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14章 仿佛是在和他接吻

第14章 仿佛是在和他接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整片训练场地,除了怀雾和那个和他对战的叫科林的Alpha周围云淡风轻,其他地方都是尘土飞扬。

    军用机甲光是从外形来看,就能看出一股锋锐和杀戮的气息,不反光的墨黑机身在太空战场上就是最无情的杀手,然而此刻,这些冰冷的钢铁怪物们却像蹒跚学步的幼童,笨拙地互相打闹。

    这是因为速度。

    普通的手动控制台有一百八十个按钮,组合键是按钮数量的二次方,想要灵活驾驶一架机甲,不光要熟悉各个按钮的位置和用途,还要牢记组合技能,更重要的是能够将这些迅速反应给手指的大脑。

    就像最基础的一加一等于二,想要手动控制机甲,就得拥有把复杂多变的机甲功能熟悉成最基础问题的能力。

    而军用机甲按钮数量更多,组合键也更复杂,对于脑子没那么好使的人来说,光是记下来都得花个十年八载,想要手动控制,基本等于天方夜谭。

    哪怕是在军方里,也不是随便谁都能手动控制的,需要专门培训机甲队伍。

    学院里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人更是寥寥无几,然而这种稀少的能力,放在怀雾身上似乎就变成了理所当然——公主殿下本就无所不能。

    学生们每次按键失误都会由系统记下来,犯错多了,其他学生们此时都不由得羡慕起科林来,上场就淘汰,剩下来的时间都可以自由玩机甲,还有比这更爽的事情吗?

    怀雾看了一会小学生打架,兴致缺缺地把机甲停到一边,离开控制台,在机甲内部转了转。

    军用机甲只为战斗而生,机甲内部的陈设是在此基础上做到最大化的舒适,但也很舒适得很有限,可以自由活动的空间只有二十平方米。

    二十平方米,这对于那些房产就是一整颗星球的富人们来说,面积还没有一张床大。

    怀雾推开机甲休息室房门,扫了一眼整齐的床铺,没有坐上去。

    他在私人物品上有一点洁癖,只用自己的床上用品和毛巾,而机甲是公用,不知道有多少学生曾经在休息室里偷过懒。

    怀雾看着古板的陈设,想起他从前的一架机甲,是他的私人订制,各方面都非常漂亮,火力配置和内部陈设都深得他意,只是后来,它意外流失了,如今也不知道落在谁的手里。

    他不认为有谁会摧毁它,没有谁会舍得摧毁它,那架机甲上看起来最不起眼的材料,一克价值也是一辆豪车。

    不过,不管它去了哪,他总会把它再找回来的。

    那架美丽的机甲,只配他这个主人。

    直到下课,训练场地里戏剧般的打闹终于结束,学生们磕磕绊绊从机甲里出来,差不多每个人都是满身大汗,操控机甲要高度集中注意力,是一项体力脑力并进的活。

    有个Alpha学生就在这样紧张的情况里信息素泄露了,更不幸的是,他的信息素是榴莲味,榴莲味加上闷出来的一身汗味简直能要人的命,学生们四散奔逃,几个学生跑到水池边接上水管,对准这个倒霉Alpha开水枪,以此冲散他的信息素。

    他们打开水龙头的时候,另外几个学生不知道从哪摸出来一把伞,谄媚地撑起来围到怀雾面前,护送他回教室:“殿下,请。”

    场地里还有其他班级的学生,看到一班学生的德行,尤其以Alpha为最,其他班级里的Alpha们顿时忍不住了:“你们也太狗腿了!简直是在丢Alpha的脸!”

    “不就是一个Omega!”

    “打倒Omega至上主义!我们Alpha也要站起来!”

    怀雾恍若未闻地戴上口罩,榴莲味信息素刺激得他头晕,还有点生理性反胃。

    同班一场,他也不好当着人家的面吐出来。

    其他班的学生没得到他的回应,不甘心地追过来:“喂,你为什么不说话?”

    怀雾漫不经心转过眼:“你谁?”

    Alpha一顿,仿佛受到了什么奇耻大辱,咬牙切齿地开口:“你怎么可能不知道我是谁?!”

    围在他身边的同学小声提醒:“殿下,这是我们系的万年老二。”

    换句话说,也就是常年生活在怀雾阴影下的倒霉鬼。

    Alpha紧盯着他,一副准备在他露出恍然的神色后就要展开冷嘲热讽的模样,可惜怀雾还是不认识。

    他对在排行榜上低于自己名字以下的Alpha都没有兴趣,而他的名字上也从来不会有其他人的名字。

    “这位同学,”怀雾不以为意地说,“你认识我是天经地义,要我认识你,这属于强人所难。”

    公主殿下素来高高在上,说这句话时,他也没有正眼看对方一眼,他的语气不轻蔑,也不刻意,但就是这种自然而然的高傲态度,才更教人气急败坏。

    追过来的其他班学生一时都愣在原地,怀雾看了眼围在他身边的学生,班里的学生一激灵,伞都举得更加虔诚。

    等他们走了,其他班的学生才后知后觉发出懊恼的声音:“草,你刚才为什么不说话?”

    “你他妈不也没说?”

    “我不知道怎么说啊!”

    “那我也是啊!”

    谁能在短暂的几秒里就想出能比那句话还要更傲气气人的回答?谁能?

    进了教学楼,没有炽烈的太阳和水枪喷溅的水珠了,学生们才把伞收起来,几个Alpha互相看了一眼,犹豫着说:“殿下,能不能问你一件事啊。”

    怀雾知道他们想问什么:“不行。”

    Alpha们:“……”

    真是冷酷无情的公主殿下啊。

    怀雾看上建筑系新生的事情已经在学校里传遍了,对于怀雾的追求者们来说,他们半点不想用“怀雾正在追一个新生”这种句式,公主殿下怎么可能追别人,不可能的,殿下这只是在玩游戏罢了,“追求”?那个除了脸没有任何优点可言的普普通通的Alpha也配?

    然而随着怀雾亲自去军训基地一日游,目的还是为了那个新生,许多Alpha们坐不住了,殿下到底是怎么想的?他此前可从未为哪个Alpha做到这种地步。

    学院网上怨气沸腾,远古女鬼贞子来到这里都要甘拜下风。

    [公主殿下是不是真的看上那个Alpha了?]

    [管理员呢,这种造谣贴为什么还不删?]

    [我不信,只是玩玩这个Alpha而已,殿下玩过的Alpha多了,他并没有什么特别!]

    [我敢保证,他俩不到一星期必分。]

    [必分加一。]

    [呃,虽然但是,这句必分你们好像上上个星期就说过了。]

    建筑系老生们对着怨气冲天的学院网也是瑟瑟发抖,没有一个敢发言,生怕被连坐,他们可不比其他系,Alpha多到能三五不时约个群架。

    陈择挑了几句没那么刻薄的,截图发给江行,打听他和公主殿下到底怎么样了。

    陈择消息发过来的时候,江行刚洗完澡,下意识调出怀雾的号码,消息框突然跳出来,他手指一抖,点到了和怀雾的视频通讯。

    过于巧合了,以至于他自己都分不清,他这一抖到底是不是故意的。

    不过他也没有挂断。

    怀雾过了一会才接,他看起来也是才洗完澡,长发半干地垂下来,漆黑的眼眸氤氲着潮气,眼尾被熏出一片若隐若现的薄红。

    江行呼吸一窒,仓促间移开目光:“……晚上好。”

    “你在让谁晚上好?”怀雾故意问。

    江行不自在地眨了眨眼,还是不敢看他:“让你。”

    “我是谁?”

    “怀雾,”江行怕他再继续问下去似的,隔了短暂的一瞬,又低声说,“公主殿下。”

    “可是你都不看我,我怎么会好呢,”怀雾声音也像是被温水浸透了,一字一句都能拉扯出千丝万缕的网,密密缠绕到江行的心上,江行听到他含着笑意的声音,“江行,看着我。”

    江行不受控制地转过来,虚拟光屏可以完全还原出人的模样,怀雾似乎发现了什么,突然往光屏前靠近,那双眼睛于是更加清晰。

    清晰到可以数清他长而密的眼睫毛,可以看见上面沾着的细碎水珠。有那么一瞬间,江行仿佛看见了被群星环绕的满月。

    “江行,”怀雾确定了一件事,又退回到正常距离,用发现什么秘密的语气,轻快地说,“你脸红了。”

    “……”江行深吸一口气,强行镇定地转移话题,“我好像还没有见过你的通讯器。”

    话音未落,他就开始后悔,这个转移的话题实在生硬,而且不怎么高明。

    不过怀雾并不介意,饶有兴趣地回答:“怎么可能,你明明见过的。”

    江行目光疑问,怀雾露出一点柔软的舌,指尖点了点贴在舌尖上的红钻石舌钉,望过来的眼神清澈无辜,偏偏又极尽妩媚:“我的通讯器,是这个。”

    下一秒,通讯器断开链接。

    江行很确信自己这一回是真的手抖。

    他在剧烈的、自己都能听得见的心跳声里点开陈择发过来的图片,潦草地扫了眼,然后回了一行字:他们做梦。

    陈择兴奋了:啥意思?你展开讲讲。

    江行没有再回,脑海里都被方才看见的那一幕占满了,怀雾的手指细白,仿佛名贵精致的薄胎瓷器,舌尖像是某种漂亮柔软的花蕊,而那颗红钻石舌钉,就是滴在花蕊上的血。

    也像是毒。药,一剑封喉。

    江行以为那是他的装饰,没想到会是他的通讯器。

    一个异常放肆的、他此前从未有过的想法就在此时横空出现。

    怀雾的通讯器是舌钉,和他通讯……仿佛是在和他接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