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82章 我是大小姐,你是小丫鬟

第82章 我是大小姐,你是小丫鬟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对于潘多拉的绞杀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尤因皇帝为了争取存活机会, 大肆将潘多拉推进乌赫帝国和亚特兰,再经过层层下放,以至于除了偏远的三星系还是铜墙铁壁, 其他星系遍布了潘多拉的身影。

    正常来说,Alpha和Omega标记之后,Alpha对自己恋人的依赖程度会大幅度提升,对其他Omega的信息素敏感度同比降低,有些Alpha还会排斥其他Omega的信息素, 归根究底,“标记”是一种对Alpha更有约束的行为。

    Omega对Alpha没有感情的话,Alpha也是无法标记的。

    潘多拉改变了这种标记行为, 让Alpha可以不需要付出任何代价,就能轻易标记、甚至控制Omega,一旦潘多拉长久扩散,Omega的处境会沦落到非常糟糕的地步, 许多Omega会成为性。工具和奴隶。

    没有谁会在绝对占有控制权的情况下还对另一方心慈手软。

    潘多拉的奇效会让无数Alpha自愿成为它的保护伞,它会带来的难以估量的利润更能让人愿意为它铤而走险,隐瞒、私藏、制造、走私潘多拉成为了许多人心照不宣的广泛现象, 一个人沾染毒。品可以轻易杀掉, 但千千万万数以亿计的人都成为这场毒。品的同谋, 难道他还能都杀了吗?

    这不是寥寥无几几只小虾米的问题,而是六大星系无数财阀权贵高层共同编织的毒网, 各方势力犬牙交错盘根错节,深入地下和阴暗的角落,就算风蝶军团有千军万马,他们打探不到消息,也无从下手。

    战场上的炮火公开敞亮, 打不过打得过都能计算,但这种隐藏在人海里的小巧毒。品,神秘莫测难以捕捉,反倒让风蝶军团里一路打打杀杀过来的军团长和士兵们感到了棘手。

    前所未有的棘手。

    这他妈让他们怎么找?每个人都抓过来搜脑一遍?

    就是公主殿下,也没有轻举妄动,十多年的仗打过来,他可不能在这种阴沟里摔了,他很清楚,人为了财富和权势可以疯魔到什么地步。

    怀雾先是接克里斯和唐文秋陶明远一干重要成员来到第一星系,史蒂文和柏林也顺道接了过来。

    唐文秋算是最早和潘多拉打交道的医生,史蒂文也是亚特兰顶尖,两个人组了一支特别研究组,专门攻克潘多拉的毒性、研发克制它的解药,以及能够测验出它的试纸。

    这项工作不是才开始的,潘多拉被推广面世的时候两个人就有所行动了,现在更进一步,在研究组夜以继日的不懈努力下,潘多拉试纸和解药正式研发成功。

    生产试纸和解药的工厂设置在三颗工业星球上,昼夜不休制造产品,即使如此,三颗星球的生产量依然不能满足需求。

    毕竟是六个星系的需求量,制造产品的原材料也有限,怀雾也不好再挑剔。

    第一批的试纸和解药生产出来之后,怀雾封锁了第一星系。

    禁止任何人出行,禁止跨星系通讯,全面封锁,这种严苛的禁令简直是只有古代那些封建皇帝才会发出的命令,在这个时代根本是格格不入,有违时代精神。

    然而渴望自由的居民还没闹成势头,风蝶军团的战舰和机甲就森严地在太空领域里穿梭航行,意思很明显,是要自由还是要命?

    没有人敢闹了,人们这才反应过来,这位即将登上九大星系帝位的风蝶首领并不是一个好说话的慈善家。

    也有一些愚妄且自以为是的,总想试图用自己的生命挑战这位首领的权威,结果显而易见,反。动。组织直接被连根带底一锅端了,为首的组织者被枪杀之后,又被那位首领亲自砍了脑袋。

    这一幕成了许多人不敢回忆的噩梦。

    放任反。动组织闹的、等结果的、还有准备用反。动组织打头阵的……所有不老实的人都老实了。

    “我不是在和你们商议,”风蝶首领的声音在每一个电台每一个影视频道出现,所有新闻节目约定俗成一般,全都在重复播放风蝶首领录制的一段视频,“也不是在和你们玩过家家。当然,我也没有恐吓威胁你们人身安全的意思。”

    说到这里,这位美貌慑人的风蝶首领还散漫地笑了一下,那双幽暗的眼眸似乎能透过屏幕,直抵人心:“我只想摧毁潘多拉,除此之外的违法犯罪全都交给法律来定夺。”

    “只有潘多拉,会由我来审判。”

    公主殿下对待潘多拉的态度很简单:“检举者赏,制造者杀,走私者杀,滥用者杀。”

    帝自清侧,制造者,杀!走私者,杀!滥用者,杀!

    关于潘多拉的禁令一出,宇宙血流成河。

    所谓滥用者,不是自己嗑药了使劲造,而是用潘多拉泛滥控制Omega的人。前者会被扭送进戒毒所,改过自新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后者只会被送上断头台。

    禁令发布之后,第一星系自发来了大清洗,检举的奖励丰厚,也足以让人心动,更何况不是所有人都会被潘多拉迷惑,Omega不会,想要好好生活的人、无论是Alpha还是Omega,他们也不会。

    警局里接到的报警和投诉多如牛毛,许多Omega诉说自己被Alpha利用潘多拉控制的非人待遇,不管是人类警察还是在编机器人,全都忙得团团转。

    潘多拉试纸被发了下去,这是强制执行的测试,从普通居民到权力阶层,所有测试出有过使用潘多拉迹象的人都被登记调查,附送解药。

    好在因为亚特兰先前的分裂,守旧党一派的领地反而避免了被潘多拉入侵,第一星系使用潘多拉的人没有多到超乎想象的地步,还在可控范围内。

    根据调查的线索,风蝶军团捣毁了制造毒。品的窝点若干,抓出了跨星系走私的线索几条,枪杀的罪犯很多……直到第一星系的潘多拉消失,表面上再也看不到任何踪迹,怀雾才解封第一星系。

    他的暴行这才显露于世,人们对他的所作所为怨声载道,还有其他星系的人提出抗议,称吸食毒品是他们的自由,谁都不能干涉他们的自由。

    公主殿下对此没有任何回应,他都站到这个位置了,还会搭理这种脑残发言才是有鬼了,更何况,抵制潘多拉的人要比支持它的人多,虽然多数都是普通人,但无数普通人的声音汇集到一起,也能发挥出不可思议的力量。

    战争打了十三年,清绞潘多拉用了六年。

    这六年里,被审判有罪的罪犯不计其数,控制潘多拉的财阀权贵没想到、走私潘多拉的毒贩没想到、甚至就连普通人都没有想到,这位风蝶首领对于潘多拉极端的惩罚措施都是真的,人们以为他不敢做出来的事,他偏偏全都做了,对于潘多拉不是法不责众,而是片甲不留。

    他怎么敢!

    他怎么能!

    残酷、冷血、暴戾、肆无忌惮……似乎用什么词汇都不足以形容他的高压政策,暴君!这是灭绝人性的暴君!——悲天悯人的和平主义者和死性不改拥护潘多拉的Alpha们在关于他的一事上站了同一条阵线,怒斥他的残暴行径。

    前往第五星系的路上,下属们把那些人慷慨激昂的指责一条条读给怀雾听,怀雾不仅没有生气,还很愉快:“暴君是什么称呼,听起来要比公主殿下难听多了。”

    “不过,人们敢得罪公主,未必就敢得罪暴君。也不是全无用处。”

    这句话其实也很有道理,谁敢得罪一位暴君呢?清绞潘多拉这么久,真正敢起义反抗的又有几个?

    下属继续念:“和平主义者们认为您杀的人太多了,有违和平精神。”

    怀雾更不以为意了,回答的语气还有点委屈:“我杀什么人了?我杀的是毒贩,毒贩也算是人?”

    下属严肃摇头:“当然不是。”

    “这群和平主义者不去劝毒贩改过从良,反而对我指指点点,脑子有病。”公主殿下懒洋洋支起下巴,“谁去拍个毒。贩为了贩。毒不择手段残害缉毒士兵的纪录片,给我寄给这群和平主义者,每天循环播放二十四个小时,再跳出来找骂,我就把他们送到毒。贩手里,让他们亲自尝尝被残害的滋味。”

    下属眼神飘忽了一下:“……是。”

    “还有……”

    “好了好了,别念了。”公主殿下挥挥手,开始嫌弃自己闲得没事干居然试图听听舆论以正视听的想法,“这些人的言论一文不值,没有什么好听的。”

    什么人会反对他清绞潘多拉?以毒。品谋取暴利的人、以毒。品获取权力的人、毒。品成瘾者,当然还有最基础的,意图利用潘多拉来控制Omega的人。

    都是一群违法犯罪分子、和潜在违法犯罪分子,罪犯的声音有什么意义?

    底层Alpha反对得更激烈,可是有什么用呢,终其一生,他们也不配出现在他眼前。

    愚蠢、无能、不思进取、又自以为是的Alpha,没有能力追到心仪的Omega,就只能利用这种下流的招数。

    虽然都是Alpha,但的确不是每个Alpha都是江行。

    怀雾转过头,看向舷窗外。江行在第四星系处理一群不甘心被夺走潘多拉失去控制权力的底层Alpha暴乱,现在也应该快回来了。

    果然没多久,江行的战舰出现在舷窗里,战舰速度极快,不到半小时就和他的战舰接驳。

    他转过身:“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晚了吗?”江行看了眼时间,“我还以为我很快了,对不起,殿下,让你久等了。”

    “我才没有等你。”

    “好吧,是我久等了。”

    江行抱起他,回到卧室,他在处理暴乱的时候碰到了一点小麻烦,导致信息素失控了,迫切需要公主殿下的安抚。

    怀雾感觉他像一只很会拱人的小狗,被小狗拱到了角落里,干脆伸手揉乱了他的头发,严肃警告:“不要乱亲。”

    江行的头发没那么柔软,反正和公主殿下顺滑柔软的长发没办法比,微硬,他在亲吻的时候,头发就会密密刺过公主殿下浑身最娇软的皮肤。

    有点疼,又有点痒。

    “娇气。”

    江行含糊地说了一句,揉了揉他的腰:“我是你的Alpha,殿下,我亲哪里都不能叫乱。”

    公主殿下:“……”

    狡辩。

    等到失控的薄荷信息素稳定下来,两个人才有空谈正事。

    潘多拉被清理得差不多了,第五星系就是在幕后控制潘多拉的财阀老巢,也是他们的最后一站。

    财阀们邀请他们前去一叙,然而这趟宴请明摆着比鸿门宴更陷阱丛生。

    他们来,却不打算赴宴,而是要以另一种身份。

    至于怎么入侵,暂时还没想好。

    不过公主殿下是想好了,他趴在江行身上,兴致勃勃地说:“我们可以换装混进去。”

    江行:“怎么换?”

    “换成战乱流民,我是战乱时期颠沛流离的可怜大小姐,你是对我不离不弃的小丫鬟。”

    江行:“……”

    江行坚定地说:“不行。”

    公主殿下的眼里瞬间蒙上了泪水:“呜呜……”

    对于他收放自如的眼泪,江行有一瞬间的动摇,不过很快又清醒了,他抱紧怀雾,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地劝说:“不是你这个建议不好。”

    “只是我穿女装会很难看,我怕伤害到你的眼。”

    江行毕竟一米九,一米九的小丫鬟,场面属实不美观。

    公主殿下想了想画面,表情有一瞬间的微妙,江行警惕地盯着他,半晌,他才不情不愿点头:“好吧,那我们换一种。”

    他是故意这么提的,但公主殿下也发现,和恶趣味比起来,还是自己的眼睛更重要一点。

    江行松了口气:“谢殿下开恩。”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