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74章 是你的忠臣

第74章 是你的忠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公主殿下和江行的婚礼很是低调, 除了两个人手上多出来的戒指,没有再举办其他任何仪式。

    不是时机不准许,他们挤挤时间还是能举办一场婚礼仪式的, 只是公主殿下觉得匆忙潦草举办仪式没有必要,宇宙最漂亮的大美人怎么可以将就,他的婚礼一定要盛大到人尽皆知。

    江行也是这么想的。

    他不会给公主殿下和其他人举办婚礼的机会,这就是他们一生一次的典礼,不隆重怎么配得上公主殿下, 他要赢来最贵重的礼物,将九大星系的权柄佩戴于公主殿下的指尖。

    不过不举办仪式,婚宴还是要吃的, 整支风蝶军团一起吃了一顿大餐,然后继续奔赴向下一个战场。

    风蝶军团切断了第三星系和第四星系的跨星系跃迁点,乌赫帝国想要进入第四星系,只能老老实实开着战舰飞过来, 也就是说,从第四星系以下的几个星系,和前三星系划出了一条天然的天堑。

    战舰飞过来要一个月, 平时无所谓, 但现在不同。

    公主殿下现在完全可以一边事不关己隔岸观火, 一边收割零零散散的地盘。

    第四星系就此迎来了一场无法抵挡的暴雨。

    跨星系跃迁点被炸毁,第四星系的分散势力就如同瓮中之鳖, 想什么时候抓就什么时候抓,整支军团进入了凶残的战斗状态,以江行率领的军队作为撕开防守的利刃,在第四星系飞速推进。

    小打小闹的时候看不出来,直到现在, 江行的私军才算见识到怀雾指挥的厉害,他冷静、疯狂,又出其不意,整支军团在他的带领下犹如冷酷的杀戮机器,统一、高效、唯命是从,和江行的默契简直像是共享了大脑,许多时候,他们自己人还没能立刻搞懂一条命令的用意,敌人还没能判断出他们的策略,江行就明白了他的全盘计划,然后为他提供最恰到好处的助攻。

    萧条的第四星系不明白这是从哪横空杀进来的巨鳄,在徒劳的抵抗里节节败退。

    风蝶一路无阻,军团越发壮大。

    又击溃了一支势力,军团降落休整,这一路风尘仆仆打过来,每个人的神经都高度紧绷,掌控战斗的公主殿下更不例外。

    休整的时间,风蝶开启了智能系统,礼貌拒绝每一通通讯和申请,一切都得等主人睡醒再说。

    直到江行登上机甲。

    江行和公主殿下互相拥有对方一切权限,他不需要对智能系统打申请报告。

    舱门打开,江行无声无息走进去,机甲里只开着一盏非常暗的小夜灯,亮度勉强能照出公主殿下的身形轮廓,他在昏暗的光线里,看到公主殿下蜷缩在椅子里,就这么睡着了。

    风蝶里的陈设都很符合娇气的公主殿下使用习惯,一把椅子也是柔软舒适,但再舒服也只是椅子,和床没办法比。

    疲惫至极的身体能将就一会,精神接受不了,公主殿下在睡梦里也是蹙着眉,披散的长发沿着弯起的脊背垂下来,几乎要垂落到地上。

    看起来有种一触即碎的脆弱感。

    江行走到他身边,半蹲下身,Alpha克制着没有散发出信息素,但两个人相连的标记能让Omega感知到他的到来,怀雾缓缓睁开眼,密密的眼睫毛犹如振翅欲飞的蝴蝶,在近乎于黑暗的浅薄光影里舒展绚烂的羽翼。

    假如宇宙就此爆炸,亿万星云粉身碎骨,大概也不及公主殿下这一眼给江行的震撼更强烈。

    江行轻声说:“殿下。”

    怀雾眼里还有困倦的水光,他没有说话,只是有些恍惚地看着他,好一会儿,他伸出修长分明的手,指尖落在江行的额角,一点一点慢慢滑下来,从清晰的眉骨到下颌,无比温柔地抚摸江行的脸。

    戒指上的红宝石折射出一把微渺易碎的光。

    怀雾环住他的脖颈,从椅子落进江行怀里,柔软的发丝扑了江行满脸。

    江行本来是想抱他回房间休息的,但在这一刻,他不知道为什么忽然一动不想动了,只是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他,在密不可分的拥抱里闭上了眼睛,两个人的体温渐渐升高,好像能将这一路的风刀霜剑刀光剑影都融化。

    四周万籁俱寂,他们在机甲制造出来的寂静夜色里,在不算宽敞的指挥台空隙里,如同只剩下彼此一般依偎在了一起。

    ·

    守着第四星系跃迁点的军团全军覆没,跃迁点也被炸了,消息一传回乌赫皇帝耳朵里,皇帝几乎不敢置信,暴跳如雷地推倒了书桌:“废物!一群废物!”

    跃迁点原先就在他手里,尤因帝国派兵去抢才打了起来,他在第四星系的人手多,本来也不该被抢走,哪想到不仅人没了,连跃迁点都被炸了。

    他现在根本没有精力去建造一个跃迁点,他也没办法照葫芦画瓢,也去学着炸跃迁点。

    本来打着速战速决的算盘,没想到战线会拖得越来越长,他绝对不能再这么下去了!

    乌赫帝国和尤因帝国开战六个月后,乌赫帝国动用了超时空重导,将尤因帝国的一颗军工星彻底炸毁。

    这是战争滑进更惨烈深渊的讯号。

    面对乌赫帝国越来越疯狂的进攻,尤因帝国也展示出了壮士断腕的决心,尤因皇帝直接舍弃了大部分不必要的星球,一路收缩防线,重新将被打成筛子的防线收成固若金汤的一条。

    被他舍弃的多为私人星球和偏远的居住星球,数百亿的生命在皇帝一念之间被丢弃,人们不甘心就这么死去,想尽办法自救。

    大土豪的家也在舍弃范围,监管着他们的军官接到命令,毫不犹豫带着他们上路,当然,重点是带上了土豪爹累积至今的资源。

    这时候的货币没什么用,土豪爹做了近两百年生意四处积累的资源才是他们想要的。

    资源一收缴,军官就彻底撕下了勉强维持的和平,对待土豪爹和土豪的态度简直差到了极点。

    然而军官并不觉得自己做得哪里不对,甚至还觉得自己非常仁慈,如果不是伟大的他在战乱年代殚精竭虑保护土豪一家,他们早就死了,把资源孝敬给帝国不是应该的吗?

    他嫌弃地看了金宝宝一眼,这个Alpha真是被他爹养废了,满脑子就知道奢侈品和钱,带他上路都浪费他们战舰的空间,只是帝国现在缺人用,这个Alpha再怎么脑残,好歹还会开个机甲。

    万一碰到什么危险,也能给他们当炮灰使。

    这么一想,军官没有把金宝宝和他的一众狐朋狗友赶出战舰,而是居高临下地宣布:“从今天开始,我特别征召你们入伍,等同于帝国正规军。”

    他一撩眼皮,等着他们感恩戴德,没想到这个废物居然还不高兴,非常不满地说:“我才不加入你们,我可是有归属的,我们军团需要我。”

    听听这脑残发言。

    军官凉凉地问:“你们军团叫什么?”

    大土豪骄傲挺胸:“没名字,不过我相信在我的帮助下,我们军团一定能发扬光大,他们需要我!”

    眼看着军官很有一枪毙了这傻子的念头,土豪爹急忙挡在儿子面前,卑微地和稀泥:“我儿子被我宠坏了,不懂事,还请您大人有大量,不跟他一般见识。”

    军官问:“你儿子加入的军团叫什么?”

    土豪爹为难地挠挠头,似乎在酝酿什么,好一会儿才鼓足勇气,尴尬地回:“我也不知道,一群小孩子瞎折腾的玩意,能有什么名堂?再怎么样也比不过咱们帝国的军队。”

    土豪爹拍了半天马屁,总算把军官拍高兴了,他放下准备拿枪的手,扫了金宝宝一眼:“让你加入帝国军队是你的荣幸,这还是看在你父亲的面子上,不然你以为你的资质能进?你要是有孝心,就为你父亲争口气。”

    他仿佛是什么善人似的,扔下这一番恨铁不成钢的话,转身走了,没有再问金宝宝自己的意愿。

    想来,这么个废物也没有本事违抗他的命令。

    他带着朋友回家的这段时间,军官先是调查了他们的资料,没有查出什么名堂,又看他们整天就知道吃喝玩乐,对家国大事一窍不通,观察了这么久,这名军官相信自己的火眼金睛,他不可能看错,这就是一群扶不上墙的废物。

    果然,再怎么叫嚷着他的军团需要他,在帝国士兵的压迫下,他们还是唯唯诺诺换上了帝国军装,连反抗的勇气都没有。

    军官把这伙人全都扔到了最前面,即是保护他们的防线,也是面临敌人最先攻击的炮灰。

    土豪爹满脸愁苦地在战舰里,成天巴巴看着儿子的方向。

    真是父子情深,军官很是仁善,没有命令他每天必须笑脸迎人。

    土豪就这么阴差阳错,混进了尤因帝国军队,成了一名尤因帝国士兵。

    真是太他妈巧了,土豪抹了把脸,理直气壮地想,这可是你们把我请进来的。

    他的通讯频道响了起来,和他一起回来的风蝶军团士兵们默契地在通讯里呼天抢地了一顿,然后夸张地幻想起了自己成为帝国士兵光宗耀祖的未来。

    监听他们的帝国士兵在心里嗤笑着他们的不堪一折的骨气和愚蠢,却不知道被他们监控着的废物们真正的心声。

    为了风蝶军团!

    ·

    乌赫帝国扔出超时空重导没多久,沉寂至今的亚特兰终于闹出了轰轰烈烈的动静。

    前任皇帝再度从病床上睁开眼,重新夺回了亚特兰至高无上的皇权,并且向全帝国的子民宣告了关于奥斯维德·奥古斯都的罪状!

    短暂存在的亚特兰新皇是个残暴的刽子手,不仅以极其残酷的方式抢夺走了他的荣耀和权力,还虐待他这位血缘上的父亲,是个不折不扣的罪犯!

    而这些都是有证据的,奥斯维德的弟弟亚历山大如今就是最佳的证据,被抓回来之后,他一直活在监狱里,从金贵的太子沦为阶下囚,被折磨得快要不成人形,没有比这更绝妙的证据了。

    老皇帝怒斥了奥斯维德的种种罪状,一夜之间,奥斯维德·奥古斯都从带领亚特兰复苏的新皇,沦为亚特兰卑鄙无耻的千古罪人。

    亚特兰的子民当然没有这么好骗,甚至觉得老皇帝被虐待活该,很想拍手称快,然而没有谁会在这时候说出真心话,所有人都必须附和老皇帝的发言,除非他们想死。

    昔日带领他们重振荣光的奥斯维德成为了他们批判的对象,人们争先恐后批判他的罪行,以此来讨好老皇帝。

    “成为一个罪人就是你想要的吗。”老皇帝一复出,曾经坑害他的人都会成为他的刀下亡魂,跟随江行的人很清楚这一点,纷纷迎风逃跑,史蒂文和柏林也不例外,两个人早有准备,坐上了逃往其他星系的战舰。

    史蒂文看着奥斯维德被口诛笔伐的混乱画面,摇了摇头。

    奥斯维德所有光辉的勋章都成了罪过,他快刀收复皇权变成了他残暴的证明,他重振亚特兰的英迹变成了他贪婪的证据,他被刺杀更是他无能的体现,曾经被歌颂的,是现在被千夫所指的。只要想指责,人们可以用千百种方式扭曲他的一举一动。

    他的爱固然珍贵,难道他就真的一点也不在意人们的审判吗?

    还有这些人,他们本来可以沉默,老皇帝也不会脑残到把所有歌颂过奥斯维德的人都拉出来砍头,又何必再跳出来表明虚伪的忠诚?

    不值一提的忠诚。

    对于奥斯维德假死,史蒂文不是没有异议,然而现在,他又忽然觉得,也许江行假死是一件好事。

    如果没有奥斯维德,九大星系最先打起来的时候,亚特兰就没了。

    这群在批判奥斯维德的人,不会知道奥斯维德的死亡给他们带来过什么。

    面对老皇帝的复出,以及他复出后引发的风言风语,风蝶里知晓江行身份的人也沉默了。

    他们实在不知道说什么,而江行,也不需要他们说什么。

    风蝶机甲封闭得严严实实,站在外面根本看不到里面的景象,江行坐在沙发里,正在统计军备,然后被公主殿下挑起了下巴。

    怀雾笑盈盈看着他:“你现在是亚特兰的罪人了。”

    江行握住他的手指,低声说:“也是你的忠臣。”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