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96章 吾皇万岁

第96章 吾皇万岁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万人瞩目中,等级仪典终于开始。

    希尔来到这个世界后,穿的衣服就逐渐放飞,怎么舒服怎么来。

    但今天,礼仪官无论如何也不同意他穿舒适的常服出席,不得已,希尔只能套上了许多层厚厚的礼袍。

    内衣的外面,居然还要穿一件收腰的马甲。

    每走一步,希尔都觉得快要窒息了。

    “我总算是体会到了女人们的痛苦。”希尔扶着墙壁,眼前发黑地向老管家诉苦道。

    可惜,老管家希伯来并不能感同身受。

    他泪眼婆娑地看着礼服,手指颤抖地抚摸着上面代表国王地位的勋章,喜极而泣:“终于,我终于在死前等到了这一天。”

    希尔无声地叹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以示安慰。

    作为回报,希伯来十分感动,并且把他的马甲束得更紧了。

    “忍忍吧殿下,这样礼服穿出来才好看呢。”希伯来一脸慈爱道。

    希尔:……

    幽暗的房间里,曼哈丽害怕地把自己缩成了一团。

    窗外声音嘈杂,听起来似乎很热闹,可是她不敢出门,甚至连开窗看一眼都不敢。

    自从她的国王父亲被抓后,曼哈丽就被变相软禁在了王宫里。

    新国王对她这个「侄女」似乎并没有芥蒂,对方只是在第一天的时候,和她见了一面,告诉她不要到处乱跑。

    然后,曼哈丽就像是被彻底遗忘在了角落里。

    她的饮食还是一如既往,只要不出宫,也没有人会限制她的人身自由,一切都像是意外发生之前那样。可是,越是平静,曼哈丽的内心就越是不安。

    ——特别是当她知道,原来她为父亲推荐的「汉德萨姆」和「阿尔卑斯」,都是希尔叔叔派过来的间谍之后。

    今天,希尔叔叔就要成为国王了。

    他对怎么对自己呢?

    曼哈丽惶惶不安地缩在被子里,双手抱着自己的膝盖,满心茫然。

    “吱呀。”

    刺耳的开门声打破了室内的寂静黑暗,曼哈丽惊慌地抬头,看到了一个逆光的身影。

    “是你啊。”曼哈丽愣愣地开口。

    四季奶青踱步进来,进门的第一件事就是打开了窗帘。阳光倾泻下来,金色的光辉驱散了屋里沉闷发霉的感觉,连空气都变得更加灿烂。

    而阳光下的四季奶青,看起来仍旧是那么的意气风发。

    曼哈丽觉得自己仿佛回到了在赌场门口,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只可惜,她已经不再是那个骄傲的公主了。

    四季奶青温和开口,态度一如既往:“今天外面很热闹,我带公主出门看看吧。”

    曼哈丽委屈地看着他:“是希尔叔叔的意思吗?”

    四季奶青苦恼地停顿了片刻,道:“严格来说,算是我个人的意思。”

    曼哈丽不想跟着他走,可是她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身份,已经不再是简单的赌场老板了,而是新国王的「心腹」。

    她不敢违抗,哆哆嗦嗦地站起身穿鞋子。

    四季奶青还很有绅士风度地扶了她一把。

    正如四季奶青所说,今天的仪典很热闹,曼哈丽从未见过有哪个仪典,有像今天这么多的人围观。

    围观的人群里,甚至有不同的肤色和外表。

    矮人、精灵、史莱姆、魅魔、地精……这些物种和平民们站在一起,居然看上去一点都不突兀,反而十分和谐。

    不过,曼哈丽环顾四周,却发现,好像还是少了一类人。

    “教会呢?”

    原本典礼上还有个流程是由教皇出面,为新国王进行祝祷,可是她找了半天,都没找到教皇的身影。

    “今天没有这个环节。”四季奶青笑呵呵解释,“希尔国王觉得没有必要,所以做主把这个环节取消了,也没有邀请教会的人来观礼。”

    曼哈丽震惊地捂住嘴:“这怎么行?你们胆子太大了!”

    四季奶青但笑不语。

    这种程度算什么?

    今天不过只是个开场而已,后面还有的搞呢。

    ……

    希尔虽然被这衣服折磨得够呛,但当礼乐声响起,洋洋洒洒的花瓣为他铺路,这样繁重冗杂的礼服,却将他的身姿衬托得淋漓尽致。

    很多平民仰着头,在这一刻,都感受到了新国王的威严。

    希尔一步一步,稳稳地踩在台阶上,即使没有教会的祝祷,看上去也仍是那么神圣。

    他一直爬到了二十八级台阶的最上方,才趁人不注意,偷偷喘了口气。

    ——草,太累了。

    新皇登基,最重要的事情就是立法。不过现在法典细则还没有出来,这次的仪典上,主要传达最基本的原则:平等、法治。

    前者主要是通过大的法规,废除了奴隶身份、贱民身份的存在,以后所有人不再有身份的差异,并赋予了其他种族平等的公民权利。

    因为希尔之前已经大肆解放奴隶、任用女官,所以居民们听着虽然有些惊讶,却也不觉得意外。

    他们更期待的还是下一个环节——审判国王。

    审判书是由亚当读的。

    他还配了一个城里造出来的喇叭,以便所有人都能听到他的声音:“根据审查庭的证据显示,诺德路易威斯在任期间,一共犯下五大罪——

    罪状一:挥霍无度,损耗国力。

    每年每户平民的吃穿用度大概在一枚金币左右,奴隶们的消费则更少,而国王一个人,一餐就要吃掉十枚金币。

    还有他在任期间三次翻修宫殿,新建两座花园,一共花去三万枚金币,也就是三万个家庭一年的开销……”

    台下渐渐起了一些讨论声。

    很多平民都习惯了贵族和王室的奢华无度,平时自己吃着糠咽菜,穷的为了一两枚铜币到处奔波,有时候甚至付出生命的代价,才能养得活一家人。

    可就算他们看到贵族们吃个饭都要用金子打造的器皿,也只会感叹一句贵族果然不一样,不会多想。

    可是,这一次,亚当故意将国王消费的钱换成一户户家庭,这么一来,这些人就会忍不住想起之前饿死、冻死的家人们。

    他们会想,如果国王少造一个花园,就能省下那么多的钱,救下那么多人。那么他们的家人,是不是也不会死了?

    “罪状二:枉顾人命,见死不救。去年冬天整个魔法大陆突然变冷,各地粮食大幅减产,而哈德路易威斯身为国王。

    非但没有做好赈灾的救济工作,反而联合各大贵族垄断小麦,哄抬高价,导致无数人流离失所、饿死街头。

    还有之前的「神罚」,明明哈德路易威斯知道这是病而并给神罚。

    并且自己也得了这个病,还让医生对他进行救治。但他却对城里的谣言听之任之,任由每天那么多病人绝望死去……”

    一条条罪状,都用最简单明白的话语告诉大家,他什么时候犯的错、错在了哪里。

    这次的审判,既是审判,也是普法,更是为了让「法治」的理念深入人心。

    所以亚当所读的这份稿子,都是由黑森林蛋糕再三斟酌、希尔亲自审阅修改后定下的,目的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能听得明白。

    以前,这些人也从没想过,国王有这么多的罪行。

    他们日子过得苦,就会去教堂祷告,然后教会的神使会告诉他们,是因为他们犯下了太多的罪孽,所以神明才会降下这些苦难,让众人以此赎罪。

    可是,随着亚当一条条地解释下去,他们才渐渐意识到,原来他们的很多苦难,并不是像教会所说的那样是自己的罪孽,而是国王的恶行!

    “杀了他!为我们的家人报仇!”

    “对,杀了他!杀了他!”

    台下群情激愤地喊了起来,但亚当却像是完全没听见一样,四平八稳地读完了五条罪状。最后,还一字一顿地宣读了最终的审判——

    “经过法院判决,哈德路易威斯五大罪状证据确凿,情节严重,判处二十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亚当顿了顿,解释道:“哈德路易威斯虽然做了很多错事,但毕竟没有直接害过人命。所以按照法律,法院罚哈德路易威斯去采石场,服二十年的劳役,以赎他的罪孽。”

    虽然没有杀了对方,但谁都知道,采石场是最苦最惨无人道的地方。别说二十年了,在那里干两年都是苦不堪言、性命难保。

    所以大家非但没有抗议,反而觉得,这个惩罚比直接杀了他更好。

    国王之后,其余的贵族就是按原来的地位一个个进行审判。

    像很多虐待下人、欺辱搜刮平民这种事,基本上是每个贵族的标配了。

    大部分贵族和哈德一样,被判处了有期徒刑,年限根据严重程度从五年到三十年不等。

    当然还有小部分贵族,做的实在过分,手上堆积了好些人命的。

    对这些人,希尔也没有手软,判了死刑,当着众人的面就实施了注射死。

    这一场宣判下来,大快人心。

    当这些人被押下去后,礼仪官甚至都还没来得及出声,所有观礼的臣民就主动跪在了地上,心甘情愿地高呼:“陛下万岁!”

    老管家站在希尔的身后,抬起手,用袖子擦了擦没忍住的眼泪。

    希尔愣了愣,站起了身,迎着所有人的目光,高声承诺道:“从今以后,人人平等,一切奖惩均遵循法律,再无特权。”

    “受过欺负的,被人歧视的,我保证,以后再也不会放任这样的事情发生。”

    “我会为大家提供足以养活自己的工作岗位,以后保证让干活的人不会饿死。还有,男女平等,谁都可以来报名。”

    “如果有家里实在潦倒的,还可以找黑森林蛋糕报名字,每个月可以领取每人50枚铜币的补贴。”

    ……

    今天时间紧促,只能先公示一些最重要最基本的东西。

    而希尔每说一条,跪在地上的臣民脸色就会喜悦一分。

    ——曼哈丽的脸色也会更加苍白一分。

    等希尔说完,曼哈丽已经两股战战,身形摇晃快要站不稳了。

    四季奶青十分绅士地扶住了她。

    “你带我来看这个是什么意思?”惊恐之下,曼哈丽的声音甚至变了调子,显得格外尖锐,“是不是他故意让你带我出来,让我看到不听话的人是什么下场,以防我有别的心思吗?”

    她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父亲,还有以前熟悉的贵族叔叔伯伯们一个个被拖上来,又一个个被拖下去,内心的煎熬一次比一次重。

    终于在这最后的时刻,她的内心彻底破防了。

    曼哈丽再也忍不住,蹲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四季奶青颇感无奈,语气更加放柔和了一些:“谁也没说要把你怎么样啊,好端端的你哭什么?”

    这份熟悉的温柔瞬间戳中了曼哈丽的内心,她恨四季奶青背叛了她的父亲,恨他让自己也失去了公主的身份。

    可是,越是绝望无助的困境下,这样的温柔又会显得越是戳人。

    她忍不住为他心动,委屈地抬头,哭着问:“你是不是也觉得,我那么好骗,那么的愚蠢……”

    四季奶青坚定地摇了摇头:“恰恰相反。”

    “身为公主,你虽然跋扈了一点,但是最坏也就是多辱骂两句佣人,并没有真的做过什么坏事。”

    四季奶青蹲下身,把一方白色帕子递给对方,“我反而觉得,你本性不坏,又有一股子韧劲,所以不忍心看你一辈子就这样落寞了。之所以带你出来,也只是想告诉你一件事。”

    “刚才的新政你听到了吗?男女平等,以后男人可以做的事情,女人也可以。如果你有抱负,与其缩在王宫里束手束脚,倒不如放下身份,真正走出门干一点实事。”

    曼哈丽承认,自己可耻地动心了。

    可她还是有些惶恐:“我除了穿着打扮,其他什么都不会。”

    “正好,商业街里的服装店急需设计师,和成衣试用反馈者。薪酬开的还不错,你有兴趣吗?”

    这几天刚开始兼职猎头的四季奶青,目光灼灼地如是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四季奶青,一个不是在赚钱、就是在赚钱路上的神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