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12章 你是混蛋

第12章 你是混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凯撒·金是一个看起来就是Alpha的Alpha,当然这句话绝对不是对他气质和外貌的夸奖,而是指他身上那种会令所有Omega讨厌的丝毫不加掩饰和束缚的攻击性,只会出现在Alpha身上。

    通俗一点来说,金凯撒就像一只没有受过驯化的野狗。

    看来既使是黑。道。军。火大佬,其后代受到的教育程度也不怎么样。

    凯撒·金用商人审视一件昂贵货物的眼神,仔仔细细将怀雾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那条不知道是用什么锐器划伤的刀疤就像泥石流,汹涌狰狞地在他脸上展开:“完美,你比我想象的还要漂亮。”

    “人们往往无法想象自己没有见过的美丽事物,所以我不怪你思维贫乏。”怀雾通情达理地说,“就像一个没有接受过素质教育的人,我也不能要求他有素质。”

    凯撒·金这几天在学院里搜索了大量关于怀雾的消息,包括入侵学院系统时,他也一直在通过机器人的眼睛观察这位学院里的公主殿下,对他的任意妄为有一定了解,然而他没想到,怀雾在他面前也这么云淡风轻。

    怀雾根本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凯撒·金感到不悦的同时,兴趣更深,美人总该要有一点尖刺,这样折断他的脖颈时,才能带来更刺激的、蹂。躏生灵的快感。

    “我本来是打算把你做成标本、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我父亲的,”凯撒饶有兴趣地说,“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

    怀雾眼里闪过一丝意外,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什么也没有说。

    面对一只垂死的蝴蝶,凯撒破天荒地有了耐性:“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怀雾像是金凯撒跪着求他、他才盛情难却开口似的,一字一句慢条斯理地说,“就算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我也没有见过把福尔马林当成父亲的,你让我开了眼界。”

    凯撒·金脸色骤然阴沉,他站起来,高大健硕的身形让车厢都变得狭窄,Alpha的信息素也急剧扩散,这是一种异常暴烈的伏特加味,仿佛闻一下就能醉。

    闻到这股信息素的瞬间,怀雾眼前一暗,迅速意识到这Alpha的信息素有问题。

    Alpha和Omega如果没有标记,是不会对彼此的信息素产生生理反应的,只有心理上对于彼此信息素的感受,是喜欢还是厌恶。

    但怀雾现在浑身发软,像是被什么药物控制了,强行激发出生理反应。

    怀雾虚弱地靠着椅背,漆黑的眼不由自主变得涣散。

    “就算是公主殿下,高傲也得有个度。”Alpha信步走向被他锁定许久的猎物,“我和你打招呼的时候,你们学院的校长和他儿子可是紧张得很啊,怎么,你身上是有什么不能见人的秘密吗?”

    凯撒·金从口袋里掏出一副医用手套戴上,怀雾勉强聚焦起视线,看到他手臂上束着一根烟灰色的发带。

    是被他丢掉的那根。

    身高体壮的Alpha系着发带可没有丝毫精致的美感,那根细细的发带圈在仿佛用铁水浇筑的壮硕手臂上,更显得伶仃。

    车厢再长,也抵不过Alpha的步伐,凯撒·金几步走到怀雾面前,俯身捻起一缕长发,放在鼻尖细细闻了闻。

    “啊……真好闻,”凯撒陶醉地闭了闭眼,怀雾现在就在他手里,他有大把时间来鉴赏这只宇宙里最美丽的蝴蝶,“我跟你保证,你会是我最漂亮的收藏品。”

    “……我、我想问你一个问题。”怀雾被勒住了后颈,逐渐加重的力道让他只能断断续续发出细弱的声音,凯撒一边琢磨要用什么样的力道才能掐出他最美的死态,一边大方地说:“没问题,尽管问。”

    “……你系着我的发带,是把它当成狗链了吗?”

    怀雾弯起眼睛,声音很轻,但很清晰,透着再明显不过的嘲讽和恶意,凯撒被彻底激怒了:“事不过三,公主殿下。”他喜欢野一点的猎物,但他发现这位公主殿下还是闭嘴时更可爱。

    凯撒刚要彻底捏断他的脖子,突然感觉自己的心脏响起了闷响,一连三声,砰砰砰。

    凯撒瞳孔放大,后知后觉地低头,看着自己被射穿的胸口。

    怀雾从他手里挣脱出来,笑盈盈地将刚刚组装好的一支微型手。枪抵在他的头顶:“你没有上过学,没关系,我心地善良,可以免费教你一课,不要轻敌,想要抓别人,起码也得调查清楚别人的底细。”

    这支微型手。枪只能装五发子弹,是紧急情况下自保用的,虽然小,可也能要人的命。

    凯撒眼里露出最后的难以置信:“不……不可能……你怎么还会……”

    他倒了下去,重重摔在悬浮车空荡荡的座椅上,心脏和额头无声无息流淌出鲜血,很快淌成一片血泊。

    信息素由腺体生产,再通过血管矜矜业业输送到体。液里,血液里蕴含得更多,当然发情期另当别论。眼下,车厢里本就浓郁的伏特加信息素经过遍地血液,变得愈加浓烈,刺激得人眼前一阵阵发昏。

    怀雾现在是真的支撑不住了,有气无力地蜷缩在椅子里,勉强咬住舌尖让自己清醒,清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发泄地对着地上的尸体开了最后一枪。

    他转了转眼睛,这趟车大概会在最终点才停,距离最终点还有六站,一站用两分钟,如果外面有任何一个Alpha,他的境遇都不会好。

    他的信息素开始逸散,是被强行激出发情期的后遗症。

    怀雾迷迷糊糊激活通讯器,联系克里斯,让他紧急疏散在最后一站等车的学生,然后再来接他。

    “阿无?”克里斯听出他声音的不对劲,连忙站起来焦急地问,“发生什么事了?”

    怀雾委屈地抱怨:“我好心教别人上课,没想到这个人恩将仇报,还想要害我。”

    “这个人是谁?”克里斯调出最后一站的机器人权限,以“悬浮车失控要爆炸”的名义疏散了在场候车的学生,然后匆匆下楼,开车驶向最后一站。

    “金凯撒。”

    克里斯:“……”

    他大概猜出来发生什么事了:“解决一个Alpha对你来说不是太困难的事,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嗯……”怀雾应了一声,声音越来越轻,“他的信息素有问题,我猜他是用了什么违禁药品,能够通过信息素唤醒Omega的发情期。”

    “……”

    克里斯二话不说,在小机器人的广播里又添加一条提示——“十辆悬浮车会在最后一站失控爆炸”。

    结束和克里斯的通讯,怀雾又连接江行的号码。

    江行接得很快,平和地问:“怎么了?”

    “我不舒服。”怀雾都不需要伪装出楚楚可怜的语气,被强行激出发情期的后果就是他的力气都在急速流失,听起来虚弱极了。

    江行在军训基地结束完训练,洗完澡正准备吃晚饭,听到这句话,他皱起眉,从排着的长队里出来,走到食堂外面:“你生病了?”

    “……”

    “……怀雾?”江行生涩地喊了一声他的名字,“你到底怎么了?”

    他思考着怀雾教给他的安慰法则,推导出现在应该要做的事情,放柔了声音,格外温柔地问:“你哪里不舒服?有没有去医院?”

    怀雾还是没回,呼吸声都很轻。

    江行在等待之中,不可避免地变得焦躁,他揉揉额头,按下不知名的情绪,继续问:“公主殿下?”

    “……呜,”怀雾被刺鼻的血腥气和信息素包围,难受得开始找江行的麻烦,“你是混蛋。”

    怀雾的声音里带着些许压抑的哭意,江行心跳乱了一下:“为什么这么说?”

    怀雾:“没有为什么,你就是混蛋。”

    这位公主殿下前一分钟还虚弱得要命,现在骂他的时候反而来了精神,江行默了默:“这么说能让你变得好受一些吗?”

    “如果你跟着我复读,我会更好受一点。”

    江行沉默的时间更长,半晌,他极轻地、无奈又认命地叹了声气:“我是混蛋。”

    怀雾恹恹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笑意:“真好,现在你不是了。”

    江行听懂了,听他的话就不是混蛋。

    江行:“……”

    十二分钟并不长,怀雾攒起一点力气,把悬浮车的自动行驶更改成手动,锁死了前后所有车门,等克里斯到来。

    所幸因为提前疏散人群,周围并没有人。

    怀雾快要睡着的时候,克里斯重重拍打车门,把他从昏昏欲睡里吵醒。

    “你来的也太慢了。”怀雾不满。

    “我这还是超速行驶。”克里斯上车,把他的手臂架到自己脖子上,勉强把他架起来,“你别睡啊,你不要过分相信我的体力。”

    怀雾在他的帮助下慢慢往外走:“我知道。”

    好不容易进了克里斯开过来的车,怀雾直接倒在了车后座,克里斯回头又进了悬浮车,看了眼地上的尸体,已经死得不能再死了,可是信息素还是很强烈。

    他感觉到了身体的变化,连忙下车。

    “见了鬼了,这倒霉Alpha用的是什么牌子的春。药,药效怎么这么强?”

    克里斯找人来把这辆悬浮车拖走,想和怀雾讨论一下这个问题,却发现怀雾睡着了。

    克里斯只能独自寂寞萧瑟地往回开。

    军训基地,江行听着通讯器里回响的通话结束的提示音,在原地站了许久,决定回一趟学院。

    这个想法突如其来,不受理智控制,江行向现任教官开了假条,没有停顿地赶回学院。

    他对怀雾生出的在意需要时间想清楚,他异常波动的信息素同样要查明,学院里没有更高级的检测这方面的机器,他只能把信息素取样,通过星际速递邮寄回亚特兰。

    江行想好安排,面无表情地和后视镜里的自己对视,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克制不住烦躁地抓了抓头发。

    他明知道复读那句话意味着什么,可他为什么还是复读了?

    他突然发现,从他遇到怀雾的那一刻,他的生命似乎就不由他做主了,他在被动地围着怀雾转。

    江行激活通讯器,漫无目的地在通讯录里翻来翻去,看到其中一个人名的时候,他手一顿。

    这个人叫陈择,是建筑系的老生,也是安慰他说怀雾要不了多久就不会再来找他的人。

    江行不知道出于什么心情,给他发送了一条消息:怀雾要怎么样才会不再找一个人?

    陈择好长时间才回:对你没兴趣的时候,或者你有别的男朋友/女朋友的时候。

    怀雾不会对有对象的Alpha出手,当然也不会再联系用对象当挡箭牌的Alpha,虽然以前也没有谁试过这招,不过陈择确信,这招非常有效。

    江行:……

    显然八卦调动了陈择的积极性,他现在回消息的速度很快:其实我完全想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抗拒,和公主殿下谈恋爱是多少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陈择:而且只要你没有对象,你就算抗拒也没有用的。

    江行慢吞吞回:为什么?

    陈择:你知道我们学校叫什么吗?

    江行:帝国学院。

    帝国学院没有别的名字,全名就是帝国学院,这也是宇宙里唯一一所直接这么命名的学院。

    陈择:这只是表面上的,实际上,我们学生都称呼我们学校为——

    陈择:公主殿下的狩猎场。

    江行:……

    他真是想不开才会和怀雾脑残粉对话。

    江行回到学院已经是凌晨,开进院门,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来,他并不知道怀雾住在哪。

    江行安静片刻,转向去医院,抽了一毫升信息素,密封保存,装进邮寄物品的盒子里,填上收件人的地址,放到学院专门接收发送来往邮件的收发室。

    天色渐明,江行在学院网上查到怀雾的住址。

    他生病了,他理应去看他。

    江行按照地址,找到怀雾住的别墅,别墅开启了防护模式,警戒的红线亮在外面,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江行坐在车里,远远看了一眼,初出的日光正好从别墅后不轻不重地跃出来,尽数落进他墨绿的眼里。

    仿佛是一个预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