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39章 我想吃点别的

第39章 我想吃点别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回去的路程很轻松, 怀雾在机甲舱里看了一圈,想洗个澡,再想到风蝶里的水资源都是十年前的, 他又果断取消了这个想法。

    风蝶丢失的时间太长,有些地方他已经记不清了,现在才看到控制台左侧的舷窗下有一个储物袋,里面没有装零散的工具,倒是种了几株风铃草。

    这么久过去, 风铃草早已经枯萎了,变成了一把浑然天成的干花。

    从前,他家里有一座很大的花园, 基本囊括了所有漂亮的花种,小怀雾没事干、或者闹脾气的时候,就会躲在花园里,等着父母来找他。

    花园里有一株很高的风铃, 他的父母在风铃花旁边给他建了一座机械摇床,铺着柔软的毛毯,只要小公主躺进去, 摇床就会自动摇起来。

    很多个下午, 是轻轻摇晃的摇床和风铃花的气息陪他入眠。

    怀雾看了半晌, 手指捻了捻花瓣,枯竭的花瓣经不起一点触碰, 很轻微地碎裂在他的指尖:“风蝶。”

    风蝶轻柔地回答:“在。”

    “我的……”怀雾安静更久,“算了,不问你了,我会找到他们的。”

    风蝶闪了闪舷窗,作为智能系统, 它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理解人类在想什么,不过它很会遵守命令,公主殿下没有让它开口,它就会保持沉默。

    怀雾走到医疗舱前,江行应该是很长时间没休息了,这一觉睡得很长,现在也没有醒,不过看他紧皱的眉毛,他的睡眠质量看起来并不是太好。

    我就做一回好事吧。怀雾想了想,打开医疗舱舱门,钻进了江行的怀里。

    医疗舱不算窄,但盛着两个人还是有些勉强,怀雾额头贴着江行的衣襟,血腥味和薄荷信息素密密缠绕住了他,随后,一只手臂揽住他的腰,把他又往自己怀里抱了抱。

    在近乎封闭的狭小空间里,和心爱的人拥抱到严丝合缝的程度似乎能给人许多安全感,江行锋利的长眉展开,因为噩梦而失衡的心跳也渐渐趋于平缓。

    风蝶关了光源,只留了贴在舱壁上的一盏小夜灯,昏暗的光线在无边黑暗的宇宙里,犹如一只微渺的萤火虫。

    怀雾闭上眼睛,也睡了过去。

    风蝶是极其优秀的为了保护主人而生的智能系统,理所当然的,它也不会在主人疲惫的时候再去打扰,即使回到沙漠之星,它也一声不吭,直等到依偎在医疗舱里睡觉的两个人自然醒。

    在无垠的宇宙里,人很容易丧失关于时间的感知,他们睡醒也是一天之后的事情了。

    这一天里,沙漠之星上的毒贩也被清剿完毕,整颗沙漠之星被炮火摧毁得再也看不到一片完好的土地,王国们不知道自己留在这里还能干啥,索性调头返回各自的星球。

    几个帝国对贝尔曼发出了一顿冷嘲热讽,然后也走了。

    他们不是不对那架机甲心动,只是亚特兰明显和那架机甲关系匪浅,就算心动,也不能当着亚特兰的面露出来,既然如此,那还不如回家睡觉。

    尘埃落定,帝国们也差不多想清楚了,亚特兰大张旗鼓赶过来,就是为了借势。

    九大帝国之间的关系更复杂,牵一发而动全身,亚特兰都有所行动了,其他帝国不可能坐视不理,也纷纷派出战舰进场,大毒枭在沙漠之星再怎么只手遮天,他也要对帝国退让。

    面对帝国的联合攻势,他再蠢也不敢立刻就炸了那架机甲,机甲就是他保命的本钱,而他也绝计想不到,这是一架有主的机甲,且主人就在沙漠之星。

    辛辛苦苦闹了半天,最后全给亚特兰做了嫁衣,帝国们不是一般的苦闷,只能安慰自己好歹是除了个毒瘤,也算是给九大星系的安全做了贡献。

    至于毒枭后续的处理事宜,这就是贝尔曼的任务了。

    贝尔曼日渐式微,当今皇帝的后代却有很多,王储争斗比亚特兰还激烈,暗中支持库伦金的是贝尔曼二皇子,借着这一层关系,二皇子杀了不少兄弟,想到这个秘密败露之后迎接自己的会是什么,远在贝尔曼皇宫的二皇子气得咬牙切齿,恨不得把那个擅自开炮的蠢货千刀万剐。

    沙漠之星成了一颗死星,二皇子也把自己的人召了回去。

    短短一天,沙漠之星上只剩下亚特兰,士兵们开着扫描系统,一边等着太子和太子妃醒过来,一边出于人道地在一片废墟里扫描了一遍,寻找可能还活着的幸存者。

    结果还真让他们找到了,是一群机甲设计师,战争打得突然,没有谁顾得上这群人,这群人在震天的炮火里就像一群瑟瑟发抖的落汤鸡,抱团挤在了一架防御性极高的机甲里。

    也幸好他们胆子小不敢出来,高浓度毒气重于空气,飘浮在下方还没有消散,要是他们出来了,只会变成一只只死鸡。

    士兵们把这架机甲捞进隔离舱里,继续扫描。

    地下拍卖场被炸毁,隔壁的实验室也被人引爆封闭了全部出口,士兵们探查完一遍,回到队伍里。

    沙漠之星里的几千万人口确实都死了,没有一个人幸存,如果放着不管,几千万具尸体会酝酿出什么蛊,谁也说不好。

    等到怀雾和江行睡醒,打开了各自的通讯器,接踵而至的就是大量通讯请求。

    江行要处理的事务太多了,老皇帝的“病”到底能不能治好,他还没有给出答案,公主殿下被校长和克里斯狂呼到未接通讯一眼望不到尽头。

    怀雾打了回去,克里斯秒接,半个月没有联系到他,克里斯已然进化成史前暴龙,愤怒地骂了一万字,让公主殿下很怀疑他是不是提前打好了草稿。

    在克里斯滔滔不绝发表指责的时候,江行偏过头,在怀雾的唇角亲了一下。

    怀雾笑了起来,克里斯脑海里警铃大振:“你突然笑什么?”

    “没什么。”怀雾真挚地说,“你刚刚说到哪了?”

    克里斯一听他的语气就知道他不安好心,有气无力地说:“我说,江行是干什么吃的,怎么让你失联这么长时间?”

    怀雾没有具体告诉他原因,不过他也能猜出来,因为很多年前的那场意外,他不会无缘无故不接他们的通讯。

    “他啊……”怀雾看着有条不紊处理各项事务的Alpha,担心吵到他,江行都是用脑电波和别人交流,但各项纷杂的文件都呈现在光屏里,没有丝毫隐瞒他的意思。

    这些文件都是亚特兰机密文件,怀雾扫一眼就知道,它们绝对不是被废除的前太子有资格处理的文件。

    江行为了救他,应该做了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怀雾走过去,从后抱住江行,脸贴在他近乎坚硬的后背上:“我饿啦。”

    公主殿下声音轻轻的,听起来还有点委屈。

    江行顿了顿,快速发出了几条针对亚特兰皇宫的命令,同时握住了怀雾的手:“想吃什么?”

    怀雾慢吞吞说:“不知道唉,不过像这种时候,应该都需要一顿大餐来安慰一下受惊的心灵吧。”

    江行眼角弯了弯:“我知道了。”

    风蝶上没有任何厨具和食材,当然就算有也不敢用,江行让战舰靠过来,把风蝶抓进战舰里,和公主殿下一同进了战舰。

    风蝶问:“您真的要离开我吗?同为巨型机械产物,我的防御性是这艘战舰的三倍。”

    公主殿下冷酷地说:“关机。”

    “好吧,真遗憾。”风蝶回,“我将在三秒后进入关机状态,期间无法再为您提供服务,期待和您的下一次见面,阿无。”

    太子殿下一出现,附近的士兵们全都被烧了尾巴似的,忙不迭往后跳,无法,只因为太子殿下的信息素实在太强烈了,强烈到暴戾,让在场的所有人望而生畏。

    信息素排斥任何人的靠近,会把所有出现在范围里的Alpha当做敌人,以这股信息素里透露出来的讯息看,士兵们毫不怀疑Omega也在太子殿下的攻击名单。

    明明这十几天里,他的信息素都没有出现任何泄露的情况,怎么救到了太子妃反而失控了?

    士兵们躲他如同躲瘟神,江行只好在医疗舱里找到隔离剂,给自己打了一针。

    但没有用,他的信息素还是很强烈。

    公主殿下看到针就跑了,江行无奈地看着他远离自己的身影,又打了第二针。

    还是没用。

    江行没有再尝试,把空荡荡的针管扔进垃圾桶,冷静地和怀雾交代了一件事实:“殿下,我的信息素失控了。”

    怀雾偏了偏头,看起来有些天真无邪,又有些可恶的看戏似的狡黠:“那怎么办?”

    “不知道,”江行还是很镇定,“你讨厌现在的我吗?”

    Omega没有被标记,就不会对Alpha的信息素产生生理反应,但心理反应不可避免,Alpha信息素太强烈,也会让Omega感到讨厌和烦躁。

    公主殿下说:“不讨厌。”

    江行点了下头:“好,那就先不管它。”

    战舰执行的任务一般都会需要很长时间,许多战舰都会配个厨房,免得人在宇宙里漂流太久了,被无味的营养针搞到生无可恋。算是个比较人性化的安排。

    江行在士兵们的围观里旁若无人地进了厨房,怀雾看到秦扬,问了一句地下实验室的情况。

    秦扬说:“扫描过了,实验室的出口被引爆了,内部坍塌的范围超过了九成,我不认为有生命存活的迹象。”

    “唔。”怀雾没说什么,只是看向厨房。

    这位太子妃过于美貌,教人总是不敢去直视他的眼睛,也不敢多看他的脸,秦扬只能看到他垂落下来的长发,有几缕垂在身前,遮住了精巧的下巴。

    初见时,他总是和太子黏在一起,看起来好像非太子殿下不可,但现在,秦扬不这么以为了。

    太子殿下从前根本不会做饭,只能是因为他去学的,可是这位太子妃表现得很平常,没有心爱的人亲自为自己下厨的感动,反而很理所当然。

    秦扬不想看到太子殿下竹篮打水一场空,笨拙地说:“太子殿下……为你做了很多。”

    “我知道。”怀雾笑着说,“你能再去扫描一次实验室吗?”

    秦扬不知道再说什么了,太子妃不想外人多提,他也不能越矩:“可以。”

    这顿用来抚慰心灵的晚餐很丰盛,得益于高科技厨具,消耗的时间也没有很长,在公主殿下等待的范围内。

    怀雾吃晚餐的时间,江行坐在他身边,继续处理起堆积的事务,公主殿下非常好心地喂了他几口,同时非常不怀好意地问:“你是不是故意的?”

    江行挑了下眉:“怎么说?”

    “你自己不吃饭,是想让我喂你吗?”

    “不是,”江行郑重澄清,墨绿的眼睛转过来,藏着几许深意,声音很低地说,“我是想吃点别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