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38章 轮到你了

第38章 轮到你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沙漠之星被毒气灌溉成了一座死城, 交织的炮火里,老旧的建筑一栋栋倒塌、粉碎,厚重的灰尘扬了漫天, 无数尸体被压在沙石里,流淌出来的血浸透了大地。

    这是惨象,但对于王国帝国来说,这就是一群穷途末路的罪犯应有的下场,生活在这里的即使真有好人, 也不可能长命,没有什么好同情的。

    帝国的战舰仍旧在追击毒枭留下来的人,不过毒枭一派属于本土作战, 还有个发了神经的贝尔曼从中作梗,帝国们带来的火力不算充分,一时半会还被这群炮灰拖住了。

    他们打起来的时候,并不知道这凄惨又壮烈的画面被隐藏着的摄影系统录了像, 同步传输给了逃跑的大毒枭。库伦金端着酒杯,轻轻摇晃着,在伏特加强烈的酒精味里眯起眼睛, 欣赏着地狱般的一幕:“看看这群人, 他们拥有着最高的权力, 享受最多的财富,听到最多的赞美——可是你看他们, 他们是怎么对待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的?用大炮和战舰?真残酷啊,他们怎么能对得起这群无辜的人民呢?”

    库伦金义正辞严,说得好像不是他放毒把这群无辜的人民毒死似的。

    拿破仑无动于衷地看着被放大再放大的图像,看着地上一截不知道是从哪个小孩身上掉下来的手臂,这只瘦瘦的小手里还攥着一朵被尘埃覆没了的花:“我已经联系了星际各大媒体, 把这些图片和视频发过去了。”

    虽然不知道这只手是谁的,不过真幸好它出现了,一只攥着花的小手,在连天的炮火里更能激起人类的愤怒和怜悯。

    库伦金满意地笑了:“你是我的骄傲。”

    库伦·金和拿破仑都远离了沙漠之星,于是也以为自己远离了危险,两个大毒枭从容优雅地碰了碰酒杯,浑然看不到一丝逃跑时的仓促和狼狈。

    政治听从于绝对的实力,但舆论也能左右民情,库伦金就是要把沙漠之星上的惨剧颠倒一下黑白,激发舆论。

    在讲究人权和平等的时代,国与国之间摩擦都只敢在太空打,没有谁敢越过和平条约,人类已经许久没有见过这种惨象了。

    当然,库伦金并没有把舆论认真当回事,言论闹得再沸反盈天,也没见几个人敢真的出来和王国作对,他只是需要这么一张群情激愤的幕布,来遮掩他的下一步动作。

    他的目标,是遥远偏僻的第八和第九星系。

    库伦金舒适地靠着椅背,畅想起未来,第八第九星系天然的混乱,就连机甲展示会,这两个星系也没有哪个王国赶过来,穷得连梦都不敢想的地方,非常适合由他来统领这群愚昧穷困的人。

    毒枭的战舰全速逃离第四星系,并不知道自己身后还跟着一只致命的蛇蝎。

    亚特兰全军跟在了那架漂亮到不可思议的机甲身后,黑漆漆的战舰和轻盈灵秀的机甲比起来,有种别样的憨厚。

    这是风蝶被制造至今的首战,为了表示对这一战的看重,风蝶打开扫描系统,对每一艘战舰发出了友好交流:“位于左翼25°的朋友,您好,您的右侧舰身损坏程度已达到10%,建议您尽快修理。”

    “位于右翼54°的朋友,您好,您的第三节 能源舱出现了泄露现象,建议您尽快修理。”

    “……”

    风蝶哔哔叭叭,把亚特兰的战舰们扫描了遍,战舰上有智能系统,不过在打架时,智能系统是不能完全自由做主的,只能作为辅助,听到它的话也没有权限回应。

    点出每艘战舰的问题,风蝶深藏功与名地保持了沉默,浑然不知道自己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

    亚特兰战舰上安装了最先进的屏蔽系统,外部的损伤也就罢了,有眼睛都能看到,但是能点出内部的问题,只能说明它的扫描系统更高级!

    这到底是一架先进到了什么程度的机甲?

    怀雾关了风蝶的发声系统,让它做一个安分的哑巴。十年不见,让公主殿下在回忆风蝶时不可避免给它带了点美化光环,忘了它是一个被精心设置的话痨。

    风蝶举出一块小牌子,上面画着一对泪汪汪的“QAQ”。

    风蝶有着强大的数据库,而它的数据库里有着一组特别关于人类运用表情包和颜文字的分析,据说人们会觉得这三个字母组成的表情很可爱。

    不过当然,它也低估了主人的冷酷程度,公主殿下把它的自主功能都关了。

    风蝶只好委委屈屈地当一个没有语音提示的导航。

    怀雾换了个姿势,面对面坐在江行怀里,看着他疲惫的脸。

    十几天也能够让他快速成长,现在的江行看起来和学院里那个与世无争的Alpha判若两人,强势又锋芒毕露。

    是因为我吗?

    公主殿下好奇地捏起他的脸,实验弹性地扯了扯,沉睡的江行没有醒,只是依靠本能,蹭了下他的手。

    失控的薄荷信息素充斥着整间机甲舱,公主殿下像是被冰冷又炽热的海水包围了。

    秦扬看着亚特兰太子被人捏来捏去,想不到一直被以为不行的太子殿下谈恋爱居然是这样的,感觉世界观都被重组了。眼看着太子殿下就要被扎上两个丧权辱国的小辫子,秦扬终于忍不住心情复杂地咳了一声。

    怀雾偏过头,很是意外:“你怎么还在?”

    秦扬:“……战时不能随意关闭通讯。”

    “那你是要选择非礼勿视、转过去不看呢,还是想继续围观别人谈恋爱?”公主殿下没有丝毫从江行身上下来的意思,理所当然地给出了选择。

    秦扬:“……”

    他有点呆,想不到太子殿下的心上人居然这么娇纵。

    江行睁开眼睛,近乎无声地笑了一下:“秦扬,转过去。”

    “是。”秦扬放置了通讯,并且把它捂得严严实实。

    “你怎么这么快就醒了,”怀雾无辜地说,“我可没有吵醒你的意思。醒了正好,你自己去休息室睡,我背不动你。”

    “不去,”江行抱住他,头埋进他的怀里,喃喃地说,“总算回到你身边了。”

    公主殿下就在他身边,只要一想到这个,他就再也睡不着了,恨不能无时无刻看着他,把这十几天里缺少的每一眼都补上。

    江行指节勒紧了怀雾的腰:“是我不好,我不会再离开你身边了,殿下。”

    “你身上都是血腥味,”怀雾不满地说,“你这几天去当屠夫了吗?”

    江行笑着抱起他:“嗯……让我看看你有没有哪里受伤。”

    检查结果表明,公主殿下没有什么损伤,反倒是江行身上多了很多伤口,一只手也还被绷带裹着,怀雾拆了绷带,看到了他掌心的伤势,深可见骨。

    怀雾嫌弃地把他推进了治疗舱里,治疗舱里的很多储备过期了,不过基本的消毒缝合功能还在,江行不被麻醉地消毒缝合:“……”

    算了,这点疼也不是不能忍,江行通过透明的舱盖看着怀雾,松懈下来的身体再度睡了过去。

    大毒枭逃跑的时间和公主殿下追击的时间相差不多,风蝶锁定了毒枭的位置,全速追了过去。

    它速度太快了,秦扬顾不上其他,拿起通讯器:“等等,请您慢下来,等等我们。”

    怀雾轻松地说:“我去给你们当诱饵不好吗?”

    秦扬接通了全线通讯,所有战舰上的士兵都能听到他们的对话:“对方的军火配置和正规军相当,您去当诱饵,容易碰到危险。”

    “再多也是毒贩,”怀雾不以为意地说了一句,随后弯起眼,不疾不徐、语气温柔地说,“我的将士们,不至于连这点信心都没有吧?”

    秦扬:“……”

    听到这句话的所有士兵:“……”

    谁是你的将士!

    ……可是这是太子妃哎,他们是太子殿下的士兵,四舍五入也是太子妃的士兵,而且太子妃这句话说得真好听……

    秦扬没再说什么,不过从战舰的反应看,就知道这句近乎激将的话起了作用。

    亚特兰所有战舰全部进入加速状态,紧随其后!

    库伦金对于情况的判断其实很准确,机甲展示会的主动权就在他的手上,赶来的王国们怕他掀桌子摧毁这架机甲,就不会带太多人手过来,基本上,每个使者都是抱着必死的决心过来的。

    而沙漠之星是他的老巢,几乎是用军火库堆出来的,他留下来的人就算是拖,也能拖住这帮人一段时间,这段时间也足够逃出去了。

    他唯二判断失误的,就是对风蝶的认知,他也并不知道,被拿破仑抓住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跃迁点近在眼前,只要穿过去,他们就能彻底安全,库伦金情不自禁捏紧了酒杯,突然,一架机甲从后方杀了过来!

    机甲发出的炮弹直接炸毁了一艘战舰的能源舱,这艘战舰上的精英们还没有来得及发出一发攻击,就先被火海吞没,库伦金怒不可遏地砸碎酒杯,盯着光屏上的这架机甲:“给我炸了它!”

    如果数量再多一点,库伦金也不会费劲去缠斗,但这只有一架机甲,是谁给他的勇气过来挑衅他?!

    库伦金和手底下的精英的火气被这架不知死活的机甲引爆了,仓皇出逃这件事本来就让他感觉尊严扫地,正憋着火气,这架机甲就是他再好不过的发泄方式,库伦金挤开了战舰驾驶员,自己亲自上阵,和这架机甲打了起来。

    可是不论他们怎么攻击,这架机甲总有躲避的角度,它的灵活程度和防御性高得出奇,简直要打破他们对机甲的认知,它甚至在躲避中再度击中了几艘战舰。

    以为能易如反掌捏死的蚂蚁突然变成了恼人的毒蜂,库伦金火气更盛,正要冲出战舰防护圈,拿破仑却感觉到什么:“父亲,别追了!”

    库伦金正在怒火上:“滚!”

    拿破仑可不想用自己的命赌气,于是他想也没想地给了库伦金一枪,库伦金难以置信地转过头,又被补了几枪。

    拿破仑若无其事地收起枪:“全员调头,回跃迁点!”

    但为时已晚。

    亚特兰战舰团迅速到场,如同回归大海的鲨鱼,狠狠一口撕咬下了毒枭的血肉。

    双方一照面,亚特兰就击毁了三艘战舰,拿破仑没工夫去心疼精锐,当即调转方向冲向跃迁点。

    原先被围着,怀雾分不出谁是主,现在一打起来,这艘急不可耐想跑的战舰就显得格外明显,公主殿下怎么会这么轻易就让他逃跑,风蝶一连发出了四发炮弹,击碎了战舰的推引系统,逼迫它退回战舰圈里。

    拿破仑狠狠一拳捶向了控制台:“掩护我!”

    不过这时候也没有谁听他的了。

    亚特兰战舰团和风蝶联手,对毒枭的战舰展开了彻底的绞杀。

    大难临头各自飞,毒贩里显然没有真情,到了最后时刻,每一艘战舰都想跑,横冲直撞想要冲出亚特兰包围圈,却怎么也杀不出去。

    拿破仑眼看着自己一艘艘战舰被击沉,就像是在一层层剜他的肉,没多久,他的肉就被剔光了,只剩下一具骨架。

    “轮到你了。”怀雾眯起眼睛,笑得漂亮又危险,如同索命的潘多拉美人蝶,“风蝶。”

    “在,已启动保护系统,请您在位置上坐好。”

    风蝶提示的语音很轻柔,但它最锋锐的武器已经蓄力好了,提示完毕,风蝶对着这艘战舰全速袭击过去!

    这在别人眼里看来等同于自杀,秦扬还没来得及开口,风蝶已经突袭到战舰面前,凝聚的光线轻而易举切碎了战舰的左翼、右翼、能源舱……

    风蝶把这艘战舰肢解了!

    强烈的光线刺激得每个人都睁不开眼睛,这架机甲如同残暴的猎手,将战舰肢解成一块块,拿破仑根本没办法反抗,只能像待宰的畜生,等待最后一击的到来——

    嘭!

    风蝶撞碎了战舰舱,满舱的毒贩全都掉进了太空里,没有氧气也没有重力,所有暴露的毒贩只能惊惧地睁着眼睛,一点点被窒息而死。

    风蝶伸出机械手,精准地把拿破仑逮捕进了自己的仓库里。

    “这么容易就让你死了,岂不是太便宜你了。”怀雾懒洋洋支起下巴,叹息似的说,“刚好,我也有一本十大酷刑,想用你做个实验。”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