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100章 第一部 短电影

第100章 第一部 短电影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陆陆续续的,教会后来又安排了几次做戏。

    原本逐渐式微的教会,以此为契机,又重现展现出死灰复燃的趋势。

    希尔刚刚登基,每天都忙得脚不沾地。整个魔法大陆有太多的问题要解决,比如人们的口粮目前也还不够。

    比如王室对于各地的城池控制力不足,希尔上位后,仍然无法将政策普及到所有的城池……

    他每天都在担忧政策的落实程度,所以就放松了对教会的警惕。

    造成如今的局面, 也确实是因为希尔他们考虑得不足。

    现在希尔已经落了下风,「神药」变成教会的了。一旦民众先入为主地建立了这个印象,无论之后是去打假还是去对峙,他们都很难再相信希尔了。

    目前,希尔真正能控制的就是亚特兰斯、冬泉和斯诺三座城,登基后又多加了王城。

    但是其他地方,他知道,自己的政令推行得并不好。

    这些地方也是教会发展的培养基。

    之前王室话语权若,那些地方的领主也是欺软怕硬,对王室的态度颇为敷衍,但对教会就极为尊重。

    不仅为教会培养可能的信徒,还会讨好地对教会提供足够的金钱支持。但希尔登基后,这样的事情就少了。

    国王是肉眼可见的强大,比起教会,这些人更相信王室的「武力」。

    更何况,希尔只需要他们纳足税额就行了,至少不用像教会一样,需要一波接一波地送人又送钱——

    既然可以好好站着,他们为什么非要跪着给别人送钱呢?

    很多城主就怀抱着这样的想法,对于教会也冷淡了很多。

    然而,教会在街头上表演了几次「神迹」。

    这一来,很多领主又被吓破了胆,他们生怕自己真的得罪了「神明」,会导致神罚降身。所以,这些人亡羊补牢一般地又开始给教会送钱了。

    这些事情希尔都知道。

    但他短时间内也没什么好办法。

    “药是不是我这里泄露出去的?真的是……抱歉。”

    清炒蒜苗对此颇感自责。

    他看起来很难过。

    希尔很能理解。清炒蒜苗他的诊室,除了他唯一的那个关门弟子,剩下的人也都是他的学徒,是他手把手教出来的。

    而这种试剂,只能在诊室用,旁人根本无法带出去。所以清炒蒜苗能说出这句话,就表明他已经在怀疑自己诊室的人了。

    “未必。”希尔没有说太多安慰的话,只是实话实说,“能接触到消炎药的人太多了,不止是诊室的人,还有可能是病人,还有可能是路人故意趁你不注意偷走的。”

    清炒蒜苗他没有考虑过「病人」这种可能,若有所思地愣在了原地,脸色渐渐好转。

    “而且谁泄露的已经不重要了。”希尔略显愧疚道,“也是我顾虑太多,之前王城把你的这些知识都看成是害人的「巫术」,我担心他们无法接受造成动荡,这才没有及时辟谣,给了别人可趁之机。”

    话虽如此,清炒蒜苗还是有些不好受。

    这样的情绪一直压在心里,清炒蒜苗从希尔的办公室里走出去,下一刻,就去找了黑森林蛋糕和四季奶青。

    他对于这两人有盲目的信心。

    “你说的这个事,正好,我已经有想法了。”黑森林蛋糕静静听完他的抱怨,最后,微笑道。

    “「神药」到底是谁的技术,这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人们仍需要信仰。”黑森林蛋糕意味深长地总结。

    希尔是推崇自然科学的,这样的态度自然会反应到新政上面。

    所以人们接触新政越久,对教会的推崇就会越少,长此以往,教会的力量会自然而然地退出王城。

    ——之前,他们是这么想的。

    “但是我们却忘了,王城的居民和我们不同,也和亚特兰斯不同。”黑森林蛋糕顿了顿,无奈又冷酷道,“他们已经习惯了教会的教义,哪怕这本身就是种剥削……但当长久的剥削突然消失后,人们的第一反应不是满足,而是不安。”

    清炒蒜苗听懂了,也更着急了:“那怎么办?”

    说着,他突然想起了什么,焦灼地站起身,看向大剧院所在的方向。

    清炒蒜苗双手一合,灵感乍然:“可以请大剧院的人帮忙。他们既然能排出《罗密欧与朱丽叶》,自然也能排出《神曲》。”

    他想起了欧洲的文艺复兴。

    文艺复兴也是一场思想解放运动,那些先驱者用大量的文艺作品,真正做到了反中世纪神学的目的。

    清炒蒜苗越想也有道理:“王城里的教会和中世纪欧洲有点类似。他们同样是抬高神、贬低人,用一层层的宗教束缚和封建等级束缚个人的天性和自由,而我们同样可以学习文艺复兴时期的作品,一点点改变人们的观点。”

    黑森林蛋糕点头认可道:“你说的是个好方法,比我想的好多了。”

    清炒蒜苗不由生起一些好奇心:“你想的办法是什么?”

    黑森林蛋糕:“以毒攻毒。”

    清炒蒜苗疑惑不解地看着她。

    黑森林蛋糕指了指天上的方向,一脸冷漠道:“既然人们需要信仰,但现在教会的这个神又不好,那就给他们提供一个新的好了。”

    清炒蒜苗觉得自己仿佛没有听懂。

    “新的……什么?”

    “新的神。我觉得,希尔国王身边的魔神大人就很不错。”

    黑森林蛋糕淡淡的笑容里,露出了些冷冽的杀气。

    ……

    最后,两个办法同时在王城里推行。

    首先,是城里的技术部攻克了电影技术。

    他们主要利用的是魔法原理。拍摄影像的时候,就将画面用魔法压缩保存在提前准备好的光滑石板上,而等放映的时候,新的魔法阵就会读取石板上的信息,将它们投影到幕布上。

    之后的事情,就和现代电影无异了。

    这项技术在剧院热度最高的时候隆重推出,在建筑队的努力下,没过几天,大剧院的旁边就平地而起一座半圆形的大型建筑。

    这座建筑通体雪白,形状宛若半个咸蛋被倒扣上地上。墙体所用的是一种隔热隔光的严密材料。据说,是从咕叽兽的骨头里提取出来的。

    “我借鉴了「鸟巢」的设计灵感,它的设计名叫做——「蛋壳」。”

    建成的那天,酸菜鱼在另一座城堡的屋顶,居高临下地感慨道。

    身后的玩家们:……

    但是,听起来还是好奇怪啊。

    只是无论他们怎么想,影院第二天就挂起了牌子,开始营业。

    营业的第一部 电影,叫做《红衣主教一》。

    教皇几乎在听到消息的那一刹那,就意识到不妙,托人来排队抢到了首映式的票。

    电影开始的那天,教会用一个黑色的披风盖住了全身,坐在偏僻的角落里,静静地看完了这部戏剧。

    这是精灵们加班加点拍的一部小短剧,拍摄的手法和后期的剪辑都非常的粗糙。可是,这个故事依然是那么跌宕起伏、扣人心弦。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红衣主教,但是故事的开头,却是从一位修女开始。

    这是个一座落败的教堂,里面没有教皇,权利最高的就是红衣主教,然后是一些白袍的神使。

    神使们会在小城居民迷茫的时候,偶尔出来指点迷津,但除此之外,大部分时候,神使们和红衣主教就生活在教堂后面的院子里,生活日复一日,十分平静。

    直到有一天,一位修女的到来打破了这份平静。

    修女一路奔波过来,衣衫褴褛、面容憔悴,她已经走了很长很长的路,再也走不动了。于是,她在最后一分力气用尽前,敲开了教会的大门。

    “求求您,行行好,收留我吧。”修女软弱地趴在红衣主教的脚下,祈求他的怜悯。

    虽然修女是红衣主教的半个同行,却丝毫勾不起他的同情心。

    红衣主教低头看着脏兮兮的修女,唯一的反应,就是皱起了眉心,目光静静地落在了她的肚子上。

    修女穿着宽大的衣袍,但仔细看的话,仍可以看得出,她的肚子不正常地隆起着。

    这居然是一位孕妇。

    教会最重要的教义之一,就是批判欲望。无论是神使还是修士,一旦成为神明的「信奉者」,就不可以纵欲。

    很显然,这位修女破戒了,而且破得很干脆。

    红衣主教的嫌弃和愤怒几乎溢于言表。

    修女看到他冷漠的眼神,下意识地捂住了自己的肚子。

    她已经明白了一切,不再奢求对面能够仁爱地接受自己,只能嚅嗫着干裂的嘴唇,发出了虚弱的渴求:“您可以不接受我。但只求您,哪怕给我一杯水、一张麦饼……我已经很久很久没吃过东西了……”

    红衣主教咬紧了后槽牙,像看垃圾一样的眼神看着这个女人:“你滚吧。你背弃了神明,我绝对不会对你有任何的恩赐和怜悯。”

    但修女躺在地上,已经没有气力移动了。

    红衣主教忍下心中的嫌弃,用脚尖狠狠地将她的身体踢远一些,以便他能关上后院的门。

    然而,就是那一下,修女的衣服随着他的动作,滑落了一些,露出了对方滑嫩白皙的肩头。

    修女挣扎着赶紧用自己的兜袍包住身体。

    那抹白色转瞬即逝,但镜头随着修女的视角,再次聚焦到红衣主教的时候,观众们就发现,他已经换了表情。

    “进来吧。”红衣主教鄙夷地开口道,“但你只能在这里住一阵,等养好了身体就必须离开。”

    修女感恩戴德地进了门。

    一开始,故事的情绪带着温馨和友善。修女住进去后,作为里面唯一的女性,会帮众人洗衣服、做饭,以抵自己的住资。

    教会里的人,也从一开始的反感抵触,慢慢地接纳了这个怀孕的修女。

    看到这儿,几乎所有观众都忍不住会心一笑——是啊,神明怜爱众人,就算是犯了错的信徒,也终将得到他的怜悯。

    然而,变故就从此时开始。

    有一天,一个神使在喝醉酒后,走错了房间,一脚踹开了修女的房间门。

    神使猝不及防地看到了大片大片白皙的后背。

    修女尖叫地转过头来,那张脸,却是和平时完全不同的肤色。

    原来,修女为了安全,一直是故意将自己扮黑扮丑的。可这会儿她刚刚洗漱完毕,露出了原本的样貌,神使才知道,原来她的衣服是那么白,那么的光滑……

    后面的情节打了些马赛克,可是所有观众都看到了修女挣扎的双腿和痛苦的表情。

    观众们的心狠狠地揪了起来,又重重地沉了下去。

    这样的动静被周围的神使听到,跑去和红衣主教告了状。

    红衣主教生气地赶过来,但却没有看到那个犯事的神使,只看到了一个衣衫不整的满面泪痕的修女。

    红衣主教的目光顿时凝住了。

    而画面,也随着他的目光,卡在了这一瞬。

    然后,片尾曲渐渐响起。

    观众们:??

    这就没了?!

    黑色的底,白色的一行行字幕感谢了所有参与拍摄的姓名,而在片尾曲即将结束的最后,屏幕上浮现了一行白色的字——

    “预知主教如何反应,敬请期待《红衣主教二》!”

    观众们这才反应过来,红衣主教的片名后面那个小小的「一」代表着什么。

    草……

    所有人的内心都跟着骂了一句脏话。

    然而不管他们怎么在这里撒泼胡闹都没有用,影院是绝对不会给他们看《红衣主教2》的。

    ——开玩笑,一都是匆匆赶工才拍出来的,二现在还不知道在哪里拍摄呢,影院又能从哪儿找片子来放?

    没办法,观众们只好愤愤不平地离开。

    但这个结局就像是一把钩子,吊在心里挠心挠肺的。

    “诶,你们说,那主教到底会怎么处理?”

    “秉公办理吧。神使犯了错,必然要被逐出教会,而修女原本就破了戒,这再次犯错虽然不是她主动的,但也是错上加错,罪无可赦了吧。”

    “你的意思是修女会被处以绞刑?不要啊……”

    这就是找个貌美女演员的好处了。

    虽然所有人都知道,修女怀孕破戒都是对神明的亵渎,按照教义理当被判处死刑。

    可是,他们已经跟随红衣主教的视角,体会了修女的美好。

    她不仅美貌,而且还有一颗善良的心。

    她会照顾教会里生病的神使,空闲的时候,会出去投喂教会周围穷人家的小孩,一点一滴看下来,观众们早就忍不住偏心了。

    他们希望教会因此狠狠地处罚神使,却很双标地不想要看到修女受苦。

    周围的人都在猜测后续的情节,而教皇却只从这里面体会到了一丝危险。

    他牢牢地裹紧了披风,趁人不注意匆匆赶回教会。

    不知怎么的,他总觉得,这个故事似曾相识。

    所以他必须尽早赶回去问问——这个故事可千万别是真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