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35章 公主殿下安详躺平

第35章 公主殿下安详躺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这间实验室算得上是密不透风, 残留的药剂只能通过排气的小孔慢慢渗透出去,大约是顾虑到他是第一次实验,气化药剂输送时间很短, 只有三十秒。

    但三十秒也足够了,比凯撒金使用的药剂作用更强烈,怀雾没了力气,坐都坐不起来,如果拿破仑现在掐死他, 他根本没办法反抗,唯一的用处,大概就是他现在极其适合扮演一个失去爱人和希望、变得心如死灰的“寡妇”。

    怀雾对拿破仑的举动不闻不问, 仿佛失去了一切感知,蝴蝶般的眼睫毛下,那双幽黑的眼眸黯然失色。

    他这种放弃所有的姿态反而又一次激怒了拿破仑,拿破仑攥紧他的头发, 把他拽到自己面前,阴森森问:“你就这么喜欢他?”

    第二次被人拽头发,公主殿下决定以后要把被人拽头发这件事列为人生最讨厌的行为名单。

    怀雾很慢地眨了眨眼睛, 眼神近乎支离破碎, 像一只被打碎的花瓶:“他正直、单纯、善良, 我当然喜欢他,不然要喜欢你吗?”怀雾笑了一下, 声音变得更缓慢,“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一辈子只能在黑暗里遮遮掩掩的毒枭后代?”

    怀雾感觉到拿破仑的手收得更紧,几乎要扯下他的头发,他也没有挣扎, 顺从得像是一只等待死亡的天鹅。

    半晌,拿破仑嗤笑了一声:“那又怎么样?公主殿下,你高高在上这么久,还不是落到我这个见不得人的毒贩手里了?”

    怀雾没有说话,拿破仑泄愤似的甩开他的头发,他本来想着千万种折磨这位公主殿下的方式,但前提是他得反抗、他要挣扎,他必须要想逃跑又逃不了,只能被囚禁着一根根折断肋骨,没有什么是比把一个想活着的人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更能让人愉快,可他摆出了什么都无所谓的态度,对一切都听之任之,只能让拿破仑感到拳头打在空气里的憋闷。

    “你以为你想死就能死得了?你这么漂亮,我是不会让你死的。”拿破仑忽然又笑了,“正好,潘多拉还缺实验对象,公主殿下,你就留在我这里,等着被改造成金贵的宠物吧。”

    “我相信,你一定能卖个好价钱。”拿破仑最后捏住怀雾的下巴,欣赏片刻,低声笑了起来,“看看你这张脸,有哪个Alpha能拒绝你呢?”

    怀雾眼也不眨,仿佛没有听到这句话,漆黑的眼里只倒映着苍白的灯光。

    拿破仑面无表情地松开手,转身离开。

    他一走,房间里又喷进了气化药剂,药剂在空气里形成了密不透风的网,密密缠住房间里唯一的Omega,怀雾手指颤了颤,短时间里接连受到两次药剂催化,他的身体受不了,信息素终于溢了出来。

    蓝风铃的气息压过难闻的药剂味,充盈了整间房间。

    Omega的发情期只有在和Alpha互相标记后才会有,大脑会根据Omega自身的状态,在心情愉快身体健康的情况下催生出发情期,从而开放生殖腔。

    开放生殖腔的Omega才有受孕的准备,也只有进入生殖腔,Alpha才能完成终身标记。

    这个顺序是不能颠倒的,一二三必须完全符合规律,是漫长进化里、由基因选择的最佳方式。

    为了繁衍出高质量的后代,进化出更完善优越的基因序列,基因选择“标记”和“生育”由染色体更稳定优秀的Omega做主。而这种药剂的意图明显是想打破基因制定的规则,强行颠倒顺序,让Omega被药物催化直接进入到发情期,把“标记”这件事的权利更替到Alpha手里。

    Omega不喜欢Alpha时,是无法被标记的,即使信息素注入到腺体,第二天还是会消失,根本无法建立起完整的标记关系,医学上把这种标记称为“无效标记”。

    Alpha想要和Omega互相标记,必须得让Omega感觉到爱意,Alpha的信息素里必须有着“爱”的激素,投资研发这种药剂的人显然对爱嗤之以鼻,只是想要拥有标记权。

    可是这世界上还没有什么药物能打破基因设置的规则,公主殿下的免疫系统察觉到外来者的侵袭,轰轰烈烈地和它打起了架,怀雾感觉身体在发烫,意识变得昏昏沉沉。

    反正已经落到了这里,怀雾也不怕情况变得更糟糕了,无论碰到什么,只要他还活着,他就一定能有办法出去。

    公主殿下异常坦然地合上眼睛,没有抗拒身体给他的提醒,睡起了觉。

    他这一觉睡得不算长,将要醒来的时候,他还梦到了江行,这只小狗在一片漫无边际的海洋里,竭尽全力向着他游过来,浑身的毛都被海水泡得湿漉漉的,眼睛也是湿漉漉的,似乎能随时随地哭出来。

    小狗叼住他的衣服,拼命拖着他往岸上游。

    梦里的怀雾恍恍惚惚明白过来,他落水了,这只小狗是来救他的。

    我才不要你救,公主殿下在心里想,你来得太慢了,江行。

    怀雾来沙漠之星的时候没有用营养针,公主殿下很挑剔,无味的营养针是他最嫌弃的补充能量的方式,他的星舰上没有厨具,不过装了很多食品,运用最高超锁鲜技术,加热完毕后的新鲜程度和口感香气和刚出锅的菜肴相差无几。

    被关到现在,殿下饿了。

    但他也不会说,公主殿下蜷缩在原地,睡醒之后,气化药剂到了固定释放的时间,空气里又多出了难闻的药剂味。

    这一天下来,怀雾差不多知道了药剂释放的时间,每次大概间隔八个小时,有人放毒,也一定会有人看着,怀雾并不担心没有人看到他。

    第一天没有人进来。

    第二天也没有。

    公主殿下现在是饿得要没力气了,与此同时,他身体的温度渐渐恢复到了正常水平,不会再烧得他迷迷糊糊了。

    免疫系统打完了架,驱逐出外敌,并且拷贝了外敌的信息,建立了针对外敌的保护系统。

    他的烧退了,而这种名为“潘多拉”的药剂意图并没有实现,刺激再强烈,伪发情期还是伪发情期,并不会让他催化出真正的发情期。

    这样的情况不只是他一个人,这间巨大的底下实验室里所有被抓来作为实验载体的Omega都出现了同样的情况。

    监控所有实验对象的医生皱起了眉。

    这些研究潘多拉的医生不需要近距离检查实验对象,每一间房间都装备了扫描系统,可以扫描出人体的各方面情况,根据数据来分析实验结果,远比医生目测更准确。

    现在这项实验又进入了瓶颈,人类是伟大自然的造物,想要逆天而行,他们这群研究人员还远远不够。

    研发潘多拉至今,他们始终卡在这一关,潘多拉的作用还是和劣质春。药没什么区别,哪怕是真春。药,效果也比潘多拉要好,起码春。药还能让Omega流水。

    拿破仑已经投资了大量金钱,每一分钟的实验研究都是在烧钱,再这么漫无止境没有意义地烧下去,只怕他们所有人都得死。

    研究医生一筹莫展之际,看到新来的实验对象某项数据很异常,他分析了一下,发现这位实验对象处于饥饿中。

    医生:“……”

    这个实验对象送进来的时候,拿破仑什么也没有交代,可他也不敢因为这点事就去联系拿破仑,他想了想,还是找到这个实验对象的房间,决定给他打一针营养针。

    房门打开的瞬间,这个医生眼神就恍惚了。

    他是个Alpha。

    而这房间里的信息素,甜美到他从未想象过的地步,轻易就能勾出他的欲望。

    这只是个实验对象……他这么想着,释放出了自己的信息素,一步步靠近了瘫软在地的漂亮Omega。

    地上的Omega恍若未觉,似乎是迷糊了,又似乎是无所谓。

    一心想死的人,大概也不会再在意自己遭遇什么了。

    Alpha终于走到了Omega身边,蹲下身,颤抖着伸出手,想要将这个散发出甜美信息素的Omega据为己有。

    他的动作僵在了这一步。

    这个Alpha死于房间里的系统,怀雾眯起眼睛,看到房间右上方的墙角里探出的枪,枪眼极小,Alpha死得也无声无息,过了一会之后,血才流淌出来。

    这把枪本来的用途应该是防止屋子里的人逃跑的,现在倒是用在了这个Alpha身上。

    鲜血快要流淌到他这里了,怀雾没有动,片刻后,脸色阴沉的拿破仑出现在门前,勒住他的脖子,把他提了起来,扔到了另一间实验室。

    “看好他,”拿破仑对因为他到来而变得战战兢兢的研究医生们说,“别让他死了。”

    医生们连忙应声:“是。”

    在他看不到的地方,怀雾弯了下唇角。

    他一个人待着,只要想死,会有许多种办法自寻死路,除非让人看着他。

    能接触到其他人,总比一个人被关着要好得多,算是进步。

    怀雾扫了眼新房间,这间房间才算是真正的囚牢,被铁栏分割成许多小格子,一间房间有十个格子,却只有九个Omega。

    怀雾被拿破仑推进了空出来的那一格,他虚软地倒进去,接着被扎了一针。

    针头刺进去的瞬间,他险些维持不住自己一心求死心如死灰的状态。

    这是一针营养针,打完,他饥饿的感觉消失一空,身体重新焕起能量。

    公主殿下这回是真的安详躺平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