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50章 我总觉得有谁在盯着我们……

第50章 我总觉得有谁在盯着我们……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怀雾回到风蝶机甲舱, 医疗系统自动将他浑身上下扫了一遍,打了张检验报告,发出了警告的提示:“你的皮肤表层多处出现轻微淤青症状, 请您尽快到医疗舱就诊。”

    怀雾没什么语气地应了一声,看了眼沉寂的亚特兰皇宫。这座皇宫占地广袤,似乎无边无际,每一座城堡和王宫都修建得高贵典雅,更远处的皇宫隐没在黑暗里, 只露出隐隐约约的轮廓。

    像是一座华丽又无声的囚牢,里面住着一只心碎小狗。

    他收回视线:“走。”

    风蝶遵循命令,启动引擎, 徐徐升空。

    皇宫和首都星渐渐在它身后凝缩成微渺的星光。

    风蝶里的医疗用品和生活用品都更换过,公主殿下在医疗舱里治好被江行咬出来的一身痕迹,回房间洗了个澡。

    风蝶在浴室里循环播放一首可以舒缓情绪的纯音乐:“阿无,为了你的身体着想, 我不建议你和江行进行过于激烈的亲密行为。”

    先进的扫描系统让它确认了造成主人这一身伤痕的始作俑者是谁,也幸好它只是个智能系统,不会感到脸红, 还能继续用机械的声音客观分析过激亲密行为的好处和坏处:“过于激烈的亲密行为可以让人感受到强烈的快。感, 但快。感也会让人失去理智, 比如你右腿内侧靠近……”

    公主殿下:“……”

    “闭嘴。”

    “好吧,风蝶严格执行您的命令。”

    洗澡的时候, 怀雾真切感受到了困扰,以前都是江行给他洗,他自己没弄过……公主殿下非常不高兴地想,应该让江行给他洗完澡再离开的。

    费劲地洗完澡,怀雾倒进床, 先睡了一觉。

    太空里没有白天黑夜,防止主人的生物钟紊乱,风蝶准时在上午十点钟的时间“哔哔哔哔哔”响了起来,充当起了扰人的闹钟。

    还是没办法把它扔出去撒气的闹钟。

    怀雾朦朦胧胧睁开眼,不情不愿地蹭了蹭被子,然后说:“链接唐文秋。”

    唐文秋就是那名女医生的名字。

    “正在链接,链接成功,建立通讯——”

    唐文秋的声音很快传了过来:“您好。”

    公主殿下没有客套,单刀直入:“我现在不是亚特兰的太子妃了,算得上一无所有,你还要跟着我吗?”

    唐文秋还是在院子里,亚特兰皇宫不允许她出去,她只能无聊地在院子里看花解闷。听到这句话,她不解地皱起眉,不明白他为什么突然和亚特兰太子分手,沉思片刻后,她点了点头:“当然。而且你不是一无所有,你还有宇宙里无人企及的美丽。”

    公主殿下笑了:“好,我会在中转站等你。”

    中转站是太空里给星际交通工具补充能源的地方,同时也为人类提供餐饮、住宿、还有简单的购物服务,正规的中转站里不会有情。色交易,但在地下,为在宇宙里奔波的客人提供漂亮的Omega是每个地下中转站的一大收入来源。

    银河系的第一个中转站还在首都星很远的地方,怀雾不赶时间,风蝶也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宇宙里不急不慢匀速航行。

    银河系里的跨星球交通贸易要比其他星系热闹许多,太空里多得是巨大的星舰,舰身印着各种各样的标志,来来往往犹如无声的游鱼。

    第四星系大乱,不过没有多少人知道大乱的根源之一是一架机甲,风蝶除了外形比较漂亮、像一只纯白的蝴蝶外,大众并不知道它本身的厉害和掀起的腥风血雨,所以它在别人眼里依然很无害。

    一艘停泊的星舰还对风蝶闪了闪舷窗,打了个招呼。

    按照规定,携带重武器的机甲和战舰不能走民用航道,公主殿下也没有混进去,只是在太空里缓缓飘着。

    对于亚特兰皇宫里的人来说,这一天简直难熬到了极点。

    太子妃在结婚前跑了,而看太子殿下难看到极点的脸色,显然太子妃并没有回来的打算。

    没想到身居极位的亚特兰新皇还能被老婆甩,臣子们私下的表情都很五味杂陈,监督婚礼的近臣也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太子突然要搁置婚礼,不搁也办不下去了。

    江行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来掩饰自己的情绪了,神情冰冷到了极点,看起来不像人,更像是一把不近人情的刀,森森反射着噬人的寒光,所有侍卫和大臣们和他说话时都小心翼翼的,生怕不知道哪个字就激怒了他。

    近臣接到照看唐文秋和一众机甲设计师的侍卫发来的通讯,一颗脆弱的心脏几乎要停止跳动,老半天才敢支支吾吾开口:“太子殿下……”

    江行漠然地扫来一眼。

    这名医生算是太子妃救下来的,也因为这一层的关系,让近臣不敢随意马虎过去,硬着头皮说:“被太子妃救下来的医生说,她要离开皇宫。”

    在这时候离开皇宫,她要去找谁,不问自知。

    “……”江行表情更阴沉了,快速在大脑里过滤一遍记忆,筛出公主殿下和她接触过的寥寥几次,都是再寻常不过的问候,看不出来有其他意味,可他的愤怒是控制不住的,一只被抛弃的小狗,看到谁能靠近主人都会忍不住嫉妒地想咬上一口。

    半晌,他咬着牙,极其不甘地说:“给她一架机甲,让她去。”

    江行暂停了工作,挥了挥手,把大臣们打发回家。他本想用繁碌的事务短暂麻痹自己一身的焦躁和痛苦,可在看到一个萍水相逢的医生都有资格去追随公主殿下后,他实在不能够再继续了。

    强烈的嫉妒、焦躁、憎恨、不甘,以及难以抑制的渴望在他的身体里共同掀起了一场大火,五脏六腑被烧成了一把一捏就碎的灰,滚滚的浓烟锁紧了他的咽喉,让他再怎么疼也发不出一丝声音。

    江行不知道该怎么缓解被抛弃的痛苦,徒劳地捏紧了一个玻璃摆件,直到捏碎了它,薄薄的碎玻璃刺进掌心,无处发泄的痛苦才有了流处。

    江行自己一点点挑出了碎玻璃,喷了愈合剂,忍无可忍地站起身,大步走向停机坪。

    唐文秋已经坐上机甲离开了,她的方向一定是公主殿下的方向。

    江行也登上了一架机甲,无声无息跟在了她身后。

    他还是想见他,哪怕只是隔着机甲,也想和他在同一片太空里。

    更何况,当初是他把公主殿下带来亚特兰的,那也应该是他再送公主殿下离开,合情合理,公主殿下凭什么再赶他?

    江行就这么不顾一切地扔下了亚特兰诸多事务、扔下了迫在眉睫的新皇继位仪式,向着怀雾的方向追去。

    太子殿下还没有正式继位,就露出了能烽火戏诸侯的昏君一面。

    简直让大臣们心痛。

    三天后,公主殿下在风蝶的扫描图里见到了两个小尾巴。

    其中一只还开启了隐蔽系统,江行知道风蝶的扫描系统等级有多高,开这个起不到作用的隐蔽系统,也只能是在自欺欺人了。

    怀雾手指点了点,把属于江行的那一点从光屏里划掉,当做自己没看见。

    唐文秋到了,他也没有在中转站停留,两架机甲直接往第二星系飞去。

    其实唐文秋自己不会开机甲,亚特兰太子是派了个Omega驾驶员带着她,现在既然和怀雾汇合,她也可以到怀雾的机甲上。

    不过她没有这么选择,她相信这个驾驶员也不会同意她出去。

    银河系和第二星系距离不远不近,到达了两星系之间的边界线,公主殿下以需要补充能源为由,停在了边界上的中转站。

    这理由毫无疑问是假的,真正的理由是飞行太无聊了,他想撩小狗玩。

    边界中转站向来都建得很大,人也很多,公主殿下从机甲里一出来,在中转站里歇脚补充资源的星际旅客们就对他吹了个口哨:“大美人!下午好呀!”

    遗憾的是大美人一眼都没有施舍给他们,他们甚至还莫名感觉到了危险,像是被什么可怕的武器锁定了。

    几个吹口哨的Alpha寒毛直竖,身不由己地哆嗦了几下。

    江行面无表情,用为数不多的理智艰难控制自己,把拇指从武器发送键上移开。

    他回去就要把“禁止对美人吹口哨”这一条加进亚特兰里的法律里。

    银河系里的治安严格,哪怕是中转站也很难碰到什么危险,饶是如此,唐文秋还是有些不安,紧紧跟在怀雾身旁,怀雾面不改色地往里走:“你害怕的话可以回机甲里。”

    “不、不用。”唐文秋捏紧手指,努力试图克服恐惧感,“我总该要习惯的。”

    这是她被毒贩劫走的后遗症,对太空里漂浮着的算是与世隔绝的中转站本能不信任。

    但不知道为什么,她越靠近身旁这个漂亮的Omega,想从他身上借一点安全感,就越有一种被隐藏在黑暗里的怪物盯上的危险感,她纠结一会,和怀雾拉开了距离。

    危险感骤然消失。

    她又试着往怀雾身边挪挪,危险感再度来袭。

    唐文秋紧张地拉了拉怀雾的衣袖,极小声提示:“我总觉得有谁在盯着我们,你呢?”

    “没有啊,”公主殿下若无其事地弯起眼睛,“可能是你太紧张了,不要怕,我虽然不能和别人打架,不过也没有谁能伤害我的朋友。”

    唐文秋稍微放下心:“谢谢。”

    直到公主殿下进了中转站里的商场,江行发泄地锤了控制台一下,匆忙给自己打了一针塑机剂,这才从机甲里出来。

    让他想想……他要用什么身份才能和公主殿下说一句话。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