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17章 毫无激情的看炼丹比赛 要开始……

第17章 毫无激情的看炼丹比赛 要开始……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要开始了吗?要开始炼药了吗?

    姜末聚精会神,糕点看都不看直接往嘴里送。

    这要是放到现代,标准的看电影准备。

    在比武场三十公里外一个一个小山村的破烂房子里坐有一群戴绿色斗篷风的怪人。

    他们围坐在一起,其中一个人突然出声:“大哥,那个废物真的能行吗?”声音嘶哑难听。

    另一个人接话:“就这种小地方能出什么错,大哥只要稍加提点两句,那个废物一定能胜利。”他的声音同样难听,仔细听,说话的两个人的声音有几分相似。

    他们对对话里的那个废物,小地方充满不屑。

    “大哥的实力当然不容置疑,我担心的是那个废物,谁知道他会不会掉链子。”第一个说话的人反驳。

    “好了,你们不要说了。”还不待第二个人说什么,一道嘶哑的声音打断。

    “就算那个废物不行,我也有法子。”

    那两个人互相对视一眼,拍大哥马屁:“不愧是大哥,想的就是周到。”

    “闭嘴!”大哥显然不爱听马屁,厉声呵止。

    大哥一发火,小弟肩头抖三抖。两人霎时闭嘴。

    奇异的是他们的声音几乎都差不多,如果一个人在外面听墙角,可能还会疑惑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吵架,一个人分饰三角。

    比武场上一件包厢里,美貌的绪夫人坐在软塌上,美目流转,问身边的侍女:“我吩咐下去的事都办妥了吧。”

    落梅低声应答:“回夫人,都办好了。”

    绪夫人盯着玄镜里赵鹏的眼睛没有一丝感情,鲜红的嘴唇裂开一个弧度:“那就好,就先让我们欣赏一下赵大师进步的炼丹技术吧。”

    在他们谈话间,孙志远和赵鹏分别拿出不少东西摆在自己面前。

    首先,相同的是每人面前都有一个炉。

    孙志远的炉古朴大气,没有华丽的雕饰,炉壁上只有几笔简陋的勾画。下窄上宽,最上面封口,之在旁边设一个管口状出口。

    赵鹏的炉就更精致,采用莲花造型,粉色的花瓣舒展在周边,每一片花瓣栩栩如生,中间是一个小巧的椭圆,椭圆顶端有一个小洞。

    仔细看椭圆的话,似乎可见细小的游鱼摇曳这尾巴游动嬉戏。

    他们席地盘腿而坐,大手一挥,出现了好几个颜色各异的盒子。

    玄镜不见其人,只听得到齐河激动的声音:“大家看,孙药师拿出的居然是巨蜥鼎,表面用寥寥几笔勾画出的蜥蜴正是巨蜥鼎的标志,看来孙药师对今天的比赛十分看中。”

    看到赵鹏的炉后,他的声音又高了一个度:“天啊,赵药师拿出的居然是游鱼鼎,这可是他成名是就陪在他身边的,之后他用的都是其他的药鼎,没想到我们今天居然可以从新见到他用这一鼎。”

    “赵药师对这次切磋看来也是来势汹汹。”

    “……是所有比赛都会有他这样的解说吗?”沉默良久,姜末还是忍不住问。

    拜托,这种激情解说真的好现代,让她一秒跳戏。

    姜末雪摩擦精致雪白的下巴,“并不是所有的都这样,因为小地方会有人看不懂,不知道规则,一般来说会安排一个经验丰富的人专门解说。”

    哦,懂了,就跟她看拳击比赛一样,需要解说,但也不说所有的都需要。

    “怎么?看你眼睛都不转一下,对炼药很感兴趣吗?”姜末雪问。

    姜末痴迷的看场上两人的一举一动,不知觉的说:“总感觉……很神奇……很吸引人。”

    姜末雪若有所思。

    炼丹过程中最忌讳的就是分心,一但开始炼丹,注意力就全扑在小小的鼎中,注视着一株株药材融化为液体,再把种种液体混合在一起,最后变成一颗小小的丹药。

    孙志远准备炼制补血丹,补血丹是一种一品丹药,他本身是一名一品炼丹师,丹药本身没有太大难度。

    但是……

    他打开一个白玉盒子,那都是因为作为补血丹的主药完整度不行,药效流失十之八九。

    白玉盒子内是一株新鲜的药植,大米样的花娇嫩,青翠的叶子还有露水,看起来就像是清晨刚摘的

    药材悬空飘出盒子,在空中变为一团碧绿的液体,缓缓从开口处入鼎。

    随着这个变化,孙志远额头大颗大颗的汗珠往下滴。

    手指连续变化三个手势,他咬紧牙关,这个关键的步骤一定不能出错!

    众人看不见的鼎内,绿色的液体渐渐靠近其他的液团。

    “轰!”

    白色气流从巨蜥鼎的四面八方窜出。

    旁边,齐河激情解说,语调上扬:“快看,孙药师的药已经进入最后阶段了。”

    “丹药在成丹的那一刻会散发巨大的热量,冒白气就是成丹的标志!”

    轰!

    有一声轰隆响,赵鹏的鼎也冒出白烟。

    “两位药师都已经进入最后阶段,看来这次的炼丹很顺利啊。”

    “究竟谁会更快一点呢?让我们拭目以待!”

    “不好!”三十里外,木屋里大哥突然睁眼,手指变化,一道常人看不见的气流直冲赛场。

    包厢里,自孙志远拿出米米花姜末的注意力完全就在他身上,她认出来那就是她卖出去的。

    自己手里的东西被用在这种神奇的场合,她莫名其妙的多了参与感。

    旁边,姜末雪的眼睛突然一凝,目光似剑般看向一个方向,那里就是绿袍人的藏生地点。

    他勾起一抹冷笑,像扫开蚊子一样轻挥衣袖,无形的力量与气流碰撞在一起,在所有人无知无觉间消失不见。

    “噗——!”

    大哥吐出一口黑血,突然倒在地上抽搐。

    “大哥!”旁边的人大喊,把大哥扶起来放到腿上,目瞪欲裂。

    “大哥你怎么了!”又一个人围过来。

    “快……快、药,……雪……、药……逃……逃!”大哥想抬手,可是抬不起来,嘴里含糊不清的吐出几个字,唯独最后一个字他说的特别清楚。

    众人听到后,吐息间对视一眼。

    唰!

    下一秒他们全都消失在木屋。

    一件布块法器上,众人全力逃跑。

    “算他们跑得快,这次就算了。”姜末雪吹散茶的热气,饮一口,声音低不可闻。

    后面没被叫坐下,也不敢坐下的陈掌柜在心里对少主的实力感到骇然,一段时间不见,少主的实力有精进了。

    对姜末雪更加恭敬。

    姜末雪淡色的眼眸眯起,轻轻敲了一下小姑娘的头,“都比完了还不回神,有那么吸引你?”

    姜末清澈透明的眼睛慢慢有神气,遥远的思维渐渐回来,她还没有从那一场比试中回过神。

    尽管比试已经结束,赵鹏从不可置信的失态模样变回原来从容的样子。

    绮丽的火与炉鼎接触时空气都仿佛被切割,炼丹过程中药师全神贯注的脸,丹成后珠圆玉润的丸子……每一副画面都在她脑子里循环播放。

    真好看,炼丹师炼药上画面真好看。

    每一步都行云流水,每一次手势的变化都带着优美的韵调。

    头顶的刺痛唤回迷失的神智,这一次姜末没有计较抖s的敲打,有点闷闷不乐:“这就比完了,没有了吗?”

    她还想看。

    姜末雪用白细的手扯她圆圆的脸蛋,“你以为炼丹师的比试是大白菜吗?很少见的。”

    姜末失望,头发都失去神采:“好叭。”

    坐在华丽的轿子里,姜末纠结了好久,最后小脸通红,扭扭捏捏的说:“谢谢末雪哥哥,今天我好开心。”

    今天可以算是她穿越来之后最开心的天数之一,见识了神气的飞天轿子,绚丽的炼丹比赛,所以尽管有点不好意思,但她还是想说声谢谢。

    虽然姜末雪这人有点恶趣味,但总体来说还是个好人……吧?

    俗话说得好,不要太早下定义,这不,姜末刚想他是个好人,姜末雪就来打脸了。

    “哦~”姜末雪突然来兴趣,笑的如沐春风,薄唇轻启:“光说一句谢谢可不行,你要叫我一声哥哥才行,只能叫哥哥这两个字哦~”

    哦~~

    ~~

    哦你个大头鬼!

    姜末露出看人渣的眼神,还哥哥,你是什么变态吗?在对一个与你没有血缘关系,认识没几天的天真纯洁幼女说什么!

    “谢谢……哥…哥哥……”最后,姜末用细若蚊虫的声音说出口。

    她没了,她真的没了,节操都丢完了,一个三十岁的人在干什么!

    姜末雪突然拉近两人的距离,吐气如兰:“你说什么?太小声了我听不见,大声点再说一遍。”

    你贱不贱啊!

    “啊啊啊,去死吧,毁灭吧!”害羞到极致的爆发就是她跳到姜末雪身上一顿输出,不记得他们还在空中。

    那厮十分看不起她的力气,躺平任锤,还夸张的哈哈大笑。

    “不要笑,去死吧!”

    “哈哈哈哈,就这?”

    “滚开!”

    相貌优秀的男人气愤的推开给他喂菜的美娇娘,气的两眼泛红。

    “你们都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瑟瑟发抖的美貌女子从地上站起来,半句话都不敢说,恭敬的退出去,还贴心的锁上门。

    啪——

    男人又摔掉一个酒杯,白瓷酒杯碰撞碎了一地。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

    “凭什么孙志远会赢,我比他强,我比他强!”

    阳光被门阻挡,男人阴翳的神色在黑暗中若隐若现。

    赫然是比赛落败的赵鹏。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