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科幻未来 > 无效标记[星际] > 第85章 他对怀雾的爱意永不止息……

第85章 他对怀雾的爱意永不止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毒枭老巢被摧毁, 掌权者们被杀,余下的虾兵蟹将也不足为惧,江行带兵逐个解除被毒枭控制的几十颗星球, 追击不死心的毒枭残余,当然绝大部分还是主动投了降。公主殿下则收集了毒枭财阀所有的资料和资产,向全宇宙出售潘多拉,加上利用财阀大肆揽财,毒枭们的金库丰盛到亚特兰老皇帝看了都羡慕, 偌大的地下金库里满室黄金宝石璀璨的光辉。

    怀雾站在金库前,这间金库堆满了,没有落脚的地方, 他也不进去,只是让智能系统录制了一段视频,发给了守财猫克里斯。

    一分钟后,克里斯就拨通了他的通讯器, 热情洋溢地说:“亲爱的!你现在在哪,摄像头转过去,让我看看!”

    怀雾:“……”

    这笔天降横财让克里斯喜不自胜, 隔着光屏欣赏半天, 才依依不舍地挂断通讯, 公主殿下摇摇头,对下属说:“搬走, 全部充公。”

    下属们兴高采烈地推着推车,一车车搬运宝石,又把金库的墙壁给撬了,为了保护资产,毒枭们的金库使用的都是最顶级的材料, 价格比珠宝还昂贵,不撬就是浪费。

    随同而来的官员们也到了其他星球,了解当地情况,统计人口,以及其他许多零碎的工作,潘多拉研发人员被扔进了战舰的监狱,等待回去之后再发落。

    在九大星系扎根最深的毒树被连根拔除,这回是真正的战争结束了,公主殿下离开毒枭老巢,和江行汇合,然后一同返航。

    首领凯旋,九大星系的居民们用尽毕生所学来赞美这位强大的首领,争夺首领的帝宫落点,争吵首领的帝徽设计,吵现在这座崭新国度的名称,但凡是能想到的,没有不争的,吵得沸反盈天,大有再闹一次革命的架势。

    不过怀雾没有关注这个,回程的航行速度不快不慢,他和江行和一众下属一直在玩,没有战争和毒品的烦恼,一群人似乎又重新回到了在学院的时间,一到晚上就开宴会,还有人回忆起了公主殿下当年在建筑系的盛景。

    “公主殿下可是我们学院的珍宝,”褪去了战火和忙碌的工作,军团长们回忆起当年,又用了“公主殿下”这个称呼,“唉,记得从前有天下雨,给公主殿下送伞的Alpha从教室门口排到了宿舍区,殿下随便选了一把,那把款式的伞当晚就在学院网卖脱销,土豪为了买同款,直接打电话给厂家了。”

    江行:“……”

    “确实是这样,”土豪抹抹眼泪,语气还有点骄傲,“当年我可是我们学院拥有殿下同款最多的Alpha。”

    江行:“……”

    江行无害地弯起唇角,手背青筋暴起,木质的椅子扶手隐隐被他捏出了声音。

    喝醉了的Alpha们浑然不觉,越说气氛越热烈:“当年追公主殿下的Alpha实在太多了,什么货色的Alpha都敢去,这谁能忍啊?没有钱、长得不帅,还没脑子,他们凭什么追殿下?凭他们的自信吗?然后就打起来了,哎呦,那时候闹得,学校医院就没有关过门,整天处理被打得鼻青脸肿的Alpha,搞得校医后来看到Alpha就烦。”

    “也就是那时候,那些Alpha也有自知之明了,也不敢再去伤害公主殿下的眼睛了。”

    江行:“……”

    他很不理解他坐在这里是为什么。

    众人说着,集体看向他,故意问:“你是后来的,你肯定都不知道这些吧?”

    江行面不改色:“不,我知道。”

    众人倒吸一口气,十分震撼:“你怎么知道的?”

    江行言简意赅,语气格外冷淡:“学院网。”

    “哦,对,还有学院网。”众人迟钝地想起来还有这玩意,语气颇为遗憾,“那你知道公主殿下那些前任吗?”

    江行唇角还弯着,眼神却变得格外森寒:“什么?”

    他没有压制,信息素一同释放,蕴含敌意的薄荷信息素像凛冽的冬风,杀机重重,终于把这群醉鬼给吓清醒了。

    “……”众人愣神几秒,想起自己说的恐怖找死发言,纷纷起身,马不停蹄逃跑了。

    回忆大会就此解散,江行捏了捏指节,艰难克制住了戾气,但还是很后悔没有打他们一顿。

    他坐了一会儿,回到卧室。

    公主殿下喝了一点酒,早就回来睡觉了,他整个人蜷缩在被子里,只有一点发尾还在外面。这是他的睡眠习惯,独自睡的时候总是这样,好像把自己严严实实藏在被子里,就可以获得很多安全感。

    感觉到他的气息,怀雾慢慢从被子里探出来,露出一双盛满水光的眼睛。

    “你怎么啦?”声音迷迷糊糊的,一听就知道没睡醒。

    江行还没回答,怀雾就往床里滚了一圈,拍了拍空出来的地方:“上来,陪本公主睡觉。”

    “……”江行默默脱了衣服,上床,扣住他的腰,把他拖进了怀里,“殿下。”

    江行身上总是暖的,还时常发烫,怀雾在他温暖到炽热的怀抱里舒服地眯起眼睛,咬了咬他的手臂:“喵?”

    “?”江行垂下眼,要不是公主殿下的触感还很清晰,他怕是真的以为他会突然变成一只猫。他迟疑片刻,配合地说,“汪?”

    “喵喵喵。”

    “汪汪汪。”

    “你好幼稚哦,”公主殿下玩过了,又开始恶人先告状,“怎么会有你这样幼稚的Alpha,你是什么小狗变的?”

    江行低头,下巴搭在公主殿下的肩膀上:“你好坏,你是什么坏猫变的?”

    “你不要污蔑我,”公主殿下严肃强调,“我明明很善良。”

    “嗯。”江行低低应了一声,翻身压住他,“温柔善良的公主殿下,能给你的小狗一个吻吗?”

    “你先跟我撒个娇。”

    江行手指探进他的衣摆,三两下把他拱进了床角,怀雾攥紧他的头发,非常不高兴:“有你这样撒娇的吗?”

    “我比较笨,不太会,”江行诚恳地说,“你先教教我。”

    “……王八蛋。”

    江行在这种时候总是很容易失控,像是不管浇了多少水都会感到焦渴的植物,现在还莫名其妙的有点凶,怀雾忍无可忍,重重咬了他一口:“你发什么神经?”

    “我在吃醋。”江行坦诚地把晚间酒会里的聊天内容说给公主殿下听,“殿下真过分,在我还没有见过你的时候,你就有过很多小狗了。”

    公主殿下:“。”

    “他们有我可爱吗?”

    江行把怀雾牢牢圈禁在怀里,墨绿的眼睛晦暗到极点,一动不动地注视着公主殿下,在外压迫感让人感到恐怖的Alpha,现在却像一只委屈的大狼狗。

    “没有,”怀雾勉强抬起手臂,细长手指捧住江行的脸,和他额头相抵,“你最可爱了。”

    江行狐疑:“真的?那你还记得他们是谁吗?”

    “唔……”怀雾被他捏了一下,眼神止不住朦胧起来,“不记得了,你见过哪只小猫咪会记得自己捕捉过的玩具的……不要掐那里,混蛋。”

    江行:“……”

    他不会真的把公主殿下曾经的猎物当做情敌,可是这句话又不是很能安慰到他,毕竟他以前在公主殿下眼里好像大概或许也是玩具。

    江行心情郁结,只好身体力行地让公主殿下感受到他的情绪,怀雾渐渐撑不住了,一边挣扎,一边气急败坏地说:“你真不讲道理,明明是你迟到的,为什么要欺负我。”

    “对不起,我忍不住。”江行认错态度很好,但不改,“作为玩具,取悦主人不是应该的吗?”

    那也得看主人的承受能力吧,公主殿下哭泣起来:“呜呜,你现在简直跟我最讨厌的疯狗Alpha没什么两样。”

    江行笑了,他其实很清楚,现在的他根本不在公主殿下的审美里,公主殿下喜欢单纯可爱无害又好骗的Alpha,哪一个他都不挂钩。

    江行停了动作,扣住他的手指,低声问:“你讨厌我了吗?”

    怀雾迷迷糊糊掀起眼睫,看了他好一会,江行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屏住了呼吸,半晌,怀雾抱紧他的脖颈,江行很清晰地感觉到他湿漉漉的眼睫毛擦过了自己的皮肤。

    “不,”公主殿下说,“我很喜欢你,我允许你对我有独占欲。”

    江行闭上眼睛,眷恋地埋进他的怀里,蓝风铃的信息素轻柔得像是夏天傍晚浮现在草坪上的彩虹,触碰不到,又触手可及:“我爱你。”

    公主殿下累到睡着,江行抱着他,把他的长发抓进手里,一根根慢慢梳理。

    他的头发更长了,洗起来很麻烦,公主殿下也从来不用自己洗,全由江行代劳。

    舷窗外的宇宙一如既往,在无边寂静的、似乎可以让时间也停滞的空间里,无数人的悲欢离合也变得不值一提。

    但宇宙又是如此真切地承载着万物,记录每一种生命的兴衰,每种文明的诞生。

    江行想起他第一次求婚,也是在这样的宇宙里,宇宙听过他的心迹,他对怀雾的爱意永不止息。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