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33章 真可惜啊,他救不了你……

第33章 真可惜啊,他救不了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怀雾从小到大一直都很娇气, 父母在他身边的时候,不要说吃苦,小公主连“苦”是什么气味都没有闻过, 后来他们意外消失,怀雾被校长接到身边,和克里斯一起长大,同样被惯得不像话。

    他的脾气是被惯出来的,清楚自己拥有多少偏爱, 性格也越发娇纵,他从来没有感受到疼痛,也不耐疼, 眼神瞬间就朦胧了。

    怀雾联系江行,通讯器却提示没有信号,他没有再试,开始思考这个Alpha到底是谁。

    “我根本不认识你, 但听你说话的语气,好像我跟你有过一段。”怀雾拽回自己的头发,声音柔和得像是在哄人, 却又轻慢到了极点, 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把别人当人看, “怎么,你是对我爱而不得, 只能退而求其次,得个幻想症吗?”

    他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的害怕,害怕在这种时候除了只能让自己更狼狈以外没有任何意义,公主殿下即使身陷困境,也不会随随便便就对一个毒枭认输。

    “牙尖嘴利, ”Alpha冷笑了一声,语气里甚至有种诡异的期待,“公主殿下贵人多忘事,不过没关系,我会让你想起来的。”

    他一手勒住怀雾的脖子,一手打开通讯器光屏,调出前置摄像头,然后给自己打了一针塑肌剂,当着怀雾的面玩起了变形计。

    塑肌剂是一种时效药剂,可以在一定范围里改变自己的肌肉走向,从而达到近乎于整形的效果,曾经风靡一时,多流行于夜场之类心知肚明的场合里,后来因为它潜藏着的巨大犯罪危害性,被绝大部分王国联合禁止销毁,如今只能在军方特殊任务里和做着违法生意的地下黑市才能见到了。

    等他停了手,出现在镜头里的也变成了另一张脸。

    这张脸没有他本来面目阴沉,反而是截然相反的灿烂,看起来像个天真纯粹、不谙世事的少年,但只灿烂了一秒,就被阴暗的气势吞没了。

    Alpha俯身,逼近他的耳边:“现在认出来了吗?”

    怀雾蹙眉,偏着头,仔细端详半天,缓缓笑了起来:“你以为我的大脑是垃圾回收站吗,什么人都要往脑细胞里存?”

    Alpha原先隐隐的、充满恶意的期待荡然一空,一把勒紧了怀雾的脖颈,语气森寒:“谁给你的胆子让你在我面前这么说话的?”

    怀雾被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短暂的片刻里先被拽了头发,又被勒住了脖子,娇气的公主殿下似乎再也无法忍受这样的痛苦,断断续续哭出了声音:“呜……江行……江行……”

    “‘江行’是你那个Alpha的名字?名字倒是不错,但是真可惜啊,他救不了你。”Alpha嘲讽地说了一句,随后又点开光屏,调出了一段录像,“公主殿下薄情寡义,我只能用点辅助手段来帮你想起来了。”

    话音一落,Alpha加重了手指的力道,怀雾短促地“啊”了一声,几乎能听到自己喉骨断裂的声音,他的力气迅速流失,只能虚弱地靠着墙,借以支撑着身体不彻底倒下去。

    在他快要被勒死的时候,Alpha忽然又松开了手,怀雾睁开被泪水打湿的眼睛,看到了一段视频。

    视频是在酒吧拍的,比较昏暗,画面吵闹得厉害,怀雾失焦地看了一会,终于想起了这张脸是谁。

    是他曾经的一只猎物。

    从前他在酒吧和朋友一起玩,看到顶着这张脸的Alpha一个人站在角落,模样无助又局促,极大引起了怀雾的兴趣。

    公主殿下就是很喜欢玩弄纯情Alpha,喜欢把纯情Alpha欺负哭。

    然而他和这个看起来很单纯的Alpha接触没多久,就感觉到这Alpha表现出来的只是假象,怀雾先天对危险的敏锐直觉让他毫不犹豫放弃了这只猎物。

    他们接触的时间不到一天,怀雾不会天真到以为他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对自己一往情深。

    或许真单纯的Alpha能,一个大毒枭绝对不可能,他多半是记恨自己被先甩了,从他的反应来看,他对怀雾根本不记得他这件事称得上是耿耿于怀。

    “你这么喜欢我啊,”怀雾声音细微得快要听不见,“和你说几句话,你也能念念不忘到现在?”

    Alpha没有再被激怒,还很赞同地点了下头:“我当然喜欢你了,小公主,我知道你在帝国学院的一举一动——你和那些Alpha玩得真开心啊,被几个Alpha标记过了?”

    怀雾气若游丝:“关你什么事?”

    Alpha分开他的头发,看到他的后颈被人咬了一口,吻痕一路蔓延,被衣物遮住的身体上有更多痕迹。

    这一看就是新鲜的。

    “你和他做过了才来的?”Alpha忽然阴沉地笑了笑,拽着他往地下通道走,“公主殿下顺风顺水,现在也该让你吃点苦头了。”

    怀雾没有说话,观察起四周的情况。

    都说老鼠生的儿子会打洞,这句俗语在现在看起来半点不假,这条暗道又长又窄,四周贴满了无缝的钢板,没有工具想要撬开它们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他被拽着走完暗道,灯亮了起来,比拍卖场小不了多少的地下实验室出现在他眼前。

    房门大多紧闭着,怀雾还没看清什么,就被Alpha扔进了一间空荡荡的屋子里。

    怀雾没站稳,摔倒在地上,听到“嘭”的关门声。

    怀雾摸了摸脖子,脸上痛苦的表情如潮水般退去,他艰难呼吸了几下,分析起现在的情况。

    这个Alpha被他一再挑衅,分明是暴怒的状态,却没有立刻杀了他,而是把他带到了这里,看起来,他暂时还有活着的用处。

    让他吃苦……是准备用他做实验?

    怀雾骤然想起金凯撒异常的信息素,那种能让信息素异常的药剂多半也是这个实验室里出来的,这个Alpha能在库伦金的地盘上开个实验室,他和库伦金的关系必定匪浅,要么是情人,要么是儿子。

    库伦金只爱玩Omega,没听说过他还搞同性恋,还是儿子的可能性更大一点。

    这Alpha和金凯撒真是一对该死的兄弟俩。

    怀雾扫了一圈,这间小房间比标准的监狱配置还要严酷,空空如也,什么都没有,连窗户都没有,只在墙壁上凿了一个孔洞。

    像是毒气室。

    公主殿下的猜测准得可怕,一股极其苦涩的气化药剂突然从孔洞里喷了进来,怀雾还没站起来,腿变得更软。

    和金凯撒信息素给他造成的反应一模一样,还要更强烈,这种药在这段时间里显然有了不小的提升。

    怀雾伏在地上,放缓了呼吸。

    他的通讯器还是没有反应,那个Alpha笃定了他不会收到任何信号,连搜都没有搜。

    暗道的活动方格把一堆昏过去的机甲设计师推了上去,随后,拍卖场里的灯光重新亮了起来,负责人很抱歉地说,这是因为电路出现了意外,造成的意外伤害他们会竭力赔偿。语气真诚得要命,但在场的差不多都昏了,根本没有谁能听到这句话。

    江行回到拍卖场,忍着焦躁把设计师堆翻了个遍,没有找到怀雾。

    他心跳骤停。

    纷杂的思绪让他大脑直接过载,连面部表情都控制不了,他几乎是茫然地站了起来,看了一圈拍卖场。

    他一边不断联系怀雾的通讯器,一边竭力思考,这种近似偷偷摸摸的举动,不像是库伦·金,身为沙漠之星的主宰,库伦金要傲慢得多,大可以直接抓住怀雾,没必要再多此一举。

    他们在这里并没有仇家,只有那个在战舰上检查他们邀请函的Alpha嫌疑最高。

    沙漠之星不是亚特兰的地盘,江行就算去问,那个Alpha也不可能那么老实交代,想要找到怀雾,只有一个办法。

    江行须臾之间理清思绪,头也不回地大步离开拍卖场。

    他以最快速度回到战舰,守在战舰里的士兵们看到他的脸色,再看他身旁空无一人,很快就明白了什么:“殿下,太子妃碰到意外了吗?”

    “我没有保护好他,”江行没什么语气地说,“护卫队集结,所有人以最快速度赶来沙漠之星。”

    “链接史蒂文和柏林。”

    “让第三卫队装载超时空重导。”

    从第四星系向亚特兰发出通讯,信号波要在漫长的宇宙通讯网络上跑两个小时的时间。

    秦扬遵照命令向史蒂文和柏林发出通讯,想了想还是说:“太子殿下,超时空重导可以摧毁一颗星球。”

    超时空重导在宇宙里也是绝对的战略级武器,其强大的破坏力可以让一整颗星球的生态陷入绝境,即使在现在,各星系王国乱七八糟的摩擦不断,也没有谁敢越过和平条约,动用超时空重导。

    这不是能轻易被开启使用的武器,更多时候,它只是作为威慑而存在,如同古地球的核武器。

    这一瞬间,江行脑海里忽然闪过了一帧画像,他和怀雾坐着慢慢吞吞的悬浮车赶往拍卖场,透过车窗,和从住宅楼窗户里探出头来的小孩子对视。

    这群小孩没有受过良好的教养,看起来又脏又邋遢,眼神也不像一般小孩干净,生在毒窝里,天真无邪这四个字如同天方夜谭,但他们看过来的时候,还是依稀透出了天然的对外界的向往和期待。

    江行下颌绷紧,声音干涩地说:“我只想救出我的殿下。”

    他没有嗜杀的爱好,也不滥杀,他只想救出他的公主殿下,一切拦在这个目的面前的,都会变成他的阻挠。

    动不动超时空重导,只能看这颗星球会不会成为他的攻击目标。

    秦扬没有再说什么,转身走了。

    在沙漠之星外候命的战舰集结得要比发送到银河系的信号波还快,留守在外的九艘战舰赫然调转方向,目标一致朝着跃迁点前进,停留在外的其他王国战舰不明所以,由帝国战舰为首,发了一颗试探的导弹过去,战舰驾驶员避开攻击,打出了和平信号。

    他们现在的任务可不是和这群人打架。

    其他人想了想,还是给他们让了路,对于在沙漠之星外互相试探的王国们来说,多一艘少一艘战舰并不碍他们的事。

    九艘战舰终于汇聚到一起,团结有序地排成战斗方队,黑漆漆的舰身无端透露出了一股凛冽的杀气。

    江行一再压抑着,不敢去想怀雾现在可能遭受的处境,战舰在跃迁点外汇合后,他主动向库伦·金发出了通讯。

    库伦·金刚好得到了一支舰队出现在沙漠之星外的消息,这支舰队没有挂出标识,他摸不清来头,便也没有轻敌。

    他不允许有一丝意外破坏他的大计。

    库伦·金接了这通通讯,摆出了温和的表情:“这位朋友,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的确碰到了一点麻烦,需要请求东道主的帮忙。”江行调出战舰记录,把那个Alpha的照片摆在他面前,“请问阁下,认不认识这个人是谁?”

    库伦·金不动声色地说:“是犬子,怎么,他和你发生冲突了吗?作为主人,这么对待客人是不应该,我会调查清楚,给你一个满意的交代。”

    “不需要调查,”江行尽量克制地说,“您的儿子在拍卖场绑架了我的爱人,希望您能履行东道主应尽的责任和义务,把我爱人还给我。”

    “哦……这可真是不像话。”库伦金一顿,转头对秘书卡莱说,“帮我联系拿破仑。”

    片刻后,Alpha阴厉的脸出现在另一张光屏里,他看也没看江行,恭敬地对库伦·金低下头:“父亲。”

    库伦·金严肃地问:“这位客人说,你抢了他的爱人,是真的吗?”

    “当然没有,我怎么会对人。妻有兴趣。”拿破仑笑了笑,“沙漠之星现在的情况特殊,骗子也越来越猖獗了,什么谎话都能说得出来。”

    库伦·金看向江行:“真不好意思啊,看来这件事,我们还得再仔细调查。”

    这就是个说词,库伦金可不会大费周章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机甲设计师找老婆,拿破仑既然能把那个人抓回来,说明那个人也没有多大的来头。

    库伦·金维持着大方有礼的姿态,干脆挂了通讯。

    拿破仑这才看向江行,眼角弯起讥诮的弧度,仿佛是一个胜券在握的挑衅。

    他什么也没有说,也挂了通讯。

    江行脸上没什么表情,攥起的指甲却不知道在什么时候深深嵌进了掌心。

    他知道没那么轻易要回人,打这么一通通讯,也只是想要了解怀雾的情况。

    这个Alpha在战舰上就忍不住对他发出了挑衅,抓走公主殿下,也很难忍住不在他面前炫耀,有一种罪犯杀了人之后,是一定要回到案发现场观赏自己杰作的,江行就是这Alpha心里无能为力的“现场”。

    公主殿下应该还活着,但在哪里、又正在遭受什么,江行不能确信,也不敢想象,而不等他再有下一步的行动,停在沙漠之星的战舰被火力系统锁定了,显然,拿破仑要把他这个意图不正的“骗子”驱逐出境。

    战舰立刻升空,与此同时,大量的炮弹锁定战舰发射过来,战舰左侧尾部被击中,炸出了一个豁口,在炮弹爆炸的烟雾中,一队战斗机甲追击上战舰,双方当即开了火。

    双方都存着置对方于死地的杀意,根本没有保留,不遗余力地打了起来,机甲很快被击毁了六七架,然而随着空间更宽广,机甲的优势也突显了出来,机甲灵活性更高,这队战斗机甲驾驶员也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将,庞大的战舰在游鱼似的一波波攻击里,居然显出了几分无可奈何的捉襟见肘。

    “嘭!”战舰的一个能源舱终于在混乱里被击中了!

    战舰毫不犹豫脱离了这节能源舱,可能源引起的爆炸还是波及到了舰体,战舰变得忽上忽下,战舰驾驶员仿佛陷入了无能的狂怒里,没有章法地打出乱七八糟的攻击,但除了消耗火力以外,这波攻击并没有造成多大的损伤!

    战舰也意识到这一点,没命逃窜向太空,战斗机甲紧随其后,发出的炮火攻击快要把这艘战舰打成了筛子,好不容易跳出跃迁点,战舰发出的无差别乱扫没打中机甲不说,反倒是打中了守在跃迁点的沙漠之星中转站。

    靠在跃迁点附近的战舰们忙不迭避开,省得自己莫名其妙挨上这一炮。

    战舰和战斗机甲打得杀气腾腾,所有停留的战舰不约而同地选择了退避,根本不打算掺和进去。

    这艘战舰如同孤军,孤零零地撑着身躯,在浩渺的宇宙里没有方向地游荡。

    “不过是一个Alpha,你以为你能救得了谁?”拿破仑不以为意地看了爆炸的中转站一眼,率着战斗机甲,对战舰展开了更疯狂的追击,“碰到难题就去找别人的家长,这是幼儿园的小孩子才会用的方式。”

    “还是让我来教你大人是怎么解决问题的吧。”

    不知道多少次展开攻击后,战舰彻底没了炮弹,像一条任人宰割的鱼,拿破仑抓住了这个机会,将战舰逼进了附近一颗小型无人星,此时的战舰已经被打得破破烂烂、再看不出威风的影子,战斗机甲也差不多要没了武器,机甲集中火力,最后送给了战舰一波炮弹。

    “嘭”!

    战舰在这颗无人星上彻底爆炸!

    爆炸出的火光炽烈到近乎纯白,接着才是热烈的火焰。

    拿破仑轻蔑地笑了起来,慢条斯理录制下战舰爆炸的一幕,随后离开了无人星。

    两个小时后,史蒂文目瞪口呆地看着快要被剧烈的火焰烧成残骸的战舰:“呃,你是准备用战舰当烟花,向你的爱神求婚吗?”

    “这样不太好啊,”史蒂文评价,“太暴力了,你的爱神说不定会以为你是个暴力狂。”

    柏林——如果有谁是红灯区幸存者,那么就会发现这个Alpha和那天炸了红灯区的人一模一样。他叼着根棒棒糖,同样呆滞地睁大了眼睛:“天哪,你怎么好意思说我暴力的?”

    柏林是个天才,但因为过于偏激的处事风格,被江行指责了很多次,除非必要,江行不会找他出来。

    江行低着头,没有谁能看到他的表情,在他附近,秦扬正在一个一个拔萝卜,把其他被包裹在救生舱里的士兵扯出来。

    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有短暂的一瞬间,江行抬起了头。

    史蒂文和柏林齐齐一愣。

    江行……看起来恐怖极了,虽然他的表情很平静,但和以往那种对什么都不在意的平静是不同的,这种平静,更像是决定要摧毁什么之前的虚假和平,如同海啸到来前、波澜不惊的大海。

    他脸色苍白到了极点,偏偏眼睛又红得厉害,像是被困在绝境里暴起的野兽,随时随地都能择人而噬。

    “我不当江行了,”他说,“我要做回奥斯维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