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0章 你可以把我当做人力交通……

第20章 你可以把我当做人力交通……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越往雨林里走,枪声就越密集,每次听到枪响,江行都要过去看一眼,看怀雾在不在,不在担心,在也担心。

    模拟舱里虽然不会真的受伤,痛感却是真实的,公主殿下这么娇气,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江行一路紧绷着情绪,心脏上仿佛压着一块巨石,终于在见到怀雾的时候坠回原位,他其实没有立刻听清怀雾在说什么,耳朵里还回响着巨石落地的轰鸣,过了一会,他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整个身体都僵住了。

    江行不确定地开口:“你……你刚刚说什么?”

    “别想骗我再说第二遍。”怀雾温柔回答。

    “……”江行眼里微妙地露出几分失望,像一只抬起脑袋却没有得到主人爱抚的小狗,“好吧,殿下,你在这里准备做什么?”

    怀雾的动作很轻,不像是在躲避,更像是在准备狩猎。

    “看到那群Alpha了吗,我要杀了他们。”怀雾不以为意地说着,接着靠到他面前,漆黑的眼睛和墨绿近在咫尺,江行下意识屏住呼吸,就听见这位殿下笑吟吟问,“你还想要抱多久?”

    “……”江行触电般松开手,但没有分开,还是把他护在怀里的姿态,“抱歉,殿下,我太紧张了。”

    “如果是因为我紧张,那我原谅你。”怀雾转过身,观察那队Alpha的情况,江行也循着他的视线望去,没有问怀雾要杀他们的原因。

    对现在的他来说,这是不需要问的事情。

    那队Alpha们清理完战场,开始围在一起分装备,先前威胁着让新生们交出公主殿下的Alpha站起来,扫视四周,似乎在找逃跑的公主殿下身影。

    怀雾眯了眯眼,没有打开瞄准器,雨林里虽然称得上是遮天蔽日,但此时投落下来的光线也能反光。

    这群Alpha应该也是新生,没有一张他以前见过的脸,不过也不好说,毕竟他鲜少正眼看人,更不要提去记陌生人的外貌特征。

    他和他们从前也没有仇,可他格外不喜欢被人当做可以交换的物品。

    这群倒霉的Alpha刚好触了公主殿下鲜为人知的逆鳞。

    怀雾一枪命中了Alpha的脑袋,Alpha应声倒了下去,枪响让他的同伴也警惕起来,几个人去看他的伤势,另外的Alpha则拿起枪,无所顾忌地对着四周乱扫。

    江行抱住怀雾,就地一滚,躲开几颗乱扫过来的子弹,草丛里传来的动静吸引了Alpha们的注意力,他们想不到会是公主殿下回来偷袭,只当是什么人躲在暗处想黑吃黑,怒气冲冲地端着枪走过来。

    怀雾和江行没有说话的时间,但默契地向两旁分头撤,单人行动要比双人动作更轻微,遮蔽的草丛里几乎看不出行动的痕迹。

    几个Alpha没来得及靠近,又被他们俩联手端了,其他Alpha坐不住了,纷纷拿起枪,满脸戒备地分散行动。

    这支Alpha队伍有三十人,对于先前的新生队来说算得上是浩浩荡荡,但在怀雾面前,这和三十只蚂蚁没什么区别。

    他依靠地形,灵巧地在雨林里来回穿梭,每次移动位置,都会有一个Alpha倒下去,Alpha们被他像遛狗一样遛来遛去,却连个人影都见不到,已然到了气急败坏的地步,对着空气疯狂怒骂。

    怀雾听着那些难以入耳的下流词汇,眼皮都没眨一下,要是克里斯在现场,八成要跳起来指责他的不公。

    但下一秒,怒骂的Alpha就倒了下去,是江行开的枪。

    明明让他不要动手的,怀雾叹气。

    打到只剩下最后一个Alpha,这Alpha一边气得脸色通红,一边又觉得自己仿佛陷进了什么毒物的陷阱里,像是落到毒蛛网上的小小可怜飞虫,怎么也逃不开毒物的追捕。

    “妈的,我怎么这么倒霉啊,”此Alpha纠结半天,悲愤地自言自语,间带辱骂起同僚,“你们他妈倒是死得快,不知道最后一个活着的才是压力最大的吗?!”

    死掉的参赛者无法复活,所以也没有谁能给他回答。

    过了一会,草丛里又传出响声,此刻的Alpha对于这动静简直敏感到了极限,原地吓成了一只惊弓之鸟,哆嗦又恼怒地吼了一声:“谁在那里?!”

    草丛里也传出一声受惊的低呼,怀雾从草丛里探出头,他看起来就像是被追杀过,头发散乱地披了下来,不过到底是大美人,乱也乱出了我见犹怜的风采,他脸上还沾着血,比这Alpha还像惊弓之鸟,Alpha刚一犹豫地想要走过来,他立刻慌乱无措地说:“别、别过来。”

    “你是公主殿下?你真的是公主殿下?”Alpha满脸狐疑地走过来,心里却又有些无法言说的庆幸,虽然他也不能在雨林里对这位绝世大美人做点什么,不过靠近总是不违法的吧?

    “我不信,我要过来检查一下。”Alpha说着,大步走到怀雾面前,这位骄矜的公主殿下浑身发抖,仿佛是害怕极了,他低下头,逃避地把自己的脸藏了起来。

    “你怕什么?我真的不伤害你——”Alpha刚把手搭在他肩上,就听到了一声在他心脏处响起的枪响,方才还柔弱到似乎能被捏住咽喉的公主殿下笑吟吟地转了一下挂在指尖的微型手。枪,无辜地说:“可是我会伤害你啊。”

    “怕你们死得不明不白,我特意出来给你见见。”怀雾从容地站了起来,天真无邪地问,“怎么样,能死在我手里,是不是很光荣?”

    Alpha:“……”

    光荣你……你……妈的,长得漂亮就是有优势,这都骂不出口。

    死掉的学生从雨林里消失了,江行也从暗处走出来,怀雾不允许他插手,自己一个个解决掉了那些Alpha。

    江行隐晦地看了眼Alpha倒下的地方,突然很后悔。

    他不该这么听怀雾的话。

    “殿下,衣服脏了。”江行不动声色地从背包里拿出自己的制服外衣,递到怀雾面前,“你可以换我这件。”

    他在进雨林的时候就把外衣脱了下来,上面还是很干净,没有任何污渍。

    怀雾没有拒绝,换上了他的衣服。

    江行的肩膀要比他宽阔,身形也比他高一点,制服穿在他身上,就显得有些宽大。

    江行把他随意丢在地上的衣服捡起来,拍去上面沾染的泥土和草屑,掌心握住被那个Alpha碰过的左肩位置,仿佛想用自己的温度烤化什么。

    没一会,他把衣服装了起来。

    “我累了,不想走了,”怀雾换好衣服,看着多余出来能遮盖到他指尖的袖口,苦恼地说,“江行,你想个办法。”

    江行严正沉思:“可是我们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

    怀雾公允地点头:“嗯。”

    “所以,殿下,”江行顿了顿,面不改色地说,“如果你不嫌弃,你可以把我当做人力交通工具。”

    这位Alpha,当真是没有一点曾经当过帝国太子爷的架子。

    怀雾心情有那么一瞬间难以形容的诡异:“你是想抱我,还是想背我?”

    江行一本正经分析:“我倾向前者,后者容易受到背后的袭击,对你不安全。”

    “那你就来抱我,”怀雾张开手臂,大方地说,“不过你要抱紧了,我很金贵的。”

    他穿着江行的制服,身形也被宽大的衣物遮掩,变得不显山不露水,只有真正抱在怀里,才能发现他那把腰,细得仿佛一攥就化了。

    江行单手就抱起了他,小臂充当他的座椅:“嗯。接下来你想去哪?”

    怀雾一手环住他的脖颈,一手给他指明了方向,显然对人形座驾很满意,愉快地说:“去那边。”

    江行的力气是真的大,不知道他以前都是怎么练的,单手抱着他往回走都很轻松,气息都没有乱一下。

    等他们回去,怀雾按照记忆,找到了Omega的位置,好在她还在那里,没有离开,也没有被其他队伍打出局。

    看到怀雾回来,还附带一位她人生前二十年都没见过这么帅的超级帅A人形座驾,Omega忍不住睁大眼睛。

    天哪,殿下和他好配!

    “跟你介绍一下,”怀雾从江行手臂上跳下来,“他叫江行。”

    Omega:“……”

    江行不就是那个抛弃殿下的Alpha吗?不配了。

    她的脸色在短短几秒里迅速起伏,从一个极点走向另一个极点,明显到瞎子也能看得出来,不过江行不在意,他也没有问,只是礼貌地点了下头。

    怀雾也没有解释,笑眯眯地和她结伴而行。

    他先前那么说,是看这队新生人还算多,大概能撑到江行过来找他,没想到他们这么不堪一击,公主殿下白演。

    但看在他们一路都很保护他的份上,他也顺带替他们报了仇。

    雨林里的枪声仍在继续,江行找了个枪声不那么密集的地方,握住怀雾的手往前走去。

    与此同时,公主殿下护卫团们也在往同一个方向进发,这一路上找不到江行,他们都很急躁。

    大土豪嫌弃地拍了拍花衬衫上沾着的各种污渍,惆怅地说:“完了,我不干净了。”

    要是碰到公主殿下,他可怎么用这一身肮脏的皮囊和殿下打招呼?

    “你不干净就不干净吧,没有人在意你干不干净,”快枪手说,“江行到底躲哪去了?他不会那么快就死了吧?”

    “怎么可能,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我相信他的命很坚。挺。”跷跷板在笔记本上飞速计算着他们走过来的战斗次数,总共参赛人数,以及接下来碰到江行的概率。

    这时,忽然有人气喘吁吁地在他们身后开了口:“江行?”

    “?”护卫团三剑客一同转头,看向这突如其来的不速之客,“怎么,你见到他了?”

    “我、我没有。”这个学生是新生队唯一的幸存者,拼了命一路跑出来,听到他们说起江行,他的雷达立刻动了,“但是我知道他!他是个忘恩负义的小人!”

    三剑客更莫名:“?”

    “何出此言?”

    “他把公主殿下扔下了,还是我们队伍后来保护的殿下。”学生愤愤不平地说,“殿下好可怜啊,一个人在雨林里,现在我们队伍都被其他人打出局了,不知道殿下怎么样了。”

    “哦?”听到殿下的下落,三剑客当即决定把江行放到一边,“殿下真的一个人吗?你们是在哪分开的?带我们去看看。”

    “没问题,不过我不保证殿下还在那里啊。”新生反正也就剩下了他一根独苗苗,也不觉得自己还能活多久,让他干啥他都没意见。

    护卫团们跟着他走,江行跟在怀雾身边行动,终于,两方人马在一处泥沼的交界处相逢。

    “啊!公主殿下!”双方一照面,新生兴奋地叫了一声,“啊,戴娜!”

    名为戴娜的女Omega也很高兴地对他挥了挥手:“你还活着啊!”

    “对啊!”

    快枪手却是眯起眼,抬起了枪。

    “??”新生还以为他要对殿下和自己的朋友出手,连忙推了他一下,“你干什么啊?”

    江行在新生出声的时候就感觉到了敌意,毫不犹豫地抱着怀雾闪避到雨林里,而快枪手被新生这么一推,子弹也打偏了,擦着树皮飞向远方。

    快枪手说:“傻叼,那男的是江行。”

    新生蒙了:“啊?”

    殿下不是被抛弃了吗,为什么又和他在一起啊,是不是被劫持了?

    呜呜呜,公主殿下好可怜啊。

    大土豪趁机整理衣冠,洁癖似的在身上拍了又拍:“见殿下的机会很珍贵,我可不能给他留下糟糕的印象。”

    快枪手很想翻白眼,可是大土豪沉甸甸的金钱压住了他的眼皮,让他只能迂回地让眼球在眼眶匀速转动一圈:“你什么时候能改了你这战斗大公鸡般骄傲的花毛审美,说不定殿下还愿意看你一眼。”

    距离比较远,江行也没有听到他们的说话声。

    不过他认出了这几个人的脸。

    “殿下,”江行靠在树后,垂眼看着怀雾的长发,认真地说,“打败这几个人,你剩下来的时间就都归我了。”

    怀雾靠在他胸膛上,听到他加快的心跳。

    仿佛野兽即将出笼:“嗯。”

    江行正要离开怀雾身边,免得他被波及到,对面又传来了一声呐喊:“江行,你有本事就放开殿下,绑架Omega你算什么男人!”

    江行脚步一顿:“……?”

    绑架?

    江行不明所以地看向怀雾,怀雾无辜地弯起眼睛:“我在雨林里碰到了他们,对他们说,你抛弃了我。”

    “……”江行默了默,无奈又认命地说,“你其实是来玩我的吧。”

    怀雾避重就轻地问:“我不可以和你玩吗?”

    “不是。”江行握了握他的指尖,“我很欢迎。”

    干掉这群公主殿下护卫团,江行用的时间比之前的战斗更长。

    当然不是因为他们比较难打,对战的时候他就发现,这群Alpha除了一个枪用得特别快,其他都是徒有其表,尤其是那个穿花衬衫的Alpha。

    “他在故意遛我们,”快枪手很快发现了这件事,“他想利用我们向殿下证明他的实力。”

    大土豪被打得到处乱窜:“好歹毒的心肠,这算不算是书里说的吃人血馒头?用我们的尸骨,作为他靠近殿下的台阶。”

    吃你爹。

    快枪手忍无可忍地远离他,大土豪自小穷奢极欲,学的科系也都是风花雪月的宝石鉴赏和奢侈品相关,实在拿不稳枪,连忙跟在他身后,随后又被一发子弹命中。

    “啊,我死了。”大土豪躺在地上,悲伤地呜呜流泪,“我还没来得及和殿下说句话。”

    快枪手:“你赶紧死!”

    快枪手气急败坏地开了几枪,江行利用大树作为遮掩,一枪没被打到,反而根据枪声确他的方向,再次出手。

    快枪手也光荣出局。

    江行对准最后一个Alpha。

    “……别打了,”跷跷板举起双手,认输的速度超过远古地球城市巴黎,“我投降。”

    江行挑了下眉:“哦。”

    他转过头,和怀雾确认:“殿下,对方认输算吗?”

    怀雾对他眨了下眼睛:“不算。”

    “抱歉,”江行提高音量,温和地说,“投降无效。”

    “啪”一声,护卫团最后一位成员也失败出局。

    “接下来的时间,你应该只和我在一起了。”

    江行给了戴娜和新生装备,和他们分道扬镳,那个新生倒是还想偷偷放冷枪,被戴娜按了下去:“别打了,你看不出来吗,他不是绑架殿下。”

    新生迷茫:“那他们是在干啥?”

    戴娜复杂地说:“可能这就是情侣之间的情趣吧……”

    “那我们是不是被殿下骗了?”新生挠挠头。

    戴娜说:“嗯……”

    虽然被骗了,可是也很难气出来。

    殿下也替他们报仇了,而且能被公主殿下骗,其实还、还蛮幸运的……

    多少人等不到的待遇!

    拉练剩下来的时间过得飞快,江行后期没有再遇到什么人,到了夜晚,也是该要休息的时间。

    他用枪打出了一堆火,怀雾坐在篝火边,橙黄的暖光把他的眼睛映得格外温柔。

    “殿下,看烟花吗?”

    “哪来的烟花?”

    江行笑了一声,把那些搜罗来的子弹倒了出来,现在的子弹已经不是简单的填充火。药,不过依然给这位殿下放烟花。

    江行把许多种子弹拆开,重组,人工制造了几颗烟花。

    粗制滥造的人工烟花,没有太多图案,只是一齐在天空缤纷地炸开,烟雾徐徐从夜幕下坠。

    “看到这种子弹的时候,就想做烟花给你看了。”

    这一刻,江行的语气出奇的有些不好意思,像是那些捧着眼里的宝物送给最喜欢的人看的小孩子,赤纯到近乎无邪。

    怀雾收回视线:“看在是你做的份上,我愿意说它们很好看。”

    “江行,你的烟花很好看。”

    江行深深注视他:“谢谢,殿下。”

    怀雾很快就困了,靠着他的肩膀,睡了一个非常安稳的觉。

    江行一动不动,被他依赖的肩膀变成了一块水泥浇筑的墙,僵硬得仿佛不是他自己的。

    担心这么硬会硌着他,江行又深深呼吸,努力放松下来。

    等怀雾醒来,拉练也到了快要结束的时间。

    “江行,”怀雾看着显然一夜未眠、脸上五官都透出冷锐的江行,在他锋利的下颌上很轻地吻了一下,“迎新晚会见。”

    如果不去仔细感觉,这个吻轻得甚至察觉不到。

    “……”江行恍惚几秒,迟疑地摸了摸被亲过的地方。

    模拟舱里,Alpha的信息素忽然铺天盖地蔓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