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9章 这是老爷爷本爷爷吧 “给,您……

第9章 这是老爷爷本爷爷吧 “给,您……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给,您的药植质量非常好,这是三枚下品灵石,您收好。”陈掌柜从手上戴着的金镯子里拿出三颗莹莹发光,流光溢彩的灵石。

    姜末收起灵石,“谢谢。”

    陈掌柜笑容可掬,脸上每一道褶子都像是菊花的花瓣,“这是应该的,要是下次您家还有这么好的药植,可一定要优先考虑我们玲珑阁,价格我们是给的最高的。”说着还搓搓手。

    姜末点头答应:“嗯嗯,好的。”她觉得一个长期的供应商一定比在外面摆摊好。

    看这个玲珑阁应该是一个大牌,一路走来没有一个建筑比得上他们家华丽,价钱不会压的太狠。

    隔壁老爷爷笑呵呵的打断:“好了,你们的事情完了吗?小小姐还要跟我这个老头子喝茶。”

    “说完了,说完了,您们去喝茶吧。”陈掌柜惶恐的说,心里暗暗发苦,也不知道这个小孩子怎么入了随大人的眼。

    哇,随大人看他的眼神是要杀人啊!

    姜末就跟一个呆头鹅一样跟着老爷爷去先前的房间,她发现本来吃掉一半的糕点又变满,茶水也斟满了。

    喝一口茶,吃一口糕点。

    姜末眯起眼睛,啊~,这才是享受生活。

    老爷爷双眼含笑,不动声色的喝茶。

    他又问她一些问题,先是怜惜她小小年纪就要背那么多东西出来,不动声色的问她父母的情况,眉头变出一个川字。

    “我从小就没见过爹,娘亲也去世了,现在我家只有我一个人。”可能是老爷爷慈爱的眼睛太有感染力了,也有可能是他的关心太真实,姜末回过神来就把真实情况说出来了。

    “是这样吗!”老爷爷叹了口气,“孩子,辛苦你了。”一个人,还是一个小孩子,在这个乱世太不容易。

    “其实还好啦,我能照顾好自己,我们家也有种桃子,平时我会拿桃子到镇上卖,卖的可好了!”姜末举大拇指,骄傲极了。

    “真棒,我这么小的时候可还在玩泥巴,小姑娘你真是太厉害了。”看着小小的一团骄傲的样子,老爷爷也不由得笑,夸赞她。

    “嘿嘿,也没有那么厉害。”被这么夸奖姜末又心虚又自得。

    心虚是因为她的灵魂是成年人,自得是因为她从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废物成年人变得能养活自己,上能下厨,下能摆摊。

    只有隔一层帘子的陈掌柜在吐槽,随大人您在说什么?您五岁的时候不是可以一刀结果低级魔兽了吗?神特么玩泥巴!

    死在您手下的魔兽会哭的,真的会哭的!

    老爷爷含笑不语,小姑娘有点骄傲的小脸很可爱,这种时候只要笑和夸奖就行了。

    “你太谦虚了,本来就很厉害。”

    姜末不好意思的嘿嘿嘿笑,心里乐开了花,谁能抵得住别人真诚的夸奖呢? 反正她不能。

    与老爷爷的交谈出乎意料的有趣,他能提出各种有趣的话题,也给她讲解了许多常见草药的模样。

    知道她是在市场上见过其他人卖药植,发现她家周围就有这个东西,所以才卖后,老爷爷摸胡子的手停下。

    “对了,老夫这里有一本书,可能对你有帮助。”

    他的手一翻,一本枯黄色表皮的书出现在姜末眼前,与小学语文课本差不多的厚度大小。

    封面上没有字,但姜末就是觉得这本书一定不简单。

    她没见到外面陈掌柜眼睛都要瞪出来的滑稽样子。

    随大人!您怎么能把如此珍贵的东西给一个不喑世事的小孩子呢?

    可惜,他不敢把心里的话喊出来,在原地憋的要爆炸了。

    “这是……”姜末迟疑。

    老爷爷不在意的摆手,打断她的猜想:“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只不过是老夫年轻时救人后他给的报酬罢了。”

    姜末汗,她还以为是某某不传之秘,看那古朴的颜色,边角翘起的小角角,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历史芬芳,还以为是高级东西。

    她一听到是别人送的,肯定不能要:“不行不行,我不能要。”

    面对老爷爷不解的目光,姜末解释:“这是别人给您的心意,我不能收。”

    老爷爷的嘴角笑的更深,“别人把东西给我了就是我的东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现在我把它送给你。”

    “还是说…”他停顿一下,“你看不上老夫的东西。”说着,老爷爷弯弯的嘴角慢慢变平。

    “()不是的!”让老人家失望伤心可是一大罪过,姜末连忙否认,脑袋摇成拨浪鼓,“我没有这个意思!”双手摆在胸前,与头一起摆动。

    老爷爷你不要误会啊(Д)我不是(╥﹏╥)

    “哈哈哈,我知道。”老爷爷被被姜末搞笑的反应逗笑了,本来他就只想想逗逗可爱的女孩。

    “你拿着吧,不值钱。”他怕小姑娘再拒绝,直接强硬的把书塞到姜末手里。

    没有觉得一个几岁的孩子懂人情世故很奇怪,乱世中的孩子普遍早熟,这不算什么,他见过太多比姜末更聪明的孩子。

    老爷爷根本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姜末抿抿嘴,最后只能给老爷爷一个甜甜的微笑,外加一句谢谢。

    老爷爷有一句谢谢和一个笑容就够了,他摸摸下巴雪白的胡子,宛若一个普通的爷爷,而对面的是他疼爱的小孙女,爷孙和乐。

    慢慢的,时间一点一点过去,桌上的糕点和茶添了两次,太阳渐渐落山,街道只留一丝余晖,暖黄色的光辉照在姜末圆圆的小脸上,给她粉白的肌肤增添了一丝朦胧面罩。

    街上很多小摊都收摊回家,摆夜市的人们开始准备。

    “啊,这么晚了,我必须要走了。”愉快的交谈总是让人忘记时间流逝,不知不觉间,天就要黑了,姜末偶然向外一撇都是懵逼的。

    怎么回事?这次过去多久,天怎么就黑了?

    老爷爷挽留:“不再坐会吗?”

    姜末摇头:“不坐了,真的要回去了。”

    她是早上来的,中午本来要走,可是老爷爷极力挽留,硬是在这里吃了个午饭。

    当然,饭菜非常美味,米饭粒粒分明,还有清新的稻香。每一道菜都好吃的让人恨不得把舌头吞下去。

    然后下午又是一番畅谈,不知不觉太阳落山。

    这次她态度坚决,“真的必须要回去了。”

    天黑了指不定有什么妖魔鬼怪,本来现在就是初夏,天气炎热,姜末就怕小虫子、还有那种滑溜溜,长长的生物。

    小木屋到小镇的距离不远,但还是要走大半个小时,周围杂草丛生,路边的野草长的比她人都高,每次上山下山对她来说都是一个挑战。

    白天还好,看得清楚,黑了就不一定,她怎么知道黑漆麻黑的会踩到什么?

    想想就可怕。

    老爷爷看她去意已决,也不再强留人下来,叮嘱姜末要小心,又给她装了两份糕点,叫她带回去吃。

    姜末一想到今天吃的那些好吃的,不敢想象她在老爷爷心里是什么形象,她的脑壳发昏,我真的不是吃货啊!

    含泪接过老爷爷的好意,姜末背上背篓,里面放有老爷爷给的不知名书,一溜小跑。

    “随爷爷,陈掌柜再见,明天见!”走了十几米,小姑娘转过身体,高举右手挥舞。

    “好,明天见。”玲珑阁门口,头发胡子全白的老爷爷同样笑呵呵的高举右手,作拜拜状。

    旁边是笑容勉强的陈掌柜,他强颜欢笑,半举右手,:“呵呵,好明天见。”

    姜末不知道陈掌柜经历了什么打击,早上还神采奕奕,下午就像焉了的茄子。

    姜随直到看不见小姑娘的一丝影子后在转身,对上陈掌柜惶恐恭敬,不解的眼睛。

    陈掌柜胖胖的身体压的很低,没有在姜末面前对老爷爷的从容,他无声吞下一口口水,鼓起勇气:“随大人,小的斗胆问这位小姐是什么人,可否需要……”特殊对待?

    比如提供保护,暗中提高收购药植的价钱。

    姜随外表看上去老态龙钟,但眼睛炯炯有神,在陈掌柜面前,他不再是慈祥爷爷的样子,轻飘飘的一眼有莫大的压力,他双手背在身后,淡淡道:“无需区别对待,只当是普通客人对待就可。”

    “是。”陈掌柜弯腰,双手作揖,只敢盯住姜随渐渐远离的衣衫下摆。

    待姜随走远,他才敢直起身体,背部微微湿润,他的脸涨得通红,这时才反应过来,在目送姜随走远的身影时他忘了喘气。

    “呼~,随大人的气势越来越强了,不愧是……强者”陈掌柜喃喃自语,咽下中间几个字。

    “也不知道那丫头走了什么狗屎运,入了随大人的眼。”他在心里羡慕姜末的好运气,打算对那小姑娘好点,下次收她的药材多给点钱。

    离庆岭镇十万八千里的一处小山,这里灯火通明,身着白绿相间衣服的人们有秩序的站在一处空旷的广场。

    广场上大约有几百人,年龄不一。

    最前面站着一男一女,男的英俊,女的娇艳。

    一男一女的前面跪着一个狼狈的人,它身上衣衫破旧,身上布满鞭痕,有些地方血流不止,有些地方青的发紫。

    如果靠近一点,可能还能听见那人痛苦的呼吸,沉重缓慢。

    面对如此可怜的一面,后面的人没有一个不忍心,甚至还有闲心打瞌睡,有人在讲小话。

    最前面的男的表面温文尔雅,但谁都没看见,他眼底的笑。

    “咚——”

    “咚——”

    “咚——”

    三声悠远的钟声响后,广场才安静下来。

    一个同样穿着白绿相间,但多了一些华丽的纹路的中年男人走出来,严肃的喊一句,“肃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