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76章 我爱你

第76章 我爱你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椅子空间狭窄, 怀雾又不怎么会,动也动得艰难,直到江行把他抱回床。

    公主殿下修长白皙的手指抵着江行坚硬的腰腹肌理, 流淌下来的凌乱长发仿佛被撕碎的蝴蝶羽翼,他蹙眉咬住唇,眼尾泛着粼粼的潮意,看过来的眼神有点迷茫,又似乎有点委屈。

    漂亮得要命。

    江行攥紧他的腰, 怕他支撑不住倒下来,又渴望他倒下来。

    江行的变化从外看不出来,但是能感受得到。

    怀雾断断续续抱怨:“动不了了……你变小一点。”

    江行浑身紧绷, 手臂青筋暴起,回答的语气却是低缓又无奈的:“殿下,你这是在强人所难。”

    怀雾很不满,勉勉强强动作起来, 等他找到了乐趣,就更随心所欲了,只顾自己开心, 根本不管江行死活。

    “……”

    江行感觉自己被他当玩具玩了。

    偏偏怀雾看到他忍到快要失控的模样, 还要故意问他:“你为什么不开心, 难道我做得不好吗?”

    江行试图改变被玩的命运:“殿下,我想……”

    “不准想, ”怀雾俯身,握住他的下巴,不准他开口,笑盈盈说,“乖一点, 听我的。”

    江行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克制住自己没有翻身把公主殿下压进逃不开的角落。

    直到怀雾玩累了,江行才把两个人的姿势翻转过来,公主殿下轻喘几声,声音柔软,语调却还是同样可恶,像是傲慢的猫:“你想干什么?”

    江行把他的长发拂到耳后,靠在他耳边亲昵地说:“想造反。”

    公主殿下:“……”

    江行这个反造得很凶,怀雾意识彻底模糊了,等到他朦朦胧胧感觉到危险,他已经被江行扣紧了手腕。江行以身为牢,完全笼罩住了他,不给他一丝逃跑的机会。

    薄荷信息素环绕着他,Alpha尖锐的牙齿距离他的腺体仅仅隔着一层纤薄的皮肤,生殖腔被残暴地打开。

    怀雾眼泪掉了下来:“不要……”

    “别怕,殿下。”江行轻柔地安抚他,“做个标记,不会怀孕的。”

    下一秒,怀雾的腺体和生殖腔同时被进攻。

    怀雾本来就敏感,终身标记带来的体验要更强烈,仿佛是连灵魂都和对方相缠的、被完全占有的刺激感,让他哭得更厉害了:“王八蛋……”

    终身标记需要一定时间,江行没有出去,只是松开了咬住他后颈的嘴唇,提出问题转移他的注意力:“除了混蛋和王八蛋……殿下就不会骂人了是吗。”

    “才不是,”即使是自己不熟悉的领域,公主殿下也是不会承认的,不仅不承认,还要倒打一耙,“是你只适合用这两个词形容,都是你的错。”

    江行低声笑了,诚恳地问:“什么时候才能不是我的错?”

    公主殿下想了想:“哄我的时候。”

    标记时间差不多到了,怀雾挣开他的控制,在他怀里转过身,抱住他的腰,脸埋进他的肩窝里,闷闷地说:“江行,抱我。”

    公主殿下娇气、金贵,脾气大又爱撒娇,宇宙里没有比他更美丽的存在,养他需要用很多很多的爱意和精力,非得将身家性命都尽数奉上,才能换来玫瑰倨傲的垂怜。

    一次就能让人舍生忘死。

    江行抱住他,然后抱紧他。

    终身标记,其他人察不出和临时标记有什么区别,只有终身标记的双方才能感觉得到,像是只属于Alpha和Omega两个人的约定。

    终身标记最明显的影响是拥抱和孕育方面,但对于江行而言,最影响他的还是精神。

    标记之后很长的时间,他只和公主殿下拥抱在一起,根本不想分开,甚至脑海里闪过这个念头,他都会感到异常的抗拒。

    他像是被看不见的锁链锁住了,心甘情愿变成公主殿下最忠诚的囚徒。

    ·

    新年之后,公主殿下敏锐地从三帝国混乱的战场里察觉到了变化。

    尤因帝国的反攻变得更高效了,如果不是他在这段时间给战斗士兵集体更换了手和大脑,那就是尤因帝国也研发出了精神链接机甲。

    三巨头里一下有俩都有了精神链接技术,风蝶军团里也有人紧张到快要坐不住了。

    “他们都有这项技术的话,会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

    陶明远也忧心忡忡:“帝国的资源、精尖科技、和人才储备都不是我们可以比拟的,一旦他们将最后的短板也补齐,只怕他们能将我们一网打尽。”

    前期风蝶军团发展得很困难,陶明远只能做些修补机甲的活,这活也只能他来干,其他机甲设计师和维修师都不懂精神链接,现在资源跟上了,陶明远也能带着人继续搞研发,准备将这项技术运用到其他方面,然而没想到,现在帝国们又一个个冒出来了。

    “不要迷信技术,”公主殿下漫不经心支着下巴,手指上的红宝石戒指熠熠生辉,“我们有,他们迟早也会有,这是时代的进步,很正常,不要慌张。”

    陶明远更愁了:“我怎么会不明白这个道理,这不是担心你们么,我这辈子都活到一半了,怎么算都不亏,你们可还年轻着呢,更何况,你父母……”

    怀雾笑吟吟打断了他:“不用担心,我们不用自乱阵脚,帝国再强大,我们分散到九大星系,也能当一当漏网之鱼。”

    “小兔崽子,我不是在和你开玩笑!”陶明远板起脸,通讯频道里的其他人怕殃及到自己,纷纷安静闭麦。

    身为风蝶军团里年纪最大的老人,陶明远是唯一敢和首领吵架叫板的,怀雾倒也不恼,依然很心平气和:“我打算加入他们的战场。”

    陶明远匪夷所思:“你疯了??”

    哪有面对风暴不跑、还要迎头赶上去的??

    “这是最合适的时机了,”公主殿下说,“亚特兰还没有和其他帝国结盟,三帝国各自为敌,这时候加入他们还有得打,任何两帝国结盟,对我们和剩下的那个帝国而言,都会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

    潘多拉还在肆虐,就算乌赫皇帝想销毁它也没那么容易,对潘多拉上瘾的人自然会千方百计购买到它,一时半会根本没办法根除。

    三帝国想要取胜的赛点好像都落在了亚特兰上,亚特兰究竟会和谁结盟,这是所有人都关注的问题。

    不过谁都没有江行更了解帝国的皇帝们:“目前的亚特兰还算是高于另外两个帝国,亚特兰和谁结盟,都需要对方付出极其高昂的利益代价,所以他们现在不仅不会结盟,还会想方设法把亚特兰拖到同一水平线。”

    只有处在同样的境地,才能有平等对话的机会,至于拉锯战里被毁灭的星球、流离失所的帝国子民、分割的领地等等,对于帝国皇帝而言,这些都不是必要的。

    帝国皇帝最看重的,永远是自己的利益。

    公主殿下想要进场,必须得挑在最合适的时间,绝对不能让其他帝国拧成一股绳,反而得不偿失。

    “我不懂这些有的没的,随你们便,”陶明远粗声粗气地说,“活着回来就行。”

    通讯结束,怀雾有一搭没一搭捏着江行的脸。其实江行的脸并没有什么好捏的地方,他的五官清晰凌厉,眉骨如嶙峋的山峰,没有一丝多余的肌理,很没有柔软的触感。

    不过现在也没有什么别的东西可以捏,公主殿下挑无可挑。

    “你说,我们什么时候进场最合适?”

    江行抬眼,墨绿的眼睛深得像是一整座森林酝酿出来的颜色:“亚特兰下一次动荡的时候。”

    ·

    九大星系层层环绕,想要到达亚特兰,必须得经过二三星系,没有其他的捷径。

    公主殿下炸了通往第三星系的跃迁点,第二星系的还留着,尤因皇帝不仅不会炸,还会看管得很严,二四星系的跨星系跃迁点就是他的一条退路,不用想都知道他会派重兵把守跃迁点,所以他们也不能冒冒失失从跃迁点过去,这等于自投罗网。

    想要抵达亚特兰,只能先进场搅浑水,引起帝国的注意力,然后再趁机从跨星系跃迁点抵达第二星系,返回亚特兰。

    这是风蝶军团成立以来,最艰巨的任务,也是最不计一切的任务。

    怀雾没有再保留,召集了所有分散在外的兵力,就连整场战争以来,从一开始就被帝国舍弃的、最贫穷也最无能的三星系也自发征集兵源和资源,想要给首领一份帮助。

    即使他们从未知晓首领的姓名。

    不知不觉中,风蝶军团也成为了一座高山,首领的命令一抵达,八方震荡。

    宇宙里终于有了这支军团留下的轨迹,所有军队一齐向第四星系进发,如同潜伏在深海里的巨兽,不动声色探出头来,在身后留下一串涟漪。

    这么大的动静根本无从隐瞒,怀雾也没有想过再瞒,所有军队都亮出了风蝶的标志,大张旗鼓、一路高歌。

    这支曾经消灭过乌赫帝国一支军队的神秘军团再现,零散的势力根本不敢上去挑战它的火力范围,帝国们安插在外的军团看得到它们,却又追不上它们,他们自己都还在内斗。

    突然冒出来的黑马让所有人大吃一惊,几个帝国皇帝更甚,一直以来,他们都只把帝国当对手,其他人根本不配被他们放在眼里,哪里能想到就是被他们忽略的微不足道的蚂蚁们,竟然也能组装成一只庞然大物。

    然而他们还没想好怎么进行下一步,风蝶军团就进场,率先对乌赫帝国发动了攻击!

    公主殿下没有等到所有军队集合,太慢了,有这个时间,几大帝国估计都想好怎么解决他们的办法了,他带领军队,出其不意地攻打了乌赫帝国,一连夺下了数十颗星球,乌赫皇帝被打得措手不及,可他的兵力大多抽调在外,只能眼睁睁看着这支横空出世的军团抢占自己的地盘。

    乌赫皇帝气疯了,更糟糕的是,尤因皇帝可不会因为他地盘被其他人抢了就和他结盟,尤因帝国只会和风蝶军团达成默契,共同进攻乌赫帝国!

    原先,是尤因帝国被亚特兰和乌赫当夹心,一夜之间,形势就转换了过来,现在轮到乌赫帝国被围攻了。

    与此同时,亚特兰也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停滞里,按兵不动了。

    江行诈死之前就安排好了后续,只要最重要的兵权还在他手里,其他政权随便怎么闹,一时片刻也闹不死亚特兰,现在他重新接掌过兵权,就算老皇帝还在位,军部里也没有人听他的,全都在装死。

    亚特兰老皇帝也气疯了。

    可他的愤怒并没有什么用。

    公主殿下率兵攻打乌赫,尤因帝国趁机借着这支外来军队的助力,果断调兵进攻乌赫皇帝老家,大量兵力被调,先前看管土豪一家的军队也被调派到了第二星系跃迁点。

    就算是战争,也会考验人的运气,而公主殿下的运气一直都不赖。

    这个放在当时来看微不足道的小调动,日后却是很多军事家分析的改变这场星系大战的节点。

    土豪虽然笨,但是运气好,就算军官打着用他当炮灰的念头,他也幸存到了最后,还被带着调去看跃迁点。

    风蝶声势浩大,他自然能听到风蝶军团的动静,被调去的当晚,他就偷偷联系了公主殿下,有他作为卧底,怀雾一突破乌赫帝国的防线,江行就带着另一支军队进了跨星系跃迁点。

    这时候尤因帝国军队还在进行权力交接,防守没有那么严,实际上也就是十几分钟的事情,放在平时都不够普通人吃一顿饭,也不够战舰在宇宙里跑到另一颗星球,但就是这十几分钟,要了他们的命。

    一支陌生的军队从跃迁点里钻出来,尤因军队刚要反击,内部就起了动乱,土豪和其他一众风蝶士兵反水,驾驶机甲打起了尤因自己人,突发的混乱延迟了人们反应的时间,等反应过来,这支军队已经彻底钻出了跃迁点。

    尤因军官已经来不及问这是哪支军队了,匆忙指挥人员作战,尤因士兵们也反应过来自己被背叛了,愤怒的军火不停轰炸这群叛徒,土豪一群人边打边退,但架不住尤因大本营人多,很快就被打散了,一架架战斗机甲被炮弹点燃、爆炸、又坠毁。

    土豪的战斗机甲也被炮弹炸毁了半边,生死一瞬间,他呆呆地看着战友们沉没到无边宇宙里的残骸,脑海里什么都没了,只是凭借着本能,在机甲一侧的舷窗打出了风蝶军团的标志。

    那只看起来脆弱的蝴蝶,拥有着最强大的力量。

    尤因军队没有注意到一闪而逝的蝴蝶,正欲给他最后一击,那支从跃迁点里冒出来的军队就对他们发动了攻击,将炮弹迎头给他们打了回来,然后捞起了被炸到只剩半边的机甲,捕捉回战舰里。

    大土豪悬着的心落回原点,一言不发地在破损的机甲里抱住了自己的脑袋。

    江行没有过来安慰他,也停留太久,扫射了尤因军队一波之后,毫不犹豫地带兵离开,跳进了下一个跃迁点。

    尤因军队没有追上去。

    他直接来到被尤因皇帝放弃的领域,一路畅通无阻地回到第一星系。

    亚特兰的军队在迎接他们,奥斯维德·奥古斯都死而复生,然而这个消息除却亚特兰帝国高层以外,没有任何人知晓。

    军部的大臣们毕恭毕敬地对这位新皇鞠躬:“陛下,欢迎回来。”

    江行扫了一眼,一般来说,就算前线再怎么打,不到生死存亡的时刻,怎么也轮不到非战斗指挥人员上场,但现在,军部大臣们差不多都集齐了。

    他面不改色应了一声,把自己的军队停在边界线上,在亚特兰军队的护卫下回到首都星,和自己的父亲再度见了面。

    “你竟然还活着。”老皇帝对他还活着的情况并不感到意外,甚至还很平静,“我就知道,你这种恶人,没那么容易死。”

    江行摘下手套,没什么情绪地点了点下巴:“父亲谬赞。”

    首都星的夜岑寂无声,没有谁知道亚特兰皇宫里发生了什么,然而等天再度亮起,亚特兰的老皇帝终于陷入到了真正长久不熄的死亡所带来的睡眠里。

    他的死相还算平静,没有痛苦,江行尽到了最后的责任,并没有折磨他。

    亚特兰老皇帝重出天日不久,又再度死亡,一生一死之间快到诡异,简直让人怀疑这是不是谁刻意设计的阴谋。

    “我一直在想,江行留着老皇帝的命,是不是就是为了这一天。”史蒂文失神地和柏林通话,“他可以在最开始的时候就要了老皇帝的命,可是他没有,直到现在……他是从什么时候,就算到会有今天的呢?”

    柏林没有回答他。

    奥斯维德·奥古斯都,这个内敛又极度疯狂的Alpha,没有谁能用理智去思考他到底在想什么,但假如将他的终点设置为怀雾,那么他所做的所有没办法用常规判断的事情都有迹可循,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抵达他那位公主殿下的身边。

    亚特兰重新陷入无主的境地,亚特兰的子民们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应了,混乱的时代,人们的神经也变得麻木。

    江行杀了老皇帝,却没有出现在人们面前,尤因帝国蠢蠢欲动,就算是被围攻的乌赫,也有点虎视眈眈的意味。

    江行返程和公主殿下汇合。

    变故出现在这时候。

    他消失这么久,军部也有了反叛之心,表面迎接他回来宰了老皇帝,实际上这是一出螳螂捕蝉的戏码,亚特兰军部的判臣们想要把这两个不省心的前后皇帝一起宰了。

    江行回来的时候就有所防备,单枪匹马艰难突破了判臣的重围,直到在亚特兰一颗星球上空才被击毁。

    战舰四分五裂,舰身大块坠落,燃烧的火光如此绚烂壮观,判臣们兴高采烈地就着先皇死亡的光辉,转身离开。

    江行在战舰爆炸得最厉害的时候,使用防护舱贴合着分裂的舰身,一同下沉到星球里。

    如果他的计算没错,他会随着碎片一同降落到大海里。

    ……就是不知道防护舱的氧气够不够用,有没有人会捞他出来。

    爆炸的火光几乎能烧化他的眼睛,防护舱极速坠落,重重砸进大海里,从如此高的高空掉下来,就算隔着防护舱,掀起的冲击力也能在瞬间让江行粉身碎骨,江行听到了自己骨头断裂的声音,剧烈的疼痛顷刻席卷了他,意识的最后,他使用通讯器,链接公主殿下,轻声说出了三个字:“我爱你。”

    他没来得及等到回音。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