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82章 回归的王子

第82章 回归的王子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半夜的政治小课堂照常进行,反倒是之前送出去的药包,彻底没了音讯。

    比如艾玛,她本来偶尔还会来玫瑰夫人的房子里做做客,可自从那天以后,艾玛就再也没有来过。

    黑森林蛋糕并不着急。

    一直等到大半个月过去,城里才传出了一个讯息——莫纳什公爵,也就是艾玛的那位丈夫,突然暴毙家中。

    黑森林蛋糕收到消息的时候,正在自家的后花园浇花。闻言,她顿了顿,从玫瑰花丛中挑选了最漂亮的一朵,对女仆笑道:“好看吗?”

    女仆诚恳道:“好看,就是有刺,夫人小心扎到手。”

    黑森林蛋糕彻底被逗乐了,把玫瑰花朵折下来送给了她:“有刺的玫瑰,才是最美的啊。”

    公爵突然暴毙,而且是在城里。这个消息还是短暂地引起了一些轰动,毕竟公爵死亡的时候表情平和,体外无伤,甚至是安详地躺在床上死去。

    这样平和的外表反而让人觉得不安,而随着国王还派出一支骑士,来对公爵的死亡进行调查,城里的紧张顿时达到了顶峰。

    艾玛作为公爵的夫人,也照例遭到了询问。

    只不过,无论是现场的痕迹,还是艾玛的证词和反应,都在证明——这并非是谋杀,似乎只是意外。

    骑士团不得已,只好请来了最受国王重视的「阿尔卑斯」先生,也就是清炒蒜苗来检查尸身。

    清炒蒜苗戴着手套,像模像样地检查了一圈:“心脏突然麻痹,引起了短暂性的胸闷、气促等急性症状,最终全身血液出现问题,导致死亡。”

    骑士团一脸茫然:“什么意思?”

    清炒蒜苗:“哦,就是心病突发的意思。”

    最终,公爵的死因被定性为「心病突发」。

    既然是场意外,城里淡淡的紧张氛围很快就散去。

    但这口气刚松了一半,两天后,又有一个公爵和一个伯爵相继死去。

    他们死去的模样和场景和莫纳什公爵一样,都是平和安详,看不出一丝伤痕。

    连续三例高等贵族的死亡,给王城重新罩上了死亡的阴影。而暗地里,一则小道消息也开始悄悄流传——

    据说,这些人的灵魂都是被「恶魔」带走了。

    这条流言本来是在贫民区里传出来的,最初的源头已不可考。

    只是,本来这只是小范围的流传,可谁知不久后,那三个死去的贵族就被爆出了丑闻。

    莫纳什公爵,喜好娈童,曾经将数位女童凌虐致死。

    约翰公爵,为了继承自己的爵位,与当时的老公爵发生冲突后,将父母齐齐毒杀。

    扎克伯爵,长期虐待农奴,曾因为喜欢听别人死前的呼喊而将家里的农奴放血致死。

    很多事情贵族私底下都会暗搓搓地进行,但是,私底下做和证据被人翻出来甩在公众面前是两码事。私底下他们和平民有冲突,那被判刑的一定是平民。

    可是,当所有的恶行在所有人面前被揭发,这样的特权就不好使了。

    如果贵族明目张胆地放水,民众的愤怒会将现在的统治阶级一一掀翻。

    因此,为了平息民怨,王室不得不象征性地处罚了这些贵族的嫡系儿女。

    莫纳什公爵尚无子女,而夫人艾玛对他的行为并不知情,因此艾玛顺利继承了丈夫的爵位,成为了王城里少有的女公爵。

    而另两位则惨了,他们罪孽深重,嫡系子女也都不干净。

    最后,这公爵和伯爵的爵位,经过了家族里的一场撕逼,居然就沦落到了不受宠的旁支和私生女手里。

    平民们旁观了这场撕逼大战,就更加确定了——没错,这些人的灵魂一定是被恶魔浸染,然后带走了!

    ……

    “砰!”

    国王将一个玻璃杯重重地砸到墙上,四溅的玻璃碎片散落得满地都是。

    这些玻璃制品,本来是他最喜欢的东西,不仅每日三餐都要用,用完了还要让人仔细地清洗,然后用绒布擦干净了放回橱柜里。

    可是此时,他的愤怒已经燃烧了一切理智。

    地上散落了一地的珍贵物品,就连平时最喜欢的玻璃杯,今天也逃不过被国王砸碎的命运。

    “到底有没有查出来,是谁散播的谣言?”

    国王的语气已经有些气急败坏了。

    “没、没有。”

    官员瑟瑟发抖地缩着脖子,生怕那玻璃碗下一刻就往自己的脑袋上砸过来。

    “城里面传起了这样的谣言,怎么可能找不到人?找,继续给我找,找到就处死!”国王怒道,“如果你再找不到,那就把我给整个贫民区的人处死!”

    官员瞬间变色:“陛下,贫民区的人口占了王城的三成,恐怕……”

    “那就每天随机抓几个处死。”国王冷酷道,“让他们互相举报,只要举报别人,就可以逃脱被处死的命运。”

    官员觉得这样不太好,但是国王已经被这件事给逼疯了。

    连续的死亡,让贵族们对于王城的安全提出了质疑。贵族们以亚历山大家族为代表,一天三趟地来找国王,目的就是让他交出完成的护卫军,将军权放回到贵族们手中。

    平时这事自然是不可能的,但不管是接连死去的贵族,还是甚嚣尘上的谣言,都是国王的软肋。

    一旦亚历山大家族以这个作话题,来借故质疑他的行政能力,国王他几乎都没什么理由能反驳。

    而且,因为谣言里牵扯里牵扯到了「魔鬼」,教会那边对他也很不满。

    眼看着王室和贵族的冲突日渐加剧,国王在这个时间点,绝对无法容忍自己同时也失去教皇的支持。

    这种头秃的压力顺利地转移到了大部分官员身上,他们每天不是在被骂,就是在被骂的路上。

    领完了今日份的辱骂,官员终于可以从紧绷的氛围中解脱。

    不过临走的时候,他正好看到有一位骑士将信封送了进来。

    “这是来自于亚特兰斯雪原的请安信。”他听到那骑士如是说。

    国王愁得焦头烂额,对于「亚特兰斯」的敏锐度都降低了,在反应过来之前就已经拆开了信封。

    然后下一秒,国王就重重地将信封拍到桌子上,表情愤怒得甚至有些扭曲:“希尔斯顿路易斯,你怎么还敢来王城?”

    希尔斯顿路易斯!

    官员悚然一惊。

    他没记错的话,这是国王那位斗败而被放逐的哥哥。

    真要说起来,其实国王的那位哥哥才是正统的继承人,永远纯正的王室血脉。

    只可惜,当时的教会和贵族非要推这个私生子上台,唉,要是他那位哥哥在这里,可能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了吧……

    官员垂着头出去,思维却不自觉地跑远了。

    想到最后,他才猛地一激灵,回过神来——不行,他刚才的想法实在是太大逆不道了!

    和国王几乎是同时的,黑森林蛋糕他们也收到了讯息。

    当天晚上,他们三个玩家,和一小批黑森林的学生都齐聚在清炒蒜苗的后院里。

    最近这些天,城里的动作都是三个玩家主要策划,由黑森林蛋糕的学生们配合贫民区里清炒蒜苗建立的谍报机构具体完成。

    黑森林蛋糕教学班里最优秀的就是最初的三个女生,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玫瑰夫人」又向一些受委屈的少女和私生子发出了邀请。

    少女们基本上都来了,和私生子相比,性别上的天然劣势让她们的生存环境更加恶劣,也更加无路可退。

    私生子有很多没有来,看起来还是没有突破现状的勇气。

    不过聪明的是,那些人不管来不来,没有一个走漏风声的。

    这班里,那个继承了公爵的旁支私生子,以及继承了伯爵的私生女都在其列,「玫瑰夫人」甚至还从后花园剪了两束花带过来,给他俩开了个小型庆祝会。

    “领主要过来了。”黑森林蛋糕挑眉,开口道。

    “是你们口中的那位,高贵又聪明的亚特兰斯领主吗?”萝丝兴奋地问道。

    黑森林蛋糕:“是。”

    萝丝都要忍不住欢呼了。

    很多学生都从三个玩家口中得知过希尔的独特性,不少人都暗自崇拜着这个伟大的领主。

    不过和纯粹高兴的学生们不同,三位玩家显得还有点惆怅。

    “自由的日子消失得是如此之快。”四季奶青叹道。

    黑森林蛋糕深以为是。

    其实何止是希尔嫌弃他们玩家能闹事,玩家也嫌弃希尔领主总是管着他们啊!

    或者说虽然希尔很开明,但是王城这样复杂的空间,更适合他们无所顾忌地施展身手。

    比如四季奶青不断敛财的商业街,和一本万利的赌场。尤其是赌场,里面一旦有「肥羊」出现,赌神四季奶青就会准时登场,轻则赢到对方衣服都被扒光,重则让贵族倾家荡产。

    目前为止最好的战绩,是他一夜把一位男爵赢到破产,使得对方不得不降为平民,从此甚至连回到马达加斯加回本的机会都不再有。

    再比如,“玫瑰夫人。”不断地往外散发小纸条和药包。

    每一个药包,就代表着一个罪恶的故事,和一条贵族的命。

    按照他俩的说法:“这日子真的是太有意思了。”

    “不过也好,至少可以开启宫斗线了。”黑森林蛋糕安慰自己道,“到时候你和我再打一波配合,争取让城里的暗线带着大家起义。”

    “政治力量上,平民里我们的力量占到了70%,贵族里也有不少我们的眼线,他们已经渐渐受到家族重用,可以开始做一些事情了;

    金钱力量上,商业街和赌场的每日收入稳定,可以说王城里超过一半的金币都在我们手上;群众口碑上,清炒蒜苗长期救治病人,就差被平民喊活菩萨了。”

    “甚至,我俩还拥有国王的极度信任,可以一定程度上误导他的决策……”

    清炒蒜苗各方面都盘算了一下,最后总结道:“如果做得好,我们甚至可以赶在希尔领主到来前,直接推翻现在的国王统治。”

    黑森林蛋糕眼神一亮,赞同道:“这个想法好。”

    千里之外正在打包行李的希尔:阿嚏!

    怎么回事?

    总觉得有种不太好的预感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