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70章 江行,抱紧我

第70章 江行,抱紧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风蝶机甲慢慢悠悠在战场边缘环绕一圈, 然后开进了战舰里。

    公主殿下愉快地走下机甲,刚想说什么,就被人拉进了满是薄荷信息素的怀抱里。

    薄荷信息素偏冷感, 此时却热烈又直白,公主殿下立刻明白了什么,抬手回抱住江行,笑盈盈摸了摸他的头发:“想我啦?”

    “嗯。”江行垂着眼皮,指腹摩挲他后颈柔软的肌肤, 暗哑的声音里还有点不甚明显的委屈,“你怎么忍心让易感期的Alpha独自在外面。”

    这句话就像在说,你怎么忍心让小狗独自在外流浪。

    江行在易感期里会是千百倍的黏人, 公主殿下见识过,一到易感期,他连自己的衣服都要先给怀雾穿一会,沾上他的信息素气息了才脱下来, 很像是刚到家需要主人衣服才能安心的小狗。

    怀雾偏过头,露出腺体:“来吧,给你咬一口。”

    江行当机立断地扣紧他的腰, 仿佛护食的野兽, 即使战舰里根本没有其他人, 他还是把公主殿下牢牢锁在只有他看得见的角落里,而后低头咬上Omega无比甜美的腺体。

    “唔……唔……”怀雾声音很轻, 在极其狭窄的地方里更是蒙上了一层难以言说的暧昧气息,“说好的一口,你咬了多少次了?”

    “今天是易感期第三天,”江行说,“把前两天的补上。”

    怀雾:“……”

    过了好一会, 江行才放开他,怀雾揉了揉布满齿印的后颈,深感没事还是不要可怜这种伪装成小狗实际上只会得寸进尺的野兽了,接着顺理成章地挂在了江行身上,让他抱着自己回到驾驶舱。

    江行十分愉快地执行了这个命令:“你怎么突然过来了?”

    公主殿下现在是三星系的首领,也是风蝶军团的总指挥,需要他坐镇中枢,战场这么危险的地方,自然是能不让他来就不让。

    “我一个人太无聊啦,只能过来找你玩。”

    公主殿下虚伪地表示了亲昵,然后接过了江行的指挥权限,在通讯频道里对着敌方残军展开了凶残的追捕。

    他坐在江行身上,这种亲密的姿势显然不适合现在让士兵们看见,他将视频通讯改成了语音,整个频道都只能听见他区别于江行的柔软声音。

    “让我看看还有几个人,”公主殿下数了数战斗地图上标注出的红点,兴致勃勃地说,“只剩这么几个了啊……唉,真遗憾,去追吧,一个都不要放过。”

    指挥的声音突然变了,下属们一个字没有说,默默遵循了他的命令。

    他的打法过激又残暴,战斗结束得更快,连本有可能逃走的漏网之鱼都被一个不落地逮了回来。

    江行悟了,这只娇气的猫哪里是过来找他的,分明是自己过来打地鼠玩的。

    秦扬带着士兵们降落到资源星,几颗资源星本土的势力已经被打跑了,权力接管得非常顺利,他又带着士兵们和当地的开采人员统计资源储备。

    至于为什么不让首领来,秦扬直觉他们俩恐怕没有这个时间。

    他直觉倒也没错。

    已经互相标记的、处于易感期的Alpha,不是简单的拥抱和亲吻就能满足的,Alpha和Omega的信息素几乎飘满了战舰,随后又被人关在了一处,在卧室里,薄荷和蓝风铃纠缠在一起。

    江行的这艘战舰卧室原先很简单,也是后来,他在和公主殿下分开的时间里特意改造过,一切的配置都按照怀雾喜欢的风格来,地上还铺着厚厚的地毯。

    他们俩重逢的时候,江行按着公主殿下在这间卧室里亲密了许多遍,本来应该算是很熟悉的地方,然而,有些装饰,怀雾也是现在才发现。

    他看着四面八方还有头顶的镜子,眼角一抽:“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变态?”

    “有两种答案,一种是我以前隐藏得好,一种是被你激发出来的。”江行若无其事地抱着他,谦逊询问,“你喜欢哪一种?”

    怀雾权衡片刻,抬手搭住他的肩膀,理所当然地说:“那我还是选择后一种吧,听起来我对你的影响力比较大。”

    “没有比你更能影响到我的了,公主殿下。”

    几面镜子都是特殊定制,呈现出的画面清晰到不可思议,不需要的时候,只要按下开关,镜面就会蒙上一层磨砂,看起来像是模糊的雾,映照出来的景象也会变得格外朦胧。

    昏黄的光线和镜面一同折射出了近乎光怪陆离的世界,美丽到不可方物的公主殿下就像是被囚禁在这间荒诞时空里的蝴蝶,纤薄的羽翼被锁住,无法逃离。

    缠绕在一起的信息素如同迷。药。

    江行抱着公主殿下,反抵着墙,怀雾修长的指尖刚触碰到镜面,就在冰凉的镜面上氤氲出了一层薄薄的雾气,旋即,镜面高速升温,在短暂的时间里变得温暖,那层雾气也好像是被阳光炙烤过的雨露,倏地消散了。

    江行俯身靠在他耳边,声音又低又轻,唯恐惊扰到漂亮的蝴蝶一般:“你还记得你在这间卧室里说过的话吗?”

    怀雾昏昏沉沉:“……什么?”

    “你说,你摸到我了。”江行握住他的手,慢慢覆盖到他的腹部,隔着柔韧的肌理,里面像是住着一只冲动又莽撞的怪物,“现在呢?你看到什么了?”

    怀雾难受又难耐,额头抵着镜面,迷迷糊糊掀起了浸满水珠的眼睫,和镜子里的自己对视,他的视线因为眼泪而变得模糊,可是镜子里的他很清晰,江行也清晰,身形高大的Alpha从后拥抱住他,宽阔的肩膀像极了在地平线上起伏的山峰,身上每一块肌理都恰到好处地蓬。勃着,不会显得壮硕,也不瘦弱。

    Alpha和Omega的差异明显,他精壮,他柔韧,他沉稳,他轻盈,他是锁住他的牢笼,他是被抓住的风。

    公主殿下看到自己的长发被江行攥在了手里,乌黑的发丝被他缠绕在手指里,有种难舍难分的眷恋,眼尾泛着玫瑰花瓣般的颜色,眼神很……妩媚。

    不同于平时,柔软、缱绻、又被高温烫成了水,仿佛凝结晨雾的纤细蛛网,是只有和江行拥抱时才能被激出来的妩媚。

    “嗯……呜呜……”怀雾低声哭泣,“被你抱着的我看起来真好看。”

    “……”江行低声笑了,“还有呢?”

    “你也很好看,”公主殿下既是在撒娇,也是在下达命令,对于他忠诚的骑士,他永远知道怎么让他臣服于他,“江行,抱紧我。”

    江行无条件听从他的指挥:“抱紧了,殿下。”

    怀雾环住他的脖颈,低头咬了他一口,然后无比轻柔地说:“烫坏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