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我在魔法世界搞基建 > 第105章 探监日

第105章 探监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本来希尔还以为,教皇怎么样都能和他多刚一阵。谁知道这次吐血后,教皇就像是被抽去了大半的心气儿,竟从第二天就开始缠绵病榻,生命力一日比一日地弱了下去。

    而与此同时,城里的新城堡轰轰烈烈地开始造起来。

    要发展城池,最好的办法依然是基建。

    劳动力被投入到大型的建设中,他们每天可以领到工资带回家,然后家里人就会用多出来的钱,去给老人孩子买一些补身体的食物,或者改善一下居住的环境和家具。所以最后,钱又会慢慢地回流到市场上来。

    而这些人同时也养活了其他的行业,比如畜牧业和农业,他们每天要吃掉很多的粮食和肉食,这些都是城外近郊的农业基地送过来的。

    有足够的消费,上游就会提供足够的需求,而大量的需求,又会创造很多工作岗位。

    曼哈丽认真地观察着,直到现在,她才终于明白了希尔说的那句话——

    “一枚铜币如果藏在仓库里,那它的价值就是一个铜币。但如果我把它用出去,一枚铜币流转了十次,就相当于10个铜币的价值;如果流转了100次,那就有了100个铜币的价值……”

    之前曼哈丽觉得这句话绕得不行,好像吟游诗人的诗歌那么难解。

    可时间久了,她也终于慢慢地体会到了里面的含义。

    ……

    不过今日,曼哈丽暂时将所有的政事都抛在了脑后。

    她一大早就起来,先用家里的蒸锅蒸了些白米饭,然后放入前一天买好的食材,简单的做了几个菜。

    曼哈丽将这些全部装进食盒后,又去商业街,拿提前预定的佛跳墙。

    佛跳墙只有商业街里的饭店才有卖,原先因为用料稀有、价格昂贵,销量并不是很好。

    但自从“撒旦神”表示出对它的偏爱好,佛跳墙就成为王城里最热门的菜品,没有之一。

    现在想要买到一道佛跳墙,都必须要提早一天向饭店的大厨预定好才行。

    “您来得正好,今天的第一盅佛跳墙,从昨晚熬到了现在,才刚刚好呢。”

    食堂的女服务员一看到曼哈丽,就扬起了大大的笑脸,“您在这稍等,我去拿给您。”

    曼哈丽耐心地等待了片刻。

    很快,后厨的帘子再次被人拉开,服务生端着黄澄澄的佛跳墙,稳稳当当地走了出来。

    曼哈丽一共定了两盅。

    每一盅佛跳墙都是用一个精致的砂锅独立装着的,她先将其中一份放入保温的食盒里。

    安置好以后,才提起许多的期待,小心翼翼地在另一盅里面舀了一勺。

    里面的菜品看起来像是大乱炖,用麻辣香锅大厨的说法就是「从天上飞的到地上跑的,再到水里游的,都在这一盅了」。

    按照曼哈丽原本的习惯,她是很嫌弃这种「大乱炖」的。

    王室里的人,对食材都是精挑细选,据说贵的食材和贵的食材在一起,才不会彼此影响了风味。

    可是,这个佛跳墙里有很贵的海参、鱼胶、蹄筋等,也有很廉价的菌菇、咕叽肉丝等,混在一起,昂贵的食材也会被「玷污」。

    可是,佛跳墙的颜色太漂亮了。

    金黄色的色彩,摆在阳光下显得晶莹剔透,轻轻一嗅,仿佛还有淡淡的淳厚的香气蔓延在鼻尖。

    等一口入喉,曼哈丽的双眼更是不由自主地瞪大了。

    汤汁是粘稠的,但入喉却也不觉得过分粘腻,反而是一种极致的鲜味,在舌尖轰然炸开。

    那种鲜味,没有经过太多调料和烹饪手法处理,而是食材天然的美味。

    小小的一口很快被咽下去,但那种鲜咸的口感似乎还残留在口中,让人恨不得连舌头一块儿吞下去。

    更别提,里面还有柔滑的海参和墨鱼,还有清爽的菌菇,厚实的鸡肉丝……

    不知不觉的,一盅佛跳墙就这么见了底。

    勺子在干净的砂锅底部磕出一声脆响,曼哈丽这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她的佛跳墙已经吃完了。

    “怪不得,撒旦神会偏爱这道菜。”

    曼哈丽惆怅地叹了口气,内心微妙地对魔龙起了一些妒忌心。

    她晃了晃脑袋,赶紧把这个想法甩出脑袋,说:“这道菜最重要的不是对食材的把握,而是火候。你们的大厨,很厉害。”

    只可惜,她现在的薪水不算高,偶尔来吃一次佛跳墙,也已经算奢侈了。

    服务生笑得眉眼弯弯的:“曼哈丽,你的另一盅是要拿去祭祀撒旦吗?”

    “不是。”曼哈丽提了食盒,正跨出饭店的门槛,闻言,回头笑道,“我去看看我父亲。”

    服务生愣了一下。

    ——她的父亲,那不就是老国王吗?!

    ……

    采石场……

    和干净的王城街道不同,采石场附近的道路肉眼可见地有些凌乱和脏污,随意踢两脚,就会有灰尘蓬起来。

    曼哈丽原本轻快的心又跟着沉重下来。

    采石场就像是一处大型「劳改所」,里面的都是当初被判了有期徒刑的王室和贵族,还有一些犯了较重罪行的犯人。

    原本所有人都以为,这些人被送去采石场后,很快就会没命,或者被饿死。

    但出人意料的,希尔非但没有虐待他们,反而还在登基的小半年后,允许采石场犯人的家人们进出探望。

    曼哈丽对自己的父亲感观也很复杂。

    一方面,王室里亲情淡薄,她和她的父亲,其实也说不上有多么感情深厚,反而更像是互相警惕的君臣。

    但另一方面,那毕竟是她的父亲,而且被判刑前,也曾经给过她些许宠爱。

    所以她想来想去,还是早起买了佛跳墙,来看望一下。

    佛跳墙除了好吃和贵,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滋养身体。她父亲在这儿劳动这么久,想必身体也很虚弱了。

    曼哈丽抱着这样的想法,走过了一个山头。

    眼前的视线一下子开阔起来,采石场的场景肉眼就能看得清楚——

    那是一处很大的操场,里面灰尘飞扬,许多大大小小的石块和矿石堆积成山,石山上,黑乎乎的有很多个身影。

    奇怪的是,这些人的脸上都戴了一个奇怪的面具,面具上面突出了一个嘴。

    采石场早就得了希尔的命令,提前准备好了一切。来看望家人的人,只要填下姓名报给采石场的人,他们就会有把她们的家人带出来,和她们相聚。

    曼哈丽报了自己和父亲的名字。

    预想中被为难的场景并没有发生,守门人只是略显诧异地瞥了她一眼,然后就对着远处喊了一声:“大山,有人找诺德!”

    声音传出去后,自会有人去找她父亲。曼哈丽大着胆子问道:“他们脸上的那个东西,是什么啊?”

    “哦,那叫面罩。有了这个,灰尘就不会被人吸入肺里,这样人就不容易得病。”

    曼哈丽对这种技术性的东西还是一知半解听不太懂,不过,“对人无害。”这个要义她听明白了。

    她有些诧异,但一想到现在的国王是希尔,顿时又觉得,对方就是这样的行事风格。

    曼哈丽远远地看到了她的父亲。

    老国王并没有遭受什么摧残,只是人看起来晒黑了点,身上的肌肉还精瘦了一点。

    老国王看到曼哈丽,不由一愣:“你过来干什么?”

    曼哈丽推开了自己食盒的盖子,露出里面香喷喷的饭菜,嫌弃道:“来看你。”

    老国王僵硬地沉默了片刻,语气冷硬:“我不需要。”

    曼哈丽敏锐地察觉到老父亲对她有气,眯起了眼。

    老国王心里别扭的很。

    女儿能来看他,说不高兴那是假的,但是一想到他之前从其他人那里听说的,他在这里吃苦受累的时候,曼哈丽非但没有受到牵连。

    反而还平步青云受到了新国王的重用,他的心里就咕嘟咕嘟地冒酸气。

    更何况,之前那几个卧底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深刻了,有时候老国王甚至在怀疑,是不是曼哈丽也早就背叛了自己,投向了亚特兰斯了?

    曼哈丽现在看人看多了,一眼就瞧出了父亲在想什么。

    和以前不同,曼哈丽现在才不会顺着他呢,当场翻了个白眼道:“你矫情什么呀?你不想吃,我还不想送呢。还不是看你好歹生过我养过我,我全当现在报恩了。

    不然的话,就你当国王那德行,也没让我这个公主享受到啥啊。”

    老国王被说得脸红一阵白一阵的。

    曼哈丽哼了一声,把食盒里往他手里一塞:“反正东西送到了,你爱吃不吃。对了,希尔舅舅当国王当得可好了,至少比你好多了,现在每家每户都有饭吃,都不会饿死冻死;

    还有女人们,也获得了平等的权利,现在的商业街上,半条街都是女人开的呢……”

    曼哈丽没有顾虑他,自顾自地说起了这半年王城里的变化。

    “还有啊,你也别想着复仇什么的。就你那个一直跪舔的教皇,之前都被希尔舅舅气病了,每天躺在病床上什么也做不了,我听看过的医生说,他其实积劳成疾,都不一定能活过今年冬天呢。”

    老国王一直低着头,没什么反应。直到曼哈丽说到教皇快病死了的时候,他才抬头,略显忧心道:“教皇病重,平民必会出现恐慌。”

    曼哈丽翻了个白眼,语气不屑:“得了吧,就他那破教堂,都没几个人去了。”

    新教堂已经差不多完全挤压了原来教会的生存空间,加上教皇生病,许多神使和主教都偷偷摸摸地跑掉了。

    而且,电影院在修复完成后,重新投入使用,又播出了许多部教会相关的影片。

    无论人们面上信不信,至少心里,很多人已经认同——

    知人知面不知心,神使和主教们很可能并非像他们外表那样光风霁月。

    怀疑的种子一旦种下就很难拔除,人们对于教会和神明,已经不会再有那样无条件的信任和畏惧了。

    按照希尔的计划,等再过个十年,就让撒旦神渐渐淡出人们的生活。

    这以后,人们就不再需要神明,只需要公平的法律,就可以保护自己。

    老国王一边吃着香喷喷的饭,一边听着曼哈丽的絮絮叨叨,全程沉默不语。

    等吃到佛跳墙的时候,他才明显愣了一下,心情复杂地看着曼哈丽。

    采石场并非是完全封闭的环境,甚至可以说,里面的待遇很是不错。

    虽然所有人每天干活都很辛苦,但这里不会克扣他们的粮食,会每天给他们吃饱饭,也会有一定的营养搭配。

    也因此,老国王多多少少能判断得出这一顿饭的价值。

    不过,他什么都没说。

    他只是把所有东西都吃得干干净净。

    曼哈丽收了干净的餐盘,懒洋洋地从地上起来,拍了拍裤腿上的灰尘,道:“行了,我先回去了,等三个月后,我再来看你。”

    希尔国王规定,以后每三个月,采石场会有一个「探监日」。

    老国王专注地看着曼哈丽脚步轻盈地离开,她的背影,在逆着光的时候,像是比以前还要活泼快乐了许多。

    “回去吧。”采石场的守门人对他招呼道。

    老国王不舍地回首看了一眼。

    曼哈丽描述的那个世界,是那么的生动有趣。

    人人吃饱。

    人人自由。

    人人平等。

    这些话对之前高高在上的国王来说,不值一提。但他在采石场经历了繁重的劳动,也体验了或美好或险恶的人生百态,感受过丰收的喜悦,也感受过劳动的疲劳痛苦,慢慢的,就不一样了。

    就像他手臂上原本松软的肉,已经变得结实又紧致,一切变化都是不可逆的。

    所以现在,他对于曼哈丽描述的那个世界,不可抑制地产生了向往。

    就算是身为政敌的他,也不得不承认,希尔能做到的事情,比他这个国王要多得多啊。

    真想出去看看。

    看看都好。

    老国王心道。

    只可惜,他是无期徒刑,恐怕只此一生,都要被困在这个采石场里了。

    作者有话要说:至此,正文完。

    现在教皇已经没办法折腾出新花样了,很多不适应的观念都在被众人接受,城里的一切也都在积极向好。

    所以到这里,主线方面就没有什么必要再写下去了。后面会有番外,对所有没了结的事情收个尾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