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80章 你认错人了

第80章 你认错人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从星图上看, 分裂的银河系犹如一块四分五裂的绸缎,被一双看不见的手重新修补到一起。

    分裂的区域越来越小,所有居住在第一星系的人们都相信, 银河系合二为一这一天指日可待。

    叛臣党羽要么被击溃、要么被收拢,还有一部分主动弃暗投明,当初闹着杀皇帝只为赶上这场盛宴的叛臣们手里的筹码越来越少,被风蝶军团追杀得如同丧家之犬。

    叛臣们越来越受不了了,内部也开始分裂。

    一部分想要投降, 一部分摇摆不定,还有一部分想要死战到底。

    “一旦我们投降,就等于把身家性命全都交给那群刽子手手里, 你觉得他们会让我们活下来吗?”坚持死战的军部大臣怒道,“不会!”

    “和他们死战,我们还有一线生机。”

    “我们没有到绝路,我们还可以和别人联手。”

    中立党犹豫地问:“我们能和谁联手?”

    “和尤因, 和乌赫,跟谁不能联手?”军部大臣语气越来越阴鸷,“再不济, 我们还能利用潘多拉。”

    中立党们心头一跳:“可是……”

    想要投降的一部分大臣也跳了起来:“你们疯了?和我们敌对的人曾经也是我们的同胞!你们居然想用毒。品去残害他们?!”

    军部大臣阴森森扫了他们一眼, 平静回道:“也只是曾经罢了, 现在的他们是我们的敌人。”

    “我们不同意,”本就打算投降的一部分人起身就走, “你们继续做你们统一宇宙的美梦吧。”

    投降党们脚步匆匆,恨不得立刻和这群疯子划分距离,就在他们快要走到会议厅大门的时候,军部大臣慢悠悠开口了:“谁允许你们出去了?”

    “难不成你还想杀了我们?”几位准备投降的大臣愤愤不平地推开门,然而一看到门外站立着的士兵, 他们还准备说的话全都消失在了喉咙里。

    门外站着的……都是军部大臣的人。

    这怎么可能?他们的士兵呢?!

    他们没能想出来答案,士兵们接收到了军部大臣的命令,二话不说举起手。枪,把他们射成了筛子。

    叛臣们这个会议惊心动魄又无声无息,士兵们杀完人,清理了会场,地上干干净净,没有一点血迹,没有谁知道这里发生过什么。

    但在死亡之前,这群幡然醒悟的投降党们还是给怀雾发了加密的消息。

    怀雾并不意外,主导反叛的军部大臣能杀皇帝,自然也能杀臣子。

    能让他有点意外的,也只有潘多拉的消息了。

    “尤因帝国从什么时候开始主导研究潘多拉的?”

    “很久之前。”江行眼角弯了一下,“尤因帝国在第二的位置待久了,亚特兰老皇帝又昏庸无能自寻死路,尤因难免会动心思,想取而代之。”

    在他们还在帝国学院上学的时代,新闻里播放的关于亚特兰的种种负面新闻都是尤因帝国故意指使的,存了心想气老皇帝。

    帝国是绝对强权制度,容不下一切可能危害到自己的存在,九大星系里所有形成规模的各种暴。乱组织、邪。教、黑。道,都是帝国们饲养出来的狗,为自己做一些光辉伟岸的帝国不能做的事。

    库伦金和贝尔曼勾结,拿破仑和尤因暗通。

    这是江行在很多年前让人开了拿破仑的颅发现的,他对潘多拉并不关心,只是它既然让公主殿下受苦,他就有理由追踪。

    江行在位时一直没有放弃对潘多拉的追查,只是它在暗处,又极其隐蔽,除非宇宙大战,其他星系不可能会放任亚特兰肆无忌惮搜查捣毁潘多拉研究点,所以也没能清理干净,潘多拉最终还是出现在世人眼前。

    现在倒是有机会。

    怀雾手抵着下巴,眨了眨眼,这样的动作让他看起来有点不谙世事的幼稚和无辜:“我讨厌潘多拉。”

    江行笑着点头:“嗯。”

    “我不能容忍别人意图将胜利建立在Omega的尸骸上。”公主殿下笑盈盈理了理长发,“我和那些被目中无人的Alpha随意践踏的人是同类。”

    坚持要死战的军部大臣秘密接见了来自尤因帝国的使者,但他不会想到,他迎来的客人不止一位。

    尤因使者还没有坐稳,会议厅门再度被打开,军部大臣不悦地转过头,刚想呵斥下属的冒失,就看到了进门的那个男人正脸。

    这是他死也不会忘的一张脸。

    这张脸活着的时候让他忌惮,死了的时候让他痛快,而现在,则是让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这是……奥斯维德!

    “……你、你是奥斯维德?!”军部大臣难以置信地盯着他,“你为什么还活着?!”

    身形修长挺拔的Alpha穿着整齐肃穆的军装,肩膀上的流苏随着他的步伐微微摇晃,他面无表情走进门,犹如一座不可逾越的山峰,几乎要遮挡住了会议厅的光源。

    单论气场,奥斯维德已经是Alpha里鲜少能有人和他相提并论的强者,更不要说他身为皇帝时培养出来的说一不二和杀伐果断,他还在帝位的时候,亚特兰皇宫里就没有谁敢违逆他的命令,这是和老皇帝的残暴无度截然相反的、因他本人而展现出的威慑。

    更不要提现在,他表现出的压迫感简直铺天盖地,哪怕叛臣不再是他的臣子了,依然会感到恐惧。

    江行墨绿的眼睛转了一下,却是笑了:“你认错人了。”

    “来人……来人!把他给我赶出去!”军部大臣火烧屁股一样跳了起来,顾不上任何形象地高声叫嚷,“快点来人!”

    “你想让谁来帮你?我可以吗?”

    一道军部大臣似曾相识的声音响了起来,温和柔软,还有一点苦恼,似乎是真的在和他商量,然而,就是这样无害的声音,反而让军部大臣更恐惧了。

    他听出了这是谁的声音,这是把他们杀得像狗一样狼狈逃窜的那个风蝶军团首领!是奥斯维德的皇后!

    “嗳,我好心问你话,你怎么不回答,真没礼貌。”

    公主殿下真情实感叹了声气,不疾不徐地走进会议厅。

    他走路无声无息,但军部大臣却感觉自己听到了鞋底踩过地面的声音,他不像是在走路,倒像是在踩踏他的脊梁骨,气质优雅又居高临下,随意瞥过来的一眼也透露出深刻的倨傲,军部大臣冷汗滚了下来,发现自己比起奥斯维德,居然更害怕这位风蝶首领。

    奥斯维德的压迫有迹可循,他没有,他浑身上下都没有什么压迫感,甚至还有点和沉凝的气氛格格不入的娇气,可是没有谁会因此放松警惕,越平静的海洋越可能在酝酿恐怖的风暴,通过他那双幽黑的眼,军部大臣似乎看到了自己的宿命。

    死!

    江行抬起手,仿佛在邀请他共舞,公主殿下愉快地将手放进他的掌心,在他的带领下走向会议厅最高的位置,缓缓坐了下来,而后看也不看站在一旁咬牙切齿的军部大臣,像是在自己的领地似的,微垂着眼睫,看向尤因使者:“你叫什么名字?”

    尤因使者——如果库伦金还活着,他或许能够认出来,这个女人就是曾经给他泡过大红袍的茶艺师,她也曾在厄尔索尼娅以大臣夫人的身份出现过。

    听到这个再简单不过的问题,她却恍惚了一下,几秒后才平静地笑了笑:“我叫兰宁。”

    公主殿下很有耐心,又有点被娇惯坏了的不满:“哪个‘lan’?光靠读音我可猜不出来。”

    兰宁说:“兰花的兰。”

    “你们是在干什么?!”军部大臣对于自己被直接无视的情况非常暴躁,更暴躁的是他完全无法联系到外面的士兵们,惊惧暴躁和不甘让他说话的声音都发着抖,“你们是在当着我的面若无其事聊天?”

    怀雾抱怨地看了江行一眼,江行心领神会,迅捷地控制住了军部大臣,三两下卸了他的下颌关节,把他严严实实捆了起来,扔到了一边。

    做完这件事,他拿出手帕擦了擦手指,回到公主殿下身边,又变成了干净礼貌的贴身小管家。

    这一幕让兰宁心神剧震。

    她怎么也没想到,在外冷漠强大的亚特兰新皇谈恋爱居然是这样的。

    “名字不错。”公主殿下满意地握住江行的手,转头看向兰宁,“你的信息素闻起来有点不太对,你生病了吗?”

    “不,没有。”兰宁使用了巨量的抑制剂和隔离剂,但依然不能完全遮掩住信息素的泄露,她的腺体已经完全被潘多拉给摧毁了。她若无其事地回道,“我只是被潘多拉控制了而已。”

    这种话无论如何也不适合在此时此刻说出来,他们身份敌对,立场敌对,远远没有能谈论自己秘密的交情。

    可是她就这么说出来了。

    怀雾意味深长地弯起眼睛:“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

    兰宁还没有回答,怀雾又问她:“之前在第二星系,你为什么没有把我供出来?”

    怀雾要从第二星系来到亚特兰,兰宁只要将怀雾的马甲一揭露,尤因皇帝根本不会让他们通行,可是她没有说,让他们顺利通过了第二星系。

    如果不是她记性不好忘了,那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

    “这些年来,我一直作为尤因皇帝的走狗,接受他给的任务,在九大星系到处漂荡。”兰宁语气如常,“但就算是狗,也是想活着的,尤因皇帝不会把别人的命当命,我即是他的奴隶,也是他的试验品。”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就能杀了我。”

    “我不想死,”兰宁直视他的眼睛,“在看到你的时候,我忽然有一种直觉,你可以救我。”

    兰宁又古怪地扫了一眼江行:“你是为了救他才想方设法回到亚特兰的吧?”

    她在这一刻忽然有点隐隐的羡慕,因为从来没有谁会这样救她。

    她是尤因皇帝培养的顶尖卧底,又因为美貌被皇帝看中,成为了皇帝发泄。欲。望的工具,甚至不能**伴,床伴好歹是在床上,而她却因为自己所接受过的训练,被皇帝在各种稀奇古怪的地方、用各种匪夷所思的姿势玩弄。

    她的美丽是她的劫难。

    可让尤因皇帝也忍不住出手的美貌,这位亚特兰新皇却在进门之后,连多看她一眼也欠奉。

    甚至很排斥她的存在。

    这让她有点迷茫,倒不是她想勾引亚特兰新皇证明自己的魅力,只是,原来世界上还有这样的Alpha?

    常年在皇宫和各种危险的地方出没、总是和位高权重的Alpha打交道,兰宁最清楚掌有权力的Alpha有多不堪,她第一次发现,肮脏的皇宫里竟然也能出现这种独树一帜的奇葩。

    公主殿下不急不慢地说:“所以,你是想投靠我?”

    兰宁点头:“我想和你联手。”

    “我没有潘多拉的解药,尤因皇帝还没有那么信任我,不过我知道,他那群研发潘多拉的研究人员是谁,他的实验室又分布在什么地方。”

    怀雾看了她一会:“可以,我答应你。”

    公主殿下和兰宁结盟,为了表示诚意,兰宁也告诉了他许多事。

    沙漠之星这件事的背后引导者不是别人,正是尤因皇帝,当然,他不是给库伦金投资给予帮助,而是让兰宁给库伦金洗脑。

    不然一个被帝国养出来的底下走狗,哪来的勇气和信心觉得自己能够搅动九大星系的风云,一定得有让他相信自己能够成功的契机。

    库伦金是贝尔曼安插的棋子,却被尤因皇帝神不知鬼不觉收入囊中,成为了一颗绝佳的烟。雾。弹。

    尤因皇帝早就眼馋亚特兰的位置了,他打着绝佳的算盘,搅浑了第四星系之后再控制第四星系,两大星系夹击,乌赫帝国根本扛不住,等他收罗了三四星系,吃掉亚特兰也只是时间问题。

    但他打死都不会想到,库伦金竟然有一架精神链接机甲当鱼饵,那架机甲还是怀雾的,拿破仑又好死不死,偏偏绑架了亚特兰前太子的心上人,直接导致奥斯维德造反,强势抢夺走亚特兰的皇权,风雨飘摇的亚特兰反而因此坐稳了位置。

    一步错步步错,尤因皇帝从控制棋局的人变成了棋盘上的棋子,这天壤之别的落差直接让他气吐血。

    到了这一步,尤因皇帝没有被气死,大概也算是一种能力。

    适时完成了和亚特兰叛臣联盟的使命,兰宁又得再回到尤因帝国了。

    “你不能留下来吗?”公主殿下对她要回尤因的行为感到不解。

    “不能。”兰宁解释,“作为卧底,我们都有非常重要的东西掌握在皇帝手里,不然他也不会放心我们出去执行任务。”

    赤。条。条来去无牵挂的卧底是皇帝最忌惮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反水,所以每个卧底都有一样极其重要的、让他们愿意为之付出生命努力的东西被皇帝掌控。

    怀雾略微偏了下头:“什么东西?”

    这位首领偶尔的小动作真是像极了猫。

    很可爱。

    兰宁笑了起来:“一个用我自己细胞培养出来的女儿。”

    “好吧。”公主殿下放弃了说服她留下来的想法,“那你回去和你的女儿团聚,然后等着我们去接你们。”

    “风蝶军团不会放弃任何一位成员,我跟你保证。”

    我们去接你们。

    这样的说法,好像一下子就让她有了归处。

    兰宁坚定地点头:“好。”

    ·

    兰宁和亚特兰叛臣成功达成协议,回到了尤因帝国。

    因为她的加入,公主殿下也不能再继续攻打叛臣一党,他总得做些什么让尤因皇帝相信她和叛臣是真的联手了。

    他停止了进攻,不过在叛臣一党的掌权者都被他控制的情况下,进攻其实也没有多大意义了,分裂的亚特兰最终还是回到了一个人的手里。

    尤因帝国、乌赫帝国、三星系联盟军火拼到最后,怀雾也不准备等待,集合了风蝶大军,直指帝国战场。

    疯子或许能扰乱时代,但时代绝对不会由疯子改写。

    “一个毒贩也想改变世界?想的也太多了。”风蝶机甲游进防护森严的战舰中间,犹如一只醒目的蝴蝶,怀雾傲慢地嘲讽了一下已经死得骨灰都没留下来的老仇人,随后对全军发出了指令,“出发。”

    军团倾流而下。

    谁都知道,决定九大星系霸主之位的一战,已然来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