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47章 到标记为止

第47章 到标记为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人碰到危险时, 逃避是本能反应,只是公主殿下没有想到,江行竟然也会这么做。

    他还以为江行要更……凶一点。

    他没有挣扎反抗, 予取予求般任由江行在腺体上重新咬了一口,信息素再度链接,公主殿下从被子里抬起头,眼里依稀还留着温存后的朦胧和潮意,望过来的眼神温柔又多情。

    “标记好了吗?”

    但凡公主殿下露出这样能迷惑得人沉醉不醒的神色, 不是要骗人,就是要骗人。江行仿佛踩进了一个没有底的深渊,心脏不断下沉再下沉, 险些听不到自己的声音,竭力维持着平静的语气:“标记好了。我要去工作了,殿下,你不给我一个早安吻吗?”

    “好呀。”怀雾起身, 柔软的嘴唇贴上江行抿着的冰凉唇角,江行闭了闭眼,扣紧他的后脑, 反客为主地侵略过去。

    江行吻得很迫切, 掠夺走了公主殿下所有氧气, 怀雾只能依靠在他怀里,信息素也被激了出来。

    蓝风铃和薄荷缠绕在一起, 信息素重新相连,或许这真的只是一次意外。

    他以前不能标记,现在出现这种异常情况也是有可能的。

    “等我回来。”江行慢慢放开他,离开了房间。

    往常他走的不会这么快,会想着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没做, 必须要给公主殿下醒来后需要的东西都准备好了,才能放心离开。但这回他没有回头,仿佛在害怕什么东西突然断裂。

    怀雾抱着被子,看着他步履匆匆地离开,感觉这和自己要的好像不太一样。

    他怎么这么能忍?独占欲这么强的Alpha,发现自己的爱人并不喜欢自己,难道不应该发疯吗?

    公主殿下不高兴地摸了摸后颈,江行这一口咬得有点重,还能摸到大概的齿印,他下了床,赤足踩在冰凉的地板上,一路走进浴室。

    昨天结束的时候太晚了,江行不知道出于什么心理,洗完澡后给快要睡过去的他穿了一件衬衫,还是江行自己的衬衫,对Alpha来说合身的衣物,穿在他身上就显得很宽大,衣摆垂到了臀下,上面两颗纽扣没系,锁骨几乎都露了出来。

    吻痕清晰可见。

    怀雾看着自己,也看到了江行隐晦的、没有表露出来过的渴望。

    他懒洋洋梳了梳头发,公主殿下的发质也得天独厚,没用心打理过也还是乌黑顺滑,轻易就从梳齿间流泻下来,密密遮盖住腺体。

    只有克里斯和莫尔校长知道,怀雾对Alpha的信息素极为敏感,Alpha裹挟着占有欲的信息素都能惹怒他,更不要提标记,他是很难被标记的体质,尤其是在易感期里的时候,Alpha信息素里让他讨厌的特质更是能被放大许多倍,会让他本能抗拒标记这件事。

    公主殿下并不讨厌江行,也不讨厌他的信息素,可是他现在在易感期。

    江行现在不可能标记他。

    上次被标记,只能说……他没想到江行恢复了标记的能力,还以为他还像以前一样标记不了呢。

    唉,公主殿下叹气,打理好自己,他不打算出去,也没有再换衣服,只是在房间里等着江行。

    从见到他的第一眼到现在,恶劣的公主殿下就想看到冷静的Alpha发疯,等了这么久终于要等到了,他现在没心情做别的,只想江行快点回来。

    可是要他发信息催促江行,胆小的小狗没准就能找理由出差一个月,等到临时标记自然到了期限再回来。

    怀雾坐在江行宽大的书桌前,百无聊赖地支起下巴,翻看一本生物图鉴。

    公主殿下第一次这么等一个人,发现等待的时间原来这么难熬。

    江行现在也很难熬。

    他努力试着集中精神处理帝国的事务,反复在心里告诫自己要励精图治做一个明君,可是无论如何也没办法静下心,像是一只被困在笼子里的困兽,满心焦躁,只想撞破笼子出来。

    Alpha和Omega标记之后,有几种办法会结束标记,到了标记到期的时间点,用一些特殊的医疗药物加速结合信息素的代谢,还有Omega消失的感情。

    没有感情,标记自然而然就失效了。

    公主殿下手里没有这种药,不可能是药物中断,只剩下一种可能……只有一种可能……

    他不爱自己,连喜欢也谈不上。

    江行猝然撞向椅背,抬起一只手捂住脸,攥着扶手的手背青筋暴起,薄荷信息素瞬间席卷了沉寂的书房,如同平地而起的飓风。

    半晌,江行红着眼睛,把乱七八糟的文件推到一边。

    他根本不是为了成为一个皇帝而夺权的,他不在意自己是不是明君,他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公主殿下而走向这条路。

    如果他的公主殿下不想要他,那他还做这些干什么?

    监督婚礼和继位仪式的近臣发来通讯,询问太子殿下是否和太子妃商量好了婚礼日期,询问他们想要用哪种鲜花作为装饰,也好让人培育,又询问了戒指的设计和宝石选择……每一个江行都答不出来。

    江行敛着薄薄的眼皮,沉默许久,几不可闻地说:“婚礼先搁置。”

    近臣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您说什么?”

    江行没有再说第二遍的力气,挥了挥手,挂断了通讯。

    他试着给史蒂文发信息,想问他自己的信息素是不是还会出现异常,比如说无法标记,可想想一个医生会给他什么答案,他又放弃了。

    江行拉开了书房的窗帘,默不作声看向窗外。

    太阳不知道人间疾苦,自顾自悬挂在触不可及的高空,依然灿烂无边。

    窗户是特制,再绚烂的阳光也照不进来,他也没有开灯,高而宽阔的书房有种几百年积累下来的岁月气息,黑得肃穆庄重,将他的脸也浸在了沉沉的黑暗里。

    他以为时间已经过去了很久,可原来才到中午。

    时间怎么会过得这么慢。

    江行徒劳地等待着太阳一寸寸下移,漫长得像是经历了一整个世纪,等到太阳彻底坠进夜色,江行艰难地动了动僵硬的四肢关节,如同年久失修的机器人,把被时间侵蚀的关节敲打回原位,然后慢慢站了起来,看不出任何异样地踏出房门。

    回到自己的房间,江行停在门前,抬起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几乎不敢打开它。

    身形修长的Alpha无声站着,走廊的灯光将他的背影拉成伶仃的一线。

    许久之后,他推开了门。

    房间里只有蓝风铃的气息,没有和它缠绕在一起的薄荷。

    江行磋磨拉扯一整天的思绪终于有了唯一的答案,一切尘埃落定,原来他真的不爱他。

    他怎么能这么对他,他怎么能。

    江行面无表情地反锁了门,Alpha携带着失控的信息素,状似平静地走到书桌后,公主殿下不知道什么时候伏在桌子上睡着了,江行在他身后停下脚步,伸手拂开长发,指腹摩擦着已经看不出痕迹的腺体。

    粗暴的抚摸让怀雾醒了过来,公主殿下揉了揉眼睛,幽怨地看了过来,含含糊糊地说:“你弄疼我了。”

    他看起来仿佛对标记失效这件事一无所知。

    “对不起,”江行若无其事地笑了一声,俯身靠到他的耳边,声音一分不落地传进怀雾的耳膜,低声哄道,“标记又失效了,我们再来一次。”

    怀雾没有躲:“哦。”

    江行咬了上去,信息素建立链接,他墨绿的眼睛一暗,然而还不等他直起身,链接又断开了。

    “又失效了,”江行指腹擦了擦Omega柔软的腺体,“再来。”

    怀雾一直没有拒绝,无论江行尝试多少次,信息素始终在建立链接—断开之间循环,他的腺体上被咬出了数不清的痕迹,不知道到底试了多少次,江行没有勇气再试下去了。

    江行一手撑着书桌边缘,以此来稳定自己的身形,要不然他一定会摔下去。

    “殿下,”江行颤抖着,沙哑地问,“为什么?”

    怀雾感觉到有几滴水珠落到了自己脊背上,他想要回头,却被江行突然攥住下巴,强硬地控制住他,不让他转。

    也不让他说话。

    江行骨节分明的手指往下一移,勒住了线条曼妙的脖颈。

    在怀雾的设想里,江行会勒紧他的咽喉,然后暴怒地掐死他,然而真正到了这一刻,他才知道江行的手会颤抖,平时力量大到匪夷所思的Alpha,现在连收拢手指的力气都没有,更不要提勒死他。

    江行握住他的脖颈,艰难地问:“骗我的?”

    怀雾缓缓笑起来,无害地回答:“是呀。”

    语气和他早上说“好呀”如出一辙,语调分毫都不变幻。

    江行脑海里关于理智的弦彻底断了。

    “你记不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

    “不记得,我为什么要记住你说的话?”

    “……好,”江行短促地笑了一下,猛地把椅子拖了出来,椅子底座和地板急速摩擦出一声刺耳的响声,然后一把捞起怀雾,几步回到床边,把怀雾按进了床。

    怀雾终于看到了他的眼睛。

    眼底弥漫着剧烈的红,足以能吞噬他。

    江行一只手攥住他的手腕,举过头顶,漠然地垂着眼皮:“我跟你说,如果你想离开我,我会做一些让你不开心的事。”

    他用另一只手撕开了怀雾穿的衬衫:“抱歉,殿下,既然你不喜欢用咬这种方式来标记。”

    失控的薄荷信息素里再也找不到往日的温柔和眷恋,只剩下暴戾的、恨不得撕碎他的独占欲。

    “那就做吧,做到标记为止。”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