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36章 喜欢吗?

第36章 喜欢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士兵们在沙漠之星的降落点很隐秘, 正好是沙漠之星防御监控系统的死角,不过死角也意味着地理位置偏僻,他们落下来才发现这是一片丛林。

    沙漠之星星如其名, 大多数地表环境都是金黄的沙漠,库伦金在沙漠上建立起了自己的地下王国,少数的几片丛林里布满了各种毒物,除了本土已有的毒蛇毒虫,大毒枭兴趣来了, 还会搜罗许多奇异的毒物放进去,有些水土不服挂了,幸存下来的毒性也变得更强。

    丛林是大毒枭的后花园, 生活在丛林里的毒物就是天然屏障,所以即使这里有死角,大毒枭也不在意,不认为有谁能从这里活着出来。

    士兵们的探测仪里显示出密密麻麻代表危险生物的红点。

    没有谁敢轻举妄动, 所有士兵穿上了贴身的防护服,提前给自己打了一针广谱解毒剂,无声无息从探索舱里出来。

    公主殿下被困的第三天, 在宇宙里漂浮的战舰收到了来自沙漠之星的私密信号。

    秦扬还没来得及有反应, 一直在信号台前的江行就立刻链接上信号, 建立起了通讯。

    这三天里,江行没有合过一次眼睛, 始终沉默地守在信号台前,就连他那只捏碎了呼吸面罩的手也没有管,士兵们想给他喷愈合药剂都被他拒绝了,最后只能草草用绷带包扎起来。这几天里,秦扬看着太子殿下这只手缠着的绷带被血浸透, 士兵们给他换绷带,接着又被血染红,像是一个不会终止的循环。

    秦扬隐约明白了什么,太子殿下的爱人被关了,太子只能用这种自残的方式,用疼痛来发泄自己心里积压的焦躁和暴戾。

    长时间处于极度紧绷的状态,江行墨绿的眼睛都被蒙上了蛛网似的红血丝,神情阴郁得像一尊伫立在狂风暴雨里的铜像。通讯接通后,他张开了口,声音却没有立刻发出来,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紧紧扼住了,过了一会,声音才姗姗来迟,轻得像是悬浮的幽灵:“有消息了吗?”

    士兵如实汇报情况:“我们刚抵达沙漠之星的城市边缘。”

    沙漠之星的城市边缘住着的都是穷人、流氓、和只能以皮肉生意维生的性服务者,男女Omega都有,这里的建筑也是最差的,楼与楼之间的空隙很小,像是一排排梳齿,楼体表面是经年累月留下来的脏污,黑得看不清楼房本来的颜色。

    许多过于陈旧的住宅楼楼体已经倾斜了,似乎随时都能在风雨里倒塌下去,但这样的危房,还是能听到房子里传出来的吵闹声。

    士兵们仍在汇报:“库伦金禁止任何居民出行,但没有提供相应的生活物资,已经发生了一场小范围的群体暴动,又被人镇压了,看起来,只有库伦金的人才有自由通行的权利,我们会想办法混进去。”

    江行茫然地转了下眼睛:“……好,注意安全,有消息立刻通知我。”

    这三天里,距离最近的亚特兰第四星系驻军已经到达了沙漠之星,其余队伍还在赶来的路上,亚特兰的突然集结让所有人措手不及,皇宫里收到了无数通讯,一半是被亚特兰保护的小国打来的,小国们提心吊胆,担心自己是不是要失去了这把保护伞,一半是意图和亚特兰结盟的王国打来的,还有一些,则是帝国发来了质问。

    史蒂文是个医生,只对研究人体有兴趣,对政治博弈一窍不通,柏林是个智能系统方面的天才,偶尔兼顾杀人犯,对复杂的政体关系同样摸不着头脑,所有事都只能转接到江行这边来,他要安抚心惊胆战的小国,敲打一部分不安分的人,要扯出精神和几大帝国交锋,还要处理亚特兰内部的事务,就算他是个身体素质再好的Alpha,他也撑不住了。

    江行转头想继续处理事务,没走两步,他就嘭一声倒了下去,膝盖重重磕到了冰冷坚硬的钢质地板上,士兵们连忙过来扶他,江行挥开别人的手,声音嘶哑地说:“给我一针镇定剂。”

    镇定剂可以安抚精神,用一针刚好可以解决他沸腾的情绪,士兵们没有反对,但紧接着,江行又说:“再给我一针肌肉诱导剂。”

    士兵们犹豫了:“殿下,肌肉诱导剂是……”

    肌肉诱导剂是兴奋药剂,可以让精疲力竭的人重新拥有力量,但这就是属于透支,药效过后,身体后遗症会更强烈。

    “我知道,”江行不容质疑地说,“给我。”

    士兵们只能再给他扎了一针肌肉诱导剂。

    江行重新爬了起来,回到自己的休息室,在卫生间里洗了把脸。

    前几天,他还在这里亲吻他的公主殿下,不过一晃眼,镜子里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才打过镇定剂,可江行感觉自己的心脏又要跳出来了,浑身的血液变成了熔炉,烤得他坐立难安,江行深深吸了一口气,无从下手地攥紧了头发,困兽般原地转了几圈,随后一拳砸碎了平整的镜面。

    现在在沙漠之星的人太少,还有一群豺狼对着殿下的机甲虎视眈眈,他不能轻举妄动。

    公主殿下和殿下的机甲,他一个也不会拱手让人。

    被困的第四天,地下实验室的研究人员暂停了气化药剂实验,决定给潘多拉再进行一次升级。

    对于被关在这里的实验对象来说,这算是一件短暂的好事,尽管谁都知道升级以后就是更大的磨难,但重石还没有掉下来,他们也逃不出去,别无选择的情况下,自然是能少受罪一会就少一会。

    怀雾和“狱友”有了联系,不过是单方面的联系,这群Omega不知道自己的未来、但也能猜到,房间里整天都蒙在一片绝望的死气沉沉里,只有在他旁边格子里的女Omega,还会和他说话。

    即使怀雾一句也没有回过,她也没有停止碎碎念,怀雾佯装翻身,转身到她面前,这才发现这个女Omega消瘦得厉害。

    在囚牢里时时刻刻担忧自己的宿命,每个人都很瘦,她是格外瘦,几乎成了一把骨头,她弓着脊背,防卫似的抱住了自己的膝盖,单薄的脊骨从宽大的衣服里透出形状,头发变成了一把枯草,以公主殿下的眼光看,如果护养得好,她的头发原先应该很漂亮。

    她看起来年龄也不大,应该和他差不多。

    从她的话里,怀雾大概了解了这所地下实验室的情况,这里的许多研究人员是被大毒枭抓来的,试验品也是被抓来的,不过这个女Omega不同,她是被骗来的。

    在展开实验前,实验室的负责人像模像样在这座被毒枭控制的城市发了宣传单,说招收实验对象,报酬丰厚,有这座城市的创造者后代作为支持者,她们不用担心被骗。

    沙漠之星里没有学校、也没有提供教育的场所,生活在这里的人大多短命,还是文盲,为了活着已经耗费了最大的力气,在这里,偷鸡摸狗、奸。淫。掳掠屡见不鲜,但只要不犯到那群拿着库伦金工资的人身上,也没有法律会把罪犯抓起来。

    这是暴力者的天堂,是Omega的地狱,出生在这里的Omega天然只有两条选择,一条是成为廉价的娼。妓,几个第四星系硬币就能睡一次,许多时候碰到蛮横的主顾还赚不到钱,只能被强。奸,一条是抱上毒枭组织成员的大腿,成为他们的情妇,又或者成为他们的一份子。

    这个女Omega算是幸运,她的母亲长得漂亮,是一个组织成员的第三十九名情妇,她也在这微薄的关系网里得以艰难生存,还学了几个字。

    可就在前不久,她的母亲生病了,那个Alpha想也不想地抛弃了她,她和母亲自此一同坠进深渊,她在走投无路之际,听到了实验室负责人说的话,想也没想地报了名。

    她需要钱给母亲治疗,需要钱交房租,需要钱活着,她天真地以为有这座城市创造者的后代作为担保,她就真的不会被骗。

    却没想到这本身就是最大的骗局。

    这座城市的创造者又怎么样呢?本来就是他们,才让她们落到这步田地。

    她是最先一批被骗进来的,被骗进来的当天,她被仔细检查了身体,还洗了个澡——沙漠之星水源稀少,洗澡是那群上等人才有的待遇。这群研究人员态度格外温和,除了母亲以外、她没有再从其他人身上得到过这种态度,她惶恐又感动地进了实验室,心甘情愿为实验奉献。

    研究人员要的就是她的“自愿”。

    Omega必须要自愿才能被标记,研究人员想了解这种情绪下产生出的大脑激素和标记之间神秘莫测的联系,从而逆推出潘多拉缺少的成分,记录下她的实验数据后,她就没有用处了。

    给她检查身体时,研究人员意外发现她还是个纯洁无瑕的处女,长得也漂亮,于是她没有用处的当天,研究人员们一起分享了她的身体。

    她没有得到报酬,也没有再能出去,这么长的时间,她的母亲也没活下来。

    然后她疯了。

    可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疯子,疯也疯得可怜,她只会对每个新进来的实验对象重复这间地下实验室的恶行,念上无数遍,然后让别人逃出去,一定要逃出去呀,这里不是人待的地方,要逃出去。

    从她进来到现在,她已经对很多人说过这样的话了,然后又目送着这些人被抬出去,被刺激得更疯。

    她一个疯子,为什么还能在这里待这么久?

    怀雾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其他几个格子里的人听她念叨的次数多了,也不再理她了,死亡面前,同病也很难相怜,几个Omega忍不住焦躁的时候,就会和她大吵一架。

    她被吓得一瑟缩,将自己抱得更紧,怀雾终于在枯草堆似的头发里看到她的眼睛,黑白分明。

    第八天,潘多拉药剂升级完毕,气化药剂再度充斥着整个空间,铁笼里升起了透明的隔离挡板,防止信息素混淆在一起。

    毕竟升级了,怀雾以为自己会被影响得更厉害,然而时间一过去,他发现自己受到的影响还减轻了。

    他的身体对潘多拉有了耐药性。

    其他Omega的反应各不相同,有还是很剧烈的,也有和他差不多的。

    而这个疯子Omega,她看起来全然不受影响……能在这种药剂里不受影响,大概是因为被标记了。

    并且不是人为的标记,而是潘多拉药剂造成的标记现象,她是仅此唯一出现这种情况的实验品,所以才会被留到现在。

    被困的第十三天。

    接收到命令的亚特兰军队全部集结,围在沙漠之星外的各王国战舰也隐隐有了合作的趋势,除了贝尔曼,江行以亚特兰的名义,向在场的战舰发出了通讯邀请。

    一个毒枭能顺风顺水在帝国的地盘发展壮大,没有贝尔曼内部的放纵,这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事。

    江行用和亚特兰缔结百年友好条约为条件,来和王国谈判,王国们思考半天,还是答应了他的条件。

    这架机甲,他们是肉眼可见的没有争抢的机会,既然如此,还不如和亚特兰结约。

    帝国们却是不动,这个条件对帝国们来说,还是不够吸引人。

    王国可以将亚特兰视为保护伞,同等级的帝国没有必要,更何况,亚特兰能否存在百年都是问题。

    不过帝国也没有一口咬死,说话间还留有余地,江行很清楚帝国在想什么,如果只有一家得到这种技术,那其余几家都要悬,这架机甲也一定会被想方设法摧毁,但如果他们结盟,共享这架机甲的技术,这就皆大欢喜了。

    江行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

    与此同时,混进沙漠之星的士兵们发来了信号,他们应该找到了怀雾所处的位置,就在地下拍卖场附近,有一片巨大的地下空间,他们在这片空间里隐约扫描到了怀雾的信息!

    他们试图发出通讯,不过没有成功,对方的信号一定是被屏蔽了。

    江行当即向大毒枭发出语音通讯,刻意模糊了自己的声音,希望库伦·金能够给这架机甲充上能源,好让他们一观全貌。

    原先各国互相防备敌对,谁也不放心谁得到这架机甲,库伦金还能保持从容,游刃有余在每个使者里游走,但亚特兰的突袭打破了这种平衡,其他帝国也纷纷入场,沙漠之星一下变成了帝国们的屠刀底下待宰的羔羊。

    意识到自己还会因为帝国们强大的权势而不得不低头,这种地位的变化让库伦金不甘又愤怒,一连杀了好多服侍他的Omega。

    好在他也不打算和这群人再纠缠。

    既然帝国们发来通讯,他也没有再藏着掖着,给机甲充上了能源。

    他刻意选择了用电充能,要充满还需要时间。

    在这段时间里,库伦金收拾了自己全部的家当,连平时喜爱的Omega标本也装进了战舰里,每一艘战舰都配满了武器库,他的精锐人员全部登舰。

    他准备好了要逃跑。

    虽然离开的姿势有些狼狈,不过和他预先设想的也差不了多少,他要以沙漠之星,给这群高傲自满的王国帝国一份大礼。

    他必将开启新时代。

    地表之上风云涌动,地表之下,一个疯子正在无声无息死去。

    这个Omega枯瘦的身体已经承担不起一个疯子的灵魂了,她没办法再防卫地抱着自己,徒劳地倒在地上,一双眼睛在濒临死亡的时候,终于恢复了些许理智的光采。

    回光返照,大概是能照出一个人平生所有不甘的。

    “你是我见过最漂亮的人,”她的眼里流出了泪水,枯竭的、只被一层皮裹着的手指竭力往怀雾的方向伸去,“我能给你编个辫子吗?”

    这个最漂亮的人,有着最漂亮的长发。

    她曾经也有很漂亮的头发,没有这个人好看,但她很珍惜自己的头发,从小时候起,她的母亲就会教她编辫子。

    这也是她的母亲唯一教会给她的。

    怀雾看到她的手还没有伸过铁笼,就彻底停了下来,而后无声无息一垂。

    怀雾沉默半晌,伸手握住一缕长发,放到她冰凉的指间。

    公主殿下讨厌别人碰自己的头发,不过如果是漂亮的Omega,那可以例外。

    监察到试验品的死去,系统发出了提示,很快就有人进来,准备把这具尸体抬出去。

    “可以让我出去透透气吗?这个人死了,吓到我了。”被关在囚牢里十三天,他开口说了第一句话,柔弱得让人心都化了,“拜托你们了。”

    这个最漂亮的Omega是拿破仑特别交代要被打造成最昂贵金丝雀的,对于他,研究人员很上心,每天都要维持他的美貌,囚牢里没有卫生间,他被特别许可,有离开这间囚牢的机会。

    虽然是在其他人的带领看管之下,不过这也够了。

    被这样的美人哀求,过来抬尸体的Alpha顿时生出了豪情万丈,几乎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当然可以。”

    Alpha拖着尸体走在前面,怀雾跟在他身后,笑盈盈地问:“对了,你知道这间房间里有多少把监控枪吗?”

    Alpha一愣:“什……么……”

    怀雾从后抹了他的脖子,把他挡在自己面前,用来当护盾,随后,系统再次勘察到意外,从右上角探出了一把枪。

    如他所料,只有一把。

    大毒枭怎么会把一群实验品放在眼里。

    他走出房间,其他研究人员看到眼前这一幕,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实验室里忽然发生了一连串的爆炸,系统还没有探出来,就彻底断了电!

    “这是你们关我这么多天的礼物,喜欢吗?”

    “不过,就算不喜欢也没有办法啦,我只有这一份礼物要给你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