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5章 你就当我是在求你

第5章 你就当我是在求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领带比一般发带要长,也没有弹性,为了不让它随随便便就掉下来,怀雾特意多绕了几圈,还打了个结。

    多余的部分垂落到他白皙的颈间,似有似无地擦过对Omega来说最敏感的腺体。

    这条领带江行没有用过,这一瞬间却诡异地像是和它有了共感。

    江行手指触电般蜷缩了一下,移开眼睛,不去看他的一举一动,但周遭的声音还是会清晰地把这位公主殿下的情况传达给他。

    建筑系的学生们不敢真的让怀雾帮忙,一看到他靠近,就连忙把他请到一旁坐下,恭恭敬敬地给他送上了几瓶饮料。

    这就是他们建筑系未来的金库,是他们能给机器人发出工资的保障,必须得用最高礼遇对待。

    奈何建筑系是真的穷,想贿赂都拿不出什么好东西,老生们抓耳挠腮思索半天,沉重地把江行叫到一边,请他务必好好侍奉公主殿下。

    江行在这一刻隐约感觉自己变成了古代以色侍人的面首,其他Alpha甚至还很羡慕他这个身份。

    江行揉了揉额头,无奈地看向导致现在这种情况的罪魁祸首。

    等其他人都走了,江行直截了当地问:“你想做什么?”

    他猜不出来这位公主殿下的心思,也不想去猜,他只想尽快解决这个麻烦,让学习生涯始终维持在正轨。

    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这个人拥有着可怕的摧毁一切的力量,不想被他席卷,只能敬而远之。

    怀雾没有回答他,只是看着摆在自己手边的几瓶汽水,瓶盖严丝合缝地扣在上面,没有杯子,也没有吸管。

    他敲敲贴着橘子图案的一瓶汽水,而后抬起眼睫,若无其事地和江行对视:“我想你帮我把它拧开。”

    “……?”江行和他对视了漫长的几秒钟,确认他不是在开玩笑后,江行没什么表情地拎起玻璃瓶,长而有力的手指卡在瓶口处一拧,铁质的瓶盖掉落进他掌心里。

    江行把饮料瓶放到他面前,冷淡地说:“好了。”

    “我还要吸管,”怀雾支起下巴,笑吟吟地弯起眼睛,毫不在意他表现出来的冷漠和疏离,“你不会想让我直接这么喝吧,太不优雅了,我才不要。”

    因为他现在的姿势,他的目光以一种很微妙的角度流转过来,溶于月色,溶于火光,多情得仿佛他们是在众目睽睽之下私奔的恋人。

    江行在亚特兰奢靡的皇宫里也没有见过这样的Omega。

    江行试着和他讲理:“我不是你的佣人。”

    “我知道啊,”怀雾还很赞同地点点头,“如果你是我的佣人,在递给我饮料却不给我吸管的时候,就已经被我开除啦。”

    江行:“……”

    他情绪很难有什么波动,但现在,他快要被这句话给气笑了。

    江行刚想再开口,这位公主殿下忽然俯身往他面前靠了靠,白桃的熏香也如影随形地飘过来。他声音压得很轻,和缓、柔软,似是在安抚,又透着些许狡黠,仿佛一只知道自己不会被拒绝的猫:“所以,你就当我是在求你,好不好?”

    江行沉默半晌,认命起身,去给他找吸管。

    怀雾对他摆了摆手,满脸都是期待他快点回来的神色。

    或许是因为他系着他的领带,江行目光不自觉就会落在他的发间。

    领带的质量没有那么上佳,被他这么又缠又绕,弄出了许多褶皱。江行突然觉得,他想要回来这条领带很难。

    他面对的是一个随心所欲任意妄为的Omega,是一只自顾自扇动翅膀、浑然不顾遥远的海洋上正在因它而掀起怎样恐怖风暴的蝴蝶。

    江行回来时,怀雾正在和别的学生说话,见到他的身影,怀雾非常自然地拿起饮料瓶,瓶口微微往他那边一倾。

    这个小动作的意义很明显,江行一边痛恨起自己的理解能力,一边一言不发地把吸管插进瓶子里,怀雾收回手,笑眼弯弯地咬住吸管。和他说话的Alpha不仅没觉得哪里不对,还抬起头,朝江行投去了一个艳羡的眼神。

    江行好疲惫。

    然而这仅仅是他这个糟糕夜晚的开端。

    怀雾的确不吃辣,建筑系的学生们用尽浑身解数,给他烤制了一盘不加任何辣的鱼,这种鱼肉质鲜美软嫩,就是多刺,而公主殿下从来不自己挑鱼刺,于是这份“美差”当仁不让地落到了江行头上。

    江行想也不想地拒绝:“我想成年人应该有这点自理能力。”

    怀雾不同意:“你这是一概而论。”

    “?”江行略微不可置信地看着他,怀雾又眨了眨眼睛,楚楚可怜地说:“你要是不帮我,那我只能饿着啦。”

    江行:“那你就……”

    他话没说完,怀雾就打断了他,愈加可怜地说:“你不会真的忍心看着我这么好看的大美人挨饿吧?你不会忍心的,对不对?”

    这位公主殿下真是很懂得如何拿捏别人,江行现在已经气不出来了,短短一个小时的相处时间,他就迅速领悟到一件事,和他生气没有任何用处,只能给自己找气受。

    江行默了默,很短促地笑了一声:“我要是说忍心,你怎么办?”

    “我能怎么办,我只能乖乖饿着,饿到昏迷,被你们系的学生送到校医务室,然后全校人都会知道,怀雾被新生冷酷无情地拒绝了,怀雾好可怜。”

    他描述着凄惨的假象,可他的语气一点都不凄惨,还有几分乐在其中。

    恶劣的Omega。

    江行捕捉到两个字:“怀雾?”

    “我的名字。”怀雾笑眯眯说,“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吗?那正好,我可以和你自我介绍,我叫怀雾,‘悲怀感物来’的‘怀’,‘云消雾散’的‘雾’。这个名字的意思是说,要我慈悲为怀,把所有不喜欢我的人都当做过眼烟雾。”

    江行:“……”

    他一定又是故意的。

    江行思考片刻,还是把他的餐盘拖到自己面前。

    江行的手指很长,骨节分明,并不过分纤细,而是一种蓄满力量感的劲瘦。因为高温,他衬衫衣袖卷到了手肘的部分,露出的小臂线条非常流畅,潜伏在皮肤下的血管微微突起,仿佛是蓄势待发的河流。

    这双手如果在生气的时候,应该也能很轻易地掐死他。

    怀雾评估了一下他的身体素质,却半点也不觉得恐惧,还更期待。

    “我饿了,你快一点。”怀雾坐在他身边,欣赏了一会A色,懒洋洋地催促了一句,江行头也不抬地回答:“你可以放下你的公主包袱,自己解决这份宵夜。”

    “我拒绝。像我这么好看的Omega,如果还没有一点脾气,是很容易碰到危险的。”

    怀雾摇摇头,几缕发丝不经意拂过江行的手背,江行握着筷子的手紧了紧,感觉被发丝扫过的那片皮肤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痒。

    江行把餐盘推到怀雾面前,语气没什么温度:“可以了。”

    怀雾格外真挚地赞美他:“谢谢。你真是个心地善良的Alpha。”

    江行一时间竟然听不出来这句话到底是不是反讽,他忍不住又问了一遍:“你到底想干什么?”

    “嗯?”怀雾慢吞吞吃鱼,轻声说,“我想追你啊,你看不出来吗?”

    江行沉默的时间更长了:“你就是这么追的?”

    江行此前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对谁心动过,但他再怎么样,他也是在亚特兰皇宫里长大的,他从来没见过有谁是这么追求别人的。

    怀雾反问:“不然呢?”

    江行简短地说:“我以为‘追求’这种事应该是抱有这种想法的人更主动。”

    “我已经很主动啦,我都主动过来找你了,这还不算是主动吗?”怀雾不解地看过来,江行一噎:“我说的不是这种。”

    “那是哪一种?”怀雾似乎真的不明白,饶有兴趣地倾身到他面前,漆黑的眼眸里像是只有他一个人,“你是想要我给你挑鱼刺,还是想让我喂你?”

    “你要是这么想,我也不是不可以。”怀雾兴致勃勃地用公筷搛起一块鱼肉,作势要喂给他。这和说话不同,其他人都能看得见,学生们凑热闹地叫喊欢呼出声,还有人亢奋地吹起了口哨。

    江行握住他的手腕,阻止了他下一步的动作,深深叹气:“……你住手。”

    怀雾失望地垂下眼睫:“你看,我主动了,是你不要的。”

    他分明就是故意的。从他出场的那一刻,周围所有的学生,都在他有意无意的举动里全都改变了方向,变得绕着他转——这种强大的、潜移默化的控场能力,就连江行也不可避免地受到他的影响。

    这位公主殿下真是把他的美貌当做武器,发挥到了极致。

    一群人热热闹闹吃完宵夜已经到夜里三点多了,建筑系的学生们打着哈欠收拾残局,把所有器材收回仓库,剩下的学生该回宿舍回宿舍,该送人回宿舍送人。

    “我就不要你送了,”怀雾优雅地擦擦唇角,对他粲然一笑,“谢谢你的款待,我很开心。回去吧,这么晚了,你也应该要休息了。”

    出于为这位大美人的安全考虑,江行还是问了一句:“那你怎么回去?”

    “会有人来接我的,”怀雾声音变得更柔软,“再见。”

    江行点点头,没有继续待下去,转身就走。

    建筑系的宿舍在一起,几个老生也跟着他一道离开,Alpha们自来熟地抬手搭在他肩上,笑嘻嘻问:“和公主殿下相处的感觉怎么样?”

    江行没有说话。

    几个老生也是把他的反应看在眼里的,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找补似的安慰了几句:“怀雾就是脾气差了点,其实也没关系,他对谁感兴趣的时间都不会太长久的,要不了多久他就不会再来找你了。”

    江行终于问:“他对谁都是这样?”

    “不,”老生们觉得这句话的语气实在有些微妙,却又分不清微妙在哪,只是老老实实回答,“他眼光很高的,能被他看上的Alpha不多,这么说起来,你也是很幸运了。”

    靠脸就能获得公主殿下的青睐,这是几辈子才能修来的福分。

    “呵……”江行意味不明地应了一声,走到拐角的时候偏了下头,看向方才还热闹的地方,烧烤架和桌椅全都搬回去了,怀雾独自站在那里,手里捏着他的领带。

    不是随意团成一团,而是在手腕处绕了几圈,层层叠叠缠绕在他的手臂上,越发衬得他皮肤细白。

    江行后知后觉般想起攥住这只手腕的触感。

    怀雾的体温比他要低一点,皮肤微凉,似乎多握几秒就能化开。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