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8章 男人,你去哪了?

第8章 男人,你去哪了?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深夜,姜末翻来覆去的看灵石,怎么看都看不够。

    灵石通透,有水晶的质感,莹莹的微光在黑夜中像是一只小小的萤火虫。

    “真漂亮。”虽然白天已经赞叹过一次,但她还是忍不住,黑暗中更能体现它的美。

    下品灵石都这样了,那中品?上品呢?岂不是美翻!

    姜末在床上激动的睡不着,今天的摆摊出乎预料,她还没说价钱那个年轻人就给了一块灵石,似乎还接到一份订单。

    想到他白天说的话,这应该可以算是一个长期供应商,以后要卖药植就可以去那里卖。桃子白菜一类的就去摆摊。

    想着想着,姜末点开系统的个人中心:

    【姓名:姜末

    性别:女

    年龄:5

    背包数量:500

    仓库:4

    栽种物品:23

    等级:23】

    二十级之后系统等级就不怎么好升了,升级需要经验,收割一批作物后会产生相应的经验,现在她手上基本都是普通蔬菜和水果,产生的经验寥寥无几。

    药植产生的经验会更多,但她手里的药植也没几株,满打满算,加上猪草才六种。

    明天弄几株米米花再加点其他的药植去玲珑阁看看吧。

    回来的时候买点小镇的粥给他换个口味……

    想着想着,激动的大脑冷静下来,姜末慢慢的陷入深度睡眠。

    月亮越升越高,女孩床前的黑影被月光拉长影子,像一个张牙舞爪的恶魔。

    不详的黑色纹路爬满他的脸,他的眼睛很黑,黑的可怕,似乎里面藏着可怖的野兽。

    黑色的瞳孔里时不时闪过红光,他僵硬地,宛若将行朽木的老人,傀儡师手里的傀儡抬起手,在半空中一笔一划描摹姜末粉嘟嘟的小脸。

    仔细地,近乎虔诚地。似乎要把她刻在心里,刻在灵魂上,永不忘记。

    他就在这里一直站着,没有一丝多于的动作,呼吸声几乎没有,要不是心脏还在跳动,他自己都以为自己已经死了。

    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明,估计就是这样吧,小小的,明亮的。

    他就这样站着、站着,直到天亮。

    察觉到女孩呼吸乱了,睫毛颤抖马上要醒过来时,他消失不见了。

    下一秒,女孩睁开眼睛。

    奇怪,还像有什么东西唰的一下从眼前飞过?

    姜末迷糊的揉揉眼睛,前面什么都没有,窗户和门关的好好的。

    “看岔了吧。”她想。

    起床穿好衣服,又简陋的刷牙,姜末照例先去看看“睡美男”。

    果然,他还是没……醒?

    !!!

    卧槽,人呢?

    姜末掀开被子,里面什么都没有,一模,冰凉一片,可见人走了不短时间。

    姜末又跑去大门,还是睡前的模样,没有动过。

    卧槽,灵异事件?!

    姜末一想到有人悄无声息的离开房间,甚至可能去她房间看她,全身的鸡皮疙瘩都跑出来唱歌。

    一股凉气从脚底直冲天灵盖,清晨的温度也不高,她打了个寒颤。

    最后,不知道为什么,可能是出于人道主义关怀,也可能是良心不安,也可能她就是一个圣母的原因,姜末还是去外面找了一圈。

    可惜,她不是侦探,也不是敏锐的人,完全看不出什么问题,唯一能得出的结论就是人真的走了。

    一根毛都没留下。

    “唉~”姜末深深的,深深的叹口气,家里除她外唯一的活人也走了,想想还有点小寂寞。

    沮丧的去煮了把面,上面浇了昨晚的鸡肉,再撒把葱。

    吸溜吸溜的吃碗面,她下意识的端粥往小房间走。

    走到半路,姜末一拍脑门,瞧瞧她的记性,那个人已经走了,粥没人吃了。

    她猜测那个人应该是修士,会神奇的法术,所以才会中毒……应该是中毒后脸部呈现那种样子,倒在家门口。

    所以才会无声无息的离开。

    姜末想明白后后背惊出白毛汗,要是那个人的仇家找来了怎么办?她一个五岁孩子,那人昏迷不醒,这这这……就是两个菜鸡啊!

    还有啊,万一,万一的万一,就是她心思黑暗的用最大的恶意揣摩那个人,他万一醒了之后脑子抽筋了把她灭口了怎么办?!

    想着想着,姜末都被自己的脑洞逗笑了。

    好笑的打散想法,世界上的人哪有那么阴暗?都是五星红旗下茁壮成长的好孩子。

    ……等等?

    这里好像是异世界吧((o(>皿<)o)) !!

    想东想西,一会就过去了,姜末从空间里找出些药植,其中十株米米花,一大把鼠尾草,一大捆常青藤,半背篓大锯齿叶,五朵千针万丝花。

    千针万丝花这玩意太大朵了,带多了了人就看不见了,最后,她在最上面盖上一块布。

    钱财不外露,她等下要去找昨天那个小哥哥,试试看这些东西能不能在玲珑阁出售。

    姜末仰起头,目瞪狗呆的仰望似乎要飞入云天的的高楼。

    精美华丽的大门外是长相甜美俊秀的侍从,他们身着统一制服,对每一个人都露出标准笑容。

    大门外有两个盆栽,里面的花她叫不出名字,只知道很好看,进进出出的人很多。

    金色的牌匾在阳光下反射出闪瞎狗眼的光,玲珑阁三个字龙飞凤舞。

    姜末呆滞的眼睛无神的注视眼前的景象,对不起,是她没见识,那个青年也没说是这么华丽的地方啊!

    想想身上灰扑扑的衣服,姜末觉得她踏进去就是对闪闪发亮的地板的侮辱。

    手里攥着给她的信物——小羽片,姜末进退两难。

    “小姑娘,是有什么事吗?”突然,后面传来一声男声。

    姜末转过身,看到一个穿着墨色长衫的白胡子老爷爷,眉目间可见和蔼慈祥。

    姜末搅搅手指,“那个,那个,是一个人叫我来的……”她解释昨天的事。

    老爷爷眼睛闪过一丝惊讶,笑眯眯的问:“能把信物给我看看吗?”

    “好的。”姜末给他看手里的羽片,感觉就是动物身上的羽毛。

    老爷爷拿过羽片仔细看,片刻后还给姜末。

    见小女孩迷惘的看着他,老爷爷解释:“这是我家少爷的信物,老夫正是玲珑阁的管事。”

    “请您进来说话吧。”

    直到面前摆放好果汁和糕点,坐在柔软椅子上姜末也没想明白,她到底是怎么被老爷爷请进屋,又面对面交谈。

    晕乎乎的拿一块糕点咬开,姜末精神一振:“好吃。”

    糕点冰冰凉凉的,一口咬下去浓郁的花香在嘴里爆开,唇齿分开间仿佛吐出朵朵鲜花。

    太棒了,她从来没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哈哈,喜欢吃等会就带一包回去。”老爷爷见姜末猫儿一样眯起眼,哈哈一笑。

    姜末害羞的停下嘴,“那怎么好意思呢?”完蛋,她是不是表现的太贪吃了,可是,可是,糕点真的好好吃。

    吃了几天自己做的东西,在吃这个糕点,越发衬的她做的饭是垃圾。

    老爷爷不知道她的心里路程,随意摆摆手:“您是少爷的客人,这是应该的。”

    原来是这家的少爷啊!姜末边吃边在心里想 ,也不知道今天能不能见到他。

    “我们来看看药植吧。”三两口吃完东西,姜末把左手边的背篓扯过来掀开最上面的布。

    再吃下去她会不好意思的,真的会不好意思的≡ ̄﹏ ̄≡

    老爷爷看了一眼里面的药植,招招手,外面进来了一个微胖的男人。

    男人恭敬的对老爷爷行了个礼,“随大人,有何吩咐?”

    老爷爷指药植,“你来看看,这些药植怎么样?”

    男人依命检查,他先是隐晦的邹眉头,没过几秒,又惊喜的细看。

    这批药植是最最最低级的药植,他们家虽然也有卖,但很少,起初看到的时候男人还苦哈哈的想,无论好坏,这要在这位大人,他都要把东西夸上天。

    男人迫不及待的往里翻,嘴里巴拉巴拉的念叨:“常青藤,表皮晒得这么好的常青藤可不多见……这千针万丝花开的正好……鼠尾叶又大又肥……,大锯齿叶……”

    “呀!这米米花保存的刚刚好,这根……这花……这叶片……”

    男人完全沉迷于其中,对药植上下其手,老爷爷装模作样的咳嗽两声,才把他从自己的世界里惊醒。

    男人胖胖的手挠挠头:“实在是不好意思随大人,小的只是职业病犯了,不好意思啊小姑娘。”

    姜末不在意的摆手,这种情况她见多了,她的导师有时候发现有趣的的东西是时也会这样。

    男人迫不及待的说:“东西我们要了。”

    姜末这才松口气,“谢谢(*^▽^)/★*☆”

    男人说:“还是你家药植质量好,不然……”说到这里,男人突然住嘴。

    他还没有说完的是,不然我们都不收这么低级的药植。

    姜末没注意他最后的花,就要背起背篓:“请问这些放哪里?”

    一背,她没背起来。

    怎么回事?转头一看,原来是老爷爷笑眯眯的把背篓往下压,所以她才背不起来,姜末不明所以的望着。

    怎么了?为什么不让我背?

    老爷爷笑笑,温和的说:“这可不行,让年幼的客人背东西,这可不是我们玲珑阁的待客之道。”

    “你说是吧,陈掌柜?”最后一句,他说的颇有深意。

    陈掌柜圆润的身躯一激灵,连忙点头:“是的是的,交给我们就行,小李,小李!”

    又一个人赶来,背篓就交到那个人手里。

    陈掌柜不知道从哪里摸出一条手帕,擦擦额角的虚汗。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