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57章 我只是一时兴起

第57章 我只是一时兴起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殿下没来得及开口说一个字, 就被江行捂住嘴,抱着向外走去。

    怀雾:“……”

    他不高兴地皱眉,咬住江行的虎口, 江行眼皮都没眨一下,还将拇指探进他的口中,不带暧昧意味,仿佛只是为了让他更方便咬。

    “……”公主殿下看不到江行的表情,不过仅从这个动作来判断, 他也能猜出来江行现在病得不轻。

    他挣扎起来,然而为了抓到这位神出鬼没的公主殿下,江行精心策划了这场绑架, 现在更不可能给他逃离的机会,直接带着他坐上了悬浮车。

    整个绑架流程非常迅速,大约只花了十五秒,等他们离开后, 会场里的电路系统才恢复正常,惊魂未定的女士们扫了一眼会场,发现那位最美的夫人不见了。

    她虽然只是一位军团长的夫人, 可她的美貌足以俘虏所有人的芳心, 在场的女士们对她的印象都非常好, 如果她落入到劫匪的手里,她的下场不难猜测。

    女士们惊慌地中止了宴会, 派人出去寻找她的下落。

    某位劫匪,亚特兰的奥斯维德·奥古斯都陛下的车已经离开了会场,开向停着战斗机甲的港口。

    车里没有开灯,轨道两旁路灯的灯光照进车窗,江行背对着光, 脸上被晦暗的光线打出一层隐晦的阴影,看起来危险极了。

    怀雾刚要坐起身,江行就倾身覆了过去,吻住了柔软的唇。

    江行压抑七年的思念和渴望在触碰到他的一瞬间就再也无法抑制了,吻得格外莽撞,怀雾被他咬疼了,发出一声气音:“唔……”

    “嘘,别出声。”江行吞下他的所有呼吸,声音极低地说,“别让别人听到了,不然我会嫉妒的。”

    车里的确有其他人,司机和皇帝的亲卫,但他们都坐在前排,隔绝声音的挡板早就被江行拉下来了,声音根本传不过去,他们也不可能听到,江行现在就是单纯的发神经。

    没多久,悬浮车停了下来,江行抱起公主殿下,登上战舰。

    这是亚特兰皇帝的私人战舰,战舰里特意建造了一间宽敞的卧房,怀雾只扫了一眼,就被江行抵进了墙角。

    房间里灯光明亮,江行终于能仔仔细细凝视着心爱的公主殿下。

    公主殿下穿什么都好看,这身暗红的旗袍更是衬得他肤若凝脂,腰线被衣物裹成轻盈的一束,旗袍下摆及到小腿,半遮半掩的美丽和妩媚,轻易就能激起Alpha的探究欲。

    “怎么穿成这样。”江行几乎把他抱到悬空。

    “关你什么事,”怀雾抵住他意图靠过来的上身,偏过头冷笑着说,“现在又不是二十一世纪,少对别人穿什么指指点点。”

    他抗拒的力气对江行来说轻微得就像猫,江行依然靠了过去,咬住了他的咽喉:“我不是在指点,我只是想告诉你,你这么穿很好看,我很喜欢。”

    怀雾:“……”

    几年不见,江行是越来越不要脸了。

    毕竟在一起那么久,江行很清楚他哪里最敏感,怀雾站不稳,只能依靠着江行的肩膀。

    这让江行感到了一点被需要的满足。

    “越来越娇了。”江行感慨了一句,细滑的肌肤根本没有阻力,让他如入无人之境,公主殿下刚想骂人,嘴唇就被堵住了,江行知道他想说什么,所以不是很想听。

    江行比以前更高,肩膀也要更宽阔坚硬,怀雾整个人被他抱着,根本找不到逃跑的空间。

    江行像是想把他生吞活剥了,强势掠夺走了他所有的氧气,怀雾挣扎不了,却又不能倒下去,只能抬起手臂,环住江行的脖颈。

    江行眼角弯了一下。

    高大精壮的Alpha以自己为牢,将心爱的Omega困在自己的怀里,怀雾被长长的斗篷遮挡着,没有谁能看到身穿旗袍的大美人被Alpha欺负得一塌糊涂,只能依附着Alpha才不至于让自己滑下去。

    漫长的一吻结束,江行把他抱到床上,怀雾迷迷糊糊、后知后觉,挣扎着就想逃,又被江行拉了回来:“你想就这么跑出去?”

    公主殿下理所当然地回:“那又怎么样,反正我只是个被欺凌的柔弱受害者。”

    “欺凌。”江行很有兴趣地把这两个字重复了一遍,若无其事俯身,亲昵地抵住怀雾的额头,“真说起来,被欺凌的不是我吗?我只是在和你算个账,公主殿下,你欺骗我这么多感情,总应该还一点给我吧?”

    他墨绿的眼睛现在深得像漩涡,五官更加深邃立体,和初见时判若两人,眼里的爱意和渴望足以能淹没某位娇气的公主殿下。

    江行看起来还是很冷静,但这种冷静如同脆弱的薄冰,随时都能裂开,怀雾感觉不太妙。

    江行不会将疯狂浪费在吵架上。

    虽然是某位公主殿下一手造成他现在的模样,可娇气的公主并不想承受他的疯狂。

    “明明是你自愿的,少赖到我头上。”公主殿下眨眨眼睛,拒不承认,翻身就想再跑,但分开这么久,江行根本无法再忍耐他一而再地想要离开自己,强硬地按住了他,让他无法再逃。

    怀雾眼泪掉了下来,强烈的异物感让他忍无可忍地给了他一巴掌,只是他被控制着,这一巴掌也跟猫抓似的,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对不起,弄疼你了。”江行不仅没有躲,还松开了些许对他的桎梏,“你可以再多打几下,不然待会没力气了。”

    公主殿下泪眼朦胧、无法理解地看着他:“你有病吗?”

    江行也很无法理解:“我现在的神经病不都是你做的好事吗?”

    公主殿下:“……”

    无、无法反驳。

    反驳不就等于否认自己的影响力了吗,公主殿下才没有这么笨。

    怀雾还没准备好,推着他让他出去,江行没听,蹭了蹭他的脸:“你有想过我吗?”

    怀雾没有理他,推不动他的人,只能推着他的下巴,把他的脸推到一边:“走开。”

    “没有吗?没关系,我每天都很想你。”江行顺势咬了咬他的指尖,语气很乖地说,“感觉到我的思念了吗,公主殿下?”

    怀雾:“……”

    要死了。

    薄荷信息素溢满了房间,饿了很多年的Alpha和野兽一样没有理智,旗袍单薄的布料覆在怀雾的腹部,如同波浪一般轻微上下起伏。

    江行彻底失控。

    怀雾几乎呼吸不上来:“……滚……滚出去。”

    “对不起,”江行安抚地亲吻他,“殿下,我控制不了。”

    怀雾掀起眼睫,幽怨地看着他,江行被他看得更疯了,只能松开一只手,捂住他的眼睛:“别这么看我。”

    公主殿下终于获得了一点自由,摸了摸自己的腹部,恶劣地撒娇,“江行,我摸到你了。”

    江行:“……”

    江行一时松懈,公主殿下从禁锢里解脱出来,毫不犹豫就想逃跑,江行看着他的身影,喉结一滚,眼神晦暗到看不清底色,眼看着他快要触碰到门,江行迅猛地扑了过去,如同叼着猎物的野兽,咬住了公主殿下的后颈,抱着他的腰把他拖了回来。

    “……你神经啊,”怀雾捂住后颈,呜呜哭了起来,“你咬疼我了,你这个混蛋。”

    江行松开嘴,声音沙哑:“谁让你总是想跑的。”

    公主殿下觉得这是一句废话,不跑等着哭吗。

    “我的错,我不该让你有想其他事的机会。”江行吻去他的眼泪,抱着他抵到墙上,重新开始。

    怀雾气急败坏地挠他,野猫挠人不讲章法,他的脊背很快就被怀雾挠花了,江行偏了偏头,很是怀念地笑了一下:“我就说……你在床上不会那么温柔。”

    “你在皇宫的时候是故意和我闹的,你早就想要离开我了,”江行压低了声音,“对不对?”

    怀雾挠累了,恹恹地抱住他的脖颈:“你看起来还有自知之明。”

    “……”江行咬了他一口,“为什么?你是想看我为你发疯,还是想看我为你痛苦?现在你都看到了,我通过你的考验了吗,傲慢的公主殿下?”

    “不要,”怀雾埋在他的肩窝里,“长得帅的Alpha多的是,我才不要你这个神经病。”

    江行非常温柔地吻了吻他的侧脸,再一次反思起自己:“我的错,不该让你说话。”

    公主殿下终于为自己亲手养成一只疯狗付出了惨烈的代价。

    江行像是要把这几年的忍耐全部实现,怀雾哭都哭不出声音,意识直接断了线,再连起来的时候江行已经抱着他进了浴缸。

    ……终于结束了,公主殿下昏睡过去,然而等他意识再恢复,他就发现昨天疯狂的一夜只是开始,他还睡在江行的身上。

    公主殿下镇定地、若无其事地想要从他身上下去,被江行一把攥住了脚踝。

    江行黏黏糊糊抱住他:“再来。”

    怀雾:“……”

    去死啊你。

    真正结束还是在三天后,恰好过了江行的易感期。

    房间里的薄荷信息素没有消退,蓝风铃的气息也被它缠绕着,收不回去。

    江行抱着他,怀雾一如既往蜷缩在他的怀里,仿佛他们没有闹过、也没有分开这么久过。

    江行理了理他的长发,在几天激烈的相缠过后,他现在的动作格外轻,温柔缱绻,仿佛这些柔韧的长发是易碎的珍宝。

    他轻声问:“殿下,你愿不愿意让我回到你身边?”

    江行无法容忍从他身边离开第三次了。

    怀雾睁开眼睛,眼前的Alpha眉骨深刻,气质阴郁深沉,和他喜好的纯情少A没有一分关系,可他又的确是他的Alpha,是被他抛弃之后仍然痴心不改,为了追逐他而将自己打磨成现在这种模样的Alpha。

    无论何时,江行望着他的眼神一直没有变过。

    公主殿下忽然说:“我只是一时兴起。”

    “我知道,”江行唇角很轻微地一弯,无奈又认命地回答,“但我依然愿意为你的一时兴起付出一生的忠诚。”

    “我愿意接受你的一切,”江行认真地抵住他的额头,眼神在这一刻和过去的他有了重叠,专注又澄澈,“你的娇纵、任性、傲慢、高高在上,随心所欲。”

    “我也接受你不爱我。”

    “只要你让我留在你身边,公主殿下。”

    怀雾和他对视许久,靠在他肩上,撩开了长发:“江行,标记我吧。”

    Omega的腺体就在他眼前,散发出甜美的信息素气息,引诱着他靠近。

    但他不会忘,Alpha和Omega只有在互相喜欢才能标记,如果Omega不喜欢Alpha,Alpha即使注入信息素,也无法和Omega建立链接。

    江行瞳孔放大,在这一瞬间想起了多次建立失败的痛苦,甚至感觉到了害怕。

    半晌,他克制住颤抖,小心翼翼地俯身,垂下眼皮——

    尖锐的牙齿刺进柔软的肌肤,注入强烈的薄荷信息素。

    Alpha的信息素如同凛冽的霜风,缠住了蓝风铃。

    信息素建立链接。

    标记有效。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