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48章 你可以对我再坏一点

第48章 你可以对我再坏一点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殿下从来没有见过江行真正失控的模样, 所以也不知道得不到爱意的Alpha发起疯来究竟会恐怖到什么地步。

    他的眼睛被从衬衫上撕下来的一截衣袖蒙了起来,江行以前所未有的强势禁锢住他的手腕,Alpha精壮的身躯覆盖着他, 根本不给他挣扎和逃跑的空间。怀雾看不到,听觉和触觉就被加倍放大,他只能感受到江行的力道和温度,只能听到江行急促的心跳和呼吸。

    像是想用自己把他困起来。

    这一次要比以往更激烈,怀雾也是现在才发现江行以前有多克制, 他的确可以轻易地弄坏他。

    公主殿下很快就受不了了,呜咽着让他停下来,可是他没有停。

    怀雾哭泣起来, 断断续续地说:“你凭什么和我生气,你现在都可以标记了,难道不应该感谢我吗?你这个忘恩负义的王八蛋。”

    他看起来是在哭,实际上每个字都存心想要激起江行更大的火气, 江行被他气得额角青筋直跳,眼前一阵阵发黑,但也注意到了他话里背后的意义。

    “你一开始就知道我是谁了, 是不是, ”江行恍然, 手指插进他的发间,近乎温柔地扣住他的后脑, 一字一句地说,“我就知道,一个看起来普普通通的学生怎么会吸引到你的注意力,原来是这样,很好。”

    怀雾生怕他气不死似的, 火上浇油地又添了一句:“本来就是这样,不然你以为你凭什么?”

    “……”江行深深吸了口气,好长时间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他怕自己会彻底失控,等到他勉强搭起一根脆弱的理智了,他才开口,“是么。”

    “公主殿下,”江行解开衣袖,和怀雾那双被泪水浸湿的眼睛对视,长长的睫毛上沾满细碎的眼泪,娇气的公主殿下看起来像是被欺负坏了,眼神有些涣散。江行无比爱惜地擦去他滑落到下颌的泪水,“我父亲曾经跟我说,我这种无法标记的废物,没有亚特兰太子的身份,不会再有谁来靠近我。”

    “没想到我不能标记,反而吸引到了一位不怀好意的公主殿下。”江行似乎觉得这件事荒诞又有趣,竟然还笑了,“真好,我现在开始庆幸我以前不能标记了。”

    “是你让我有了标记的能力,作为报答,”江行把怀雾抱坐起来,这个姿势让怀雾蓄在眼里的泪水又掉了下来,江行没有再擦,只是亲昵地抵住他的额头,“我也应该以身相许,对不对?”

    怀雾逃又逃不了,只能被迫承受,公主殿下气急败坏:“呜……不对,你给我滚,我最讨厌你了。”

    江行看起来毫不在意:“没关系,我最喜欢你了,我们正负相抵。”

    “我喜欢你的程度比你讨厌我的程度要深,还能余下来不少爱意,我把它们都送给你,不好吗?”

    公主殿下:“……”

    ……不、不行了,太多了。

    怀雾是被做晕过去的,晕过去之后就什么也不知道了,也不知道江行在他睡着的时候,一直一直用困兽通红的眼睛看着他。

    等他睡醒,江行已经不在房间了,怀雾轻悄悄走到门前,试着开门——没有成功。

    江行把他关起来了。

    “咦。”公主殿下有点意外,以江行昨晚的一举一动,他还以为他不会这么做。

    还是他低估了江行的决心。

    再乖的小狗急起来也是会咬人的,更何况江行只是装乖。

    怀雾抓了抓头发,打开通讯器,江行没有屏蔽他的信号,他可以随意联系任何一个人。

    但公主殿下谁也没有求助,只是戳了戳克里斯问他打不打游戏,克里斯回过来一堆高耸入云的文档截图:第四星系的铁锈病毒太厉害了,第二星系已经切断了和第四星系的交通运输,禁止第四星系入境,学校有不少项目是和第四星系合作的,我还得另外找别家呢。

    除非高精尖器材和材料,帝国学院不会和银河系合作,要价太高了,只会往下游星系寻找合作商,现在一切断,帝国学院的学生会成员们和教授集体忙到头秃,根本没有时间打游戏。

    怀雾:好叭。

    克里斯敏锐地从这两个字里看出了公主殿下的寂寞:你什么时候结婚?江行怎么不陪你?

    怀雾遮掩住了一部分真相:他被我气跑了。

    毕竟一起长大,对于他的气人功力,克里斯还是很清楚的,他隐约大概猜出了点什么,秒回了一排蜡烛:你多注意安全。

    怀雾:哼。

    克里斯不能陪他打游戏,公主殿下只好自己玩,在射击游戏里凶残地大开杀戒,连队友都一起杀了。

    无辜惨死的队友们:……我们招谁惹谁了。

    等到一局结束,横死的队友们各自看着光屏跳出来的光辉璀璨的胜利符号,齐齐开麦:“爸爸,求带!”

    公主殿下冷漠拒绝:“不带,你们太菜了,和你们组队只会影响我的发挥。”

    队友们:“……”

    所以这就是他们被队友狙了的真相吗,真残酷啊。

    这一天的三餐都是机器人准时来送,公主殿下胃口挺好的,想吃都能吃得完,可是一个被强制关起来的可怜美人,似乎不应当有这样好的食量。

    于是公主殿下每顿都剩了些,既不饿着,也不能让江行以为他很好。

    晚上,江行带着夜宵回来了,是公主殿下喜欢的菜,怀雾看也没看,直接背过了身。

    江行不以为意地抱他下床,像往常一样哄他:“我喂你吃好不好,你白天没怎么吃饭,晚上会饿的。”

    江行用汤匙舀起一勺鲜美的鱼汤,递到他唇边,怀雾无动于衷地转过头,江行仿佛感觉不到他的抗拒,拿汤匙的手耐心地跟着他转,几次过后,怀雾先不耐烦了,烦躁地推开他的手:“走开。”

    江行猝不及防,没拿稳汤匙,薄瓷摔落到不远处的地板上,跌出清脆的响。

    他的呼吸好像也随着这声响停止了,他沉默许久,点了点头,语气纵容:“看来你现在不饿,那就等你饿了再吃吧。”

    怀雾再次被抱回了床,他没有等到江行压下来,迅速翻身躲进了角落,嘲讽地说:“亚特兰的新皇难道不应该以身作则吗,你现在强迫我,可是在犯罪啊。”

    强迫,犯罪。

    江行眼皮像是被重石压住了,沉得几乎要抬不起来,怀雾只能从他没有被彻底掩盖住的眼底里,瞥见一片狰狞的猩红。

    “……好。”江行极哑地挤出一个字,忽然起身去书架,拿了一个小箱子回来,他当着怀雾的面打开箱子,里面装着崭新的枪具。

    他不到几秒就组装起了这把枪,然后不容拒绝地塞进怀雾细长的手指里,举起来,对准自己的心脏。

    江行终于掀起眼皮,冷漠又疯狂地看着他,仿佛不知道只要怀雾手指轻按一下,他就能立刻死在这里似的,压抑着声音说:“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跟我做,二是杀了我。”

    江行握住他的手指,移到了扳机处,和他穷途末路的偏执不同,他握着怀雾的手简直轻柔到了极点:“殿下,你选哪一个?”

    他越温柔,怀雾就越抗拒他,公主殿下又往床里躲去,可是他不管怎么躲,江行都坚定地跟着他,直到他后背贴到了墙,再没有一分一毫的退路。

    “……你不要发疯了,”怀雾像是看见了一只可怕的怪物,偏过头不肯再看他一眼,“你别想把我也拉下水,我可不想当杀人犯。”

    “不会的,亚特兰的法律定不了太子妃的罪。”江行攥紧他的手,一点点往下扣动扳机,然后轻轻笑了起来,“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没有立刻选择杀了我。”

    “真好,能让我误会一下,你还是喜欢我的。”

    扳机扣动的弧度达到九十度,子弹就会以无可阻挠的速度出膛,怀雾看着他往里装了子弹,他根本不是在虚张声势,他就是疯了,千钧一发之际,怀雾忽然哭了起来,江行见到他哭,茫然地愣了一下,公主殿下趁机把他踢到一边,夺过枪远远扔了出去。

    “你是不是有病啊,”怀雾趁他没反应过来,跳下床就往外逃,“我讨厌你,我不跟你玩了,风蝶,风蝶——”

    风蝶平时都在待机状态,只要听到主人在叫它,它就会再启动,但距离这么远,风蝶根本听不到他的声音,江行却在这一瞬间忘了这件事,身不由己地慌乱起来,生怕他真的会被机甲带走。他几步追了上去,扣住怀雾的腰,把他重新拽进怀里。

    “我不会让你离开的,”江行浑身发抖,情绪冲破了临界值,喉咙几乎要发不出声音,“我不会让你离开这间房间的,在标记之前,你哪都别想去。”

    怀雾挣扎得厉害,力气很快消失一空,只能被他再抱回去。

    公主殿下这一回没有发出一点声音,闭上眼睛没有看他。

    结束之后,江行小心翼翼地想要把他抱进怀里睡觉,怀雾却一秒也没有在他怀里多呆,转身缩到了另一侧床边。

    江行看着他的背影,徒劳地抬起手,手指动了动,却再也不敢拥抱他。

    怎么办呢,他现在是一只被抛弃的小狗了。

    江行不知道什么时候才睡着,等他呼吸渐渐缓了一点,怀雾转过身,手指在他的胸口画了画。

    “你可以对我再坏一点,”公主殿下被染红的眼尾恍若一片花瓣,轻盈地弯了起来,“你现在欺负我,我是不会讨厌你的。”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