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7章 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第27章 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以银河系为中心, 人类在无穷无尽的宇宙里发展出了九大星系,每个星系逾千亿人口,大小王国无数。

    幼儿园里的小朋友都知道拉拢自己的好朋友不跟讨厌的小孩子玩, 更不要说茫茫多独立的政体,所以尽管宇宙里还有无穷多的未知区域,人类也没有再将重心放在探索上,而是专注于内斗。

    各星系里时不时发生大大小小的摩擦,但都还在全星系签订的和平条约内, 不在居住星球打架。

    越靠近太阳的星系越繁华,驻扎的军队力量越强大,管理严格, 安全等级也格外高,虽然很肥美,但不是黑。道。军。火。毒。品。走。私的好地方,每年, 偷偷在银河系里走地下捞钱的非法组织都能被连根犁成秃瓢,除非家当特别丰厚,一般的违法小组织都不敢路过银河系。

    宇宙最强大的帝国亚特兰就在银河系, 帝国学院在第二星系, 而沙漠之星, 则位于第四星系,是一个折中的位置。

    沙漠之星是黑。道金家的私人领地, 不属于任何一个国家,武装防卫系统完善,比许多小国家还要好。在这里居住的差不多都是跟随金家的人,还有一些各星系流窜来的没有身份证的黑户。

    沙漠之星有个巨大的地下拍卖场,拍卖搞来的一些特殊货品, 动用的次数不多,现在,拍卖场里所有多余的摆设都被撤走,只停放着一架巨大的机甲。

    任何人、哪怕是再不懂得欣赏的土老帽看到这架机甲,也要赞叹一句“完美”。

    机甲通体银白,机身所用的材料无一不是坚固昂贵的稀有金属,线条流畅漂亮得不像是一架战斗利器,更像是一只轻盈的蝴蝶,它装备了当今最高端的武器,看起来如同蝴蝶羽翼的双翼预估发挥的火力能在瞬间击碎一颗行星。

    这是一架将火力提升到极致的战斗机甲,也是一架远远超过如今机甲制造水平的机甲。

    因为无法启动,它的舷窗黑暗一片,如同一双合起来的眼睛,仿佛沉睡了许多年,在漫长的沉默里等待着某个人前来开启。

    “真是漂亮,”库伦·金站在一条悬浮在半空的玻璃栈道上,眯着眼睛,俯身仔细地观察这架机甲,随后又喝了一口浓烈的伏特加,“昂贵的制作材料不算什么,最漂亮的是它的操作系统——你能想象,世界上有一架无声无息能完全链接人类精神的机甲吗?”

    他身后的秘书低着头,用近乎机械的声音回答说:“想象不到。”

    “哈,想象不到就对了,我也是现在亲眼所见了,才敢相信这件事呢。”库伦·金伸出一只粗糙的、布满伤疤的手,摸了摸机甲冰冷的表面,“真稀奇啊,困扰了全宇宙九大星系的难题,到底是被谁解决的?怎么也不留个名字?”

    库伦·金,第四星系最大的黑。道地头蛇,是个令人发指的变态,喜爱玩弄漂亮纤细的Omega,再把被玩到伤痕累累鲜血淋漓的Omega杀死,制作成标本,美名其曰一个人最美丽的时候也是最痛苦的时候,他要把这些漂亮的Omega最美丽的一面定格,保存珍藏。

    然而这么一个大变态,他的外表看起来甚至是温文尔雅,穿着严谨的正装,纽扣一丝不苟扣到最上,眼角有几条不浅也不深刻的皱纹,恰到好处地承载了他一百多年来的腥风血雨。

    但在他兴奋的时候,他的假象就维持不住了,眼里亮着某种极端神经质的光,像是一条阴鸷嗜血又蓄势待发的毒蛇,说话的声音也透出因为激动而产生的颤栗。

    秘书卡莱跟随他多年,听到他用这种语气说话,还是会在心里感到由衷的恐惧。

    可是他的恐惧也是不能表露出来的,除非他不想要命了。

    卡莱分得清他什么时候想要别人回答、什么时候只是在自言自语,依然保持了沉默。

    库伦·金喝完伏特加,随手把杯子从高高的栈道扔下去。高空抛物是违法行为,不过在沙漠之星,他自己就是法律。

    脆弱的水晶杯落到地上,摔出伶仃的响。

    “幸好安德烈那个废物没有因为穷到揭不开锅就把它拆分卖了,”库伦·金说,“把这架机甲的消息放出去,有几条鱼舍得不吃这一口鱼饵?”

    机甲囿于操作系统,始终无法在军队里大范围推广,必须要配备专业的机甲驾驶员,如果有一架可以直接链接精神的机甲出现,毫无疑问,它会吸引到宇宙所有有能力角逐的王国注意力。

    谁能获得这架机甲的技术,谁就能得到新生。

    库伦·金拿出装载机甲的空间钮,它被制作成了蝴蝶的形状,一只正在扇动羽翼的蝴蝶,蝶翼上洒满了磨碎的金粉和钻石,看起来有种矜贵的娇气和漂亮。

    制作这架机甲和空间钮的人大概是为了哄一个非常爱漂亮的小孩。库伦·金在这一刻忽然没有缘由地想了一下,而后把空间钮塞进了粉碎机里。

    粉碎机运行,咔咔搅碎了被填进来的物品。

    机甲仍旧无声停在原地,一动不动。

    这架不知名机甲的消息犹如石子,在九大星系激起千层浪。

    普通人是没有渠道知道这个消息的,它只在特定的阶层里传播,接到库伦邀请函的高等机甲设计师们、黑。道。毒。品。军。火头目们、乃至于潜在第四星系的各大帝国卧底们,都知道了这个消息。

    一架突破现有技术、实现人机精神合一的机甲,收到邀请函的设计师们原本对于黑。道头目的邀请摸不着头脑,此时也忍不住心动了。

    更不要说那些权力更高的人。

    政体之间风雨欲来,但在帝国学院,这是一个非常漂亮的傍晚。

    橙黄的夕阳晕染了整片天空,学院笼罩在轻柔的霞光里,怀雾别墅里种的几株风铃草在晚风里轻轻摇晃,时不时有Alpha从门前路过,再转头期待地多看一眼。

    不过他们的期待注定只能落空,江行下课回来了,眼看着他毫无阻拦地进了别墅,每个Alpha都在心里诅咒了一句。

    别墅里满是Omega信息素的甜香,身在易感期的Omega在家里可没有还要使用隔离剂的想法,无所顾忌地任由自己的信息素飘落到每个隐秘的角落。

    江行到现在也没办法在怀雾的信息素面前保持冷静,可他又必须要这么做。他深呼吸了一口气,正要去厨房做晚餐,通讯器“滴”的一声响了起来。

    江行接通,听到老皇帝苍老的声音,不是那种和蔼可亲的老人形象,而是固执己见、偏执到惹人讨厌的声音。

    但凡是这种位高权重的一国皇帝,每天最多的大概就是担心今天又有谁要害自己,即使自己的枕边人和后代也不会信任,更不会在自己还年轻力壮的时候要孩子,免得被自己后代夺权篡位,江行和亚历山大都是老皇帝两百岁的时候采用试管培养出来的儿子。

    两百岁,对于一般人而言其实还是年轻气盛的时候,对于一国的王储来说,很少有谁能顺遂地活到寿终正寝,两百岁已经算是高龄。

    不过就算真的两百岁死了也足够了,享受过两百年泼天的荣华富贵,比碌碌无为、一生都在为生存而挣扎地活四百岁可要好太多了,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但这是江行的想法,而人总是贪婪的,更何况这种掌控了宇宙至高权力的人,享受了两百年,就还想要第二个两百年,甚至第三个,为此,早在远古地球时代就诞生的“长生不老药”,至今依然在权贵阶层里大受欢迎。

    老皇帝说:“奥斯维德。”

    奥斯维德是江行改名之前的名字,自从他被废之后,已经没有谁会再不知趣地叫这个名字了。

    江行没有应,手都没有停顿一下,直接打开冰箱,拿出了晚餐需要的食材。

    昨晚,某位公主殿下突发奇想,想吃一道古代食谱里记录的开水白菜,想到睡不着,作得要命,几乎要让江行以为他变成了食草的兔子,但猫爪子的锋利程度依旧,公主殿下吃不到,一连在他身上挠了好几下,江行一早起来,就看到自己后背和腰腹被挠出了花。

    他早上和中午都要上课,没有时间,晚上倒是有空。

    没得到回应,老皇帝不快地加重了音量:“江行。”

    江行礼貌地问:“您有什么事?”

    老皇帝更不快了,但想到要说的事,他还是忍了忍:“我要你去弄一架机甲。”

    “你在第二星系,距离比较近,我调派给你人手,”老皇帝说着说着,那种常年居高临下的态度又冒了出来,“我要你不惜一切代价抢回那架机甲。”

    江行很轻地问:“凭什么?”

    老皇帝发号施令惯了,忍也忍不了多久,很快又露出本色,勃然大怒地说:“江行,就算你脱离了亚特兰皇宫,你依然是亚特兰帝国的公民,你想看到亚特兰将来陷于水火之中吗?”

    江行沉默:“……”

    老皇帝又开始了气急败坏的辱骂,江行习以为常地听着,却在听到他说“你是个连Omega都标记不了的废物”时,眼神抖了一下。

    从前他刀枪不入,可是现在,这句话的杀伤力怎么会这么强,几乎能引燃他所有压抑着的负面情绪。

    忽然,一只手从他身后伸过来,取下了他戴着的通讯器。

    “你在和谁通话,”怀雾漫不经心地把通讯器扔进沙发,手指捏了捏他的耳垂,“连我过来都没发现,江行,我伤心了。”

    “我听到了。”或许是老皇帝又一次拿他的信息素说事,江行有些难以控制的焦躁,转身抱住怀雾,把他抵进了冰箱和墙壁之间隐蔽的角落里,“我听到了,殿下。”

    怀雾注视他的眼睛,江行却没有像以往一样和他对视,微妙地垂下了眼皮,俯身咬住他的锁骨。

    他的头发蹭到了怀雾颈间的皮肤,并不是柔软的发质,有些硬,像短毛的狼犬。

    怀雾近乎爱怜地问:“你怎么了?”

    “我想咬你。”江行抬起头,破天荒地直白。

    “可是我不想被你标记。”怀雾苦恼地蹙眉,“被标记的话,我就要有发情期了。”

    “我知道,”江行声音哑了下去,慢慢单膝跪在他面前,手掌从他的腰一路往下蔓延,“我们可以换一种方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