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3章 吃醋了?

第23章 吃醋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殿下在外会用气味很轻的熏香, 淡淡的水果香气可以让他感到心情愉快,他的卧室里却没有任何多余的熏香,只有净化器源源不断送进来的空气。

    于是那一缕幽微的气息也显得越发清晰, 如影随形般缠住江行的呼吸。

    江行突然生出被淹没的错觉,怀雾的信息素过于甜美,轻易就能调动出Alpha的控制欲和独占欲。

    想占有他,想标记他,想把他藏起来。

    江行从前对任何人都无感, 现在才发现,原来Alpha骨子里的占有欲是这么恐怖又卑劣,能让他在一瞬间变成了另一个人。

    而他无法标记, 独占欲也变得更狂暴,叫嚣着让他去抓住毫不设防的Omega,别让他逃跑。

    江行竭力抑制住突如其来的焦躁渴望,偏偏怀雾还毫无所觉地坐在他身上, 像是把他当成了猫抓板,亲昵地环抱住他的腰,在他胸膛蹭了几下, 接着抬起头, 咬住他的喉结。

    他碰哪里, 哪里就成了江行的敏感地带,江行喉结滑动, 下一秒,贴着舌钉的舌尖一扫而过。

    江行快要被他折磨疯了,浑身上下都硬成了一块铁板,可他又拿这位任性妄为的公主殿下毫无办法,只能隐忍着, 忍到声音都变了调,哑到快要听不清:“殿下,你能不能行行好,不要乱碰……”

    “我怎么啦,”易感期的怀雾要更恶劣,破坏欲高涨,知道眼前的Alpha抗拒不了他,于是更加肆意地在他失控的边缘游走,看他因为自己而艰难忍耐的模样,“学校里那么多Alpha追我,我都没有理他们,只和你这样,你不要不知足。”

    江行下颌一收,Alpha的独占欲让他听到这句话、脑海里最先浮现的居然是怀雾也有可能和别的Alpha接吻的画面。

    他想象不出这个Alpha是谁,但光是面目模糊的想象,就足以让他妒火中烧。

    怀雾察觉到他更紧绷的身体,抬起眼睫,仔细观察他的表情,而后抱住他的脖颈,笑了起来:“吃醋了?”

    “……”江行很不愿意承认,可事实又确实如此,“嗯。”

    “殿下,”江行坐起身,斟酌半天,商议地说,“以后……我跟你在一起的时候,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说?”

    公主殿下很宽容:“那你得给我一个能说服我的理由。”

    “就算是小狗,看到主人去摸别的小狗脑袋,也是会吃醋的。”江行低声回答,试探着亲吻他的唇角,见他不排斥、也没有拒绝,于是托住他的后腰,一点点辗转着深入。

    Alpha的信息素蔓延,还是清冽的薄荷气息,一闻就知道,江行到底有多喜欢他。

    怀雾能感觉到信息素里的躁动,像是凶残的野兽,克制本性趴在他脚边,伪装成无害的小动物。

    可怀雾更想让他抛弃理智,让他因为自己发疯。

    怀雾攥紧他的头发,声音断断续续:“奇妙的比喻……你是我的小狗吗?”

    或许是房间里灯光不够,江行低垂眼皮,和他接吻的时候,眼里看不到多少光彩,晦暗得像深夜的雨林:“殿下,从我和你告白的那一天起,我就向你认输了。”

    他已经是落网的猎物,那么是小狗还是小猫,是凶残的野兽还是无害的动物,并不由他做主,一切都由怀雾说了算。

    怀雾愉快地说:“好吧,我答应你了。”

    这顿晚饭推迟到了夜里十一点,和夜宵合并到了一起。

    怀雾不想出门,江行点了餐正要出去取,克里斯不请自来地推开了门。

    怀雾这栋别墅,克里斯拥有最高权限,可以来去自由,他也习惯了不打招呼就上门,可他没想到,他会在这种时刻,看到江行从怀雾的卧室里出来。

    “……”克里斯表情都裂了,“你为什么会在这?”

    江行也意外地停顿了一瞬,随后神色如常地轻声关上门:“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克里斯一噎,闻到了Alpha讨厌的信息素气味,忙不迭捂住鼻子:“你要出去吗,那你快点出去吧。”

    江行礼貌地说:“我出去拿东西,还会回来的。”

    克里斯:“……”

    他和江行不共戴天。

    克里斯决定不和这种可恨Alpha沟通,正要绕过他去找怀雾,江行又颇为善良地提醒了一句:“我不建议你现在进去。”

    克里斯怒视:“我找我哥你也管?”

    “不是,”江行缓缓说,“要是我没猜错,你应该是Omega,房间里……我的信息素太多了,不适合现在进。”

    克里斯转头看了看楼梯,盘算着以楼梯的长度,要是现在把他推下去,会不会被判杀人未遂。

    以他对江行的憎恨程度,其实这的确算是一个善良的建议,毕竟如果他直面到江行的信息素,他只会感觉到难受。

    可是这善良的建议实在让他如鲠在喉,讨厌的Alpha和自己的兄长在一起了,还要提醒你别进哥哥房间,谁不想给他两拳。

    克里斯只好坐在沙发里,把自己气成了一朵仙人掌。

    怀雾出来时,就看到这朵仙人掌头上都快气开花了:“你又怎么了?”

    克里斯:“我在思考合理规避星际刑法的可行性。”

    “哦,”怀雾挑了下眉,“那你能在思考的时间里给我倒杯水吗,我渴了。”

    克里斯熟门熟路地准备给他倒气泡水,怀雾幽幽地说:“不要这个。”

    克里斯“嘭”一下,用杯底敲了敲桌子:“你们这对一丘之貉给我适可而止。”

    “你这个成语用法,在幼儿园的量词填空里都得不到及格分。”怀雾窝进沙发,苦恼地揉了揉额角,似乎在真情实感为克里斯未来的学业发愁,“你现在来找我有什么事?”

    克里斯忍辱负重地换成矿泉水:“来给你打针。”

    怀雾停住:“?”

    “真的,”克里斯诡异地有种反将一军的快乐感,“上次让你中招的药剂分析结果出来了,成分都是烈性成分,还有一半在药品材料禁用名单上,担心你会有后遗症,爸爸让我来再给你打一针。”

    “不过,你现在的信息素能用吗,你和江行临时标记了吗?”

    怀雾身上的Alpha信息素强烈得让他不得不这么想。

    怀雾说:“没有。”

    江行知道自己无法标记,不会做这种无用的尝试,他身上的薄荷信息素多,是因为江行的信息素失控了,他们俩又搂搂抱抱那么久,想沾不到都难。

    成年的Alpha信息素怎么也不该这么容易波动,这样的情况,倒是让他想起了分化后的一段萌芽期。

    如果真是萌芽期,那江行的青春期来得也太晚了,他没被憋坏么。

    “没有的话,那你就得挨一针了,”克里斯把水递给他,惋惜地说,“阿无,你可不要怪我。”

    怀雾捏紧水杯,看到克里斯拿出来的细细的针尖,冤有头债有主地骂了一句:“该死的金凯撒。”

    “他已经被你打死了。”

    “……该死的黑。道老鼠,”怀雾若无其事地修改了一下目标,“总有一天我要和他们算账。”

    克里斯拨开他的头发,刚想用消毒棉擦擦腺体,就看到他后颈上清晰的吻痕,噫了一声:“你这又是被谁咬的?”

    “明知故问。”怀雾捡起抱枕,逃避地把脸埋进柔软的枕头里,“你能不能快点,你要是刺疼我了,我就用医疗事故举报你。”

    这个吻痕的位置很微妙,不在腺体上,又和腺体的距离近在咫尺,像是某种隐晦的觊觎。

    克里斯想着大仇得报,手上还是放轻了动作,尽量轻微地将针尖刺进皮肤:“阿无,我要提醒你一句,你不要自己引狼入室。”

    “知道了。”怀雾眼睫毛颤了几下,易感期里的腺体要更敏感,克里斯动作这么小心了,他还是觉得疼。

    怀雾讨厌这种尖尖的东西,要是他能颁布法律,他一定先废了所有尖针。

    “我知道你有办法对付江行,”克里斯想了想,“可是我怕你没有办法摆脱他。我查过江行的资料,什么也没查到,他不是一般人吧?”

    怀雾以前的猎物不是这样,他以前的猎物都是很清楚的状态,家世、性格、甚至祖上三代有无暴力倾向史,一切都很清晰。

    即使他们因为怀雾的招惹而改变性格,怀雾也有摆脱他们的余地。

    可是这个江行什么都查不到,就像一座不动声色的雨林,等着吞没撞进来的蝴蝶。

    怀雾轻声说:“我知道,不用担心。”

    克里斯抽了一毫升信息素就走,并不打算多呆,他离开别墅,看到江行提着小机器人送来的晚餐食品袋,站在别墅门外,讨厌的信息素已经散光了。

    他垂着眼,侧脸看起来格外冷淡。

    怀雾在学院里掀起的风浪无数,应该没有那么容易栽。

    反正不可能栽在这种撬他车的Alpha身上。

    克里斯坚定地摇摇头,上车走人。

    江行这才再回到别墅,迟来的晚餐还没有凉,不需要再加热,他拆开餐盒,把菜一份份摆在餐桌上。

    “明天的联合机甲课,你会去上吗?”

    “看情况,”怀雾走过来,心安理得地坐在江行拉开的椅子上,“如果某个人求我,那我也不是不可以去。”

    江行握住他的手,在他手背上吻了一下:“某个人现在就求你。”

    “他想和你一起上课,公主殿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