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6章 你想标记我吗?

第26章 你想标记我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一顿午餐的难度比夜宵还是高出许多倍, 吃完饭,江行点开通讯器备忘录,把制作过程里碰到的问题写上去。

    他抿着唇角, 眼皮微垂,神情认真得仿佛不是在记录生活琐碎,而是可以影响宇宙发展的重事。

    也不对,哪怕是真的能影响到宇宙的亚特兰,他的反应也很平常。

    怀雾开始犯困, 懒洋洋地靠着江行肩膀:“你记录这个干什么?”

    江行说:“留作纪念,下次改进。”

    亚特兰小皇子对于自己厨房煮夫的新身份接受得真快。

    怀雾弯起眼睛:“你下午有课吗?”

    “有,一节建筑课。”江行记录完毕, 关闭光屏,声音很轻柔地问,“你还有什么事要吩咐吗,公主殿下?”

    “建筑课是在机甲系上的, ”怀雾说,“那你就不要回宿舍了,中午跟我睡。”

    “……”江行险些捏碎通讯器, “殿下, 我是个Alpha。”

    他无法标记, 但他是个身体健康,并且对怀雾有着非分之想的Alpha。

    “我知道啊。”怀雾猫一样挂在他身上, 语气莫名,“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只是想要个会自己发热的抱枕。”

    “不过,你要是不愿意的话,”怀雾咬了下他的耳朵, 通情达理地说,“我也可以去找愿意的人来。”

    江行:“……”

    再乖的小狗,也是听不得这种话的,公主殿下很快就为这句话付出了代价。

    江行抱他回房,手指在他的腰间勒出了鲜明的痕迹:“你不是答应过我,以后不再这么说的吗?”

    “我说克里斯……克里斯……”怀雾躲不掉他的触碰和亲吻,又在易感期里,对江行手指和嘴唇的温度要更敏感,他喘息着,恶人先告状地指责起来,“你自己想歪了,关我什么事。”

    江行手指一顿:“那也不行。”

    “你这个不讲理的混蛋。”

    再礼貌的人,听到这番颠倒黑白的话也会被气到,江行在和他的博弈里迅速认清到一个现实,和公主殿下讲理只会被气死,也并不准备讲理,挑了下眉,认可了这句话:“我是,殿下还有什么想指责的吗?”

    他这么快认输,怀雾很没有使坏成功的成就感,无趣地说:“没了。”

    “没关系,我有一些话想和你说,”江行俯下身来,定定看了怀雾一会,吻住他的唇角,“麻烦殿下花点时间听了。”

    窗帘合着,Alpha薄荷味的信息素和Omega蓝风铃的气息不知不觉融合到一起,犹如清冷的风缠绕上盛开的花枝。

    怀雾微微颤抖着,在铺天盖地的薄荷信息素里,感觉到一只手穿过他的头发,不轻不重地捏住他的后颈。

    滚烫的掌心正好覆盖住腺体。

    他眨了下眼睛:“江行,你想标记我吗?”

    “想。”江行没有隐瞒,对自己心爱的人有占有欲是常态,他说不想才是虚伪,说了这个字之后,他又出奇地沉默了很长时间,“但是……”

    但是他无法标记,他有再强烈的渴望,想要和心爱的人建立起独特的双向关系,成为彼此的唯一,他也做不到。

    江行攥起的指节泛起了白,半晌,他擦去怀雾眼尾潮湿的痕迹:“殿下,午安。”

    怀雾蜷缩起来,声音里含着一点柔软的、不动声色的笑意:“午安。”

    江行自此以公主殿下专属的厨房煮夫、会自主发热的人形抱枕、以及需要抱殿下回卧室的轿夫、时常还要兼职一下木桩的多重身份,住进了怀雾的别墅。

    在别的Alpha眼里看来,这就是小白脸靠殿下一飞冲天,无能狂怒地敲碎了不少键盘,江行也成为全院Alpha最讨厌人物名单之首,不知道猴年马月才能下来。

    不过别墅里很宁静,机器人给江行整理出了一间卧室,江行忍无可忍的时候会回到自己房间睡,而大多数时候,他都是某位殿下的猫抓板。

    他们俩不是一年级,选择的科系也有不重合的部分,早上很难碰到一起,怀雾睡醒下楼的时候,江行已经先去上课了,餐桌上贴着张便利贴,告诉他早餐在恒温箱,不需要加热,是他喜欢的温度。

    经过这段时间的磨炼,江行在做饭一事上已经很熟练了。

    当然,同样熟练的还有其他的。

    睡醒就有人给自己做早餐的感觉还不赖,怀雾满意地把便利贴撕下来,从恒温箱里取出早餐。

    无论早上几点上课,江行都不会因为赶时间而敷衍,这顿也不例外,海虾去壳和虾线,螃蟹取出蟹肉,和片成薄片的鱼片一起煮成鲜美的海鲜粥,搭配了一笼烧麦,馅料不是传统的糯米,都是怀雾喜欢的食材。

    在讨公主殿下喜欢这一点上,还是江行更胜一筹。

    怀雾吃到一半,别墅门被推开,克里斯风风火火地走了进来:“阿无。”

    “怎么了?”

    “你起来了啊,”克里斯循声走到餐桌前,看了眼他在吃什么,非常自觉地去端了一个碗坐下来,“谢天谢地,那个姓江的今天不在。”

    因为他和怀雾住在一起的关系,克里斯好多次过来都能碰到他,江行不会妨碍他和怀雾的相处,但空气里总是飘着的Alpha信息素,让克里斯也很难自在起来。

    怀雾友情替江行说了一句话:“可是你吃的也是那个姓江的做的唉。”

    “……”克里斯眼也不眨地跳过这个话题,“我们查到风蝶的下落了。”

    风蝶是怀雾那架丢失的机甲,从丢失起,怀雾就一直在寻找它的下落,到现在也有十年了。

    “这十年里,它一直被一个黑。道。军。火。贩子私藏,前段时间,黑。道最强势的一个头目过生日,这个军。火。贩。子为了讨他的好,才把风蝶拿出来送给他。”

    风蝶不是能被轻易启动的机甲,这个军火贩子恐怕也是在十年里没办法使用它,又因为某种原因,迫切需要有一把保护伞,才能舍得把它拿出来。

    怀雾吃完最后一口烧麦:“它被送给了谁?”

    “被你杀了的凯撒金的亲生父亲。”克里斯说,“他也是无法启动风蝶,开了场地下展览会,征集了一帮智囊团想办法。我们这才能得到的消息。”

    “智囊团,”怀雾意味不明地弯了弯眼,“这场展览会还在开吗?”

    “还在。”克里斯小心翼翼地观察他的神色,“但是阿无,你一个人要怎么去抢?”

    克里斯是战斗废柴,不要说去黑。道头目的地盘抢回风蝶,就是在模拟舱里打游戏,他能不拖后腿就是万幸。

    而且他们现在也没有可以动用的人手。

    “我不是一个人,”怀雾用纸巾擦了擦唇角,对他笑了一下,“我还有我的Alpha。”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