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93章 破灭的泡沫

第93章 破灭的泡沫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两人来得并不算意外,只是时机不巧,正好在外面碰面。

    四目相对,两人对彼此的心事一目了然。

    ……于是就更尴尬了。

    还好,汉密尔顿公爵可以直接让黑森林蛋糕去处理,希尔单独接见了红衣主教。

    “拜见希尔殿下。”红衣主教行了个绅士礼。

    希尔请人入座:“我并不是什么「殿下」。”

    “殿下。”是对王室成员的称呼,但原身希尔被人从王城里赶出去,被迫去亚特兰斯当了领主后, 就变相等同于被开除出王室籍了。

    红衣主教顿了顿,笑道:“殿下您虽然成了领主,但始终是老国王的儿子。”

    ——换言之,您依然是有正统继承权的人。

    希尔忍不住笑了一下。

    当时「希尔」实际上也是被教会赶出去的, 看到红衣的教袍,他甚至能感觉到身体深处传来的复仇的冲动。

    但是看着眼前人,希尔又着实觉得怪好笑的。

    眼看局势变化,教会就能主动低头来和自己接触,堪称「能屈能伸」。

    红衣主教闲话几句,终于说出了自己的来意:“魔法大陆的安稳,一靠王室的统治,二靠教会的教化,两者缺一不可。

    我们教皇的意思是,就算以前曾经有过什么误会,以后也可以合作,共同维护魔法大陆的安宁。”

    “当然了,您如果有什么困扰,教皇也愿意助您一臂之力。”

    希尔笑呵呵道:“教皇多虑了,我对教会并没有什么误会。”

    红衣主教面上一松:“那殿下的意思是……”

    希尔早就想过这事。

    教会和贵族不同,贵族的统治力主要来自于金钱,平民们对他们本身并没有什么依赖。

    所以只要掏空贵族们的金库,这股势力就可以彻底打消。

    但教会不一样,它代表的是「信仰」。

    当时在亚特兰斯,只是一个城而已,希尔要改变他们的观点也废了很多的功夫,用小教室讲的故事来不断地灌输平等法治的理念,还有玩家们起到带头作用,才让居民们慢慢接受。

    而且亚特兰斯还没有受到教会的侵蚀。

    而王城是教会势力最根深蒂固的地方,很多平民对于教会也没有什么反感的情绪,如果他得不到教会的支持,就算登基了,以后的政令也很难施行。

    ——这,也是教皇最大的信心。

    事实上,这红衣主教虽然是来谈合作的,而且教会现在确实应该有些骑虎难下,所以他的言语上还比较谦卑。

    但这些人都被供在教会里供习惯了,就算特意想要表达谦逊,神态和行为上都是挡不住的傲慢。

    就像他现在提出了合作的想法后,就没觉得希尔会如何回绝一样。

    “我不会动教会。”希尔开口道。

    红衣主教露出了「果然如此」的笃定笑容。

    希尔递上了一张纸,却是口风一转,补充道:“前提是教会能够做到这些。”

    红衣主教接了过来。

    上面的内容并不多,很快就看到了底。

    红衣主教沉下了脸,质问道:“殿下,我们教会是诚意与您合作,您这是否太过分了?”

    希尔无辜地眨了眨眼,一脸不解:“我同时给予了金钱和政策上的支持,我还以为,历任国王都没有我这么大方的呢。”

    红衣主教原本就心高气傲,之前是为了利益合作所以才显得客气了些。

    此时,他几乎是忍不住地撕破脸,冷笑道:“这张纸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心里都清楚。”

    希尔耸了耸肩。

    上面的条款既有支持,也有限制,但总结下来,其实他就是想让教会成为国王的统治手段,而非独立的一股势力。

    希尔的身体里虽然残留着仇恨,但他本心并不想针对教皇。

    教会这股势力暂时无法消除,就算他想办法打掉了如今的教皇,教会也有新的「教皇」诞生,本质都是一样的。

    还不如借鉴唐朝对于佛教的处理办法,利用确立教会的正统地位来拉拢民心、稳定秩序,同时加强对于教会户籍和教义的管制,限制教会的势力发展,推广自己的政治理念。

    当然了,希尔也没有指望教会会蠢得看不出他的本意。

    果然,红衣主教冷着脸道:“殿下要一直是这种态度,我想我们也不用谈了。”

    希尔摊手道:“我想你们是误解了。”

    红衣主教以为他要改口,缓和了脸色,等着他挽回。

    “我并没有要求助于你们的必要。恰恰相反,是我在给如今的教会一个机会。”希尔懒洋洋地笑着。

    红衣主教怒极起身:“你!”

    希尔收敛了笑意,抬了抬下巴,送客:“回去告诉你们教皇,我的态度就是这样。如果他诚心,我不介意与教会合作;如果他不愿意,我也无所谓。”

    红衣主教气冲冲地出门了。

    走了一段距离,身后突然跟上了一阵脚步声,四季奶青急急忙忙地拦住了红衣主教。

    主教没好气地看着他,傲然翻了个白眼:“你们领主后悔了?我告诉你,他已经得罪了教会,后悔也没用。”

    四季奶青神色意外:“哎呀,你误会了,我是来给你送纸的。”

    他把那张写满了要求的纸递给对方,幸灾乐祸道:“内容太多,领主怕你记岔了,所以特意让我把这个送来,好让教皇看得清楚。”

    欺人太甚!

    红衣主教简直要气炸了。

    ……

    “什么?!他真的这么说?”

    教皇听完回禀,颇感意外地皱起了眉。

    红衣主教脸都气红了,这一段路非但没有让他消气,反而这口气在心头发酵后让人更加郁卒:“教皇,您不知道,希尔见到我趾高气扬的,根本不把我们教会放在眼里。”

    教皇仔细看完条款,用火魔法将它烧了个干净。

    他眸光幽深,沉沉道:“看来他还是对我们教会心有怨恨。既然如此,我们也不用给他脸面。”

    ……

    同一时刻,汉密尔顿也和玫瑰夫人交流完毕,回到了贵族圈里。

    “怎么样?”

    “是啊,他怎么说?”

    众人赶紧围过来,凑在汉密尔顿的耳边叽叽喳喳问道。

    汉密尔顿脸色惨白,额头上甚至逼出了豆大的汗珠,脚下也虚浮得不行。

    亚历山大公爵见状,心就凉了一大半,但还是存有侥幸道:“我们愿意支持他,只需要他将我们的债务减免而已,这么简单的条件他不会不同意吧?”

    汉密尔顿嘴唇微颤,抖着嗓子道:“我、我只见到了玫瑰夫人。她说,我们已经没钱了,没有必要再见领主了。”

    亚历山大怒极反笑:“笑话!玫瑰夫人果然还是低贱出身,也未免太小瞧我们了。我们现在是欠了钱,但是谁的家里没有个上百年的积蓄?只要给我们一些时机喘息,就算是未来的国王,也不能拿我们怎么办。”

    汉密尔顿看向他,眼神透露出些许的茫然和无措:“可是,我们的钱,都在房产券上面。她说、她说……”

    亚历山大都要被他的停顿给急死了:“她说什么了?你倒是说啊!”

    汉密尔顿骤然哭出了声:“她说银行破产了,房产券「违约」了,已经不值钱了啊!”

    “什么?!”

    “不可能!”

    商业街上,银行的门口。

    哈尔激动地捧着满箱的「房产券」,缓缓地送出了一口气。

    他之前豪赌了一把,结果赔进去许多钱。幸好家里有爱丽丝在,省吃俭用地缩小了开支,总算是把这个月给熬过去了。

    这些房产券是他用家里仅剩的钱,加上借了兄弟姐妹的钱来买的,爱丽丝还不知道这件事呢。

    不过,等拿了利息就好了。

    这一批房产券今日到期,算一算,光是利息就能有一千多枚金币,足够还掉兄弟们那里的部分负债和下个月的喝酒钱了。

    因为激动,他甚至没有跟着小伙伴们去围观希尔的比赛,而是一到时间,就迫不及待地赶来了银行。

    “爱丽丝就是太胆小了。”哈尔心里美滋滋地想道,“等我拿这些钱回去,看她以后还怎么说我。”

    正想着,银行里突然传出了一阵闹哄哄的声音。

    像是数百个人声,在同一时刻齐齐爆炸了一样。

    哈尔好奇地往里看去。

    里面乱糟糟的,根本看不出发生了什么事。不过很快,就有人哭着嚷着跑了出来,发疯似的对着大街又喊又闹。

    哈尔拦住了人:“怎么回事?”

    那人看上去疯疯癫癫的,一边流泪一边狂笑:“哈哈哈,银行破产了,哈哈哈没钱了,都没钱了……”

    骤然一道雷光劈开了他的天灵盖,哈尔猛地一激灵,急急追问道:“什么叫银行破产了?什么叫没钱了?”

    那人的目光微微下移,看到了他手上的房产券。

    然后,对方就像是受了更大的刺激,双目通红道:“就是这个!这个东西,已经彻底变成了废木头,不值钱了!”

    哈尔喉间泛上了一股血气:“怎么可能?这个东西不是只要房子在,就会有钱的吗?”

    “呵,那些抵押房产的贵族,统统破产还不上钱了。这些木牌每个月拿的利息都得用他们还的钱来给,现在他们还不上钱,我们当然也拿不到钱了!”

    那人说着说着,摊在地上大哭道:“房子已经被卖掉了,可是房产券是有等级的,我们买的都是利息最高的等级,所以赔钱顺序是在最后……他们那些平民,买的都是利息最少的房产券,银行会先赔给他们。”

    “他们还拿回了一大半的本金,可是我们、我们是一分钱都没有了啊!”

    哈尔一个踉跄,跟着一屁股坐到了街上。

    可是,他很快就回过神来,充满希望道:“不对,这不对。”

    “你刚才说,银行赔了平民的钱?”

    哈尔想明白关窍,顿时高兴起来,“那你不用哭了,都没钱还好说,可是这世界上哪有平民有钱我们没有的道理?我们现在就去找国王主持公道,国王一定会帮我们的。”

    谁知那人听完并没有得到安慰,反而更加伤心道:“你还不知道?王位刚刚发生更替,希尔领主已经接替了国王之位了。银行就是亚特兰斯开的,你觉得希尔国王还会帮我们吗?”

    哈尔哽了一下。

    他甚至都没去看这场比赛,只想着反正不管谁做国王,难道还能撇开他们贵族不管?

    结果,他没亲自去看的比赛,就出了这样的「惊喜」。

    哈尔又惊又怒道:“那教会呢?亚历山大公爵呢?他们就眼睁睁地看着?”

    “呜——”

    说到一半,警戒声就打断了他。

    哈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就听到街上又爆出了一阵喧嚣声。

    “不好了——城门口被人围起来了——”

    哈尔这才回想起来,刚才的那个警戒声是城里起了战事才会有的声音。

    哈尔顺着声音,行尸走肉地朝着声音最乱的地方走去。

    走到快要到城门附近的时候,他才找到了一个知情的路人。

    路人没认出他的服饰,还以为是和自己一样来看热闹的平民,热心八卦道:“放心吧,是亚特兰斯的人。”

    “听说希尔城主赢了比赛,却遭到国王反悔、贵族和教会联合起来抗议。所以希尔城主的军队,就围了比赛场,逼国王让位呢。”

    “哎呀呀,你说说,前国王和这群贵族也真是无耻啊,人家都赢了比赛了,怎么还可以随便反悔呢?”

    哈尔眼前一黑,腿软地靠着墙壁,瘫坐在地。

    完了……

    这下是真的完了。

    作者有话要说:咳,没办法多更,就只能努力在字数上多加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