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28章 别想甩开我

第28章 别想甩开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夜晚灯火通明的时刻, 怀雾的别墅却很昏暗,依稀有一线光从窗帘缝隙里透出来,悄悄洒落在墙角绽放的野花花瓣上。

    江行抬眼, 眼神前所未有的深邃,清晰映出怀雾此时的模样。

    公主殿下眼尾红得厉害,眼里蒙上了一层朦胧的水雾,乌黑的长发凌乱地散在纯白的被子里,看起来像是被撕坏的蝴蝶翅膀。

    他在接吻里都没有露出过这种神态, 江行仔仔细细扫过他的眼角眉梢,恨不能把这一幕刻进骨髓里。

    蝴蝶发出难耐的喘息,犹如溺水一般, 在困境里抓住了他的头发。

    江行在最后咬了他一下,直接让他哭了出来:“……混蛋。”

    江行接下这句没有任何力度的指责,抱起他,转身进了浴室。

    怀雾的长发滑进他的胸膛, 丝丝缕缕,仿佛是妖魔用来束缚猎物的蛛网。

    Alpha在失控,从他的信息素就能感觉出来, 浴室再宽敞, 也没能盛住躁动的薄荷信息素, 怀雾渐渐受不住了,江行不能标记归不能标记, 体力是真的见了鬼的好。

    “不要了……”怀雾抵住Alpha靠过来的结实分明的腹肌,声音轻得快要听不清,然而即使是被欺负得迷迷糊糊的状态,公主殿下也不忘找他的茬,很不高兴地说, “太硬了。”

    江行捏住他的后颈,指腹摩挲着柔软的肌肤:“你坐在我身上把我当椅子的时候怎么不这么说?”

    “此一时彼一时。”怀雾理直气壮,直到敏感的腺体也被咬住,他颤抖起来,虚弱到几乎撑不住洗手台,还是江行揽住了他的腰,这才避免了他摔下去,“唔……别咬……别乱咬。”

    江行像是极度渴望吃骨头又不能吃的小狼崽,反复亲吻他的腺体,尖锐的犬牙只隔离着一层薄薄的皮肤,似咬非咬,就算知道他没办法标记,怀雾还是本能感觉到了危险。

    他仿佛在以身为饵,慢慢召唤出一只恐怖的怪物。

    他挣扎着要逃跑,被江行毫不犹豫抱了回来,Alpha强烈的独占欲根本无法容忍他在这时候离开,江行也是把他抱回来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

    不过他也没有再松手。

    “殿下,为什么要跑?”江行压着声音询问。没穿衣服的Alpha靠过来,浑身的温度几乎能融化他,怀雾眨了眨湿漉漉的眼睫毛,委屈地说:“疼。”

    “骗人,”江行低低笑了一声,“你又骗我,殿下,我看起来是不是很好骗?”

    怀雾被揭穿了也不着急:“骗你又怎么了,谁让你这么容易上当的。”

    “我没有那么笨,”江行还是为自己解释了一下,“就算是骗我……殿下,也请你骗我久一点。”

    江行手指拢住他的咽喉,靠在他耳边,声音收拢到几不可闻的地步,却又如同宣誓般惊心动魄:“别想甩开我。”

    他知道这只蝴蝶的想法,怀雾没有任何遮掩,而江行也就这么直直掉了进去,可是他不会蠢到完全交出自主权,这场游戏不可能由怀雾完全支控,他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只是他的一场游戏。

    这还是他们同居以来,江行第一次直白地揭开这件事。

    怀雾心情微妙,这种事情彼此心知肚明不就行了,为什么非要说出来。

    还是说,这就是弟弟不可控的地方。

    弟弟不可控的地方还有很多,不过怀雾不打算奉陪了,他被折腾到现在也困了,恹恹地靠在江行肩上,江行没有再继续,给他洗完澡,又抱他回去。

    一回到床上,怀雾感知到热源,又不计前嫌地自动钻进了江行怀里,江行觉得他真是可恶到令人发指,忍不住想狠狠咬他一口,想让他哭,又怕他会疼,思来想去,最后还是咬住了他的头发。

    怀雾:“……”

    江行真的好像一只虚张声势的小狗。

    “你为什么这么生气,”怀雾抱住他,温柔体贴地劝说,“活在当下多快乐,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我和你现在就在一起,这还不够吗,为什么要去思考未来这种捉摸不定的东西?”

    “……”江行眉眼渐渐沉下去,面无表情地捂住他只会火上浇油的嘴,“晚安。”

    怀雾说不了话,于是弯了弯眼睛,再次钻进他的怀里。

    通讯器自从被怀雾扔进沙发,就没有谁顾得上再管它了,亚特兰老皇帝也是等了一会听不到回答,才确认江行把通讯器拿了下来。

    这是以前从未有过的事情。

    也没有谁敢随随便便先挂他的通讯。

    老皇帝生出被无视的勃然大怒,然而这回不管他再怎么骂,都听不到回音,他再愤怒,也没有对着空气发挥的爱好,老皇帝怒气冲冲摔了通讯器,混浊的眼紧盯着亚特兰皇宫穷奢极欲的墙壁。

    人们热衷于给各星系的富豪们排位,对着一辈子也不可能赚到的金钱指指点点,为剥削自己的资本家们摇旗呐喊,然而这群蠢货不会知道,宇宙里最奢靡的地方在亚特兰。

    哪怕只是皇宫里的一面墙,凿下来也能拍卖出一个高昂的数字,亚特兰皇宫的空气里都弥漫着奢侈又精致的气息。

    这是亚特兰先皇积累下来的财产,这是老皇帝一生所归,他怎么可能这么轻易把它让给别人?

    权贵们的资产丰厚到一般人无法想象,如果数学学不好甚至数不清他们随意一张卡里的余额有几位数,然而,自从人类寿命提高到四百年后,统计出来的寿命最短的人群也多分布于权贵。

    每年宇宙死亡人数统计表格上,最富有的和最贫穷的两枝独秀,遥相辉映。

    穷人的死因就是穷,权贵富人们的死因就丰富多了,多是来自暗杀和权力争斗,庞大的财富与权力面前,感情实在一文不值,除非真的废物,没有谁想当几百年孙子。

    也因此,权贵们大多到自己快要老了的时候才要后代。

    老皇帝执掌亚特兰一百多年,长年累月的尔虞我诈让他还没有到了衰老的年龄,灵魂已经磨炼出了苍老的疲态,两个儿子也是在近臣小心翼翼的提议下才做了试管。

    老皇帝走到镜子前,看着自己,亚特兰的特级医疗保养团队让他看起来还是英俊深沉,可他的确不再年轻了。

    就连亚特兰也一同衰老了,在宇宙里沉默了三百年,谁都以为它到了日暮西山的时候,什么不知死活的跳蚤也敢过来咬一口。

    老皇帝用权杖敲了敲地面,褪去了一点既燃的暴戾,他现在的语气几乎是平静的:“派人去把亚历山大抓回来,亚特兰的脸面不是让他这么丢的。”

    跟在他身后的近臣点头:“是。”

    第二天,第二星系的午间新闻主持人换了一个,新任主持人用着微不可察颤抖的声音报道了前主持人惨死在家中的新闻,事发现场的照片都被涂了大量的马赛克,但依然有没被涂抹干净的血流淌到照片边缘。

    新任主持人报道亚特兰相关时再不敢不敬。

    被杀了儆猴,是每颗棋子的宿命。

    也是当晚,亚历山大在索摩星被一队神秘的人马劫持,好不容易得到自由,他在外面玩得太疯了,被抓时,他已经嗑了能让人神经兴奋的毒。品,正在一个妓。女的床上醉生梦死,被人攥住头发从Omega身上撕扯下来时,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眼珠混沌又茫然地转了转。

    “谁、谁他妈敢碰我?知不知道我是谁?”一。丝。不。挂被人抓起来,这种挑衅他尊严的举动让亚历山大怒火立刻冲到了天灵盖,可惜不等这位废物太子发表完仗势欺人的言论,来人已经不耐烦地把他打晕了过去,拖一只垃圾袋一样拖着扔进车里。

    “哎,我看我们的皇帝真是老糊涂了,居然把这么个烂泥扶不上墙的废物扶上太子的位置。”来人取出一张湿纸巾,慢条斯理擦了擦手,边擦边感慨摇头,“这个废物哪一点比得上奥斯维德?不过……也幸好不是奥斯维德。”

    他非常环保地把纸巾丢进垃圾桶,迈开长腿,一步登上悬浮车,语气轻松而欢快:“走咯,回家!”

    悬浮车驶进黑暗的那一刻,妓。女的住处突然发生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坚固的楼房在爆炸里被绞成了齑粉,火光和尘埃一起漫天。

    熊熊燃烧的大火把黑夜都撕裂了一块。

    剧烈的爆炸掀起的冲击波让附近一公里的所有建筑都受到了毁灭性打击,无人生还。

    这是片红灯区,住在这里的都是嫖。客和娼。妓,没有谁愿意为他们的性命买单,这场爆炸的原因和后续处理也被轻飘飘揭过了。

    倘若从宇宙上方看,这架如同蝴蝶一般的机甲犹如台风眼,吸引四面八方的风流。

    许多人乘坐战舰,特意避开正规航道,从不被监控的“地下”赶往沙漠之星,这些是不能被无孔不入的媒体拍到出现在黑。道头目老巢、各自代表一方国度的人,也有许多顾不上政治博弈,只为机甲本身而来的机甲设计师们,多方人马出动,汇聚的终点都是同一点。

    沙漠之星武装戒严到最高等级,没有许可证,周边太空禁止过路星舰通行,蛮横又霸道的举动,可也没有哪个蠢货敢因为这个和库伦金叫板,所有必须要经过沙漠之星的星舰一概选择绕行。

    帝国学院到沙漠之星距离三十个星际标准航行日,所谓标准航行日,也就是用一辆以星际规定速度的星舰在宇宙航行一天的距离,如果走跃迁点,时间就能缩短再缩短。

    机甲展览会为期一个月,考虑到展会聚集的人群特殊性,可能还开不了一个月,为了尽早赶到沙漠之星,怀雾一路走的都是跃迁点。

    从跃迁点通过时,人会因为失重产生强烈的眩晕感,就和古代晕船晕车晕飞机一样,时髦的星际人类晕跃迁。

    好在星舰里的两个人都不晕。

    怀雾和江行一起向学院请了假,不知情的学生还以为他们俩是要一起去结婚,两个人离开学院那天,赶着过来再看一眼的Alpha挤满了学院围墙。

    怀雾开的是自己的星舰,这辆星舰外壳看起来和通用的星舰没区别,内里却是经过了大刀阔斧的改装,配备了战舰才有的高端杀伤力武器。

    他开了自动航行,自己则悠闲地站在舷窗前,看着窗外一成不变的宇宙景色。

    除非经过一些著名的宇宙景点,大多数时间看到的宇宙都是差不多的枯燥,黑暗的夜幕笼罩住每一颗星星,遥远的星星发出模糊的光晕。

    怀雾看了一会就腻了,转而去找江行,星舰里没有厨房可以供江行发挥余热,他就在训练室里锻炼身体。

    怀雾推开训练室门,江行正好脱了上衣,在检查肌肉数据,看见他进门,江行眼里闪过一丝微妙的不自在。

    “你怎么突然进来了。”

    江行的身形非常匀称,腹肌结实漂亮,就是布满了猫爪印,锁骨和手臂上还有清晰的咬痕。

    怀雾扑过去,把他扑进垫子里:“奇怪,我们都在一张床上睡了,你怎么还会害羞?”

    “……不一样,”江行认真解释,“在床上,我想拥抱你,在平时,我想你多看着我。”

    “好贪心,”怀雾撑起下巴,提出疑问,“你想要我怎么看你?”

    江行笑起来:“这样就可以了。”

    就这样看着他,让他以为自己是被需要的。

    星舰一路航行到第四星系,将要进跃迁点时,星舰导航系统发出提示,前方有一列舰队拦住了跃迁点,是否选择绕行。

    “舰队?”怀雾撩了撩头发,漫不经心地看向系统光屏,“是趁火打劫的星盗,还是拦路的地头蛇?”

    光屏上显示出这列舰队的情况,既不是星盗也不是地头蛇,它看起来更像是一列军方的舰队,虽然它们的舰身上并没有特殊标识,但它们排列得丝毫不差仿佛复制体的气势,只有军方才有这种特殊的强迫症。

    而且一定是支精英战队。

    “都不是,”江行走过来,向这支舰队发送了对接讯号,“他们是我的人,殿下。”

    怀雾转过头,一眨不眨地盯着他。

    江行没有说亚特兰也意图争抢这架机甲,只是平静地握住他的手,牵着他往两艘星舰的接驳航道走去:“这架机甲既然是你的,那我一定会帮你抢回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