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46章 再来一次

第46章 再来一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潘多拉不是只有拿破仑在投资, 第四和第五第六星系的黑。道头目们都在大力投资研究这个,还有许多的巨型财阀加入其中。

    这种能让Omega因为信息素乖乖顺服于自己的好事,没有哪个渴望征服的Alpha不心动, 对于这群支持者而言,投资的金钱只是一个数字,更何况,潘多拉如果研究成功,其背后的利润也将会是难以想象的天文数字。

    拿破仑的地下实验室只是之一。

    “他们想要的太多了, ”医生说,“想要让Omega随意被Alpha标记,又想要Omega屈从于Alpha, 被Alpha的信息素支配,成为Alpha的宠物。”

    “可是他们怎么不想想,Alpha和Omega现有的标记方式是基因在几千年里不断进化的最终选择,人类怎么可能逆反基因?”

    “基因是人类生命之源, 没有人能违逆基因。”

    医生或许在某方面是和有神论者共通,有神论者相信神明,医生相信基因。

    怀雾眼尾弧度很轻地弯了弯, 像是目睹了一个被人不小心揭开的秘密:“你的意思是, 想要用药物改变Omega的发情期方式是不可能的, 只能重新编写基因?”

    医生没有说话,怀雾不急不慢地说:“肯定不止这一个要求, 这么简单的问题,其他医生不可能猜不出来,除此之外,还需要什么?”

    “……我不知道。”医生固执地摇头,攥紧了玫瑰的叶片, “我不知道这个。”

    “拿破仑自己的研究人员没有能力继续钻研,许多医生是被他后抓进去的。”怀雾声音很轻柔,“潘多拉一直卡在低级春。药的阶段,你们这些被后抓进去的医生出了不少力吧?”

    “……”医生还是没有说话,只是眼眶泛起了红。

    “真伟大,你们为什么会因为一群陌生人做这种有可能伤害到自己生命安全的事?”

    “我们被抓的时候,拿破仑跟我们承诺了许多好处,可是没有人会相信毒贩的诺言,更何况,我们是医生。”

    在机器能够实施绝大多数手术的情况下,现在还在报医学系、整天背比课桌还高的医学书的人,大概也都和建筑系一样,是出自于本心的热爱了。

    公主殿下问:“你想不想回家?”

    这名Omega女医生沉默一会:“我家里只有我一个人,我会想念在家里的轻松和自由,可我现在不想回去。”

    她抬起头:“我能不能跟在你身边?”

    “亚特兰的士兵说,你是亚特兰的太子妃,”她难以启齿似的,脸色变得通红,磕磕巴巴地说,“你以后会有很多权力和机会,我能不能跟着你做事,我不甘心我的师父和朋友都白白死在毒贩的地盘上……”

    公主殿下不打算告诉她自己很快就要不是太子妃这件事了,但也不打算拒绝她:“比起考虑这个,你现在应该更需要休息。”

    医生有些黯然:“好吧。”

    离开这间院子,公主殿下带着侍卫去找风蝶,让风蝶把关在仓库里的拿破仑吐出来。

    侍卫们一拥而上,把本来就因为饥饿而头晕眼花的毒贩捆了起来,押进了皇宫里的地牢。

    地牢是老皇帝处置一些不听话的人时用的,里面摆放着各种各样的刑具,现在倒是正好方便了公主殿下。

    现在这个时代,处置一个人的方式也比过去五花八门多了,反正有高科技保驾护航,人没有那么容易死。

    拿破仑靠着冰冷的墙壁,看向他手里拿着的刑具,勉强提起嘴角:“你知道我现在最后悔什么吗?”

    “没兴趣知道。”怀雾懒洋洋放下沉重的刀具,又拿起了另一样薄薄的铁片,专注地研究起它的使用方法。

    “我最后悔因为嫌弃你是个被人玩过的婊。子,就没有上你。”拿破仑盯着他,“我应该先把你赏给我的下属们,让他们轮流玩一遍,还是你更喜欢一起上?我都能满足你。”

    “唉,”公主殿下真心实意叹气了,“都大宇宙时代了,你们这种Alpha怎么还以为这种羞辱对Omega有用呢?新时代讲究素质,落后于时代的人,就应该挨打。”

    “而且这算什么,只要没杀死我,我就一定会再回来要你的命。”

    近乎黑暗的地牢里,他拿在手里的薄铁片锋利得像刀刃,铁片聚拢了为数不多的光源,映照出公主殿下的脸。

    翘起的唇角柔软得像花瓣,又像是致命的蛇蝎。

    薄铁片是传导用的,它可以从人的皮下钻进去,一寸寸割进血肉,遥控往哪里调,它就往哪里钻,可以在维持人体表皮的完整下,将人从里到外一点点活剐。

    而人的意识一直是清醒的,铁片会散发出适当的电流,刺激着人的大脑系统,不让受刑的人晕过去。

    本来就是惩罚,让人晕过去岂不是便宜了他们。

    从地牢出来后,公主殿下先去洗了个澡,洗去了身上的血腥气,然后打开通讯器,登上星网。

    他没有搜索到有关于医生被绑架或者突然消失的新闻,看来和贝尔曼二皇子这层关系给了毒枭不少裨益,让拿破仑在第四星系如鱼得水,他抓走医生之后,第四星系连个水花都没有溅起来,一定会有人发寻找亲属朋友的寻人启事,但只能被湮没在宇宙互联网无人问津的一角。

    公主殿下索然无味地关闭星网。

    晚上,江行回来,陪他一起吃晚饭,标记后的Alpha黏人黏得要命,像一只体型庞大的狼犬,黏糊糊地抱着他好长时间,什么也不做,只是把头搭在他的肩上,呼吸着甜美的蓝风铃信息素。

    “好想快点和你结婚。”江行喃喃地说,“殿下,你愿不愿意就这样和我结婚?”

    怀雾还没说话,江行就自己否定了自己的上一句:“不行,公主殿下的婚礼不能这么委屈。”

    “算你识相。”公主殿下勉为其难地收起准备挠他的猫爪子。

    “我会给你准备一场最盛大的婚礼,”江行蹭了蹭他的肩窝,“殿下,希望你也能做好嫁给我的准备。”

    江行的休息时间不多,他又得去忙了,临走之前,他带走了公主殿下今天穿的衣服。

    怀雾眼神微妙地瞥他一眼:“你不会对我的衣服做出什么奇怪的事情吧?”

    “我像尊重你一样尊重你的衣服,”江行笑起来,手抬到额角的位置,对着公主殿下行了一个不太正经的军礼,“请殿下放心。”

    怀雾:“……哼。”

    只见过黏人的小狗需要主人的衣服才能睡觉的,想不到某些Alpha也这样。

    差不多一个月后,江行把障碍清理了七七八八,政权高层几乎被血浸透,公主殿下现在可以自由在首都星开着风蝶放风,不会有人提出一句怨言。

    风蝶得到了新的材料,机甲没有犹豫和等待的自主想法,二话不说把新材料做成的零件和防御板换了上去,从一只纯白的蝴蝶,变成了一只五颜六色的大花蛾子。

    公主殿下可不想坐这种花蛾子出去丢人,它是最先进的花蛾子也不行,让机器人给它全身重新喷了一遍漆,晾在外面去味。

    江行要彻底掌控皇权的时刻,远在第四星系的贝尔曼,皇宫里已经乱翻了天。

    二皇子和毒枭勾结的事被其他皇储捅了出去,各皇子派系的大臣们掐得热火朝天,想先把二皇子驱逐出宫,还不等他们掐出一个结果,拿破仑先前传给媒体的照片和视频意外泄露了。

    皇宫第一时间压了下去,却没有压得住民愤,和库伦金设想的舆论方向不同,帝国的人民根本不敢想象新时代居然还会有这种残酷的事件,这个为非作恶的毒枭到底为什么能在第四星系扎根这么久?是不是贝尔曼帝国的刻意包庇?

    人民们吵得沸沸扬扬,大量账号被封禁,可封不住其他星系的声音,和贝尔曼有过节的王国帝国们非常乐于在这时候推一把,给它火上多浇几桶油。

    谁也没想到,这桶油在一周后以另一种方式无可阻挠地爆发了。

    库伦金控制的不止是沙漠之星,还有其他几个星球,这些星球在一个固定的时间点,被无一例外释放了病毒。

    这种病毒来势汹汹,迅速染遍了星球,不甘这么死去的人们登上了被废弃在港口的毒枭战舰,跑向了其他地方,然后其他星球的人也被感染了。

    病毒被命名为铁锈,它会侵入人的神经,先是麻痹人的五感,让人失去任何感知,然后锈蚀人的关节,让人无法行动,等人一动不能动了,它就会在一具被锁死的身体里大开杀戒,全方位侵袭每一个人体组织。

    病毒在贝尔曼帝国蔓延,帝国紧急成立了医疗特攻组,研发针对病毒的疫苗,研究过程里,数不清的人感染上了铁锈病毒。

    这才是库伦金精心准备好的大礼,两个月的时间,如果毒枭没有死,他现在应该在遥远的第八星系里事不关己地看戏。

    毒枭可没有因为和谁结盟就放过谁的概念,贝尔曼也是他的踏脚石,正因为他和二皇子结盟,才更清楚贝尔曼的弱点。

    库伦金死了,但他还是达成了部分愿望,在第四星系掀起了腥风血雨。

    第四星系差不多要被四散的病毒染成了猩红,其他八大星系全部都关闭了和第四星系的交通航道,禁止第四星系的星舰进入。

    隔着两个星系,第四星系的毒风吹不到银河系来,首都星的天气依然灿烂。

    这一天晚上,怀雾和江行的临时标记到期失效了。

    冥冥之中的链接断开了,蓝风铃信息素不再对他产生反应,即将登上帝位的Alpha,怎么也该变得更沉稳了,他却因为这件事而变得情绪失落。

    窗帘一如既往合拢,房间里的薄荷与蓝风铃交缠的气息还没有散。

    江行抵住公主殿下的额头:“殿下,我能再咬你一口吗?”

    “唔……来。”怀雾声音轻轻的,因为他突然的动作,还颤了一下。

    江行换了个姿势抱住他,俯身咬上他的后颈。

    薄荷与蓝风铃重新建立了链接。

    江行隐晦地摇起了尾巴:“婚礼筹备好了,你想在哪一天举办?想用什么花装饰?要不要给你的弟弟发一张请帖?虽然他过不来,但我们得把心意送给他。”

    “你话怎么这么多。”公主殿下忍无可忍,“你也不怕克里斯挠你。”

    “我不怕,我是你一个人的猫抓板,仅供公主殿下使用。”

    怀雾:“……”

    不要脸。

    江行闹到很晚才睡,公主殿下却没有睡着,只是侧过身,在他不知道的时候,专注地看着他。

    许久之后,怀雾伸出手,指尖抚摸着他瘦削的下颌。

    江行最近的生物钟很固定,天亮就睁开了眼睛。

    人在睡眠里没有感觉,恢复感知以后,江行的心跳突兀地停了。

    他和怀雾的信息素变回来了。

    标记的链接断了。

    江行几乎不能思考,本能地俯身靠过去,仔细闻了闻Omega的腺体。

    “你想干什么?”怀雾抬手捂住了后颈,睁开眼睛,幽幽地问。

    他的手腕还有昨天攥出来的痕迹。

    江行平静地弯起唇角,拿开他的手,没有再问他,直接咬了上去,声音低哑地说:“标记好像没有成功,殿下,我们再来一次。”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