊呼道。

    刚才玫瑰夫人凑近的时候,给了她一个地址。

    萝丝默默将地址背下,然后将纸条撕碎捏成团,丢进了花园的池塘里。

    黑森林蛋糕一边和人交际,一边用余光注视着那边的动向,见状,嘴角的笑意更加真心实意了些。

    “哎呀,艾玛夫人,你丈夫怎么没来啊?”身边有个胖滚滚的女人,不无戏谑地开口道。

    正在和黑森林蛋糕聊天的艾玛顿时沉下了脸。

    那个胖女人一言勾起了她的黑脸,抬着胸脯,洋洋得意的样子让人觉得十分欠揍。

    黑森林蛋糕承认,她手痒了。

    不过那女人对玫瑰夫人也没啥好感,轻蔑地瞥了她一眼,哼了一声,走开了。

    黑森林蛋糕默默地在记仇本里写下一笔,转头的瞬间,恢复了关切的面容:“艾玛,这是怎么回事?”

    艾玛苦笑着摇了摇头。

    黑森林蛋糕认认真真地打量了她一眼,看起来,艾玛的双眼下面有着浓郁的青黑眼圈,脖颈的位置,有一半露在外面的浅浅伤痕。

    看上去,像是被人剐蹭的。

    黑森林蛋糕牵着她的手,把人拖到了偏僻的角落处。借着玫瑰花丛的遮挡,她稍稍拨开了艾玛的领口,肃然道:“艾玛,你实话跟我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艾玛一愣,哭笑不得地摇头:“不是我丈夫打的。”

    但看到玫瑰夫人的关切模样,她的内心还是涌上了一股暖流。

    这事有些难以启齿,或许是因为这件事憋在心里太久找不到人倾诉,才变成了一个疼痛的毒瘤。

    不过,她不说又怎样,圈里知道的人那么多,也不算什么秘密了。

    想到这,艾玛不由有些颓然:“他倒也不至于打我。那方面的需求,他会去找仆人,或者那些不干净的女人解决。”

    黑森林蛋糕:“那你?”

    艾玛:“是上次我跟他吵架,他没克制住动的手。”

    黑森林蛋糕:……

    听明白了。

    虐待狂的丈夫,平时跟其他人玩这个。

    不过,依然是个家暴男。

    “你放心吧,他本来就不太回家的。上次回家,都快过去一个月了。”

    艾玛勉强地笑了笑,“刚才那女人是我的邻居,上次我俩吵架被她听到了。自那之后,她们就在背后嘲笑我了。”

    本来她丈夫的风流韵事就特别多,甚至有几次,还把几个未成年少女玩死了。

    那件事一出,大家就在背后笑她。而后来的这次吵架,更像是扯开了最后一层遮羞布,也让她彻底沦为笑柄。

    黑森林蛋糕打量着她的脸色,敏锐地察觉到艾玛说这话时,眼里闪过的一丝恨意。

    其实遇到渣男不要紧,只要女人自己有这份狠心,那就好解决。

    黑森林蛋糕安抚地拍了拍她的手背,压低嗓音道:“那你自己是怎么想的?”

    “想?我能怎么想?”艾玛吵也吵了,管业管不住,心灰意冷之余,自然也是恨的。

    可是——

    “他毕竟是公爵。”

    这话一出,黑森林蛋糕就放心了。

    “你就没有想过,自己去做公爵?”黑森林蛋糕眉眼弯弯,轻柔道。

    艾玛不解道:“我怎么做?除非他突然暴毙,否则我怎么可能……”

    说着说着,艾玛突然反应过来,震惊地捂住了嘴。

    黑森林蛋糕从怀里拿出了一个纸包,塞到她手里,轻轻拍了拍她手背,意味深长道:“我不会劝你,一切的选择权都在你手里。”

    艾玛内心仿佛掀起了翻天巨浪,吓得她手脚都发凉了。

    这个想法实在是太可怕了!

    当然,更可怕的是——玫瑰夫人到底为什么会随身携带着毒药?!

    作者有话要说:黑森林蛋糕:公爵夫人有什么意思?自己做公爵才有意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