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94章 吃软饭

第94章 吃软饭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竞技场上的紧张气氛只维持了不到一个小时。

    等到希尔的军队把竞技场围起来后, 那群贵族和教会的神使,就像是被捏住了脖子的小鸡,吱也不敢吱声了。

    教皇冷眼旁观许久,片刻后, 忍不住含笑道:“希尔殿下,教会于王位之争并无兴趣,您这又是何必呢?”

    贵族眼看尘埃落定,颇有种狗急跳墙的架势。原本教会和希尔谈崩了,也想趁着两方闹起来的时候捞些好处。

    但毕竟他们的需求不像贵族那么迫切,见这架势,当然是想要溜走了。

    希尔也跟着笑了起来:“那么教会就是认可我这个国王了?”

    教皇客客气气道:“当然,国王陛下。”

    教皇的认可是有祝祷之力的,话音刚落,一道白光就落在了希尔的头顶,象征着来自于神明的「祝福」。

    希尔心满意足地放人离开。

    那么剩下的, 就是闹事的贵族了。

    亚历山大公爵沉着脸,心中又惊又怒,但是他们不像希尔,可以有玩家频道和军队们联系。

    这些人来看比赛,也就带了一些随身的侍卫骑士,人数加起来还抵不过军队的一个零头。

    亚历山大就算是再生气,也不能不忍着脾气和希尔交涉:“殿下,您这是不是太过分了?”

    希尔无所谓地笑了笑。

    亚历山大公爵被逼无奈,不得不暂时低头:“我们也愿意奉您为国王。”

    希尔点点头,挥手让军队们让开了一条道:“放心吧,我对各位的性命没有兴趣。”

    贵族们里面有人稍松了一口气。

    然而,希尔却又很快补上了后半句话:“把奴隶文书留下,人就可以离开。”

    亚历山大公爵脸色一变,震怒:“你什么意思?!”

    希尔面无表情:“亚特兰斯的法规,人人平等,不允许有奴隶的存在。”

    亚历山大大为不解:“奴隶天生低位低贱,你为什么要……”

    希尔打断道:“你们不同意也不行。家里的地契文书,基本上都抵押在我的银行里了吧?还有你们欠下的巨款,有条件还吗?”

    “既然都没钱了,你们拿什么去养活这些奴隶?”希尔顿了顿,似笑非笑地威胁道,“我知道奴隶文书一般是由主人家藏在身上的,只有一些不值钱的奴契,才会在家里。当然了,家里的契约,我也会让人上门收取。”

    “总之,要钱还是要命,各位尊贵的公爵,可得好好想明白了啊。”

    话已至此,面对着军队们白晃晃的兵器,还有谁敢拒绝?

    就连亚历山大公爵,也不得不忍辱负重地拿出了怀中的几份奴隶的卖身契。

    但这还不止,希尔竟是有备而来,不仅对他们家的奴隶人口数一清二楚,而且就连文书所在的位置也很确定。

    也不知对方到底怎么知道的。

    这些贵族们看了一场戏,平白无故就付出了巨大的人口代价。

    但偏偏,那些军队虎视眈眈地送他们出门,让贵族们连背后腹诽都不敢,只能灰溜溜地趁着马车暂时先回家。

    当然了,回家之后知道那些废弃的房产券,这些贵族会不会怒上心头、起到吐血,就是后话了。

    ……

    希尔清点完奴隶的契约,就让人把这些东西烧了。

    然后他去看了他的「好弟弟」。

    诺德路易威斯颓然地坐在角落里,头发散乱,看到他进门,也只是目光微微触动,但人依然坐在原地,没有什么大的反应。

    希尔略有些惆怅。

    其实原身和这位弟弟并没有太多的交际,在诺德十八岁成年而被老国王接回王宫之前,“希尔。”从来不知道,他还有一位流落在外面的弟弟。

    诺德来到王宫后,「希尔」又因自恃身份,看不起对方的私生子出身,与他也没什么接触。

    ——直到「希尔」被打了个措手不及,失宠被轰出宫。

    诺德眼珠麻木地转了转,看了他一眼,很快就瞥开,反而长久地停在了希尔身后的汉德萨姆身上。

    诺德狠狠地握紧了拳头,双目通红地啐了一口:“汉德萨姆,你个叛徒!”

    四季奶青摇摇头,无辜道:“陛下喊错人了,我本名可不是叫这个。”

    诺德呆了呆,突然大笑了起来:“原来你从最开始就是来骗我的。”

    四季奶青耸了耸肩,没什么愧疚心地开口:“其实以你那种喜怒无常,心情好的时候身边未必能跟着沾光、但心情不好了必然会跟着一起倒霉的性格,本来就很难有这么忠心的人吧?”

    诺德「哇」的一口吐血了。

    希尔头疼地摇头,阻拦道:“你还是少说两句吧。”

    他怕再说下去,对方直接就要吐血了。

    诺德愤愤地看着希尔,色厉内荏道:“愿赌服输,你想杀我,就杀了我吧。但无论如何,我从来不后悔我做过的事。”

    希尔:“我不会杀你的。”

    诺德愣了一下,眼里不可抑制地泛起了些许喜悦:“这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别后悔。”

    希尔怜悯地看着他:“我会当众审判你。”

    他体内的仇恨蠢蠢欲动,但希尔从现代世界过来,脑子里还是没有这种你死我活的观念。

    更何况,比起杀了对方或者以牙还牙地流放对方,他觉得不如当着所有人审判这位前国王,更来得解气。

    “你的罪恶,我会宣告众人,然后由民众公开审判你。”

    果然,希尔说完这句话,他心头的郁气开始渐渐消去。

    但对诺德来说,嘴硬只是一幅假面具罢了。他的内心实则害怕极了,真要能保得住命,他也不想真的去死。

    诺德只能用眼神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嘴上却不敢再多说什么,免得真惹怒了希尔。

    看着人被骑士们架走,希尔的内心似乎变得更加轻松畅快。

    他愣了一下,摸着胸口笑了。

    ——看来原身虽然宫斗水平不行,本质里,却也想当一位好国王呢。

    ……

    新国王的登基仪典被定在五日之后。

    这期间,原本很多的老官员,或是因为出身贵族,或是收了贵族们的厚礼,本想着偷偷撒手不管事,让这位新国王无人可用,让他不得不回头求助贵族们。

    但谁知,希尔早就准备好了一批人手用作替换。

    亚特兰斯的小教堂本身就培养了一批基础扎实的人才,有些年轻,但正好趁这机会放出来锻炼一下;

    黑森林蛋糕在王城暗地里有开女子学堂,这会儿也被叫过来顶上;

    还有之前随他来王城的各个种族,正好都挑几个能干的放在重要的位置上,也算是实现了希尔的诺言……

    结果不到三天,重要的岗位就有新人顶上,那些人预想的僵持的局面根本没有出现,王城反而显得比以前更加井井有条。

    一看不好,剩下的那些官员也不敢再摆谱了,赶紧到位开始做自己的工作。

    尤其是礼仪方面的官员,希尔觉得没什么必要,也就没有换。

    希尔让他们安排了一下,把前国王诺德的审判仪式和登基仪典放到了同一天,然后自己则带着玩家们,开始忙起了新法典的事情。

    几乎是同时,原先的哈尔贵族和汉密尔顿公爵几乎天天在小酒馆里买醉。

    哈密尔顿醉醺醺地拍着好友的肩膀,口齿不清道:“你家里的钱不是都投进房产券打水漂了吗?你竟然还能天天来陪我喝酒。”

    新国王还没上位,第一条规定就是削掉了所有贵族的爵位,释放了家里的奴隶。

    现在他们这些贵族没有钱,又没有人伺候,日子过得堪称艰辛。

    也就是汉密尔顿这样,家里还留了一些家底的人,还能每天奢侈地喝点小酒了。

    哈尔也醉了大半,打着酒嗝,摆手道:“家里是没钱了,不过爱丽丝在新宫廷里找到了工作,嗝,还是你家玫瑰夫人介绍的。”

    “新宫廷……”汉密尔顿喃喃道,“这新国王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放着我们大好的男人不用,居然去雇佣那些没头脑的女人,你说说,这像话吗?”

    哈尔跟着冷笑:“谁说不是呢?你不知道,爱丽丝现在在家里也可能摆官威了。我不就是买了一点房产券吗?

    她至于天天念叨成那样吗?以前她花钱买这买那,花的不都是我的钱,我说她什么了吗?”

    汉密尔顿简直是被说到了心坎里,大吐苦水:“女人就是这样,有求于你的时候就温柔的不行,等你没用了,就把人提到一边去。我家那个,也是这么回事。”

    哈尔凑近了,小声道:“诶我说,要是想找个温柔如水的,那还是窑子里的那些好。”

    汉密尔顿左右张望了一下,生怕玫瑰夫人突然出现。好半天,他才讷讷道:“你家里不都靠爱丽丝养着吗?你居然还想着这个?”

    哈尔酒精上头,更加开始口不择言:“要不是她养着,我还没钱去那地方呢。爱丽丝有什么好不爽的啊?我在家过得不开心,还不准我去找点乐子?”

    他情绪高涨,嗓门就显得有些大。

    汉密尔顿骤然觉得自己的头顶落下了一片阴影,一抬头,差点惊出一身冷汗。

    “哈、哈尔。”他磕磕巴巴地喊道。

    “别烦我。”哈尔吐苦水道,“那婆娘凶得很,我最近一直看她不顺眼。要不是她能赚钱,就凭那态度,我老早和她离了。”

    汉密尔顿彻底不敢说话了。

    “离了好啊。离了,我至少不用养着一个只会喝酒和找/妓女的废物!”一声清爽的女声打断了他的哭诉。

    哈尔猛然抬头,就看到爱丽丝气冲冲地看着他,脸上笑意凉薄。

    “跟你说了不要买那坑人的东西,你非要去买,败光了家产就算了,现在还敢拿着我的钱编排老娘我?”

    爱丽丝简直气不打一处来,“离就离,从今以后,我们一刀两断,儿子归我,至于你这个废物,就抱着你没用的爵位去饿死吧。”

    她跟黑森林蛋糕接触久了,下意识地学了很多口癖。乍一听,汉密尔顿还以为是玫瑰夫人到了呢,顿时吓得一个激灵。

    爱丽丝不善的目光朝着汉密尔顿投来。

    汉密尔顿赶紧发誓表忠心:“找妓女这话我可没接啊!你可千万别跟玫瑰夫人乱说!”

    爱丽丝挑了挑眉。

    之前玫瑰夫人跟她聊到贵族男人没一个好东西,都是欺软怕硬的,越对他们好就越容易蹬鼻子上脸,反而是对他们差一点,那群贱胚子还能上杆子哄着。

    当时她还觉得这话有失偏颇,贵族的男人,总归是有些绅士气度在。

    但现在看来,风度个屁。

    以前有钱,她对臭男人还有滤镜,现在这群人没钱没权力了,不仅滤镜没了,自己的底气也没了,更加显得气质潦倒又猥琐。

    对比哈尔那种没有担当、吃软饭要嫌她的模样,反倒是汉密尔顿这种软蛋的样子,还真是怎么看怎么顺眼。

    曾经,身为贵族的女人,她们哪一个不是看男人们眼色行事?

    换成男人,就在外面喝酒风流都没关系,女人就必须在家里束腰包养容颜,对美貌和身材都有极其严苛的需求。

    现在地位乍然反转,怎么就这么爽呢?

    爱丽丝如此想着,更是下定决心,要踢掉这个不争气的男人。

    左右都是她挣钱养家,贵族男人还不如换一个听话的小白脸算了。

    ……一时之间,王城里出现了若干相似的案例,离婚率更是达到了新高。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