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耽美小说网 > 玄幻修仙 > 修仙之我有了一个农场系统 > 第20章 少女的大危机 “给,给,给,……

第20章 少女的大危机 “给,给,给,……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给,给,给,我全部的钱都在这里了。”姜末直接把那个储物袋递送过去,里面有一百多个铜板,还有不少粮食,是她放在里面打掩护的。

    当时只是用这个遮掩系统的存在,没想到今天起作用了。

    什么!反抗!你在对一个五岁的可爱小女孩说什么屁话,识时务者为俊杰。

    左边的精神小伙翻开储物袋,对中间的人说:“大哥,里面有东西。”

    “我看看。”大哥伸手,小弟恭敬的把袋子给他。

    大哥翻了翻,有点不满意:“姓……不是说她很有钱,还有灵石吗,怎么就这么点东西?”

    他的视线渐渐转移,刀子架在姜末的脖颈上,“还是说……你在骗我,偷偷藏钱了。”

    左右小弟也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像是她要是说一句假话就送她上西天。

    姜末连唾沫都不敢咽,生怕因为喉咙鼓起碰到刀子,举起手来:“真的没有了,灵石在家里,我没带在身上。”

    大哥狐疑的眯起眼睛,似乎在计量她话的真假。

    右边的小弟对姜末不屑一顾:“大哥,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她要是敢撒谎我们就要她好看。”

    大哥最终还是被她小孩子的皮骗到,把刀从姜末的脖颈放下,这时,她才感到脖子有刺痛,湿湿的。

    流血了。

    小孩子的肌肤本来就娇嫩,就算是烂刀它也是刀,压到脖子上良久也会产生割痕。

    姜末不敢乱动,手放下后不敢再抬上来,任凭脖子流血。

    “快走,带我们去你家。”三个人是不懂啥叫尊老爱幼,怜香惜玉,推搡姜末,把她推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

    她咬住舌头,压下痛呼,一声不吭乖乖的带路。

    三个男人一个在后面,剩余两个在左右,三面环包,不给她留一丝逃跑的机会。

    小孩子走的慢,他们也不着急,还有心情聊天。

    “哈哈哈,他说的果然没错,这个小姑娘还是个小富婆,比咱哥仨都要有钱。”左边的人一开口,黄色的牙齿就喷出臭气,乱糟糟的头发中还有杂草。

    “可不是,也不枉费我哥仨走一遭,等拿到钱后我们就去楼子里逛一逛,那些小娘皮看的我心痒痒。”右边的人淫邪的笑,手伸进烂衣服里抠痒。

    抠完后拿出手又扣鼻孔,一坨东西被他抠出来丢掉,撇了一眼看有没有逃生空间的姜末胃里突然起反应,默默移回视线。

    “就知道想那几个贱人,她们除了见钱眼开外还有什么,有钱时对你百依百顺,没钱了就把你当垃圾一样踢掉,一群女表子。”大哥不知道被触动了那根弦,开始疯狂diss。

    他一定被甩过,而且那个姑娘一定榨干净他的钱后才甩的,并且说了难听的话。在这危机关头,姜末甚至还有闲心听他们的话,分析。

    从最开始的不知所措,慌乱,到现在的静下心来,还有精力思考如何逃跑,只用了短短几分钟。

    李三听李大这么一说,马上一同说坏话:“是啊是啊,老二你也不想想那些贱人是什么样子,就算我们有钱也不要给她们花。”

    他边说边用眼神示意:瞎说什么,你忘了老大被情伤过吗?

    李二收到眼神,马上改口:“是是是,大哥三弟教训的是,有钱也不要给那些女表子花。”

    一时间,三人同仇敌忾。

    喂,你们现在就在畅享未来的美好生活了吗?万一她没钱怎么办?当然,姜末只敢在心里想,不敢说出口。

    “小丫头,走了这么就怎么还没到,你不会是在带我哥仨绕弯子吧。”走了二十分钟后,眼看越走越偏僻,人烟渐渐稀少,大哥觉得不对劲,大手禁锢姜末的头,阴沉道。

    李二李三一听,也阴森森的看着姜末。

    头被压的生疼,有几根头发被扯断了,姜末露出一个诚恳的笑:“快了,快了,再过一刻钟就到了。”

    没到一刻钟他们就走到了,李大一看那简陋磕搀的木屋,脸上立刻浮出不信任的脸色,语气不好:“我说丫头,你也不要把我们当傻子看,这像是有钱的地方吗?”

    “是我表现的太友好了吗?”

    说着,他又拿出了刀,李二李三一左一右按住她的肩膀,直接捏住骨头,李大把刀子在姜末脸上比划,她都能感受到刀粗糙的工艺和寒气逼人的杀气。

    “没…没有…真的有钱,就在里面,真的。”姜末的声音有些颤抖,说到最后都破声了。

    “走!”李二李三直接押着她走,他们人大腿长步子宽,走一步相当于姜末走两步,小短腿只能小跑跟上步伐,甚至有时还会被绊。

    “在哪?”粗鲁打开摇摇欲坠的木门,李大环顾巴掌大的地方,没有一处可以藏钱的样子。

    小姑娘指向一边:“在…在左边房间床头的小木盒里面。”

    李大指挥:“老二,你去看。”

    李二走进去,不一会,他惊喜的声音就传出来:“大哥,真的有,足足四颗下品灵石。”

    他跑出来给李大李三看他手上,小木盒里有四块莹莹发光的石块。

    “嘿,是真家伙,没想到这丫头看起来不行,挣钱倒是有一手。”李三把玩一块灵石,惊奇道。

    “要不然我们把她养着生钱,以后赚的更多。”

    姜末身体突然僵住,见到钱后抓她力度松懈的李三没有发现,还在谈:

    “大哥,要不然……”留下来?

    李二这样想着。

    “是啊大哥,到时候我们只要躺着等钱就行了,多舒服。”

    他们以为姜末就是小孩子,肆无忌惮的说出原本的计划:

    “反正这孤家寡人的小丫头丢了也没人在意,何不养起来,就不要杀了。”

    姜末瞳孔睁大,心脏跳的很快,呼吸急促起来。

    不行,必须想点办法,不能这么下去,会死的!

    他们还在说,这次是李大:“不行,养起来要是她跑了告状怎么办?到时候咱三都没得好日子过。”

    李三想了想,想到一个好办法:“那要不……卖到满月楼去?”

    满月楼——庆岭镇最大的青楼,里面的老鸨只要长的好看的姑娘都收,不管几岁。

    李大眼睛一亮:“行啊老三,这主意不错。”

    他仔细端详姜末的面孔,小孩子粉嘟嘟的脸颊,黑葡萄一样晶莹剔透的眼睛,小巧挺翘的鼻子,小小年纪就展现出以后的姝丽样子,不输于现在的头牌。

    他越看越满意。

    “哈哈哈,到时候换来的钱又够我们逍遥一段时间的。”

    他们放肆大声的决定她的未来,言谈间把她当成了货物,当成他们好日子的筹码。

    不能哭,坚持住不能哭。

    明明前她几天还说幼龄好,不容易出错,现在姜末反悔了,低龄化的心智影响可大了。

    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她拼命才把眼泪挤回去。

    她多少还有成熟的思维,如果一个真正的小女孩在这,大概早就哭出来了吧。

    绝对不能哭,绑匪心智本来就异于常人,要是她哭出来,吵到他们了,他们一不耐烦下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可怕的事。

    姜末诡异的沉默还是让李三察觉出异常,他怀疑:“这丫头怎么一声不吭的,上次抓的可是一路哭到尾,要不是我用手捂住,咱们就暴露了。”

    他想到最开始的话。

    “也不是个哑巴啊。”

    李大觉得没什么,不在意的说:“这样最好,也省的我们烦心,她也不用受苦,话说那个聒噪的丫头最后怎么了?我都忘了。”

    忘了,说得轻巧,一个稚嫩的生命说忘就忘了,从他的语气上来看还丝毫不在意,这一刻,姜末只觉得抓她肩膀的手是冰冷无比的。

    无法言明的恶心感涌上心头,只觉得那只手肮脏透了。

    李二裂开大嘴,黄黄的牙齿露出来,臭气熏天:“大哥你真是贵人多忘事,那女表子因为想逃跑被我们打断腿,卖给老头了。”

    李大恍然大悟,是了,因为那些小孩子都太吵闹,总想着逃跑,他就是打断他们的腿,卖给一个老头子了。

    姜末通体冰凉,本来蠢蠢欲动想要趁他们不注意逃跑的心冷静下来,理性的衡量双方的武力值,他们人高马大三个成年男性,她一个细胳膊瘦腿一顿不够吃的小女孩,孰强孰弱一目了然。

    她就算幸运的跑走了,五岁儿童的体力也不足以支撑她跑远,就算跑远了,该向谁求救,谁又会救她。

    卖到那个叫满月楼的地方后再想办法逃出来。

    打定主意,姜末表现的更顺服。

    李家三兄弟拿到钱后眉眼都带着笑意,大手按住她的力道也减弱了几分,三人计划下山。

    几人走在小道上,姜末跌跌撞撞跟上他们的步伐,眼前似乎有圆圈在转,明亮度暗了几分。

    “不行。”走的好好的,李大突然停下出声。

    他一停,两外两个人也停,李二不解的问:“老大,什么不行?”

    李大的目光落在姜末身上,混浊的眼珠让她后背发凉,他嘶哑开口:“那些贱人特别记仇,如果我们现在不斩草除根,将来祸患无穷。”

    他缓缓抽出刀:“现在就必须处理干净。”

    “大哥,怎么……疼!死丫头去死吧!”李三话还没说完,手上一阵刺痛,下意识松开手,手里的人就想炮.弹一样冲出去。

    姜末狠狠的咬了李三一口,以百米冲刺的速度狂奔。

    气死了,居然“过河拆桥!”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
添加书签