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45章 自己被……标记了。……

第45章 自己被……标记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生物学说, Alpha和Omega互相标记时,双方会产生生理和心理上的愉悦和稳定感,好比倦鸟还林, 是一种难以形容、只有亲身经历才能理解的美好体验。

    对于公主殿下而言,他更感觉自己是被一只凶残恐怖的野兽咬住了后颈,这只野兽的牙齿分明锋利到可以一口咬穿他的喉骨,却又小心翼翼地用着再轻微不过的力道,亲吻他的腺体。

    热切又虔诚, 生怕碰坏了他。

    腺体是最敏感的地方,怀雾感觉到柔软的舌尖轻轻擦过肌肤,忍不住微微颤抖, 江行顺着他的脊背安抚,掌心的温度几乎要烧穿单薄的衣物布料。

    “殿下,别怕。”江行温声哄着,牙齿咬住甜美的腺体——距离这么近, Alpha已经能闻到蓝风铃的气息了,江行垂眼,敛住眼里翻涌的占有欲, 犬齿刺入皮肤。

    “呜……”

    公主殿下细长的手指紧紧攥住了江行的衣摆, Alpha薄荷信息素本来就在失控状态, 标记时,信息素注入得更多, 他又被抱在怀里,四周都是Alpha的信息素,铺天盖地侵入他的所有感知。

    怀雾腿软了下去,好在他坐在江行身上,倒也不用担心摔倒。

    标记仍在继续, 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以腺体为巢,建立起了暂时的链接关系。

    蓝风铃的气息变得更甜了。

    江行手臂忍不住箍得更紧,仿佛想把娇气的公主殿下彻底融进自己的骨血里:“殿下……”

    他的声音很低哑,Alpha在标记后会产生特殊的生理反应,占有欲会变得更强烈,想要时刻和自己心爱的Omega黏在一起。

    蓝风铃和薄荷信息素缠绕在一起,恍若无形的藤蔓。

    自己被……标记了。

    怀雾幽黑的瞳孔不自觉放大,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然后就感觉被江行勒得快要不能呼吸了,他挣扎几下,反而被勒得更紧,Alpha的独占欲不允许他现在离开自己的怀里。

    “江、江行……”怀雾断断续续出声,江行终于松开了手:“抱歉,殿下,我勒疼你了吗?”

    “你不要明知故问。”怀雾有气无力地直起上身,刚想下地,脚踝就被江行迅速攥住了。

    怀雾:“?”

    “……”江行沉默一秒,体贴入微地说,“我抱你回去吧。”

    “好啊,”娇纵的公主殿下没有拒绝的理由,理直气壮地说,“我累了,你现在就抱我回去。”

    江行求之不得。

    江行的房间一直都是机器人清扫的,没有多余的装饰物,清冷岑寂,他也不喜欢别人踏足自己的房间,从他搬出来,这里就没有谁有机会再来过。

    这些没有过的前例都在今天被打破了。

    房间里溢满了信息素气息,厚重的窗帘和木门遮住了声音,从外面看起来,它依然是一间无声清冷的房间,没有谁知道房间里有花瓣正在炽热的温度下融化。

    直到后半夜,声音才低下去。

    标记前和标记后有着非常大的区别,标记之后,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而言会变得更甜,而Alpha也能带给Omega更多的欢愉,江行甚至触碰到了似开似合的生殖腔。

    不过他没有进去,公主殿下哭得太厉害了。

    怀雾像是刚从水里出来,浑身湿漉漉的,长发也黏成了一缕缕,眼里还浸润着水意,江行抱起他,进了浴室。

    公主殿下没怎么说话,他的喉咙哑了,说起话就会很费劲,不过话不能说,手指还是能勉强提起力气的,他任由江行抱着自己,指尖在江行的腹肌上画了一只乌龟,又画了一个圈圈。

    江行如果是棵树,此刻已经被他挠秃了,腰腹和后背都是红彤彤的猫爪印,感觉到他画的是什么,江行眼也不眨,十分纵容地说:“嗯,我是。”

    公主殿下又画了一支火箭,将小乌龟炸翻了天,江行琢磨了下意思,笑起来:“我才不去死,我要和你在一起。”

    怀雾眨眨眼,坐到他身上,让他给自己清理,指尖继续在他腰腹上点点点,在小乌龟。头顶画了一朵云,又画了一阵风。

    “我不是在做梦,”难为江行居然猜出来了意思,认真地说,“殿下,没有谁可以甩掉一只想要回家的小狗。”

    怀雾看着他,没有再画下去。

    洗完澡,江行睡了两个小时,而后又静悄悄起身离开了,离开之前,他点燃了放在床前的熏香,凝视着沉睡的公主殿下,想低头亲吻他一下,又怕像故事里那样吵醒他。

    最后,江行带走了公主殿下白天穿的上衣。

    他不想离开怀雾身边,标记对他产生的影响太强烈了,他只想和怀雾在只有彼此的房间里,拥抱到天荒地老,可他又必须还得处理别的事情,他得赶在登位之前,肃清一切阻拦他的障碍。

    他还要监督婚礼的布置,他如此期待他和公主殿下的婚礼,只要有空,他就一定要看一看婚礼进度。

    如果不是太赶了,这场婚礼他根本不会交给别人,他会亲自布置婚礼大大小小的事宜。

    江行回到书房,灵魂还眷恋着公主殿下的气息和拥抱,不肯工作,他干脆把殿下的上衣卷成长条,系在了手臂上。

    衣物上沾染着的蓝风铃气息抚慰了他。

    系好之后,江行穿上一件宽大的薄风衣,打开了书房密室的开关。

    一条昏暗的通道出现在他眼前,这是老皇帝设置的暗道,通道另一端是老皇帝的卧室,他走进去,一直走到老皇帝的房间。

    老皇帝依然住在自己的卧室里,即使他被夺了权,成为了一无所有的废人,江行也没有虐待他,照旧给他维持着皇帝的生活水准。

    可他看起来倒像是受了虐待似的,本就喜怒无常的脾气变得更加一点就炸,单纯的人类侍卫侍女已经不敢再来服侍他了,现在服侍他的都是不怕疼的机器人。

    看到自己最憎恨的人从暗道里出来,老皇帝瞬间被引爆了,捡起花瓶狠狠扔了过去:“你这个大逆不道的畜生!你怎么不去死?!”

    江行偏头,闪过花瓶,镇定自若地说:“我只是想来问您几件事。”

    老皇帝上下扫视他一眼,讥讽地说:“我不会告诉你想知道的任何事,你不配坐在这个位置上,坐上去也只会再被人拉下来践踏,你这个没用的废物,你连个Omega都标记不了——”

    老皇帝说着说着,忽然闻到了极其轻微的Omega信息素,脸上的讥讽变得更深刻,嘴角几乎弯出了最长的弧度,让他看起来就像是竭尽全力的小丑:“哦,真难得,你居然带了Omega回来,你有告诉过你的Omega你不能标记吗?你的Omega知道你是个看起来健全的三等残废吗?”

    这就是骂人的话,三等残废等于阳痿。

    江行冷淡地扯了下唇角,不打算和他多话,直接叫史蒂文进来。

    医生们的到来让老皇帝彻底暴怒,他无法忘记自己是怎么被这群人设计然后夺去了权力的,可他发作也没有用,几个医生按住他,史蒂文毫不犹豫给了他一针镇定剂。

    “我可能要用点特殊手段了,叨扰到父亲,我很不好意思。”江行话这么说,脸上没有半点不好意思,史蒂文拿出了脑电波接驳器,细细的针尖穿透大脑皮层,穿透骨盖,读取脑电波数据。

    江行坐在远处,一言不发地等着。

    被亚特兰士兵们救下来的机甲设计师们通过了检查,可以在皇宫一个院子里行走了,亚特兰秘密很多,他们的活动范围只限于这个院落。

    无所事事的机甲设计师们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打打单机游戏。

    被救的Omega医生也早已治疗好了身体,她在另一个单独的院子,她身体好了,心理上却受到了很大的创伤,并不肯和别人交流,整天整夜沉默。

    怀雾睡醒后,就来到了她所在的院落。

    她坐在一株玫瑰面前,出神地看着玫瑰花瓣,仿佛上面有什么很吸引她的东西,可她的眼神又是空洞的,她并没有真的把这株玫瑰看进眼里。

    “你还认识我吗?”怀雾直接走到了她面前。

    医生迟钝半晌,抬起头看着他,慢吞吞点了点头。

    他是实验室里最漂亮的Omega,被特别交代过要做成宠物。

    怀雾耐心地问:“你知不知道潘多拉具体进展到了哪一步?”

    提到潘多拉,医生忽然急切起来,一把抓住了他的手:“他们还有很多这样的实验室,有很多人在研究这个,潘多拉不是能被随便研究出来的东西,它会破坏人类的平衡,会让Omega滑进深渊,你要去救他们,求你——”

    “我救不了,”怀雾轻轻弯起眼睛,没有拿开她的手,“我连一个实验室里的人都救不了,要怎么再去救其他地方的人?”

    医生愣住了:“……但你救了我。”

    在她精神快要消失的时候,她听到了朦朦胧胧的声音,还以为是自己太想活下来而生出的错觉。

    可不是错觉,她活了下来,亚特兰的士兵们告诉她,在亚特兰军队准备离开的时候,是这个漂亮的Omega下了再次搜寻的命令。

    所以,是他救了她。

    公主殿下坐到她面前:“潘多拉还没有达到预估的效果,那它会不会对人体产生副作用?”

    医生仔细想了半天,摇了摇头:“没有,潘多拉现在的作用近似春。药,你可以当它是一次性的……”

    “不可能,”公主殿下温柔地打断了她的话,“一定会有,只是你们没有发现。”

    医生观察他的神色,想了更久,试探着说:“可能吧,潘多拉的实验还停留在初级阶段,实验体收录的数据都有明显区别,或许也会有不同的副作用。”

    “比如说,”医生自然而然推测了一种可能,“如果是对Alpha信息素格外敏感的人,或许会很容易和Alpha建立起标记关系。”

    公主殿下非常认同这句话:“嗯,就是这样。”

    医生偷偷瞟了眼他的表情:“你是被标记了吗?”

    公主殿下:“……”

    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