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92章 反抗?没有的事

第92章 反抗?没有的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西洋棋一共32个棋子, 64格棋盘。

    棋盘被铺设在最大的竞技场上,原本这个项目是所有城都要参加的。

    但是,在国王和希尔的这一条赌约下,所有城主都不约而同地放弃了参赛资格。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早在比赛开始前,他俩关于王位的赌注就已经快速传遍了王城。

    竞技场的两侧台上坐满了观众。

    教会的这一届教皇,坐在左侧台的正中间。他头戴着银色皇冠,手执教会的权杖,身上一袭白色的教袍,可以说是最隆重的打扮了。

    而且教皇的身后,跟着如今教会掌权的十位红衣主教。

    整个教会的权利层,都集中在了这里。

    希尔的目光在左侧停留片刻。

    教皇似有所感,抬头,对上了他的注视。

    希尔挑眉,向教皇点头致意

    教皇似乎愣了一下,片刻后,微微颔首。

    两人的互动落在了国王的眼里,让他的心头更是蒙上了一层阴影。

    这还不止。

    右边的侧台,正中坐的是如今贵族圈的权力代表,亚历山大家族的掌权人。

    在他的两侧,新贵的汉密尔顿家族、传统旧势力约翰家族的掌权人都到场了。

    希尔对于贵族们就没有那么好的态度了,嘴角含着势在必得的笑容。

    反正只要赌场和银行在他的手里,贵族们的命脉就在他手上。而这一点,恐怕场上的贵族、国王和他都一清二楚。

    比赛开始。

    因为棋盘和棋子做得很大,国王和希尔每一步棋的变动,都能被台上的人看得清清楚楚。

    可多亏了黑森林蛋糕他们之前偷摸办的培训班,看台上的大部分人,如今都能很好地理解西洋棋的规则。

    一开始,两边打得算是比较焦灼,暂看不出谁占上风。

    但国王那边上场的是一整个军师团,而希尔却只上场了一人。

    难道,他就对自己这么自信,根本不用其他人的帮助?

    台上的不少人生出了这个疑惑。

    他们甚至觉得希尔过于托大了。

    直到十分钟后。

    希尔伸了个懒腰,高声问道:“我的军师们方才被一些事拖延了,现在才到,你不介意我让他们现在上来吧?”

    棋局本来就没有约定上场的人数和时间。更何况,他俩与其说是两人对战,倒不如说是两方势力的斗争。

    国王就算再不情愿,也不得不在这种时候展露出绅士风度。

    “当然。”他憋屈地应了。

    来的人会是谁?

    因为希尔卖了个关子,台上所有人都不自觉地期待着即将上场的人。

    然后,三个很眼熟的人慢慢地走了上来。

    国王:??

    贵族们:!!

    「汉德萨姆」、「阿尔卑斯」、「玫瑰夫人」。

    都是熟人。

    看台上的所有贵族,一下子把目光聚集到了汉密尔顿小公爵的身上。

    汉密尔顿的脸色看起来十分难看,但似乎并不意外。

    贵族们心里顿时跟明镜似的——看起来,这汉密尔顿怕是彻底被人给忽悠了。

    国王「刷拉」一下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隔着遥远的空间,震惊得抖着嘴唇说不出话。

    反倒是四季奶青,宠辱不惊地俯下身,向国王行了个绅士礼。

    “陛下。”他含笑道。

    国王脸色苍白,额间冒出了虚汗,声音抖得厉害:“你们、你们居然背叛我……”

    四季奶青一脸讶异,表情似乎还带着些许的困惑和受伤:“咦,陛下这话就不对了。我们本来就是希尔殿下的人,怎么能说是背叛您呢?”

    国王气得一口气险些没上来。

    “你,你也是?!”国王瞪着清炒蒜苗,责问道。

    清炒蒜苗自认是个厚道人,这种嬉笑人的事情他做不来。

    所以他只是阐述了事实:“一直都是。”

    清炒蒜苗还真心实意地觉得很无法理解:“您难道没有怀疑吗?曼哈丽公主把我介绍给陛下的时候,难道没有告诉您我对于疫病颇有心得?

    既然如此,您那点小毛病,我怎么可能拖了这么久都没治好?这只能是故意的啊。”

    四季奶青:……

    你这个「厚道人」快别说了,没看到国王都要昏过去了吗?

    国王确实已经昏过去了。

    但随性的人里面,有一个魔法师,他用自然系的魔法力量重新唤醒了国王。

    只是,醒是醒了,那边的智商也被打得支离破碎,棋局顿时急转直下,几分钟里,就由希尔这边占据了巨大的优势。

    ……

    “教皇大人,您应该给这位领主一些教训,而不是沉默地坐在这里。从古至今,王权的变更都是在教会的默认下进行的。”眼看希尔得势,有一位红衣主教,实在忍不住开口道。

    教皇微微一笑:“你在担心什么?”

    红衣主教停顿了片刻,叹道:“我是担心,这位希尔领主恐怕对教会的态度并不友好。”

    那是一定的。

    教皇心想。

    希尔路易威斯曾经是国王唯一的婚生子,也是王位的第一顺位继承人。

    可是,是教皇他亲手把希尔从继承人的身份上拉了下来,换上了如今的国王。

    “这份赌约,就是他给我们教会的下马威。”教皇总结道。

    “他用银行拿捏住了贵族们的钱。对于那群蠢货来说,掌握了他们的钱,就拿住了他们的命脉,贵族们对他已经无可奈何了。

    至于王室,宫里的骑士团,对上也未必能讨得好去。还有这几个卧底,你还不明白吗?”

    教皇摊开手,无奈地笑道:“你们瞧,他就是用一切向我们证明了,他要拿这个王位,根本无需任何人的帮助。”

    从来没有王位更替前,哪一方势力能将教会的力量排除在外。可是希尔偏偏就这么做了。

    更棘手的是,教会竟真的对此无计可施。

    红衣主教面色一变,顿时更焦躁了:“那怎么办?”

    “慌什么?该着急的是对面的那群蠢货。”

    “对我们来说,神的福泽遍布大陆,他就算不喜欢教会,也依然离不开神明的庇佑。”教皇闭上眼,看起来依旧十分淡定从容。

    ……

    正如教皇所想,贵族们可就不像他们这么淡定了。

    “这一出闹剧,彻底把国王的心给打乱了。”亚历山大公爵皱眉道。

    约翰老公爵忧愁道:“希尔路易威斯的胜面已经有九成大。可如果是他重登王座,公爵,您觉得他会怎么对我们贵族?”

    以前的国王都是在贵族们的支持下继位,而且天然利益和贵族们一致,立场天然就会更偏向贵族。

    但现在这个「希尔」似乎不同。

    约翰公爵:“我听说,他的店里都是卑贱的贫民,还有他的银行,还对平民们开放了信用贷款,这根本就是不把我们贵族放在眼里。”

    亚历山大公爵沉默了。

    “他之前被迫离开王城,这里面也有我们的手笔。如果真让他登基,我们恐怕讨不得好。”

    “是啊,亚历山大公爵,您得想想办法啊!”

    身后的大小贵族都有些慌了,七嘴八舌地附和道。

    办法?他能有什么办法?

    亚历山大掐了掐眉心,反问道:“你们谁没有欠亚特兰斯的钱?没欠钱的人,这会儿就有足够的底气,可以和他去谈判。”

    身后顿时鸦雀无声。

    亚历山大嘲讽地抬起唇角,冷笑道:“你们以为,希尔城主提出这个赌约,教会就有脸了?可是为什么他们都忍下了这口气?”

    约翰脸色凝重道:“您的意思是……”

    “你们还没看清吗?我们已经没有能撼动他的资本了。”

    贵族们氛围低落地沉默着。

    时到今日,与其再去和他死扛到底,倒不如想个办法,加入亚特兰斯的阵营。

    亚历山大心头念头闪过,看向了汉密尔顿。

    汉密尔顿这会儿正忙着生闷气呢。

    他早就知道玫瑰夫人是亚特兰斯的人了,可是自己知道是一回事,这么光明正大的出来打他脸又是一回事。

    偏偏因为汉密尔顿家族的地位摆在那里,他坐在看台的第一排,如芒在背,根本不敢回头瞧别人的眼色。

    撞上亚历山大的眼神,他更是气不打一处来,没好气道:“看我干什么?我不就是被个女人骗了吗?有什么好看的!”

    但和汉密尔顿想象中的嘲笑不同,亚历山大家族对他的态度堪称和风细雨,甚至是有些许的讨好。

    “汉密尔顿公爵。”亚历山大和颜悦色道,“玫瑰夫人无论如何都是您的夫人,趁着这个时机,你不如去找玫瑰夫人谈谈心。”

    汉密尔顿:??

    “你疯了?”他恼羞成怒道,“那个女人背叛过我,我是绝对不会再和她有牵扯的!”

    亚历山大无奈苦笑:“不,你误解了。现在,是我们需要和她有所牵扯。”

    ……

    “笃笃笃。”

    身后传来了敲门的声音。

    四季奶青都没有回头,直接嗤笑出声:“不如猜一猜,来的人是教会的还是贵族的?”

    希尔:“我猜都有。”

    清炒蒜苗&黑森林蛋糕:“同。”

    四季奶青无聊地「啧」了一声,道:“得了,赌局开不起来了。”

    他说着话,打开了门。

    毫不意外的,门外站着红衣主教和汉密尔顿。

    不小心碰上的两人正面面相觑,看起来都有些羞耻。

    作者有话要说:最近这阵子忙着看房子(这事真的太累了呜呜),有时候一回家就躺下睡着了,更新没办法保持稳定,就,大家随缘看吧QAQ。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