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1章 你帮我穿

第21章 你帮我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模拟军事拉练结束,模拟舱对所有学生进行疏导,以免因为过于逼真的训练留下心理创伤,等到疏导完毕,新生们纷纷打开模拟舱舱门,如获新生般站出来活动筋骨。

    建筑系的新生们看到江行还在模拟舱里迟迟未动,以为他出了什么意外,而舱门上给出的使用者健康信息又显示一切正常,新生们纠结半天,试探着想敲舱门,手还没有碰到,舱门突然自动打开。

    几个新生吓得往后一跳,险些被扑面而来的信息素激成炸毛的刺猬。

    他们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Alpha的信息素并不好闻,不是气味,而是信息素里携带的排斥信号,这股信息素抗拒任何人的靠近。

    正常情况下来说,Alpha只有在情绪极端的状态、或者和Omega互相标记了,信息素才会这么排外。

    可是在模拟舱里,他能和谁互相标记?

    江行手掌按了按后颈,试图控制信息素的发散,平和地说:“抱歉。”

    他脸上看不出什么表情,让人也没办法分辨,他到底是不是因为在训练里被群殴了才这么情绪激动。

    新生们摇摇头,理智地绕着他走:“没关系,你人没事就好。”

    信息素不受控制,且每次回想起分开前怀雾给他的若有若无的吻,它就还有更发散的趋势。江行坐在模拟舱里,直到人差不多都走完了,才起身离开。

    拉练结束也意味着军训就此完结,新生们欢天喜地回到宿舍,整理行李返校。

    交通系统恢复,返校乘坐的是学院里的悬浮车,两个小时就能到,当然,返校的学生里不包括江行,他还在还债期。

    同宿舍的学生们礼节性为他表示同情,然后毫不犹豫、喜气洋洋地拖着行李离开了宿舍楼。

    军训经历的刻苦训练在此时得到了充分的发挥,不到两分钟,新生们就走光了,喧嚣的吵闹声流星般闪过,只剩下无尽的寂静。

    江行给自己打了一针隔离剂,药物控制住信息素后,去找教官要回了通讯器。

    几天累积的未读消息有很多,江行重点搜索一个人的名字,没有收到他的消息,也没有未接电话。

    骄矜傲慢的公主殿下对他入网的猎物真敷衍。

    江行打了个电话过去,怀雾没有接,他没有再打,转而发信息,问他是不是休息了,等了半天,公主殿下姗姗来迟地回了他一个“1”。

    江行:“……”

    江行低低笑了一声,请这位殿下好好休息,然后找到给他检查信息素的医生,问他检验结果。

    “你来的真是时候,我刚想着找你。”史蒂文热情洋溢地念了一遍报告单,“经过检验,确认你的信息素出现了青春期最常见的、但对你来说最罕见的‘萌芽’阶段。”

    萌芽是指Alpha和Omega分化之后,因为感应到心仪对象的信息素,导致自己的信息素进入波动状态。这种状态下,很容易发生信息素外露的情况,就像求偶期的孔雀。主人再怎么克制,信息素还是会遵循本能,想方设法往心仪对象身上飘。

    只有刚分化不久、信息素还不稳定的少年们才会出现这种情况,是春心萌动的象征,所以也被称为“萌芽”。

    “二十岁还能发生这种情况,你是我见到的头一个。”史蒂文眼里闪烁着八卦的光芒,“真稀奇,是什么样的爱神,才能融化你这座冰河世纪?能不能给我看看?”

    史蒂文是江行分化后的医生,很清楚他的信息素状态,他本人对一切Omega甚至Alpha无感,性冷淡到让史蒂文怀疑他硬不起来,可是他的配件设施又很健康,并没有检查出这种难以启齿的问题。

    江行简短地说:“不给。”

    “好吧,”史蒂文本来就没想过能成功,闻言也不意外,只是叹了声气,“接下来就是第二个消息了,很抱歉,我依然没有发现你的信息素出现可以标记的迹象。”

    江行的信息素无法标记,这是他天生的缺陷,因为同等的病例太少,史蒂文也只有这一个病例研究对象。

    他认为,基因对于标记这件事是自然而然的渴望,就像一座活火山,而江行的基因与众不同,它在报告上显示的相关活跃度很低,是一座休眠到像是要死了的火山。

    或许有一天,有什么东西能够强烈到刺激它爆发,不过这太难了,史蒂文根本不对一个感情性冷淡的人抱有任何希望。

    江行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点了点头:“我知道了。”

    “从现在起,你该学会克制你自己了。”史蒂文冷静地说,“人会对自己的爱人产生独占欲,这是与生俱来的天性,而Alpha的独占欲更强,当你有了心爱的爱神,却没办法标记对方,心理落差之下产生的焦躁或许会让你做出失去理智的事情。”

    这是他出于医生的友情提醒,可是什么事能让江行失去理智?就算失去亚特兰太子的身份,和宇宙至高的王权擦肩而过,他也没有产生过失控的情况。

    江行沉默几秒:“嗯。”

    挂断电话,江行抬起手,拇指碾过被亲吻过的地方,隔着模拟舱,那里不可能留下真实的温度和触感。

    但又好像从未消散。

    全学院都在忙碌迎新晚会,每个系都有大把来去匆匆的高年级生在做最后的准备,今年的建筑系尤为忙碌。

    迎新晚会包含三部分,一部分是优秀新生代表发言,一部分是表演时间,最后一部分则是收尾的舞会。

    晚会开始前,建筑系的学生们众星捧月般围住公主殿下,请他从签筒里抽签,决定舞会的扮装。

    建筑系许久没有这么热闹,老生们都很激动,为了让晚会能更热闹,特意将舞会改成了换装舞会,抽签决定晚会的装扮。

    怀雾随意抽了一根,展开,上面赫然写着“公主裙”。

    众人一齐感叹:“哇哦——”

    公主殿下穿公主裙,天作之合。

    “唔,”怀雾中肯地说,“还不错,正好和我的外号相配。”

    众人笑出声,开始抽自己的装扮。

    签筒里男女混合,并没有特意分开,陈择抽到了女仆装,懊悔不已地想把签塞回去,被其他人眼疾手快地拦住:“停停停!不准反悔!”

    “草。”陈择直拍大腿,公主殿下穿裙子,那是美得浑然天成,他穿女仆装,只会成为一只浑然天成的大猩猩。

    好在他不是一个人,还有更多的Alpha抽到了猫尾装之类的裙装,等到舞会开始,建筑系必然是群魔乱舞。

    所幸衣服在舞会开场才需要换,现在的建筑系场面看起来还是很正经。

    怀雾找了个角落坐下来,江行还没回来,他对其他Alpha也没什么兴趣,找他聊天的一概不理。

    他摆出了拒绝的姿态,也没有几个人敢这么没眼色,再过去打扰他。

    等到晚会快要开场,他才感觉到某个熟悉的身影投落在他面前。

    江行蹲下身,身上还带着一路奔跑而来的热气:“殿下。”

    “你是你们系今年的新生代表,”怀雾看了眼他额角的汗,不急不慢地说,“先去换衣服吧。”

    “嗯。”江行应了一声,被早就等着他回来的老生们拉去换了衣服,又回到了他身边。怀雾笑了一下,对他招招手:“过来。”

    江行走过去,怀雾从袋子里拿出一根领带,就是之前被他系头发的那根:“低头。”

    江行目光闪了闪,听话地低头,怀雾把他已经戴上的领带摘下来,换成了这根。

    “这是你之前借给我的,现在还给你。”

    这根领带被怀雾系过头发,系过手腕,现在又回到了他手里。

    只要一想到它曾经待过的地方,江行就觉得喉咙发痒,像是被羽毛挠了一下:“……不还也可以。”

    “你是想让它一直留在我那里,好让我看到它就想起你吗?好狡猾,我才不上你的当。”怀雾弯了弯眼睛,说话的声音轻得像春风。

    江行:“……”

    此位公主殿下的特长一定有一项是倒打一耙。

    江行垂眼,看到他密密的眼睫毛,下意识放轻了呼吸,生怕惊扰到这只短暂停留的蝴蝶。

    “好了。”系好领带,怀雾欣赏地说,“江行,你现在看起来真帅。”

    江行还没想好怎么回答,再次被老生们急匆匆拉进礼堂,晚会要开始了,实在没有时间给他谈恋爱。

    当然,不排除部分老生故意的成分。

    江行转头,看到怀雾也走了过来,这才放心跟着陈择他们走。

    晚会开始,礼堂的灯光暗下来,建筑系系长说完开幕词,江行随后登台发言。

    他一上场,观众席里就传出低低的说话声,对于江行,学生们更多知道他“公主驸马”的身份,也有许多学生不清楚他的长相。

    学院网上对他的评价都是毫无优点,充其量长得还行,公主殿下一定是被他灌了迷。药。现在亲眼目睹,只能说嫉妒的Alpha说的话一个字也不可信,殿下的眼光还是一如既往的高。

    发言稿是早就准备好的,江行的声音透过话筒响在礼堂,听起来沉稳和缓。

    他站得不算笔直,但也没有弯腰弓背,而是放松又不轻浮的姿态,墨绿的眼睛不动声色扫过观众席,仿佛在寻找谁。

    但他找不到,怀雾坐在最后一排,最黑暗的位置,就算他视力再好,也不可能看得见。

    怀雾激活通讯器,连接江行的号码,不需要等待,直接通过。

    只可能是江行给了他特别设置。

    怀雾支起下巴,饶有兴趣地用脑电波和他对话:“江行。”

    看台上江行的发言微不可察地一顿:“嗯?”

    “你看,我跟你这样通话,像不像是在偷。情?”

    公主殿下显然很清楚Alpha仓促间挂断通讯的原因,即使用脑电波,这一句话也说得又轻又慢,仿佛他就站在江行身旁,在众目睽睽之下,和江行缠绵耳语。

    江行猝不及防地咳了几声,怀雾愉快地挂了通讯。

    江行有心找他算账,可是接下来是表演时间,其他系观看晚会的学生也进了场,怀雾的位置从最后一排移到第一排,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江行毫无办法。

    表演时间,观看的学生很多,因为这位殿下而来的Alpha更多,眼看着那么多Alpha对他献殷勤,江行眼神暗了下去。

    不久之前,他看到学院网上Alpha们排着队给怀雾送水的照片还会感到哭笑不得,但现在,他只觉得嫉妒。

    Alpha对Alpha的嫉妒。

    即使他们只有一个表演晚会的时间能在怀雾面前出现,江行也难以忍耐。

    他想起史蒂文的提醒,深深呼吸,硬生生把这种情绪压了下去。

    表演晚会结束,接下来就是换装舞会了。

    换装舞会自然包括买票来的学生,不过不提供服装,他们要穿什么自己带,学生们赶在一起换衣服,礼堂成为了更衣室,到处都是学生们的笑闹声。

    礼堂盛不下这么多人,舞会的主场在室外,提前搭好的场景,灯光绚烂,几张长桌上摆满了甜品和水果,还有专门负责调酒的吧台。

    陈择几个抽到女仆装猫尾女装的Alpha不情不愿换上衣服,健壮的Alpha穿着女装,场面比马戏团穿裙子的大猩猩还要惊悚,众人又笑又闹地给他们拍照,上传学院网,参与今年度黑历史照片大赛。

    江行没有抽签,也不需要换衣服,他分开拥挤在一起的人群,寻找某位兴风作浪完就逃之夭夭的殿下身影。

    他还是没找到,怀雾故意躲起来了。

    怀雾在三楼的临时更衣室,兴致勃勃地看着江行到处找他,直到通讯器都快被某人打没电了,才不慌不忙接通。

    “你在哪?”

    “我在三楼,”怀雾说了地址,“你要来找我算账吗?”

    江行还没说话,怀雾又说:“那你快点来,我等你好久啦。”

    江行:“……”

    你不是自己躲起来的吗?

    这位殿下颠倒黑白的能力真是炉火纯青。

    江行找到他所在的更衣室,敲了敲门。

    “进来。”怀雾声音含着笑意。

    江行推开门,刚往里看了一眼,反手锁上了门。

    怀雾坐在宽大的沙发里,穿着一条看起来仿佛湖泊般流动的长裙,湖蓝的裙摆凌乱又自然而然倾泻在地上,露出来的一截脚踝纤细美丽,皮肤雪白,唇色如玫瑰,散落的长发遮住了锁骨,犹如星云遮住了弦月。

    江行几乎不敢看他,仓促间移开视线,声音干涩:“你怎么穿成这样?”

    “因为我抽到了裙子。”怀雾回答,“你为什么还站在那里,过来。”

    江行一言不发地走过去。

    “我还没有穿鞋,”眼看着江行走到自己面前,怀雾弯起唇角,手指勾起摆在地上的、和裙子配套的高跟鞋细细的鞋跟,把精美到仿佛艺术品的鞋放到江行怀里,笑盈盈说,“你帮我穿。”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