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101章 红衣主教

第101章 红衣主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教皇急匆匆地回去,走到教堂附近,一阵低低的祷告声隔着墙壁模糊不清地传出来。教皇侧耳听着,脚步渐渐慢了下来。

    不行……

    他不能这么慌乱地进去。

    教皇发热的脑子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谁?谁在外面鬼鬼祟祟的?”

    教皇平静地摘下兜帽,露出锋锐的五官:“是我。”

    “教皇大人恕罪……”神使面露一丝慌张,低声解释道,“里面正在进行一场小型的祝祷会,您要不要出面演讲……”

    “不必。”教皇打断了他,对他比了个噤声的手势,然后重新戴上兜帽,静悄悄地贴着墙壁站着,观望着这些信徒。

    祝祷会已经进行到了后半程,大家做完了礼拜,开始往下一个流程——赎罪祷告。

    “主教大人,我一直盼望能有个儿子,可是家里的婆娘已经生了三个女儿了。”

    有个男人,焦急地对红衣主教低下了头颅,希望能够得到神明的指点。

    红衣主教单手抚在他的头顶:“这是因为,你们犯下了七宗罪里的「欲望」和「懒惰」之罪。禁/欲七日,用自己的勤劳汗水洗刷罪孽,神明就会满足你们的心愿。”

    男人大喜,感恩地对神明雕像进行跪拜。

    然后,他从怀里拿出了浅浅一袋的铜币,放入旁边的木盒中——献给教会,以此表达对神明的虔诚。

    今天的祝祷会是面向普通民众的,这些人普遍不会太有钱,比如这个男人,掏出来的铜币目测只有三四十枚,对教会而言不过杯水车薪。

    但装铜币的袋子外皮十分破旧,带着尘土气息,看起来应该是用了很久。

    换言之,这么些铜币,很可能已经是他的大部分家当了。

    “主教大人,我的孩子他长不高……”

    一个个信徒按顺序诉说着自己的烦恼。

    而红衣主教的回答也非常简单,无论这些人遇到的什么问题,最终的答案都会回到「他们有罪」的论断上。

    先打压这些人的信心,让他们对自身产生质疑,然后再用神明的名义,安抚这些人的情绪,告诉他们,唯有继续虔诚地「供奉神明」,才可以收获美好的生活。

    这么多年来,教会做这些事已经是得心应手了。

    教皇看着看着,心就渐渐安定了下来。

    从那部影片来看,希尔国王对于教会的恶意昭然若揭。某一个瞬间,教皇的内心有一股难以言喻的恐慌和不安感,所以他才匆匆赶回来。

    可是——

    教会这么多年的布置,不会被区区几部影片就动摇。

    就像现在正在进行的祷告会,那些人在教会的不断洗脑下,对于神明十分尊崇,这些人是不会也不敢背叛神明的。

    ……

    影院的《红衣主教》影片连续放映了一周。

    越来越多的人看完了这个影片,“主教到底会如何处置修女”,就成了所有人心中最大的疑问。

    黑森林蛋糕趁此机会,让她的一些女学生出去引导大家谈论剧情。

    她们会从影片前面的种种细节,分析主教的性格,然后推断这个问题的结论。

    这种新形式的「影评」也开创了一股潮流,茶余饭后,不少人都愿意开始讨论影片剧情。

    不过,鉴于教会一直以来的良好形象,大部分人仍然坚信,影片中的「红衣主教」一定会给出一个足够慈悲又足够公正的处置。

    慈悲,是因为修女犯错是被迫的,她的身上多少带了些不得已的无奈。

    大家同情怜悯她,所以不忍看到她受太重的处罚,更因为教会天然的属性,导致大家对神职人员有慈悲心的要求。

    公正,是因为修女依然违背了戒规,如果不加以严惩,这就是对神明的一种亵渎,也不符合主教的身份。

    既要慈悲,又要公正。

    怎么看,这两方面都是有些互斥的。

    不过,这反正是「红衣主教」要做到的事情,他们才不用操心呢。

    教皇一直派人监视着舆论,他听人汇报完,没忍住气,怒极拍桌道:“阴险狡诈!”

    来汇报的神使默默低着头,不敢再这时候触教皇的霉头。

    教皇脸色黑沉沉的,背着双手,在房间里来回踱步。他的表情看不出太多的慌张,但他的脚步,却彻底暴露了他焦躁不安的内心。

    神使的头垂得更低了。

    教皇眼睁睁地看着舆论发展成这样,这回儿才反应过来希尔这招有多毒。

    影片里的主教算是彻底走入了困境。之后无论他怎么做,只要大家觉得这个主角不够「慈悲」,或者惩罚不够「公正」,都会有很大一部分人觉得感情受到了伤害,然后把负面情绪带到影片外的我们的主教身上。

    “这样下去不行。”教皇沉吟道,“你去找几个缺钱的流氓,然后再找一些容易受鼓动的平民,如果希尔他敢在影片里抹黑主教,就让流氓带着平民们一起去王宫门口抗议逼宫。”

    神使得了命令,悄然退下去安排。

    也因此,城里暗潮涌动的势力、一无所觉只等着结局的吃瓜民众,所有人都对《红衣主教》的下一部翘首以盼。

    结果这一等,就等了半个月。

    不管什么时候什么人去问,影院的口径都是及其统一又无奈:“还没拍完,我们也不知道后面的情节是什么。”

    半个月后,终于,大家的好奇心快要爆炸的时候,第二部影片姗姗来迟。

    下部的情节依然从修女的镜头开始。

    镜头从修女手腕、后背和脖颈处的伤痕一一扫过,然后在她绝望悲痛的双目中停留片刻。

    观众们的心忍不住跟着狠狠一痛,演员的眼神表达太好了,他们完全可以透过修女的眼睛,感受到她身不由己的困境和绝望。

    镜头微微一转,换到了修女身下的床单。

    床单上有一滩触目惊心的血色,而且血迹还在不断地扩大中。

    在修女痛苦撕裂的呼喊中,镜头渐渐黑了下去……

    影院里诡异地安静了下来,偶尔只有角落里的几声沉重叹息,响在了每一个人的心头。

    还有个别共情能力强的女人,跟着轻轻地啜泣起来。

    镜头重新明亮,修女面如死灰地蜷曲地缩在角落里。她的肚子已经瘪了下去,脸上毫无血色。很显然,她的孩子,在这一次的意外中,被迫离世了。

    观众们有些不忍地撇开眼。

    修女身上带着一种死寂感。但是,当红衣主教踏入房门的那一刻,修女的眼里又重新燃起了一丝光芒——可以说是愤怒,也可以说是一缕生命力。

    她草草地用床单包裹了自己的身体,卑微而又柔弱地跪在地上,哭诉着自己的遭遇,恳求红衣主教可以对那个禽兽予以处罚。

    红衣主教的眼里看不出什么情绪,只是喉结微微动了动。

    修女咬了咬下唇,像当初祈求主教将她放进来那样,匍匐在他的脚下,一字一顿地哀求道:“我愿意为我的罪行赎罪,我亵渎神明,我罪无可赦,只求您将那个男人予以重罚,我愿意接受一切处罚……”

    红衣主教终于有了些神色的变化,他舔了舔唇角,意味深长地看着身下的人:“为了赎罪,你愿意做一切吗?”

    修女若有所感地抬头,茫然又慌张地看着他。

    红衣主教半蹲下身,指尖顺着她的脸颊,摩挲着往下摸过她的嘴唇、脖子,然后是锁骨。

    主教的指尖微微一勾:“你放心,我会为你主持公道的。”

    迎着对方惊恐的目光,镜头再次暗了下去……

    禽兽!

    看到这里,观众们已经很愤怒了。

    无论是猜测主教会秉公处理的人,还是猜测主教会心软而放她一马的人,都没有想到,这个主教竟能恐怖如斯!

    但当时,黑森林蛋糕放出来的那一批人里面,有一个匿名的影评,评价得非常犀利。

    她评价之前的镜头,说主教看修女的眼神不对劲,而且剖析主教是看到了修女无意间露出来的白皙皮肤才把人放进去的。

    当时,这个匿名的影评遭受了所有人的抨击。

    这可是红衣主教啊!欲望在教义中可是被极度禁止的东西,而且主教在前面的影片中还有为穷人们治病、为;

    他们无论如何,也不相信有神职人员会干出这么猪狗不如的离谱行为。

    然而现在,他们却亲眼看到了。

    愤怒的情绪冲击了理智,这些人早就忘了,影片只是影片,并非真实存在的人。

    但电影的画面是如此真实,他们仿佛真的看到了一个美人,被一个禽兽折磨羞辱。

    这还不止。

    红衣主教那天从修女的房间离开后,就将之前犯错的那个男人赶了出去。

    然而,他自己出入修女房间的次数却是越来越频繁,到了最后一次,他甚至还带了两个其他男人进去。

    镜头只聚焦在修女进门的房门外,核心情节一点都没拍到。

    但是,从里面不断传出的辱骂声、桌椅撞击声、以及修女痛苦的求救声中,观众们已经明白了一切。

    再后来,出入的就不止是红衣主教了。

    还有教会里的其他人,也会在红衣主教不在里面的时候,偷偷溜进这个房间。

    红衣主教对此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修女的房门过了很多天,才重新打开。

    原先那个会说会笑的生动美人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形容枯槁的脸。

    平心而论,那五官依然是漂亮的,但是修女体内的生气仿佛被抽光了,没有那股子精神气支撑,再好看的人,也变成了一把枯木。

    房间里不再有痛苦的呼声,反而偶尔还会传出女人的几声愉悦的呼喊。

    有时候进去的是红衣主教,有时候是其他的神职人员,有时候是神职人员带过来的其他人。

    那些面孔,大部分时候都会有变化,观众们都记不清到底看过多少张不同的男人的脸。

    修女似乎已经渐渐适应了这样的生活。

    然而,故事在此时又发生了变故。

    不知怎么的,“教会里有个不检点的修女。”这条流言,突然在小镇上流传开来。

    一开始说的时候,小镇里没有人相信,但是随着一些男人渐渐透出了口风,流言便开始甚嚣尘上,愈演愈烈。

    终于,有一天,小镇的人找到了红衣主教,要求他核实这件事。

    “是的,是有一个女人在教堂的后院。”红衣主教依然是那种怜悯而又平静的神态,听着大家的一句句控诉,他的表情似乎显得更哀痛了,“我看她可怜,才将她收留一阵,没想到……唉。”

    大家明白了。

    红衣主教显得是那么的无辜,又是那么的善良仁爱。但他们不忍心让主教受到这个女人的名声拖累。

    他们冲进后院,把女人从院子里拖了出来。

    修女终于再一次在脸上露出了慌张的表情。

    她看向围住她的人里,男人的眼里带着毫不遮掩的欲望,而女人的眼神里,只有刺骨的恨意和深深的鄙夷。

    这份鄙夷在看清她的五官之后,又化成了更深的震惊和忌惮。

    “处死她。”

    “对,处死她!处死她!”女人们纷纷附和道。

    男人们脸上都有着不乐意的表情。然而,没有人敢将自己的心思说出口。

    于是,决定权回到了红衣主教的身上。

    红衣主教的目光在修女的脸蛋上微微停留。

    修女时隔多日,再次向主教投以恳求的目光。

    主教的注意力却在她的头发上。

    经过这么多天的折磨,修女的头发已经干枯得厉害,不复以前的光泽。

    正如她的容颜一样。

    主教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无奈又悲悯道:“神怜爱众人,却无法救赎罪人——教会将对她处以绞刑。”

    女人们在欢呼,男人们在遗憾,而修女的目光,慢慢地沉寂了下去。

    绞刑的过程也是一帆风顺的平稳,红衣主教甚至当天都没有亲自到场。

    修女被绞死的那个时候,红衣主教正在后院,对神明进行祷告。而下一刻,院子的后门传出了敲门的声音。

    主教打开门,门外是一个衣衫褴褛的小女孩。

    小女孩渴望地看着他:“我听说,您是最近所有的小镇里最仁慈的主教。”

    主教点点头:“没错。”

    小女孩欣喜道:“太好了!那请问您这边可以收纳一个无家可归的女孩吗?我可以做修女,从此虔诚侍奉神明。”

    这个小女孩稚气未脱,五官明显都还没长开,但是隐约已经能看得出,她未来一定是个小美人。

    主教看着看着,和蔼地笑了:“当然。”

    影片骤然结尾。

    观众席炸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