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84章 好想抱回家哦

第84章 好想抱回家哦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漫长而残酷的战争让社会秩序都变得混乱不堪, 除了潘多拉,公主殿下还集合了顶尖的政法大能,整理制定一套完善的、九星系适用的法律, 从前帝国和王国各自为政,各国的律法也不相同。这项工作里,帝国学院里幸存的老教授们付出了很多努力。

    受到战火损害的居住星球需要维护、许多停滞的工业要重启,流离失所的流民想要重返故乡,紊乱的社会秩序要重新修复……一项一项, 不比带兵打仗要轻松。

    还有一件最重要的事,就是建立人口普查档案,将所有幸存者编档, 发放新的身份证明。

    有新的身份证,才能在崭新的星系社会里生存。

    而毒枭这几十颗星球,上面的所有人,都是没有新身份的黑户。

    这种游离在新的法律和秩序之外、以贩毒为生的巨型财阀, 身居高位的掌权者们会是什么德行都不用猜,人命对他们来说比草还卑贱,“监狱”这种稳定社会必须的关押隔离场所没什么意义, 公主殿下以看风景的名义在这颗星球到处转的时候, 就发现这群毒贩的工厂里, 处理所谓犯错的人都是当场击毙。

    可是这里又有监狱,这让怀雾忍不住一探究竟的心。

    得罪他的“罪犯”江行被押送到了监狱, 公主殿下跟在他身后,老实说要不是有毒枭在看着,公主殿下很想给这么打扮的江行拍一张照片。

    江行一直都很沉稳,穿的衣服也和他的性格相同,合适妥帖, 在帝国学院时看起来是一个品行卓越的好学生,回到亚特兰之后,有那群设计师在,更挑不出一丝错处,而现在,江行为了贴合莽撞的人设,又根据这颗星球上的人们普遍着装,穿得像个不拘一格的混混。

    他浑身的衣服都染上了机油和污痕,裤子有点松垮,上衣下摆有几个不规则的破洞,肌理分明的线条若隐若现,露出来的手臂和脸上同样沾着几道乌黑的痕迹,改动过的脸看起来很普通,但骨相不会变,眼睛戴了黑色的瞳片,目光晦暗。

    像一只在泥地里打过滚的小脏狗,狼狈又藏着桀骜。

    怀雾用通讯器和他脑电波对话:“你看起来好帅哦。”

    江行被人押着往监狱走,算得上身不由己,但听到脑海里突然传过来的这句话,他的脚步还是硬生生顿了一下。

    他的回话里有几分怀疑:“……你喜欢这种风格?”

    “干什么呢,还不快走?”押着江行的毒枭护卫不耐烦地拽着他的肩膀,江行没有抵抗,顺势迈开脚步。

    “当然不是,我对不良Alpha没兴趣。”怀雾不急不慢跟在他的身后,“只是对你感兴趣。”

    “脏兮兮的小狗,好想抱回家哦。”

    “……”

    江行忽然低了下头,怀雾看到他的耳垂,有点微妙的红。

    公主殿下若无其事移开视线,盯着他的毒枭们不明所以,语气谦逊地问:“您突然笑什么?”

    “没什么,只是想到了一点开心的事情。”怀雾语气愉快。

    毒枭们没有再问下去,此时他们也到了监狱,从外表看,毒枭的监狱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还更简陋,就是一座大平层,铁栏隔离开一间间狭小的空间,没有给罪犯活动的场地,也没有食堂之类的设置。

    监狱里有几个奄奄一息的罪犯,浑身散发出难闻的腐臭味。

    从他们的反应来看,倒像是临时拉进来凑数的。

    毒枭护卫粗暴地拉开一间房门,把江行推了进去。

    公主殿下站在铁栏前,毒枭们紧盯他的一举一动,然而他什么也没有说,只是伸出手,触碰了一下冰冷的栏杆,对冒犯到他的罪犯弯起唇角。

    没有谁能够听到,他在对牢笼里的罪犯说话。

    “等我来救你啊,亲爱的。”

    江行随意坐在地上,曲起手指,敲了敲地面:“还是等我出去找你吧,公主殿下。”

    怀雾转身离开,风蝶智能系统不停往他的脑海里灌输扫描数据:“扫描到地下隔离层。”

    “有人体活动迹象。”

    风蝶差不多在公主殿下的脑海里构筑出了地下实验室的实景图,位于监狱下方,挖得非常深,和毒枭的住所相连。

    怀雾面不改色:“知道了。”

    毒枭们不知道这一切,但并不傻,突发的意外事故让他们每个人都察觉到了风雨欲来的危险感,对于双方合作的事越发紧张,一路上不停催问,怀雾没有立刻回答,轻描淡写地问:“这么重要的事,我当然要多考虑一会,怎么,你们很赶时间吗?”

    “不是不给你考虑的时间,只是我们实在是有些急,”秃鹫对怀雾的称呼不再是表示恭敬意味的“您”,盯着他的眼睛也布满了阴翳,“我有几十颗星球,很多人要养活,停工一天,他们的损失也很大啊。”

    这就是赤。裸。裸的威胁了,怀雾停住脚步,不躲不闪地和他对视,紧跟在双方身后的亲卫不约而同握紧了枪,气氛当即变得凝滞,胆子小的人要是在这,根本连气都不敢喘。

    秃鹫眼神难以再遮掩,充满血腥的戾气,对比之下,怀雾云淡风轻得就像是在看一座不算美观的雕塑。

    片刻后,他弯了下眼睛,慢吞吞说道:“好吧,既然你们赶时间,那就今晚签。”

    “你们记得找好见证人和鉴定仪器啊,毕竟如果不是本人签约,合同就不会生效呢。”

    秃鹫咧开嘴,一字一句重重回道:“当然,一定会。”

    事已至此,毒枭们也明白了,这些天都是被他给耍了,不会再抱着双方合作的微渺希望,转而考虑怎么弄死他。

    好在他们没有轻易就上当,这些天里并没有放弃布局,成功合作的计划和失败计划一直都是双线并行,现在只要启动失败计划就行,无非是浪费了点时间而已。

    不过浪费的这点时间可以杀死一个坐拥九星系的人,根本不能算是浪费,简直是赚大发了。

    “是他亲自送上来的,这可怪不得我们了。”这些天被愚弄的愤怒让秃鹫咬牙切齿,可想到他们杀了怀雾之后无限风光的未来,又让他感到无比得意,“怪就怪他太自负了,真敢到我们的地盘来。”

    俗话说得好,强龙不敌地头蛇,只要他们布局稳妥,不愁杀不了这头“强龙”。

    赶在天黑之前,毒枭隐秘调动了所有兵力,封锁太空领域,准备来一出瓮中捉鳖,强杀风蝶首领。

    公主殿下要是知道这群毒贩子居然把他当成了鳖,估计能气到立刻动手。

    毒枭这么大的动静瞒不过他,或者说,就因为调兵遣将的动静太大,才更好让他浑水摸鱼,所有安插在毒枭内部的卧底都揭了马甲,忠实将毒枭的一举一动汇报给他,怀雾按兵不动,等着毒枭拉起封锁他们的防御线。

    到了晚上,约定签订合约的时间,怀雾不疾不徐推开会议厅大门,毫不意外地发现里面空无一人。

    他径直走到最高的位置坐下,抬起眼睫扫视一圈,幽幽开口:“怎么没有人,是后悔了,还是……你们害怕了?”

    会议厅里装满了摄像头,这一幕如实落在毒枭眼里,几个大毒枭被他嚣张跋扈的态度气得后仰,气急败坏命令道:“开火,给我杀了他!”

    会议厅的墙壁顿时变幻,许多支枪口探了出来,瞄准了唯一在场的人。

    “对,就是这样,给我杀了他!把他打成筛子!”

    毒枭们兴奋起来,似乎预见到了下一秒这个人就被无数子弹击中的惨象,然而不知道怎么回事,枪口一动不动,没有发出一发子弹。

    毒枭们皱眉:“怎么回事?难不成是系统卡了?”

    还没有谁解答他的疑问,星球上空忽然爆发出惊天动地的声响,双方的战舰开了火,爆炸的冲击波和散落的炸弹碎片震得整颗星球都在摇,就连他们所处的大楼都在震荡。

    毒枭们抬头看了眼天空,眼里闪过一丝猝不及防的惊愕。

    现在根本不是他们设定的开战时间!

    “怎么回事?!”

    秃鹫匆匆就要联系下属,可接着,他就听到了门外传出来下属们震惊又混乱的叫喊声,“有叛徒!”“不好,内部系统被入侵了!”“救命!”

    毒枭们难以置信地瞪着眼睛,浑身一凉,终于意识到怀雾为什么敢独自出现在会议厅。

    他们也终于发现,能在残酷的战争里活下来、并且唯一取得胜利的风蝶军团,到底有多不可战胜。

    这远远不是财阀可以撼动的力量。

    整颗星球都混乱了,警报声和炮火声互相交织,毒枭们本打算等他们先逃跑之后再开战,然而现在的事态根本不受他们的控制,双方提前开打,他们逃跑的计划也变得危险,毒枭们慌不择路地打开密道,准备走另外一条道路,这是他们早就准备好的后路,和监狱底下的实验室相连,碰到危急时刻,珍贵的研究人员可以和他们一同汇合逃跑。

    可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条退路也被堵了。

    毒枭们看着拦路的Alpha,浑身都忍不住颤抖了:“怎么会……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这个因为冒犯怀雾被抓的Alpha,他们不是在离开监狱之后就下命令杀了他了吗?他为什么还能活到现在?

    电光石火间,毒枭想明白了原因,原来他们身边的护卫里就有叛徒!

    他们居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风蝶军团渗透到了这种地步!

    怀雾离开监狱之后,江行就配合卧底,假死在监狱里,直到双方开战,风蝶士兵给他送了武器,将监狱掀了个底朝天,强行打开了监狱和地下实验室的通道。

    这对江行来说,根本要不了多少时间。

    “不好意思,”江行的回答十分有礼貌,“我对殿下说过,我会让侮辱他的人付出代价。”

    他向毒枭们的方向走过去,在毒枭们惊慌到极点的命令开枪的声音里,又快又稳地用枪点了几个想对他开枪的毒枭下属,一边浑不在意地抹去溅到脸上的鲜血:“你们谁先来?”

    地下通道并不狭窄,为了方便行事,还特意挖得很宽阔,可即使如此,毒枭们还是感觉到了强烈的窒息感,仿佛身处在一个极其逼仄的空间,连呼吸都变得困难,这都是源自眼前这个Alpha,他释放出的压迫感和敌意强烈到能让人生出幻觉,仿佛一步一步逼近他们的不是一个人类,而是一头刚被放出牢笼的凶兽。

    毒枭们感到了生命被悬之于绳的危险,再也顾不上其他,一边疯了似的往地道里逃跑,一边对着他开火。

    “乖乖。”风蝶士兵们惊叹地看着毒枭们四散逃跑,而后齐齐转头,仰慕地看着以一人之力吓退毒枭的Alpha,明明他们是跟着江行一起进来的,可是这群毒枭愣是看不到他们一样,毒品嗑多了吗?

    “……”江行很无语,“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追?”

    “哦哦!”

    士兵们回过神,追了上去,在杂乱的地下通道里展开了一场紧张又刺激的追逐战。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到了夜最深的时刻,地面上的动乱已然被风蝶军团掌控,毒枭们赖以逃跑的战舰没有发挥出用处,全都被风蝶的战舰射穿了能源舱,启动都无法开启。

    得益于他们自己拉出来的防御线,大本营里的动荡根本没传出去。

    藏在地下的研究人员也被尽数逮捕,呼风唤雨的大毒枭们被关在一起,就像是一个笼子里瑟瑟发抖的落汤鸡。

    那个Alpha抓了他们,卸下了他们全身的武器,却没有杀了他们,只是把他们关了起来。

    背后的用意不难想象,一夜之间,毒枭们就从云端跌了下来,落到了这步田地,望着江行的眼神都淬了毒。

    江行连看都没看他们,只是静静等着。

    他听到了熟悉的脚步声,轻盈又坚定,一步一步往他的方向走过来。

    公主殿下看到一路上层层叠叠的血迹和尸体,对逮捕毒枭这件任务的难度有了数。

    一看到他出现,毒枭们集体疯了,目眦欲裂地瞪着他:“贱人……”

    江行抬手就给了说这句话的毒枭一枪:“老实点。”

    “聪明点就闭嘴,我可是有人保护的,”怀雾眉眼一弯,得意又傲慢地瞥了他们一眼,“你们有什么?”

    妈的!他竟然还对他们炫耀!

    毒枭们更疯了,反正死到临头,他们也没有什么好怕的了,污言秽语张口就来,江行直接开启了电击,把这群落汤鸡电成了乌鸡。

    毒枭们被电得爬不起来,也没了说话的力气。

    怀雾走到江行面前,对其他人投过来的目光视若无睹,只是抬手,擦去了江行眼角干涸的血迹,而后按下他的头,吻了吻他的唇角:“辛苦啦。”

    “不辛苦。”江行低声回了一句,很想抱住他,但想到自己一身是血,他硬生生忍住了这样的想法。

    他怕弄脏了怀雾,公主殿下爱干净,永远都漂漂亮亮,战争再紧张,他也不会穿染脏了的衣服。可下一秒,怀雾就无所顾忌地钻进他怀里,用说悄悄话的音量,对他提出了疑问:“我们都赢了,你为什么还不抱我一下,表示庆贺?”

    “……”江行说,“怕弄脏你。”

    “你是挺脏的,”怀雾故意说,“不过我不嫌弃你。”

    “……”江行揉乱了公主殿下的长发,而公主的长发比衣服更重要一点,怀雾不高兴了,拍了一下他的狗爪,把头发从他的爪子里拉回来:“头发都被你弄脏了,回去你给我洗。”

    “嗯。”

    他们旁若无人,视毒枭于无物,好一会儿,公主殿下才转过头,看向牢笼里的几只大毒枭:“我不会杀死你们。”

    “你们还有活着的机会。”

    毒枭们不相信,嗤了一声,艰难地说:“你以为我们是三岁小孩?”

    “真的。”公主殿下饶有兴趣地说,“不过活着的机会得靠你们自己争取,你们有八个人,我给你们一把枪,谁能抢到枪,谁就能活下来。”

    毒枭们懂了,这是让他们自相残杀。

    倘若直接说让他们每个人都活着,他们反而不会信,但有了一个残酷的前提,这个承诺听起来就显得可靠了几分。

    因为他们都是恶人,恶人最清楚,恶人活着需要付出代价。

    毒枭们互相看了一眼,还没能品出对方的眼神意味,一把枪就投进了牢笼,方才还被电得半身不遂的毒枭们立刻活了起来,身手敏捷地去抢唯一的那把枪。

    不需要再说话,也不需要商量,面对生命,十恶不赦的同谋也能自然划分出立场。

    只能相信自己!

    “对不起了大哥,我还年轻,我还没活够,你就把这次机会让给我吧!”

    “滚你妈的,你孤家寡人一个,不如一同去和其他兄弟作伴。”

    牢笼里响起了扭打和辱骂的声音,随后又响起了几声枪响,怀雾一眨不眨地看着,这伙最大的毒品同盟在各自利益面前瞬间分崩离析,向曾经的盟友举起了枪。

    到了最后,牢里只剩一个人还站着,赫然是秃鹫。

    不过他的情况也没有好太多,他也中了弹,伤口在流血,他粗暴地撕下前盟友的衣服,捂住伤口,看向怀雾,嗓音嘶哑:“我抢到枪了。”

    “哦。”怀雾从江行手里拿过枪,枪口对准秃鹫。

    秃鹫愣了一下,猛然意识到什么,垂死挣扎起来,暴怒又不甘地嘶吼:“你说过谁抢到枪谁就能活下来的!你这个言而无信的骗子!”

    怀雾没有开枪,只是往前走了一步。

    “你是想逼疯我吗?你以为这样就能逼疯我吗?你也太天真了!”

    怀雾又往前走了一步,秃鹫破口大骂:“你这个狡猾卑鄙的小人,你害我们兄弟相残,你不得好死!”

    公主殿下懒洋洋又往前迈了一步,他这样不急不慢,简直像是在用钝刀割肉,让人时刻提心吊胆,不知道什么时候死亡就会突然降临,秃鹫拼命想要逃跑,可是他手里唯一的枪已经打空了,再无用处,他只能徒劳地用头去撞牢门,鲜血淋漓的手死死攥着铁栏,试图拉出一条生机。

    怀雾把枪口抵在了他的脑门上,语气温和得像是一位谆谆教导的老师:“好歹相识一场,我再教你最后一个道理,不要轻易相信别人的话。”

    “很容易被骗的。”

    “嘭——”

    枪声响了,秃鹫双眼大睁,几秒之后,重重倒了下去。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