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81章 每天要哄三百遍

第81章 每天要哄三百遍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尤因和乌赫帝国决战的地方正好是被尤因舍弃的那片领域。

    被帝国舍弃之后, 余下的人要么想方设法跑进了尤因本国,要么流窜到了其他星系,不过更多的, 还是被战火波及,成为了炮弹下的亡魂。

    战争的洗礼让这片本来安宁的领域变得渺无人迹、荒草丛生,到处都是废弃的太空中转站,蛛网结了厚厚几层,各式各样的商店招牌没有人固定维修, 歪歪斜斜倒了下来。

    没有人烟,没有补给,非常适合决战。

    到了这种地步, 他们没有任何抽身而退的机会,只能拼尽全力背水一战,尤因和乌赫都杀红了眼,双方的人员伤亡和武器消耗都达到了一个非常恐怖的数字, 被烧毁的战斗机甲重新提炼,能养活一整颗工业星球。

    七八。九三星系组成的联合军退到一旁,没有贸然加入。

    就战况来说, 还是乌赫更胜一筹, 眼看着己方的军队将尤因军队一路推到隐隐有溃散的趋势, 乌赫皇帝肾上腺素简直飙升到了最高值,亢奋地跳起来, 在通讯频道里疯狂吼道:“杀过去!给我杀光他们!”

    尤因节节败退,看起来似乎真的无法招架,被赶到了一颗破败的星球里,从建筑物上看能明显看出这是一颗居住星球,高楼大厦数不胜数, 尤因军队和尤因皇帝亲军犹如油锅上的蚂蚁,慌不择路地逃窜进了高楼之间。

    尤因皇帝都被撵下去了,乌赫皇帝更加亢奋,整张脸都升起了醉酒一般的红色,当即命令道:“跟上去!”

    乌赫将军犹豫了:“可是……”

    这看起来就像是请君入瓮的陷阱,冲进去有去无回怎么办?

    乌赫皇帝哪里能不知道这个,他再亢奋也没有到失去理智的地步,只是尤因皇帝被他亲手追杀到绝境的诱惑比陷阱更大,直白点说,擒贼先擒王,现在尤因的王快要被捕获,就算这是个陷阱,乌赫皇帝也得下去。

    毕竟也是皇帝,他不会连这点魄力都没有。

    乌赫皇帝也没有那么笨,再大的诱惑也得有命享,跟随保护他的战斗机甲和战舰层层叠叠,几乎围成了一只滴水不漏的铁桶,确保了自己的安全,乌赫皇帝带领军队,果断冲了下去。

    出乎预料的是,这颗居住星球并没有多少陷阱,想来是尤因军队被追杀得仓促,来不及布置,胜利即在眼前,乌赫皇帝的情绪越发高涨。

    这一战,他必胜!

    分散的尤因军队断断续续的炮火攻击对他来说就像是挠痒,根本不值一提,乌赫皇帝心情大好地派人去追击他们,战斗机甲和战舰的速度都非常快,不需要多久,两支军队就在这颗星球上绕了一圈。

    “阿尔弗,你现在只能像一条可悲的蛆虫,在泥地里到处挣扎逃蹿了吗?”乌赫皇帝让战舰开了个广播,热情洋溢地呼唤尤因皇帝的大名,“出来吧,我的老朋友,看在我们曾经结盟的情分上,我可以保证你后半生衣食无忧。”

    这个后半生是一天还是一百年,这就另当别论了。

    乌赫皇帝的声音响彻云霄,随处可闻,整颗星球都回荡着他这句话,反反复复,简直比苍蝇还烦。自己跟随的皇帝被这么侮辱,许多尤因士兵的眼睛都气红了,不顾一切地冲了出来,对着乌赫皇帝开火。

    只是他们的攻击还没有到达乌赫皇帝的眼前,就被战舰防御系统击落。

    “倒是忠心耿耿。”乌赫皇帝冷冷嗤笑了一声,“把他们都给我拿下。”

    乌赫皇帝怎么侮辱都没有诈出尤因皇帝,倒也不气馁,当过皇帝的哪有这么容易就被刺激到,反倒是有许多尤因士兵被气得失控,机甲抖得像羊癫疯。

    乌赫皇帝派人将他们逐个击破,一边追一边找,不知不觉间,围绕在他身边保护他的机甲有了缺口。

    就是现在!

    被怎么侮辱都忍耐着的尤因皇帝重重敲了一下控制台:“杀过去!”

    躲躲藏藏的尤因士兵早就忍不住了,一得到命令就疯了一般冲了出去,两方狭路相逢,互相攻击的炮弹炸得四周的大楼一座接一座倒塌,巨大的轰鸣声里,浮尘如狼烟四起。

    “哈哈!来得正好!”乌赫皇帝大喜,正面迎了上去,“阿尔弗,真可惜你选择了拒绝,你没有以后了。”

    尤因皇帝冷笑:“是吗?”

    乌赫皇帝的战舰气势汹汹,几乎要碾到尤因皇帝脸上,被乌赫皇帝派出去的战斗机甲从四面八方环绕回来,将尤因军队围堵得严严实实,以这种密度,就算尤因皇帝变成一只蚊子,他也绝对不可能飞过去。

    乌赫皇帝表情发狠:“不知死活。”

    然而,就在尤因皇帝乘坐的战舰被摧毁的前一刻,乌赫皇帝忽然感受到了一阵剧痛,在遮天蔽日的粉尘里,这阵剧痛甚至让他有一瞬间的茫然,难道他的防守被尤因军队突破了?……这怎么可能?

    接着,他意识到什么,哆嗦着转过头。

    乌赫将军收起了刀,对他笑道:“对不起了,陛下。”

    “你……”

    乌赫皇帝明白了一切,尤因皇帝是引诱他的陷阱,但真正的杀招,不在于这颗荒废的星球、也不是一群穷途末路的尤因士兵,而在他的身后。

    尤因皇帝和背叛他的人分明是算准了他的思路,不惜以自身的生死为饵,引着他上钩。

    他距离统一宇宙分明就差一步,此刻偏偏就败在了这一步上,他没有时间悔恨也没有时间不甘,只是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睁着眼睛,看到那些分散出去的战斗机甲,它们没有遵守他的命令攻击尤因,而是连同尤因军队,一同将炮口朝向了他。

    “呵呵……哈哈……”

    乌赫皇帝的眼睛渐渐失去光彩,身体从椅子里滑了下去,嘭的一声倒在地上。

    乌赫皇帝死在对冲之中,这个理由太天经地义了,就算其他乌赫大臣士兵心里猜疑,也没办法说什么,尤因皇帝可以用最快的速度收拢乌赫皇权,即使亚特兰重新合并,他也没有什么好怕的。

    尤因皇帝志得意满,浑然不知他的一举一动都被别人盯在眼里。

    他并不是螳螂捕蝉的最后一只黄雀。

    尤因皇帝回到了自己的皇宫,还没来得及梳洗换装、好好整理一下他的战利品,尤因首都星外驻扎的军队被进攻的警报声就传了过来。

    尖锐的警报声震耳欲聋。

    亚特兰!尤因皇帝顷刻间就猜了出来,这一定是亚特兰,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到达尤因首都星,除了亚特兰不会再有第二个可能。

    可是亚特兰不是还在内斗吗?他们刚送过去一批潘多拉……电光石火间,尤因皇帝想明白了,他刚策反了乌赫帝国的人,转头自己就被卖了,尤因皇帝怒不可遏地匆匆走向战舰:“全体士兵准备出击!把兰宁那个贱人给我找过来!”

    想起什么,尤因皇帝又补充了一句:“找不到兰宁,就把她女儿给我抓过来。”

    兰宁没有自己的家,虽然为了尤因皇帝出生入死,每一次任务换来的金钱奖励都很丰厚,可是她没有在首都星购置房产的资格,她也离不开首都星,只能居住在偌大的皇宫里。

    她的女儿也受到皇帝的管辖,平时,她可以和自己的女儿像普通母女一样相处,然而她没有权限带女儿离开皇宫,到了她出任务的时候,她的女儿就会被监控。

    派出去的下属果然没有找到兰宁,但是对于被监控的兰宁女儿,还是很轻松就抓了过来。

    没多久,兰宁也出现了。

    她想了很多办法带女儿离开,但她势单力薄,又处处被管辖,根本不可能成功。一看到被粗暴拽着头发拖到皇帝面前的女儿,听到她害怕又压抑的哭声,兰宁顿时忍不住了:“别!不要伤害她!”

    兰岚哭着说:“妈妈……呜……”

    尤因皇帝毫不留情地把她从下属手里扯了过来,一个还处壮年的Alpha的力气哪里是八岁的小女孩可以忍受的,兰岚感觉自己的头皮都要被扯掉了,剧痛让她想要尖叫,可是她又不敢,只能硬生生将惨叫声囵吞回肚子里:“妈妈……”

    她知道这个恐怖的Alpha是谁,也知道皇帝的权力有多大,可即使如此,被伤害时,她还是会本能地向妈妈求救。

    “现在舍得出来了?太晚了,你看,你女儿这么机灵可爱,我相信会有很多人喜欢她的。”尤因皇帝神情阴鸷到了极点,边说边用手指在兰岚的脸上划了几下,“小孩皮这么嫩,你说,她能受得了几个人?”

    “说起来,我倒是还没有看过这种片子呢,正好让人现场给我表演一下,想必你也没有看过吧?”

    兰宁心都颤抖了,她距离皇帝还有一段距离,然而她还是跪了下去,一路跪爬到皇帝脚边,被皇帝粗暴一脚踢开之后,她又立刻爬了起来,再次跪爬到皇帝面前,反复几次后,她的膝盖被粗糙的地面磨破了,血流了出来,这点痛对她来说不算什么,只是哀求地看着皇帝:“陛下,您仁德宽厚,所有的罪责请让我来承担,请您放过她。”

    皇帝想狠狠折磨这婊。子一顿,把所有刑罚在她身上轮流实行一遍,让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她知道背叛自己的代价,但外面就在打战,他没有这种时间,只能不甘地攥紧她的脖子:“贱人,谁给你的胆子背叛我?”

    兰宁被攥住咽喉,开不了口,小心翼翼地用眼神祈求皇帝,疼痛和窒息感让她脑子里好像升起了一片朦胧的白光。

    她有一瞬间超脱自我的冷静,她在冷静里想,就以尤因皇帝对她们要杀便杀要侮辱便侮辱的轻贱,谁愿意一直活在这样的宿命里呢?如果不摆脱这样的命运,今天是她像狗一样跪在这里,明天就是她的女儿。

    接着疼痛感似乎也变得麻木了,朦朦胧胧里,她好像看到了一只蝴蝶。

    那只蝴蝶看起来那么轻盈脆弱,它舒展双翼,在灿烂的阳光里飞舞,似乎谁都能捕捉它,谁都能伤害它。

    可这样的柔弱易折的蝴蝶,也会成为别人的噩梦。

    兰宁挣扎着,试图掰开皇帝越勒越紧的手指,她说话的声音很轻微,还泛着被狠踹出来的血腥气,气若游丝,但就是还有一息尚存:“你……你有没有听过……蝴蝶效应……”

    据说一只蝴蝶扇动翅膀,会在遥远的海洋上掀起风暴,如果……如果有更多微渺的蝴蝶一同飞起来,是不是……也能有力挽狂澜的力量呢?

    尤因皇帝一愣:“你说什么?”

    就在这时,一列战舰悍然撕开了太空防御,从天而降!

    战舰一字排开,仿佛摧城的黑云,天一下变得黑暗,首都星的警报没完没了狂响,许多人手足无措四散奔逃,尤因皇帝难以置信地看着突破了太空安全领域的战舰和机甲,连勒死兰宁的手都忘了加重力道。

    一架机甲越过战舰,不急不慢地发出了一发信号弹,炸裂开的烟花赫然是这支舰队的标志——

    风蝶!

    “诸位下午好,”风蝶首领的声音从广播传来,竟然出乎意料的温和柔软,“很高兴再次见到你,阿尔弗陛下。”

    上次和这个声音对话时,对方还是要看自己眼色被自己控制的军团首领,再度碰面,自己成了狼狈逃命的老鼠,对方却成了居高临下的侵。略。者。

    天差地别的身份转换险些让尤因皇帝气到喘不过气来。

    “我想和您玩个游戏,非常简单,只要您做一个选择题。”怀雾通过智能系统锁定兰宁的位置,自然也看到了兰宁被控制的情况,但他说话声音还是不疾不徐的,像是柔和的劝告,“您是想要兰宁和她女儿的命,还是想要自己的命?”

    尤因皇帝扼住兰宁脖子的手微松,讥讽地扫了她一眼:“真是想不到,你这个贱人的命居然也有一天和我相提并论的时候。”

    兰宁闭上眼睛,不说话,身体却控制不住地发抖。

    尤因皇帝知道他能看到自己,放松了力道,却没有松开兰宁,虽然不知道这贱人给对方灌了什么迷魂汤,但是他需要这张护身符。

    皇帝拉扯着兰宁和兰岚,进了战舰,联系怀雾。

    “我放了她们,你就放过我?”对方兵临城下,尤因皇帝也很识时务,没有闹着死战,而是和怀雾讲起了条件。

    怀雾预料之中,又不以为意地笑了:“当然,就算不看在她们的份上,我也会看在你给我们通行的份上,回报您一次啊。”

    “好,”尤因皇帝说话的语气很痛快,眼神却是越来越深,“但你得先让我的军队撤离,直到撤离到三个星系以外,我就把她们放回去。”

    “太远了,”怀雾语气冷了下去,“你让我怎么相信你?万一你和军队撤离了,还把她们杀了,我不就成竹篮打水的蠢货了?”

    尤因皇帝那句话也只是在试探他的底线,好一会儿才像是艰难做出取舍似的,咬牙开口:“那你让我们撤到第五星系。”

    “那她们呢?”

    “我会把她们安然无恙放了,我以尤因帝国的荣誉起誓。”

    “链接她们俩的通讯器,我要时刻监视她们的生命安全。”怀雾轻轻翘起唇角,“我答应你,也希望你不要食言。”

    尤因皇帝气急败坏地把兰宁扔到一边,却是没有再做什么,兰宁和兰岚一得到自由,迫不及待地向对方扑过去,紧紧拥抱在一起。

    尤因皇帝没工夫看这出母慈子孝的戏码,冷笑着转过身,死死攥紧拳头。

    如果他没有和乌赫那一战的消耗,他还能再和亚特兰对打,可是为了引乌赫皇帝上钩,他折损太多兵力了,现在和亚特兰对上无异于以卵击石,只能先战略撤退。

    好在只是暂时而已,只要给他喘口气的时间,他相信自己能够卷土重来。

    尤因皇帝召集了自己所有军队,舍弃了首都星,浩浩荡荡向第五星系驶去。

    他没有带上原属于乌赫的军队,在这种时刻,带上他们反而有可能导致自己内部分裂。

    风蝶军团没有任何阻拦他的意思。

    但公主殿下很气,不高兴地扑倒江行,坐在他身上,发泄地揪江行并不好揪的脸:“我生气了,你快点哄我。”

    “别气,”江行被他捏着脸,声音都有点含糊,眉眼却是弯着的,“以后再和他们算账。”

    现下他们控场,就算尤因皇帝跑了,也改变不了大局,公主殿下还有什么好生气的呢?

    但任性的公主殿下生气不需要理由。

    更何况他们还有人质在对方手上,也不算是完美的赢。

    “还不够,多哄我一点。”公主殿下狐疑地上下扫了他一眼,“除了这个,你就不会说别的了吗?”

    江行很认真地皱起眉:“……”

    除却用生命起誓,他好像是不怎么会说动听的情话。

    “唉,”公主殿下叹气,“我变苦了。”

    江行:“?”

    他还在思考严峻的问题,一时没能反应过来。

    “怎么这么笨。”公主殿下勉为其难俯身,亲了亲他的唇角,“要你说很多很多甜言蜜语哄我才会变好。”

    江行扣住他的后脑,反客为主,同时决定将这一项语言的艺术提上训练日程。

    每天要哄娇气的公主殿下三百遍。

    如果三百遍还不够,那就再来很多遍。

    乌赫皇帝已死,尤因皇帝抛弃国土远逃他乡,亚特兰从分裂的那一刻便不复存在,至此,九大星系的所有帝国全都坍塌殆尽,帝国之名不存,九大星系进入一个混乱而又全新的时代。

    没有帝国和各种王国管理,除了亚特兰和七八。九三星系,其他地方又重新混乱,包括公主殿下当初打下来的第四星系。

    毕竟他把所有军队都抽走了,底下的人自然没有那么听话。

    尤因皇帝直到在第五星系安顿下来,才把兰宁母女放回去,怀雾派人把她们接回来之后,正式对尤因皇帝发动了战争。

    第五星系本来有着尤因皇帝的地盘,他以为自己能在这里恢复元气,却没想到他妈的,风蝶军团的地盘更多,昔日一直被忽略的偏远星系七八。九什么都缺,就是不缺人,更不缺想要追随首领的士兵,三星系自发报名参兵的人多如牛毛,硬是拼凑出了千万大军。

    就算是千万头猪,都能把一颗星球淹了,更不要提这么多人。

    地毯式的扫荡分别从第一星系和第六星系开始,两点逐渐并拢,百万风蝶在宇宙里掀起了一场无可阻挠的风暴。

    风蝶军团以不可挡的威势,裹挟飓风向第五星系进发,尤因皇帝的军队如同飓风下的蝼蚁,被清扫得一干二净。

    尤因皇帝死于兰岚之手,对于这个羞辱自己母亲的人,年幼的女孩展现出了不符合年龄的勇气和果决。

    她用一枪结束了尤因皇帝的生命。

    这一枪也意味着旧皇权彻底湮灭。

    坐拥几大星系,风蝶军团成为了当之无愧的新王之军,然而,风蝶的首领却没有立刻顺势宣告登位,而是展开了全面而又广泛的,对潘多拉的绞杀。

    千载之后,史书上统一九大星系,开创新的大宇宙时代的暴君就此降临。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